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蛇眼萤石
    胖子的眼睛要比那些光都亮了,对着我说:“小哥,这下他娘的可是发财了,这么多的夜明珠,随便扣下来一颗,就够潇洒好一阵子。”

    我让他扶着阿红,自己走上前去观察了较近的发光体。

    当我看清楚是什么的时候,就对胖子说:“有了那个九品莲花,足够让你富得流油了,而且这也不是夜明珠。”

    胖子一愣,立马问道:“不是夜明珠是什么?总不能说是萤火虫吧?”

    我说:“你也注意到这是绿光了吧?这叫荧石,也有人把它叫做蛇眼石,通常萤石在紫外线和阴极射线的照射下才会发出如同萤火虫的光芒,不过你说它是夜明珠也没错,因为夜明珠的原材料就是萤石。”

    胖子“哦”了一声,叹着气说:“那就不如夜明珠值钱了,胖爷也就没多少兴趣了。”

    说完,他四周打量着了一遍,疑惑地说:“咦?怎么没有看到古琴,还有弹琴的粽子呢?”

    “没看到粽子你他娘的还好像挺失望啊?”

    我白了胖子一眼,用手电扫了一圈,说:“他娘的,真是怪了,这声音一直在这个溶洞里边响着,但又好像是天外之音,无法准确找到真正来源的位置。”

    “小哥小哥小哥,小心啊!”胖子急忙几叫了好几声。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吓得动都不敢动,但脑袋还左右摆动着,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胖子好像催命似的叫我。

    可是看了好几遍,我都没有发现什么,这样让我更加的紧张,生怕是自己遗漏了哪个重要的地方。

    在确实了真的没有什么的时候,就气不打一处来,以为胖子在这时候还跟我开玩笑,就骂道:“死胖子,你他娘的也不看看情况,叫魂呢叫?”

    “不是!”胖子咽了口唾沫,说:“你脚下啊,千万别动了!”

    这一下我愣住了,因为之前我把四周和头顶都看了,唯独没有注意到自己脚下有什么,便是木讷地低头去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就把我吓死,因为我站的地方是一个水边,而我的脚下还有着一个蛇的尾巴,正在左右地摆动。

    由于雾气非常的浓密,只能看到这个蛇尾,但只是一个尾巴就足以证明这条蛇肯定不会小,即便没有那个虎头门上的那么大,但至少比我小腿粗,想不到这里还有这东西的存在。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动的时候,蛇尾忽然一动便消失了,也不知道到了雾气中的什么地方,总之它肯定还在就对了。

    看到蛇尾消失了,我原地愣了几秒之后,便是轻轻地退到了胖子身边,轻声骂道:“我操,想不到这里边还有蛇,不会又是蛇的老巢吧?”

    我皱着眉头,说:“小哥,你丫的傻啊?蛇的老巢怎么肯定会在水汽如此大的地方,估计是这条蛇露过这里吧!”

    “不对,你让我想想。”

    我虽然意识到这里问题的严重性,但一时间还没有想到什么个严重,因为我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足以致命。

    想了十几秒之后,我的脸色就刷白刷白的,胖子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说:“小爷想到了。”

    说着,我瞟了一眼那些萤石问胖子:“你知道为什么萤石又叫蛇眼石吗?”

    胖子摇头说:“这胖爷怎么知道,刚从还在想呢,它叫萤石是因为和萤火虫的光很像,可蛇的眼睛又不会发绿光,大多是反射的黄光……”

    忽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问我“小哥,你想说什么?”

    我说:“传说在古印度,有个小山岗上的眼镜蛇特别的多,它们老是围绕着一块大石头周围乱转悠。”

    胖子插嘴道:“真的闲的蛋疼,一块石头有什么好转的,它们不会以为自己是驴,正在拉磨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当地人也感到非常的奇怪,但又找不出原因。”

    “后来在一个夜晚,有个人无意发现这块大石头会发光,光的颜色是微蓝色的,很多趋光性的昆虫就会围着这块石头飞舞,青蛙之类就会到石头上捕食,这样躲在一旁的眼镜蛇就会来捕青蛙,这块石头就是蛇眼石,也就是萤石。”

    胖子恍然大悟点着头,说:“胖爷知道,因为这块石头就像是蛇的眼睛一样,蛇只要去那块石头旁边守株待兔就行了。”

    我说:“没错。”

    愣了一下,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的萤石,说:“这里有这么多的萤石,有蛇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胖子挠着头说:“可是胖爷并没有看到昆虫还青蛙啊!”

    我也比较纳闷,说:“说的也是,难道刚才只是偶然?或许,很可能这里还有一种别的趋光性的生物,蛇就是来捕食它们的。”

    胖子抢过手电,朝着四周的雾气照去,嘴里嘀咕道:“我靠,不会那条巨蟒也在吧?那家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说:“不会吧?要不然雾气再大,我们早就注意到它了。”

    胖子说:“你说的也对,毕竟这里要从那个门缝过来,能到这里的蛇也不会太粗,也许它们只是来听音乐也说不定。”

    我愣了一下,哑然失笑道:“蛇又没有音乐细胞,它们听什么音乐啊?”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难道你没有听过印度人吹笛子蛇会跟着跳舞吗?”

    我无奈地说:“你也说了,蛇一般是听笛子和口哨,你他娘的听过蛇听琴声也跳舞?”

    胖子说:“胖爷保留自己的意见。”

    我们两个呛了几句,我觉得不能再废话了,也用管这琴声是哪里来的,总之拿了水就去赶快离开这里,反正这里又不是冥殿,在这里说不定一会儿又会碰到蛇。

    见我拿出水壶,胖子就一把抢了过去,我问他要干什么?

    胖子告诉我,他已经和这里的蛇是老交道了,不管是蛇咬他或者缠住他,他都能受得了,要是我被攻击了,那接下来就没有人能背阿红了。

    在我被他的理论雷的外焦里嫩的时候,胖子已经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水边,就开始蹲在身子灌水,在灌满我的水壶之后,他直接就丢了过来,然后就打算揭开防毒面具。

    我连忙叫道:“死胖子你揭防毒面具干什么?不要命了?”

    胖子说转头说:“小哥,其实胖爷的防毒面具已经被破坏了,没有以前那么有作用了,所以胖爷想要喝个饱,等一下也不会三个人分一壶水了。”

    我说:“不要,这水里可能有东西,说不定还有毒,你丫的喝了直接就挂了!”

    “你还是没听明白胖爷的话,如果水里有毒,那就是空气有毒,胖爷早他娘的归位了,显然这雾气并没有毒,所以水也不可能有毒。”

    胖子说完,立马俯下身子,就像是一头口渴的野猪,一边摇着屁股一边牛饮了起来。

    看起来我也无法阻拦了,便是无奈摇头,把阿红放在了地上,用枪给胖子打掩护,希望这家伙千万不出什么事情,不过搞出点什么事情,他就不是胖子了。

    只不过,这次是我多虑了,胖子擦着嘴到了我的面前,说:“爽,真他娘的爽!”

    我看了他问:“肚子没有不舒服吗?”

    胖子摇头说:“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农夫山泉,还他娘的有点甜。”

    我苦笑了一下,确实了他真的没事之后,就先给阿红捏开嘴喝了一些。

    其实我们是有消毒片的,可水质没有什么问题,也就不用多此一举了,等到阿红喝好了,我又把剩下的喝光了。

    “你在这里照顾阿红,我去把水壶装满了!”我说着,便走到了水边,因为胖子他自己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所以他也没有阻止我,而是原地解开裤子撒起了尿。

    又喝好了之后,听着胖子的撒尿声,我就微微皱起了眉头,并不是自己已经连尿都觉得有多珍贵,而是因为他的撒尿声太他娘的响亮了,在这个溶洞中不断地回荡。

    我脑子中灵光一闪,立马装满了水,跑回去对胖子说:“小爷知道这琴声是怎么回事了!”

    胖子系好裤子,用怀疑地眼神看着我说:“我靠,不会吧?胖爷就是个撒尿的功夫,你丫的就知道这琴声是什么回事了?难道你发生什么了?”

    我说:“还是你这泡老尿给的提示,其实这并不是琴声,而是水声!”

    胖子诧异地看着我说:“水声?这怎么可能?水声也不会这么清脆响亮、有节奏啊?”

    我说:“你仔细听,光凭听觉来判断就有水声,但由于这里是个溶洞,岩石又参差不齐,所以水落下的高低不同,而且水流的粗细也有不同,所以才会形成这么一曲天然的音乐盛宴。”

    胖子说:“你他娘的说的太深奥了,不就是溶洞效应。”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他娘的还真能扯淡,这溶洞效应你发明的吧?”

    胖子挠着头说:“你看看你这个家伙,胖爷好不容易装一回文人,又让你给揭露了!”

    我说:“行了,现在饮用水的问题终于是搞定了,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这地方视线不清晰,一旦出现变故,就很难去应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