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冥门之钥
    一条蛇的价值,有时其百分之六十到七十就在胆上,但蛇胆的大小并不完全一致的,若取两条大小粗细完全一样的同种蛇,其胆的大小也有差异,往往是雄蛇的胆比雌蛇的胆大得多。

    但是,我知道人生吞蛇胆,那对身体会有着不小的损害,要知道蛇胆中是有寄生虫的,如果要服用需要蒸煮才行。

    我问韩雨露:“你为什么要吃蛇胆?这东西不是这样吃的?”

    韩雨露却好像看白痴似的看着我,就差告诉我蛇胆是可以这样吃的。

    这也许是她和现代人的想法不同,毕竟韩雨露生活的年代,要比我们现在更加的靠近茹毛饮血的时代,而且据说蛇胆可以控制住蛇毒。

    果然,韩雨露虽然没有说话,但让我看看她的手臂,我不知道是什么说话,上面居然出现了两个血孔。

    可是我刚才明明没有看到蛇咬到她,而且就算是咬了也不可能咬这么深,难道是她和蛇的动作都太快了?

    大概是见我一脸疑惑,韩雨露才开口说:“这是被粽子咬到,蛇胆可以有效的控制尸毒。”

    “这可是经验啊,这得记下来,放在上学的时候那可是要背的。”

    胖子吸着嘴就凑了过来一脸好奇地问韩雨露:“我的姑奶奶,您怎么也被粽子咬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韩雨露并没有说话,只是用嘴开始吸她的伤口,在绿色的胆汁到了她的伤口之后,我明显看到她面部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她就猛地吸了起来,不断将乌黑的血和绿色胆汁的混合物吞出来。

    胖子说:“哦,原来是用蛇胆来吸尸毒,这样确实不容易中毒,真他娘的聪明。”

    韩雨露说:“蛇的胆汁吞入一部分预防体内的尸毒发作,这样来吸是可以将伤口周围的尸毒勾引出来。”

    胖子恭敬地点头说:“活到老学到老啊!”说完,他就把玩着手里的三菱东西,好像对他这件来自东皇钟内部的东西表示非常喜欢。

    我一把抢过来看看,说:“破坏神器,你可是要遭天谴的。”

    胖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咱们在做盗墓贼的第一天起,胖爷就把天谴戒了,要不然早就天打五雷轰了。”说着,他又伸手要抢回去。

    可是一条带着两个小孔的胳膊从我眼前掠过,瞬间胖子就抢了个空,他正要气恼的时候,却发现他从东皇钟里边摸到的东西,已经出现在了韩雨露的手里,顿时就蔫了,只是嘴上说一些一个小玩意,我们抢他的干什么之类的话。

    韩雨露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认真地看着那个三菱东西,而我和胖子又呛了起来。

    片刻之后,韩雨露抬起头说:“这好像是一把很古老的钥匙。”

    “钥,钥匙?”我不明所以地看着韩雨露,问:“那时候就有钥匙了?而且你说这是钥匙,那它是干什么用的?”

    韩雨露看了看眼前的冥门,说:“藏的如此隐蔽,看样子是用来打开冥门用的。”

    胖子的嘴立马就能塞进一个拳头,我们其他人的也好不到哪里去,而韩雨露根本没有理会我们吃惊的模样,便是朝着冥门走了过去,好像正在寻找钥匙孔似的。

    咳咳……

    这时候,盲天女几声干咳之后,忽然猛地坐了起来,当她看到我们这些人,又看了看已经成了尸体的蛇,这才松了口气,说:“谢谢你们救了我。”

    胖子朝着韩雨露努了努嘴,说:“不是我们,这次救你的是韩雨露。”

    盲天女很诧异地看了一眼韩雨露的背影,嘴唇微微张开,可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毕竟她们两个可以说并没有什么交际,所以她想不到会是看起来冷若冰霜的韩雨露救了她。

    许久之后,盲天女才站起了身,对韩雨露说:“韩雨露,谢谢。”

    韩雨露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而是很专心地在冥门上摸索着,这让黄妙灵也非常的好奇,便也跟着上去摸了起来。

    以黄妙灵对机关的了解,如果有的话,她应该会比韩雨露找到的快的多。

    盲天女把她的遭遇说了一遍,大体就是她正在下面等我们,忽然看到东皇钟震动了起来,这可把她吓了一跳,当时大胆地摸过去一看。

    可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东皇钟就倒了,然后里边就钻出那条蛇,她便是飞快地退去,

    那条蛇的速度太快了,所以还是把他束缚了,虽说她已经做出了相应,但是已经无力回天,接着就大脑还是缺氧,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正在我们搞不明白为什么东皇钟里边会有一条蛇的时候,黄妙灵突然说:“这冥门之中确实有机关。”

    可她的话音刚落,韩雨露就接着说:“找到了。”

    黄妙灵和韩雨露任何一个的话足以震惊此刻的我们,更不要是她们一起说出来,那不亚于在所有人的心中引爆了一枚重磅炸弹。

    见我们一脸好奇地看着,黄妙灵先说:“这冥门里边并非是实体岩石打造,中间有着一定的空隙,而这样的空隙足够制造出任何的机关,只不过这种机关并不繁琐,可难就难在太大,必须要找到关键性的破除办法。”

    说完,她的目光就看向了韩雨露手中的三菱条说:“那个应该就是钥匙。”

    胖子又问了一些细节性的东西,听着黄妙灵大体解释了一下之后,我才意识世界上最难的机关,可能也就是最简单的机关,只要找到其中的关键就不难解开,而锁和钥匙就是其中一种,只是我们事先没有想到而已。

    我看着那个钥匙孔,说实话我以自己的名义起誓,我确实用自己的手段试过,可即便钥匙就摆在我的面前,可是不用这钥匙而用我们门派的工具和手法,我没有能够打开。

    这对于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要知道除了十大神锁之外,其他的锁我多少都有一些研究,也有打开的可能。

    但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锁外也有锁,这并不是说我的手艺如何,而是这锁的结构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到我一时间无法看懂,自然也就打不开。

    胖子摆着手说:“小哥,快得了吧,你丫的耽误大家时间,那就是耽误大家的金钱。”

    迟疑了一下,他继续说:“给你出个注意,你要是想研究这锁的结构,那等我们进入寝殿之后,你自己爬在门上慢慢研究,也许在胖爷摸金的时候,你就能掌握一种新的开锁手法。”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我知道胖子是在埋汰我,觉得他说的在理,毕竟现在大家的身体情况不容乐观,能够早些离开这里也是极好的,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而让把所有人陷入险境之中,我认为那是不道德的行为。

    胖子接过韩雨露手中的三菱钥匙,往那个孔里边一插,刚要顺时针旋转的时候,韩雨露一把拉住的胳膊说:“你旋转的方向不对。”

    “我靠,想不到这还是个左撇子设计的。”胖子骂了一声,就逆时针转动了起来,发现果然是行得通的,也不知道韩雨露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们家也用这样的锁不成。

    在胖子转动的过程,我们就听到冥门里边传来了“哗啦啦”的声音,但这种声音并非是金属,而像是石头的运动。

    这让我想到古墓中较为常见的机关材料,那就是条石,也只有石头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转了足足有三十多圈之后,整个冥门才微微震动了起来,这种震动好似有震感的地震一般,连我们脚下都跟着颤抖起来,随着胖子的继续,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起来。

    我们都看着冥门的动静,我不知道其他人此刻在想什么,也许是在想寝殿里边的模样,甚至直白点就是想里边的珍贵冥器,但我却是在想为什么这样设计。

    按理说冥门在关闭之后,便不会再有打开的办法,除非用强烈的破坏手段,否则以当时年代的盗墓贼,只能望而兴叹,简直就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

    本来就没有炸药的我们,看着这两扇冥门也就相当于看着一只巨大的刺猬,它不会伤害我们,但我们也奈何不了它,最后的结局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可是东皇钟里边的一把钥匙出现,反而给了我们转机,甚至说可以很轻松地打开这算是巍峨的冥门,这就有些说不通了。

    在我想了一会儿,觉得只有一种可能,其实这个古墓,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古墓,在放在那个时代。

    这就好比北京城的国宾馆一样,你确实知道它坐落在什么地方,可是能够进去的人却屈指可数,因为它不仅仅是意义上的普通人不得进入,而且有着强有力的手段保护。

    到目前来看,我觉得这并不是一座古墓,用现代的话来说,应该叫它地下堡垒。

    在古代必然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只有神农氏和一少部分人才有进入的权利,而这里边也就藏着整个族群中最为核心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