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类似阴兵
    见我气恼,胖子和阿红才算罢嘴,但还是用不善的眼神看着对方。

    这时候,盲天女躺的地方,忽然发出一声沉吟声,我们都看了过去,只见她没来由地开始全身痉挛起来。

    胖子立马叫道:“我操,这娘们还有羊癫疯啊?”

    阿红白了胖子一眼,骂道:“放屁,那是中毒引发的,看样子盲天女凶多吉少了。”

    我们三个人就围了过去,只见盲天女全身不断地抽搐着,脸色黑中还透着青,我们不懂医疗,更加不可能懂如何解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哎呀哎呀,这娘们在咬只见的舌头。”胖子指着盲天女的嘴大叫道。

    我慌乱之下,伸手去掰开她的樱桃小口,刚接触到她那性感的嘴唇,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秒,她一口就咬在了我的手上,同时剧烈的疼痛就由神经传到了我的大脑。

    “我操,小爷的手。”

    我叫着就甩开了自己的手,顿时上面出现了两排整齐的牙印,这一口可是非常的深,连里边的青筋和血管都看到了,我眼泪都下来了。

    胖子叫道:“他娘的,这娘们属狗的。”说着,他就从身上扯了一块满是脏污和汗腥味的衣服,直接塞进了盲天女的嘴里。

    盲天女还在不断的抽搐着,甚至开始翻白眼。

    我们三个只能把她的手脚摁住,一直持续了足足有十分钟,搞得我们都是满头大汗,想不到一个看似娇弱的身躯,居然发起疯来这么的厉害。

    在盲天女停止了痉挛,胖子小心翼翼上去探了探她的鼻息,说:“还没死,不过看情况应该也快了。”

    我一边用破布包扎伤口,一边骂胖子说:“你他娘的积点口德吧,也许这还是好转的迹象呢!”

    胖子耸了耸肩,说:“都这样了还能活,那胖子真的没什么可说的,只能说丫的命不该绝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小爷刚从喝了那种黑水也没事,人没那么容易死的。”

    胖子说:“说的也是,这人说好死也好死,说难死也听难死的。”

    说着,他看了一眼,阿红说:“像你们女人,以后就不要来倒斗了,死的时候看的胖爷心疼,还是在家里相夫……”

    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阿红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差了,甚至比地上躺着的盲天女都差。

    我连忙用胳膊捅了胖子一下,胖子知道自己也说错了话,毕竟阿红真正的伤疤并不是别人说她胖,而是听说她的男人得了癌。

    胖子干咳两声,说:“你们想看着这娘们,胖爷去研究一下这个冥门。”

    在胖子走过去敲敲打打的时候,气氛就有些尴尬,我干笑一声,说:“阿姐,你知道胖子这个人,他就会开玩笑开习惯了,你千万别把他的话当真。”

    阿红只是微微点了下头,不过什么都没有说,这已经非常给我面子了,估计别人她必然什么都不会表示。

    就在气氛继续尴尬的时候,忽然从我们的身后,传来了一种悦耳的钟鼓齐鸣的声音,胖子一愣,立马跑了回来,说:“我操,不会是阴兵借道吧?”

    阿红对胖子的话非常的不相信,可我却觉得有这个可能,毕竟有过阴兵借道经历的也就只有我和胖子,没有见过的人,自然很难相信墓中会出现这样的情景。

    如果说那是送葬队伍,那这一次很有可能古代居住在这里的神农一族。

    胖子的反应比我快的多,他立马跑回来抱起了盲天女,然会对我和阿红说:“都别愣着了,找地方藏起来。”

    阿红还是有些不相信,说:“干什么要藏?藏哪里?”

    她的第一个问题对于我和胖子而言是多余的,但是第二个就问到了点子上,确实这里就这么一条墓道,四周又没什么可藏的地方,到时候我们必然会被过路的引兵带走。

    胖子手指头朝上一指,说:“上面,上面啊!”

    也许阿红是看出我和胖子的紧张,知道事情可能是真的,毕竟对于鬼这种东西,即便是我们这种盗墓贼,也特别的陌生,要是粽子还了解的多一些。

    我和阿红先上到了炼丹炉上,即便我们已经竭尽全力加快速度,可是越是着急,速度反而更慢。

    在我们两个上去之后,那声音已经非常的近了,就好像随时有可能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一样。

    总体来说,胖子这个人还是非常讲道义的,他没有顾自身的安危,而是先把盲天女拴在了绳子上,让我们两个拉上来,再等我们解开绳子打算丢给他的时候,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在我们视线可见的墓道中,第一个人影出现了,胖子也放弃了上来的机会,而是飞快地朝着冥门左边的角落死死地贴了过去,同时他一直对着我们作一个数字“八”手势。

    我愣了愣,还以为他说这队阴兵有八个,我心说这他娘的的少了,怎么可能只有八个,这还能叫阴兵借道吗?可打量了胖子的嘴型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他是在要枪。

    我忙去摸自己的后背,可是手刚一碰到自己的背,这才想起来枪已经掉进丹炉底部的积水中了,哪里还有什么枪,就把自己的匕首朝着胖子丢了过去。

    胖子接住了一看是匕首,对着我立马龇牙咧嘴,我耸了耸肩用嘴型告诉他:“丢了!”

    胖子气得差点就跳了上来,但情况已经不容他再有所动作,此刻只能一手一把匕首,做出了应急的防御姿态。

    可随着第一个阴兵进入之后,居然还有很熟悉的亮光,不过我们的目光很快放在阴兵之后的奇怪东西上,那好像是一口寺庙里的大钟似的。

    接着,又看到在这口钟的后面还有两个阴兵,前面的那个阴兵正用一个绳子拉着这口钟,而后面的两个阴兵却弓着身子在用力地推。

    三个阴兵没有任何的交流,反而倒推着的那口钟,不断地发出钟鼓齐鸣的声音,搞得就好像一台超大的老号收音机似的。

    不过,看那三个人影吃力的程度,看得出这口钟的分量应该是非常的重。

    “我操,怎么是你们三个?吓死胖爷了,胖爷还以为阴兵借道呢!”胖子的声音明显是松了一口气,而且还好像认识这三个阴兵。

    那三个人影一愣,然后就听到了黄妙灵的声音:“胖哥,你怎么在这里?就你自己吗?”

    胖子指了指我们上面说:“还有小哥,阿红和盲天女那两个娘们,不过我们四个可没有你们三个这么潇洒。哎,对了,灵妹妹,你快帮胖爷检查一下伤势,胖爷感觉肺都快烧炸了。”

    一听居然是黄妙灵,我和阿红对视一眼,便是顺着绳子将盲天女带着爬了下来,一看出了黄妙灵之外,还有霍子枫和韩雨露,拉着这口大钟的正是霍子枫,黄妙灵和韩雨露负责在后面推着。

    一下来我们先互相打了招呼,韩雨露还是保持那种事不关己的模样,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立马才意识到,原来是我已经烂成了条形的衣服吸引了她的目光。

    我干咳了几声,问道:“怎么就你们三个?其他人呢?”

    霍子枫说:“都死了,也亏得我们三个人的身手好,要不然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相聚了。”顿了顿,他看了看我问:“师弟,你没事吧?”

    我苦笑道:“没什么大事,不过这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落魄的多。”

    霍子枫点了点头,刚想再和我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他的注意力放在了阿红的身上,眼中出现了一抹炙热和着急。

    三步并作两步到了阿红的面前,霍子枫双手抓住她的肩膀,问:“阿红,我大哥、你师傅和红龙呢?”

    阿红一看霍子枫如此急切地想知道,便把她之前告诉我们的经过,又重新告诉了一遍霍子枫。

    听完之后,霍子枫的眼眶有红了,他嘴唇颤抖地说:“你,你是说,大哥和红龙都受伤了,而且伤势还非常的严重?”

    阿红一脸惨淡地点头说:“正如你听到的那样,不过我想官爷吉人只有天……”

    话还没有说完,霍子枫便听不下去了,对我说:“师弟,关于这口大钟的事情让黄妙灵和你解释,我要去救我大哥他们。”说完,他就转身朝着跑去。

    还没有跑几步,我一把就将他拉住,说:“师兄,不要去了,如果他们还活着,你不去也活着,如果他们死了,那……”

    “那你去了也是白去,这时间已经相隔太长了,不会再有挽回的余地了。”

    我说的话已经相当委婉了,因为我已经认定盲天官三人已经死了,所以当时也就没有打算回去救他们。

    这也许是我自己的性格所致,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伸出援手,可一旦认定人已经没了,那我便决然不会再去,因为那只不过是徒劳无功。

    霍子枫一把将我的手甩开,说:“师弟,只要还没有确定死亡,我是不会放弃的,即便是死了,我也要把大哥的尸体带回去,而且我相信大哥他们不会那么轻易被干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