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煤晶雕鸟
    话还没有说完,盲天女便打断说道:“没问题的,用的也是普通子弹,只不过弹容量很小,只能装填两颗,还不能自动退壳。”

    我打开看了看,发现还真的只能撞两颗,里边装的还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金属质地子弹,呈现出亮紫色。

    盲天女便解释说:“这种子弹爆破性高,但是射程很近,有效距离只有十米。”

    我点了点头,将其中一颗褪出来,装上了照明弹,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先上去看看情况再说。”

    盲天女点头说:“去吧,有危险就用第二颗子弹,它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在想脑子想些乱七八糟东西的时候,我已经顺着绳子攀爬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非常的轻盈,比起之前上次上去不知道要轻松多少倍,应该是爬的次数多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到了神农鼎的顶部,我对着入口往下看,里边黑漆漆一片,就跟从来没有进去过人一样,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怎么也应该有手电光才对。

    盲天女抬着头,问我:“小哥,里边什么情况?”

    我摇头说道:“下面太黑看不清,必须用照明弹了。”

    说完,我直接扣动了扳机,别看这枪小,但是后座力不亚于正常的手枪,而且声音还特别的大,让我感觉它随时有爆膛的可能。

    在照明弹打入之后,几乎瞬间就进入了黑水中,我一拍自己的脑袋,忘了这照明弹的射程,即便是射程短的袖珍火铳也不行,看来应该问问盲天女这盒的照明弹中,有没有近距离的。

    还不等我问,照明弹根本不鸟底部的黑水,就在水里亮了起来,更像是一颗从水中升起的小太阳似的,将那滩黑水完全照的透亮,仿佛像是一块巨大无比的黑玛瑙似的。

    借助这个亮光,我开始对整个鼎的内部打量,可是扫了一圈之后,我的心里就“咯噔”一声,因为活生生的四个人,居然连一个人都看不到。

    这真是太娘的奇怪了,按理说就算是遇难了,总不能连尸体都没了吧?

    盲天女听到了枪声,稍等了片刻就问我情况,我只好把神农鼎内部的实际情况告诉她,她也感到非常的匪夷所思,即便她在里边中了毒,但人还是在的。

    顿了顿,盲天女说:“小哥,你是不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或者从上面看不到的死角?”

    我正想说没有的时候,忽然就看向了那滩黑水,心里更是一阵的紧张,难道是他们四个人都中毒昏迷而沉入了水底,所以我才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我对盲天女说:“不行,我必须下去看看,也许他们在黑水下面。”

    盲天女愣了愣,对我说:“小哥,人在水中没有意识的存活时间不超过五分钟,即便肺活量大的也不会过十分钟,这么长时间了……”

    犹豫了一下,她继续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整个人有些反应过不来,要知道这可是耽搁了快一个小时了,如果他们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就是我优柔寡断造成的,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没有再犹豫,我直接顺着螺旋阶梯往下走,这次我特别留心防毒面具过滤后的气味,可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也只是有些潮湿而已,这种味道在进入这个古墓之后一直都是这样的。

    我的想法就是那滩黑水,等我顺着阶梯走到了水边的时候,毕竟这黑水也不是很深,便有打了一颗照明弹,但是下面虽然浑浊,却没有看到任何的尸体。

    就在我奇怪他们是如何凭空消失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自己下来时候无意扫了一眼之前像是放置丹药的地方,怎么觉得哪里多出了一个半人高黑漆漆的口子呢?

    为了确定自己是否眼花了,我便又顺着阶梯往上走,说实话期间我呼吸的次数是可数的,毕竟盲天女的话对我还是有影响的,所以我不得不防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我走到之前可能是炼制丹药的地方,也就是我掉下去的地方,瞬间就看到了有一个半人高的口子。

    从这个口子的情况来看,明显是人为凿开的,所以显得非常的不工整,我估计是胖子的杰作。

    我并没有手电,只能依靠手里的荧光棒照明,所以能照的距离有限。

    在我弯着腰探入那个口子的时候,就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并且空气也发生了变化,有一股非常呛人的烟味,里边像一群光棍儿住了几十年一样,那味道连防毒面具都过滤不掉。

    用手摸了一下里边,顿时就是一手的黑,我用手指对着搓了搓,发现那是黑色的燃烧物,瞬间就明白这个口子里边是干什么的。

    炼丹的器皿,自然要经受的住烈火的烧烤,而这又有两种炼法,一种是外炼,另一个就是内炼,外炼就是把火放在器皿之下烧烤,内炼则是把火放在器皿的内部。

    当然这内部并非是真正的丹炉内部,而是相当于在器皿的外部,又包了一层,而火就是在夹层之中燃烧。

    这种炼法并不多见,但也不是没有的,只是道听途说的多,真正见过的少而已。

    不过,这神农鼎这么大,而且还是吊在这么高的地方炼丹,自然就是内炼,那自然就会出现夹层。

    这只怪我事先没有想到,当现在看到之后,我就怀疑胖子他们进入了夹层,绝对不可能是凭空消失,甚至我怀疑在墓道中消失的情况也是这样,可能我们进入了不同的夹层里边,当然那种设计并非我们能够诠释的。

    探着身子往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丝毫的亮光,但入口有明显人为经过出的痕迹,看来胖子他们肯定就进入这内层了。

    我还是担心胖子他们的安危,便扯开嗓子大声叫道:“喂,你们是不是在下面啊?”

    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回答,我以为他们可能是在里边中招了,刚开始想自己怎么救他们的时候。

    这时候,下面响起了胖子的声音:“小哥,你他娘的跑进来瞎叫什么?”

    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骂道:“我去你妈的,你们不快些出来,小爷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情了。”

    胖子说:“大事是没有,但是小事有一件。”

    我愣了愣问:“什么?”

    胖子说:“这内壁上面的东西非常的脆,而且一踩上去就滑的要命,上去是个问题。”

    我摸了摸,确实比豆腐还脆,一碰就成了灰烬,而且还特别的滑,便说:“那你还说小爷瞎叫,要不是小爷过来,你们就等着在下面喝西北风吧!”

    胖子呵呵一笑,说:“西北风倒是没有,有的全是烟雾灰尘,等一下我们出去了,你就知道我们有多倒霉了。”

    我问:“发现什么东西了吗?”

    胖子说:“有些收获,等上去你就知道了。现在呢,你要先往下放条绳子,然后找个结实的地方拴住,这样我们就能上去了。”

    我气的没话说,这四个人也真是的,既然被控住了,还死要面子活受罪,至少也要敲一敲发出声音,那样我也好早点来救他们,看样子我不来,他们还不知道打算要在下面多久。

    整个神农鼎的鼎身处于圆弧形,下去就是一坐到底,可是上来就非常的困难了,在我把绳子给他们丢下去,很快绳子就绷紧并且微微颤抖,看样子有人要上来了。

    在我等了三分钟左右,在荧光棒的照耀下,忽然就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爬了上来,而我愣是没有认出这是谁,等我再仔细看看之后,那居然是阿红。

    现在的阿红满身都是黑灰,整个人就好像刚从煤矿地下钻出来一样,接着就是胖子和黄妙灵,最后才是韩雨露。

    这些家伙每个人都是这样,我忍不住就大笑了起来,因为除了眼白和牙齿是白的,其他地方都是黑的,搞得和非黑人似的。

    胖子他们也互相看看彼此,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那场面实在太滑稽了,你可以想象四个黑人站在你面前,只能看出眼睛和牙齿,那种喜感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形容出来的。

    胖子踢了我一脚,骂道:“小哥,你他娘的吃了喜鹊屁了?怎么乐成这样?”

    我止住了笑声,说:“这就是你们的收获?”

    胖子将一个黑漆漆的东西甩在了我的手里,说:“自己看。”

    我看了看之后,便是皱起了眉头,因为那是一个黑色木雕,雕刻的是一只奇怪的鸟,有着三个脑袋。

    这好像是神话传说中的三头青鸟,不过我敲了敲之后发现那并不是木头,而是一种晶体。

    我忍不住掀开防毒面具闻了闻,上面是木炭的味道,立马就我看向胖子说:“这是煤精石?”

    胖子竖起了大拇指说:“不错,确实是煤晶石,不过这应该就煤雕才对吧?”

    我同意他的话,便是点了点头。

    煤雕是中国传统文化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第一部神话、地理专著的《山海经》把煤雕原料称作为“涅石”,这和凤凰涅槃有着一定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