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渴望生机
    在我们走了十分多钟的时候,就听到背后的一阵“轰隆”,估计是那条蟒蛇回来了,看到它的老窝被闹翻了天,正在发飙呢,估计那门也受不了几下折腾,不过它肯定一时半会儿进不来。

    我和胖子都朝着看了几眼,胖子对着空气说:“死去的那几位兄弟,这蟒蛇就代替我们把你们埋葬了,这也不能怪我们不仗义,谁让你们命短呢!”

    我喘着气说:“死胖子,活人都危险了,现在哪里还管的了死人,继续带走。”

    “好咧!”

    胖子整个人还处于兴奋的状态,就差唱个歌来表示他愉悦的心情了,这家伙可是比我看得开,早就看惯了斗里的生生死死,一起以他自己带着冥器活着出去为核心,不像我那么心肠软。

    走了一会儿,我就发生虎头门里边正是这个古墓的神道,所以是越走越宽,甚至后来我们连两把的墙壁都看不到了。

    只是神道两旁出现了一些两两相对的石雕,雕刻的都是一些几乎和野人差不多的雕像,不用说这便是冥卫。

    终于看到了自己能认出的东西,我还真的有些小激动,因为这里便象征着我们距离冥殿不远了。

    这让我想到以前的皇陵,没有那个盗墓贼能一次走完皇陵的所有地方,这就跟第一次进了紫禁城一个道理,即便你有地图几天都走不完,更不要说我们这种情况,能找到冥殿就烧高香了。

    胖子说:“小哥,看样子咱们三个是第一批到神道的人,你看地上连个脚印都没有。”

    我说:“这也是误打误撞,估计连我官爷和王老头他们都没想到。”

    愣了一下,我说:“我操,你他娘的小心着点,别顾得聊天着了道,虽然这墓里还没有发现机关,但不代表比以往的墓好走,说不定前面还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呢!”

    胖子“卡啦”把枪上了膛,说:“不管有什么,胆敢挡胖爷发财的路,胖爷就让它见识一下什么叫弹无虚发。”

    我也懒得听胖子继续吹,让他别磨叽了,抓紧时间走,毕竟我们可一滴水都没有了,别等到连尿都没有,即便身怀再多的冥器,也只能留下给墓主人陪葬了。

    走在神道中,胖子的忌讳自然就多了一些,毕竟这是他们摸金校尉的通病,要是换成现在的那些散盗来,就不会这么麻烦。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们在不断学习新事物的同时,这老祖宗的东西也不能丢。

    这样一来,我们的前进速度自然慢了不少,不过我背着阿红本来也走不了多快,只当是走走歇歇吧!

    听着胖子给我讲着他那一路上经历的细节,他是希望我能从自己的角度,看出一些不一样的事情来。

    神道本身的长度就很难说,一般是根据整个陵墓的大小而定,当然有些特别的也会估计设计的或长或短。

    不过,这也只是特殊的情况之下,所以在行业内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因墓而道,因道而墓。”

    其中的意思就是说,有些人设计了陵墓,然后神道的长度自然而然就有了,可也有一些设计者是先设计了神道,再建造整座陵墓。

    这个陵墓真正的规格无法得知,但光是我们走的这些墓道来看,其必然小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回很长。

    这也许也有我背着阿红的缘故,所以显得这条神道格外的漫长,仿佛没有尽头一样。

    走了差不多有一公里,周围的环境没有丝毫的变化,看得人视觉都有些麻木了,胖子转头跟我说原地休息,我也有这个意思,两个人一拍即合,就到了左边的冥卫身下休息。

    我把阿红靠在了冥卫的雕像上,扫了后者一眼,又观察了一圈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变故,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说:“想不到这神道这么长,累死小爷了。”

    胖子说:“那可不,自己走都够呛,更别说你还背着个母猪。”

    我说:“死胖子,你别他娘的瞎说,这话要是让阿红听到了,有你好果子吃的。”

    胖子看了阿红一眼,撇了撇嘴说:“看她的模样也一时半会儿醒不了,看来这功夫对她身体的负荷是越来越大了,不过肯定也有受伤和体力透支的在其中,这就是雪上加霜啊!”

    我有些不放心,毕竟不知道尿对一个人身体需求水的量能起到多大作用,毕竟那已经被我的身体榨了一轮了,也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剩下的只有听天由命了。

    说实话,我现在有那么一点小私心,毕竟这已经算是另一种绝境了,水源将成为我们现在最为需要的东西,否则不但是阿红得不到好的补充,连我和胖子都会送命。

    胖子把烟一掰两半,将其中的一段递给了我,他自顾地点燃了。

    我说:“胖子,现在嗓子眼干的都能喷火了,你他娘的还抽个什么烟啊?”

    胖子说:“反正也没有水,在渴死之前,你丫的不能把胖爷这点爱好也剥夺了吧?要是不想抽,你就给胖爷省下。”

    我摇了摇头,抢过胖子的烟头,把自己的对着了又还给他,我说:“胖子,阿红昏迷多久了?”

    胖子摇头说:“胖爷也不清楚,不过在我们碰到蟒蛇之后,她便动用了功夫,估计从那时候就昏迷了。”

    他将我的胳膊一拉,看了看上面的日期和时间,说:“怎么说至少也有小两天了吧!”

    我愣了一会儿,才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再找不到水源小爷就不用背她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是啊,都成了尸体,还有什么可背的,咱们哥俩也是自身难保啊!”

    我坚持了一下阿红的情况,发现她还是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而且还好像在发高烧,就对胖子说:“胖子,我们稍在这里休息一下,小爷相信前面一定会看到水。”

    胖子摇头说:“不可能,这里是古墓,又不是什么地下溶洞,怎么可能会有水?”

    我说:“根据我的分析,这陵墓是在神农架的腹地,而腹地又是低洼之处,可我们并没有看到积水,说明在墓下一定有个地下湖,甚至可能还是一条很大的地下河。”

    胖子说:“那也要外面下雨才行,就不知道老天爷会不会可怜可怜我们,搞出一场雨来。”

    我苦笑道:“老天爷谁都会可怜,唯独不会可怜咱们这些盗墓贼,毕竟这做的可是损人利己的事情,不把我们一个个的五雷轰顶就算不错了。”

    胖子点了点头,看样子是同意了我的话,他没有再说什么,猛吸了几口烟,把烟头丢在了地上,就闭着眼睛休息。

    虽说现在已经有些绝望了,可还不至于放弃求生的**,毕竟比现在难上一百倍的情况都遇到过,更不要说现在只是缺少水源了。

    差不多十分钟,胖子揉着眼睛站了起来,说:“小哥,现在咱们哥俩就像是走在沙漠中的人,不知道绿洲在什么地方,不过只要我们每走一步,那就会离希望近一步。”

    我抓着胖子的身子站了起来,说:“你说的不错,至少我们的意志力还没有被打垮。”

    胖子走到了阿红的身边,对我说:“小哥,你背了她一路了,接下来就换胖爷吧,看着你这种小身板,胖爷是真心疼啊!”

    “滚!”我白了胖子一眼,便扫了一下他的身体,问:“你现在的身体能背的动她?”

    胖子拍了拍胸口,说:“胖爷这是铁打的身子,咳咳……”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忍不住咳嗽起来,看了胖子是受了很重的内伤,要不然他也不至于现在还没有恢复。

    我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你还是把这条命留着和小爷作伴吧,阿红,还是我来背。”

    现实已经摆在了眼前,也轮不到胖子个人英雄主义,他只好听我的话,不过让我在背不动的时候跟他说,他背个人还要不了他的命。

    不得已,我只能把我和阿红的背包仔细检查了一遍,但凡我们两个人重合的东西,或者我觉得没用的东西,直接就原地放弃。

    毕竟这是一条不短的路,我无法判断阿红什么时候醒来,有可能出去的时候也要背着,毕竟要节省体力才对。

    胖子对着我们丢弃的东西挑挑拣拣,最后把我的罗盘捡了起来,塞进了他的背包中,反而把他的罗盘丢了出来,说:“你这个个头小点,胖爷帮你带着,这个就不要了。”

    我就有些纳闷了,问:“死胖子,没事你他娘的为什么背那么大个罗盘,这东西看不是大就厉害的!”

    胖子说“胖爷除了用它定位之外,还能当做盾牌,同时也能起到保护摸到的那些易碎冥器,不过这个斗里没有什么瓷器,所以不带就不带了。”

    我被胖子的逻辑彻底打败了,我看他的罗盘就是个摆设,当成盾牌才是真的,早想到的话早就让他丢了,那东西背着就像是一个龟壳似的,确实起到了防御作用,但让他的速度自然而然而慢了不少。

    在我们两个出发后的五分钟,忽然神道响起了一连串异样的声音,我们不得不停了下来。扯着耳朵仔细去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