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琴音绕梁
    这声音非常的悠扬,就好像有个女人在抚琴似的,节奏时而高亢时而低昂,好像有着某种节奏。

    胖子轻声问我:“小哥,听到那种声音了吗?”

    “我又不是聋子。”我皱起了眉头,说:“哎,胖子你说,这陵墓里边怎么会有人弹琴?”

    胖子挠着头说:“你说会不会是个粽子啊?”

    我没好气地说:“粽子你大爷,粽子能弹出这样的琴声吗?依小爷看,应该有人在装神弄鬼。”

    胖子说:“我操,不会吧?这种地方装神弄鬼吓唬鬼呀?别到时候把不干净的东西招过去,够丫的喝一壶的,胖爷看不像。”

    其实,我心里对胖子的话还是进行了一个思维模拟,幻想那是一处水月洞天的地方,里边正坐在一个保存完好的女尸。

    女尸的双眸闭着,前方有着一个古琴,它用那僵硬的手指,正机械地拨动着琴弦,正对着被它吸引过去的猎物,露出诡异的笑容。

    “小哥,你想什么呢?不会是被催眠了吧?”胖子慌忙拍了拍我的脸问道。

    我做了一个甩开他的动作,说:“什么催眠?是你他娘的有病吧?”

    胖子说:“深邃的地下古墓中传来了悠扬的琴声,不是想把我们吸引过去,就是有某种迷幻在里边,胖爷看这两种可能都存在。”

    顿了顿,他说:“管丫的是什么,咱们不去理会它就是了,继续沿着神道走吧!”

    “叮咚!”

    忽然,这么一个音,让我的喉结跟着动了一下,就连忙拉住胖子说:“等等,小爷好像听到了水声。”

    胖子甩开我说:“靠,什么水声,你丫的不会连《高深流水》都没有听过吧?只不过是这粽子弹得一手好琴,甚至可能是致幻的,所以你他娘的才会听到水声。”

    我瞪了胖子一眼,说:“小爷还听不出水声和琴声的区别,一定是有水声混杂在其中。不行,我们必须过去看看,如果真的有水,即便是个粽子窝,我们都要去闯一闯。”

    胖子听了一会儿,咬着牙说:“得,看看就看看,万一他娘的真的有水呢!”

    我们两个立马往声音的来源处走去,在神道旁一个雕像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道至上而下的天然裂缝,光是看起来就令人一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胖子竖起耳朵朝着里边听了听,便微微点了点头,像是在肯定什么疑问的结果,然后转头对我说:“小哥,没错,声音就是从这道裂缝中穿出来的。”

    我说:“这妈的还用你说。”

    说罢,我又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裂缝,就好像被人用一把巨剑从上劈到下,又是像是一个雷电炸开的。

    不过,两边的岩石不平整,但好像存在了某种规律,更像是因为地震之时,整块岩石顺着岩纹的走势裂开的。

    把手电调整到最小光斑,这样也就能照的最远,可即便这样也看不到底,倒是看到里边的岩石上有些真菌和苔藓等植物,给人的感觉古老而又神秘。

    胖子说:“小哥,真的要进去吗?”

    我说:“必须进去,里边的那些蘑菇和苔藓说明一定有水分,那就极有可能存在水流,这是我们生存的唯一希望,即便是狼穴虎洞都要走一遭。”

    胖子摇着头不同意我的说法,他又看了几眼,说:“胖爷怎么觉得里边还想是通往鬼门关的鬼道呢?你看看胖爷这一身一身的出鸡皮疙瘩,里边的阴气逼人啊!”说着,他将自己的袖子撸起,让我看他的胳膊。

    其实根本不用看,因为的也是浑身的不对劲,按理说这热带雨林气候的神农架,即便是现在这个季节,气温可还是不低,但是这条裂缝中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要知道,我在进入神农架之后,即便是在滂沱大雨之中,也没有过这样奇怪的感觉。

    当然,我肯定不相信是什么通往鬼门关的路,只是不知道里边是什么情况,在想法上就存在着一定的忌惮。

    这就好比炎热的夏天,你刚洗了澡从浴室走出来一样,其实并非是温度变了,而是你身体上所沾的水,在蒸发带走热量的缘故,所以在水蒸发完毕之后,就会再度感到酷热无比。

    由此可以推断,里边的温度确实要低一些,但并没有我们所谓的冷,只是还没有适应那个温度,所在当我们在门口多站一会儿的时候,那种感觉也渐渐淡了。

    深吸了一口气,胖子对我说:“小哥,要不这样吧,你留在这里照看阿红,胖爷自己进入看看情况,要是没有情况你们再进来,有情况的话胖爷也好退出来,人多反而会坏事。”

    我想了想,说:“不行,现在我们只有三个人,而且阿红还处于昏迷,一旦你在里边遇到危险,小爷肯定要进去救你,那样阿红就没人看管了,万一那个时候她再出点什么事情……”

    胖子在我眼前摇了摇食指,说:“小哥,你这样想就不对了,胖爷不是怕都进去全军覆没吗?到时候连个报信的人都没有,那样我们可真是死无可寻了。”

    “等等。”我纳闷地看着胖子,问他:“你他娘的给小爷解释一下,什么叫‘死无可寻’?”

    胖子说:“胖爷好不容易装一把文化人,让你丫的给说的,意思大概和死无全尸差不多啦!哎呀,我操,胖爷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你懂得对吧?”

    我摆手说:“算了,小爷不想在这上面继续和你说,我觉得还是三个人一起进去,有水一起喝,有危险一起解决。”

    胖子想了想,说:“那也行,不过你背着阿红要和胖爷保持一定的距离,万一有什么危险,我们也好及时跑出来。”

    在我点头之后,胖子把枪往背上一背,然后将匕首拿出来反握在胸前。

    毕竟,这条裂缝不是很宽,要是发生点什么,着急可能连身子都转不过,那时候匕首反而要比枪来的快。

    由于我背着阿红,最多就是胸口有个背包,能够防止什么东西忽然对我正面袭来。

    再说句不好听的,背上还有阿红,其实身后也不会有什么致命危险,除非是一个贯穿伤,那只能说命该如此了。

    在胖子走进去之后,我也跟着走了进去,我们两个保持着三米的距离,所以还是能借助他手里的光看到路况的。

    走了二十几步之后,我发现路况绝对的原始,没有任何开凿的痕迹,但要我推测这条裂缝是建造陵墓之前就存在的,还是建造之后才有的,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这种鉴定除非是地质学家通过精密的计算才行。

    地面上的真菌和苔藓被前面的胖子踩过之后,变得非常的滑腻,我背着阿红就更需要小心,所以没走多远,便已经是满头大汗了,真有一种想要把阿红丢在这里。

    等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再背她的冲动,只是现实不容许我那样做,我怕等出来的时候阿红不见了,或者只剩下半个身体,那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小哥,快点跟着,磨叽什么呢?”

    胖子回头用手电晃着我的眼睛,我低下头骂他,他才移开了,说道:“前面的水汽比较大,好像有起雾的迹象,也不知道雾气中有没有毒,千万不要摘掉防毒面具。”

    我说:“小爷知道,你丫的快点走,嗓子已经开始喷火了。”

    胖子说“胖爷现在担心有毒,万一能够穿透防毒面具就麻烦了,所以我们要加快步伐,而且那声音更响亮了。”

    我刚从只顾关心脚下的情况,把注意力都放在这上面,所以在胖子这么一说,就屏住呼吸仔细去听,果然更加的响亮了。

    这就像是按照了扩音器似的,并且还带着回声,显得更加的委婉动听,甚至还有一种余音绕梁的感觉。

    我说:“小心点,这本来就非常的诡异,等看到真实情况再说。”

    胖子带头继续穿梭在这幽暗的缝隙中,我通过他手电的光,看到两边的墙壁都挂着水珠,过了没有多久,就到了他所说的雾气内。

    这里的雾气中的含水量很高,不出多久我的衣服便已经被打湿了,阿红也是一样。

    本来我们的衣服就破碎的厉害,这样我们两个人就像是粘在了一起似的,那种感觉非常的奇怪,甚至让我心头都忍不住一阵阵的荡漾。

    胖子的步伐放慢了很多,又走了没有多久,我们就到了一个拐弯,这时候那种琴声更加的清脆嘹亮。

    而且我更加明确其中一定掺杂着水流的声音,甚至好像正是因为这水流声,才让整个声音变得如此诡异的娓娓动听。

    在走了大概十米的时候,胖子忽然停了下来,我正想问他怎么回事的时候,胖子拿着手电给我发了信号,意思让我快速地跟上去。

    在进去之后,我的眼前便是一亮,因为这里不再是一个裂缝,而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

    让我眼前发亮的确实洞壁上镶嵌着一些发油绿色光的东西,放佛幽灵一般,但由于这里的雾气太大,所以看上去还有一种朦胧的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