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误饮毒水
    可是说我笨,胖子这家伙比我还笨,上了没有多长一段,又滑了下去。

    几次之后,胖子便无奈地放弃了,嘴里骂骂咧咧地说:“他娘的,这明显就是岂是胖爷伟岸的身材,胖爷今天就不信了还!”

    我休息的差不多了,就用手电晃着胖子的眼睛,说:“行了行了,你他娘的就别浪费力气,还是小爷自己进去探个究竟吧!”说完,我又钻回了丹炉中。

    由于上次的经验,所以我很快就回到了那平台之上,这次我很留心地打量了,发现这个地方有着一个个拳头大的小洞。

    小洞不是很深,用手电一照就能看到底部,不过里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个圆形的凹槽。

    我把手伸进去比划了一顿,感觉这里边应该就是放丹药的,也可以叫做磨具,这样的设计能够保证丹药不会变形。

    在炼丹炉的外层放上木炭,将丹药的杂质提炼出去,剩下炼丹师认为最为纯正的丹药,也就是经常说的长生不老药。

    看了十几个,都是同样的情况,可能是最后一炉丹药已经被取走了,只剩下一个空丹炉了,虽说我不相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丹药,但是这是盲天官想得到的东西,如果有我必然是会给他带出去的。

    四周又转了一圈,这才发现整个平台的石料和火炉的石料不同,这种石料非常的怪异,走在上面会发出“咔咔”的声音,就如同女人穿着高跟鞋在地板上走路一样,可我这种登山鞋是很难发出这种声音的。

    我眯着眼睛想了那么几秒,顿时忍不住张大了嘴巴,也瞪大眼睛,那并不是石料材质的特性,虽说用料肯定是不同,但应该是这个平台要断裂的前奏。

    我忍不住就抬起一个脚,用手电照脚下的平台,不照还好,一照我整个人吓得三魂丢了七魄。

    因为平台已经出现了肉眼可以看到的裂缝,我苦笑着就打算往下了的阶梯走,可是每当我走一步,平台的裂缝就像是有生命似的跟着我。

    这一刻,我想到了小时候冬天在河面上滑冰,而冰面并没有冻的特别结实,可是当你走到河的中间,才发现了这样的情况。

    但是,在你打算往回去走的时候,冰上的裂缝就开始跟着你走,最后只能掉进河里,回到家里还要被父亲提着棍子追一条街。

    我就站在原地不敢再动,回想一下下面的高度,估计还有四米的高度,虽说不是很高,但这样掉下去,还伴随着石头。

    估计就是摔不断胳膊和腿,也会被石头砸的够呛,可即便我站在不动,那裂开的声音还是在继续着。

    我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目测了一下自己和阶梯的距离,也就是八步左右,只有我快速地猛跑两步,就可以跳到阶梯上。

    想到这里我立马做出了反应,迈出第一步,再第二步的时候,脚下就是一空,我心里惨叫:我的亲娘咧,这下够老子喝一壶了。

    四米的距离根本来不及多想,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几乎就是下一秒的时候,我已经掉了下去。

    本来下意识以为自己会把屁股摔成八瓣,可是居然是通体的冰凉,在我反应过来之后,我立马意识到下面居然有水。

    丹炉下面有水,其实我早应该想到的,甚至手电照的时候就应该看到,可是一切都晚了,一口水呛了我一下。

    瞬间,我就被一股难喝的味道刺激了味蕾,呛的直接恶心的差点都吐出来。

    可是,我还是呛了一口水,因为这属于完全没有防备的事情,等我从水里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这水刚刚到我的小腹,而手电正漂浮在一旁。

    走了几步,将手电摸到了手中,一照这水我立马肠子都悔青了,因为这水居然是黑色的,就好像是刚刚从油田里开采出的石油一样。

    这应该是炼丹时候怕丹药被炼化了,而在底部倒的水,难怪之前我没有照到,原来是因为太黑的缘故,就好像炉底一般。

    我确定自己肯定是喝了一口,这水不知道会不会要命,不过就是纯净水在地下放几千年,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毕竟它是一滩死水,说不定里边会有什么病毒。

    更不要说丹药蒸发出的水蒸气,最后肯定有一些会回归炉底,那不等于我直接吞噬了丹药,一想到炼丹用的金属和药材,甚至还有用人的脑髓等东西,我立马就哇哇地大吐了起来。

    在吐停止之后,我又开始用指头扣直接的嘴,估计把这几天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不知道这有没有作用,但这是我唯一的自救办法,可是枪已经找不到了,应该是沉到了水地。

    现在我根本没有心情去找枪,就想着赶快回到外面,要死也要有人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不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

    在一边我找到了阶梯,然后就爬了上去,接下来不管不顾地朝着出口跑去。

    等到我到了丹炉之上,又是没有犹豫地朝着绳子爬去。

    在我下到了地面,胖子和阿红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眼神看着我,而我一头栽倒在地,朝着躺着大口地喘着气,甚至有一种想要拿掉防毒面具的冲动。

    胖子问我:“小哥,你这是怎么了?被粽子追了?”

    我心里很乱,但看到他们,还是有一种依靠感,便把自己的经过和他们说了一遍,听完我的话,他们两个都沉默,因为谁都无法确定喝了那种水会怎么样。

    阿红说:“看你的样子,应该不像是中毒,估计是你把喝的全部吐出来了。”

    胖子立马附和地说:“对对对,应该是及时采取了措施,没,没事的。”他说话的语气很虚,显然这样的话,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更不要说来说服我。

    我爬了起来,看了一眼盲天女问:“她怎么样了?”

    胖子说:“不知道,该做的都做了,剩下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顿了顿,胖子问我:“小哥,你有没有感觉肚子有什么不舒服?”

    被胖子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感觉有些肚疼,就对胖子说:“我好像很想上大号。”

    胖子立马点头说:“快去,也许上面吐些,下面拉些,就会没事的。”

    阿红也知道情况要比想象的中的严重,便是让胖子跟着我去,担心我上着上着就一屁股坐在屎上,然后就和这个世界没关系了。

    在胖子的站岗下,我确实拉了一些,发现自己的屎都是黑的,心里就知道自己一定是中毒了,看样子比盲天女都要厉害,说不定随时有可能就会不省人事。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死亡,每次看到别人死心里就酸酸的,可是当死亡降临到自己的头上,那绝对不是用酸酸的能说明,那是一种绝望,这和癌症病人收到了病危通知书一样,说实话当时我哭了。

    胖子捏住我的肩膀,说:“小哥,你他娘的坚强的,要死也死的有骨气点。那个,你有几张银行卡?密码是多少?”

    我一脚踢在胖子的屁股,骂道:“我操,小爷都他娘的快归位了,你还有心情管这些?”

    胖子说:“小哥,你丫的就不能冷静点?”

    他这次又是一脸的严肃,以往的斗里从未见过,但在这个斗里,已经是第二次了,胖子板起脸来还挺吓人的,他说:“你死了,胖爷要给你操办后事,还要把钱送回到你家里。”

    对于胖子的现实,我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这时候,阿红走过来问:“怎么样了?肚子还疼不了?”

    我揉了揉肚子说:“好像没有那么疼了!”

    胖子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背上,说:“得了,看样子肯定是没事了,咱们家小哥就是福大命大造化大,换成别人早他娘的挂了。”

    我就纳闷了,按理说不管自己怎么做,毕竟已经喝下去了黑水,不可能会一点儿事情都没有,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有精神,放佛之前的疲倦都消散殆尽,有一种说不出的全身舒爽。

    胖子就像是看一只小白鼠似的看着我,他的眼神从充满了疑惑,好像我不死是犯了天大的罪似的,我又踹了他一脚,这家伙才把那种眼神收了回去。

    挠着头,胖子说:“胖爷说句不好听的,这不应该没事啊,难道是小哥处理的及时?”

    我把自己的情况和他们两个一说,胖子立马眼睛都圆了,说:“我操,不会吧?难道说那一滩黑水还真的有药物的功效?不行,胖爷也要进去尝一口。”

    阿红说:“死胖子,你别嘚瑟了,万一是小哥处理的及时没有发生意外,你这一口喝下去再挂了,那时候老娘就把你一把火烧了。”

    胖子愣了一下,问:“为什么要烧了?”

    阿红说:“以防你以后变成粽子祸害人。”

    胖子伸出了大拇指,骂道:“你他娘的心肠真好,好的连胖爷都不得骂你娘。”

    阿红皱眉说:“你再骂个试试?”

    胖子说:“你娘的,骂你丫的怎么了?”

    我看阿红和胖子这两个病号就要开打的时候,自己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就骂道:“你们两个他娘的有完没完?现在生命危在旦夕的是小爷,你们两个跟着起什么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