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鼎中玄机
    看到盲天女,我的手就隐隐作痛,就好像被疯狗咬了,要得狂犬病似的。

    此刻,虽然已经简单包扎了,但是想到那两排整齐的牙印,我估计以后是会留伤疤的,这事我必须要找机会和黄妙灵说清楚,要不然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

    摸了摸盲天女的颈动脉,发现她的心跳也恢复了正常人那种的强有力,我便是松了口气。

    毕竟人都是救上来的,她活着对我来说,无疑是做了一件好事、善事,况且她也没有怎么害过我,就是为人狡诈了一些,但她的这种狡诈,还是能够让我原谅的。

    我看了看手表,破碎的镜面告诉我,这次回去不但要重新买表,而且还有买一块钢化玻璃的,否则再好的表也不够我糟蹋。

    不过,毕竟这表是老牌子还不错,现在距离他们四个进去差不多十五分钟了。

    我又看了看冥门。

    说实话,寝殿的大门我也见过不少,但是还没有这么长时间打不开的,主要还是我欠缺经验,把大量的炸药放在红龙的身上。

    当时,要是每个人身上平均分开,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还有下次,我一定会更好的安排,看来这倒斗真是一个经验之谈的东西啊!

    无所事事的我,又开始想一个多小时前离开的霍子枫,也不知道他现在走到了什么地方,有没有遇到危险。

    当然即便他走过一回墓道,我相信此刻他也没有出去,至于盲天官、陈文敏和红龙的状况,更是无法想象了。

    想到他们这些人,我忍不住联想到了王老头,这个老头子虽然比较深沉,给我的感觉是那种老奸巨猾,但说白了他也是一个可怜人,他的儿子都折在了斗里,这多少还是和我有关系的,难怪他会那么针对我们。

    时隔多年之后,我也作为了人父,就更加明白王老头当时的心情,要是我的子女出了事情,我估计还没有他那么坚强。

    要知道那可是含辛茹苦拉扯大的,只是当时我还没有现在这种设身处地的想法,根本不知道王老头愤怒到了什么地步。

    又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四十分钟过去了。

    这下我就开始有些急躁了,虽说这个神农鼎是挺大的,可是有二十多分钟怎么也转一圈了,出来时候最多也就是十分钟,可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不过四十分钟我也能接受,毕竟他们去的人多,再碰到点什么蛛丝马迹,研究一下也就十分钟过去了,所以我强迫自己静下心等着。

    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也不可能全军覆没,况且我还前后走了两圈都没事,他们就更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就开始将这个墓中的事情简单终结了一下,大体就是这么几件事情。

    第一件,这是神农氏的墓,之前是神农氏的“办公场所”,连炼丹和祭祀都在其中,他的后裔可能也有人葬入,这里已经算是神农后裔的圣地。

    第二件,这个墓中的冥器极少,但有一件算一件,全都是传说中的神物,只是能带出去的并不多。

    第三件,这个墓里边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机关,但是有奇门遁甲之类的阵法,甚至还让人能出现幻觉。

    第四件,那就是这个墓中有一些很古老的生物,甚至有些还是传说中的怪物,加上一些连名字都叫不出的家伙。

    想到第四件的时候,忽然我整个人都愣了,因为我好像忘了一件关于神农鼎的奇事。

    那就是这鼎可以令百兽臣服,这样说不定就会有百兽守护,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就朝着上方仰视,心里出现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而我的这种类型的预感,一直都非常的灵验,估计胖子他们要有大麻烦了。

    如果遇到机关陷阱,可以想办法破解,要是里边有野兽粽鬼,可以用枪来解决,我最担心的是他们遇到一种从未见过的怪物。

    人对于未知自然很难马上找到办法去应对,就比如之前墓道中的忽然消失情况,即便你有三头六臂都无法快速破解。

    毕竟这可是神农鼎,里边要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说出来确实没有人相信,而我应该是运气好,只是喝了一口黑水,并没有发生别的。

    不过即便发生了什么,他们在里边叫喊,我也无法得知。

    想到了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便决定进去看看,可是我又不放心昏迷中的盲天女。

    要知道这个墓中的怪物很多,就比如我们只见过一面的双头怪物,万一我离开这里,盲天女就成了它的口中食,那不相当于我间接害了她吗?

    一时间,我又不能上去,心里则是急躁的要命,就在我徘徊的同时,又过了十分钟,这下我更加确定胖子他们遇到了危险。

    这种危险必然是我无法解决的,要不然以他们那么多的高手,也不会如此的无声无息。

    忽然,盲天女的眼皮开始眨动,我立马从踟蹰中蹲到了她的身旁,只看到盲天女那对丹凤眼睁开,里边也有了神彩,只不过她好像还处于一种不明情况之中。

    等到完全清醒过来之后,盲天女才看着我说:“小哥,是你救了我?”

    我点了点头,确实是我把她从神农鼎里边背出来的,这更让我担心胖子他们。

    因为连盲天女如此精明的女人,都会在里边中招,估计胖子他们也可能中招了,再次心中感叹自己的运气真他娘的好啊!

    盲天女示意我扶她起来,我便是照做了,靠在墙壁上之后,盲天女说:“怎么就你一个人?刚才我好像感觉有好多人。”

    我指了指上面的神农鼎,说:“胖子、黄妙灵、阿红和韩雨露都进入这个鼎里边了,现在已经快五十分钟了,还没有出来。”

    看着盲天女迷茫的眼神,我便问她:“你在里边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会出现中毒的症状?”

    这话一出,仿佛给盲天女有着醍醐灌顶的作用,她有些畏惧地往墙上靠了靠说:“小哥,你还不知道里边的情况吧?”

    我心说:小爷要是知道,还用在这里傻等,而且知道有危险也就不会让他们去了,正是因为不知道才傻站在这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见我摇头,盲天女说:“在这神农鼎底部,有着一滩黑水,黑水中会挥发出一种带有刺激性气味的气体,我猜想就是这种气味导致我中毒的。”

    我说:“不对,我进去过,也看到过底部的黑水,而且还不小心喝了一口,可我现在还好好的,并没有任何中毒的现象,要是有毒我早他娘的没命了。”

    盲天女诧异地看着我,稍等了片刻之后,她忽然说:“大概是你戴着防毒面具,才没有味道那种刺鼻的气味,也可能是水本身没有毒,但是挥发成气体之后就有毒了,你仔细想想,他们进去有没有戴防毒面具?”

    我非常肯定地说:“戴着,也就是胖子的防毒面具损坏了,其他人的都还好好的,不可能是毒气中毒。”

    顿了顿,我看着她说:“大姐,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还有别的可能性?”

    盲天女想了一会儿,便是摇头说:“我除了闻到里边的气体有问题,并没有感觉到其他的影响。”

    这一下,让我郁闷了,甚至我幻想到,他们可能是发现了什么,在神农鼎待的时间太长了,而那种毒气是慢性的,所以他们才会中招,而我只是在里边两次匆匆地经过,并没有太多的停留。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盲天女一说,她思考了片刻,觉得我说的也许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是肯定的,最好就是我进去看一看,那样才能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打量了一下盲天女的身体,问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盲天女说:“好多了,你去看看吧,我自己没事的。”

    “你确定?”我颇为疑惑地问她。

    盲天女点头,并示意我把她的背包给她,在里边掏出了一盒子弹说:“这里边都是照明弹,你可以先打一颗进去看看情况,知道是怎么回事再说。”

    我看着那盒子弹就挠头了,说:“我的枪丢在了黑水中,已经找不到了,而且我看过你的背包,你也没有枪了吧?”

    盲天女忽然一笑,便从她的身上摸出了一把袖珍枪,并对我说道:“这枪跟随我很多年了,用完了记得还我哦!”

    那枪真是小的可以,几乎比一个烟盒大不了多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小的枪,不过入手的感觉很重,就仿佛一块铁似的,再说这枪的模样,居然和最早使用在元朝用的火铳差不多,但看得出这是一把现代工艺的枪。

    盲天女说:“这枪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送给我的,外形是仿造清朝时期的一把火铳制造的,我把它当做最珍贵的礼物,所以很少拿出来使用。”

    我迟疑地看着这把火铳袖珍枪,说:“这照明弹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