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内奸
    没有理会他们,我们便到了后院的正房。

    房门是打开的,里边正坐在五六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看到我们进来之后,便不再交谈,而是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应该就是王昆,他看起来也普普通通,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凶神恶煞,一般在影视剧里边看到的大哥模样人物,那都和院子里边的那些小弟一样。

    而现实中的真正大哥,也许就是这样。

    “哪位是昆哥?”胖子一马当先地问道。

    果然,那个男人就是王昆,说:“我就是。”

    接着,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请坐吧!”

    在我们都坐在之后,不一会儿就有人端上了几瓶啤酒,王昆笑道:“我们不喝茶也不喝咖啡,更不喝饮料,只喝酒。”

    胖子毫不怯场,用牙咬开一瓶就灌了半个,我心说:小爷连早餐都没吃,直接上来就搞啤酒,这些人还是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样,典型的**。

    见老康和二丑也喝了起来,我也只好打开灌了一口,擦着嘴说:“我叫张文,现在是七雄之首,当家的。”

    王昆说:“我知道,我去参加官爷的葬礼,见过您!”

    我点头,直接说道:“我也不兜圈子,就直接说了。”

    顿了顿,我说:“不知道我们七雄哪里得罪了昆哥,为什么要砸我们的铺子?”

    王昆和他的四个人相视一眼,便是笑了。

    很快,王昆说:“兄弟,既然你这么痛快,我王昆也不直说了。”

    他点了一支烟说:“您那一行是和死人打交道,而我们这一行是和活人打交道,有人花钱让我们这样做,我们看到钱也是没办法,毕竟兄弟们都要吃喝拉撒的。”

    我说:“我知道是长沙王老头,不知道他给了你们多少钱,我愿意出同样的价格。”

    二丑拍着肚子说:“昆哥,大家都是皇城根下混的,我们张爷都这样说了,您能给个面子不?”

    王昆说:“可以,只不过……”

    他顿了顿,说:“只不过这钱已经收了,铺子已经砸了,我们也不会再去找你们麻烦了,您呢也别找我的麻烦,既然你们知道是谁干的,冤有头债有主,直接找他们就得了,干什么非要和我见一面呢?”

    老康说:“昆哥,我们张爷的意思就是不希望有一下次。”

    我接过话来,说:“如果下次有人花钱,那您知会我一声,对方出多少,我就出多少。”

    “行!”王昆直接点头说:“大家都是在北京城混的,这个面子我王昆给。”

    我想不到谈判会这样的顺利,可能是王昆忌讳我们七雄在北京的实力,毕竟钱才是王道,如果他不同意,那我只能采取花钱雇其他人了,这北京又不是只有他王昆一个人出来混的。

    原本事情就这样的结束了,而王昆也没有打算再和我要一笔,所以我回去就开始整理自己的铺子。

    说白了这个梁子肯定是结下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以牙还牙,不过这种机会非常渺茫,毕竟我们不是同一行。

    这次的损失真是不小,我估计至少也有几千万,虽然这点钱对于我们七雄不算什么,但是所有人一直憋着一口气,而我又不让他们有所动作,所以这口气一直憋了一个多月。

    可是,在一个月之后,又有几个铺子被人砸了,一下子整个七雄下属的老板都炸了,都汇聚到我的铺子来。

    其中几个是倒霉被砸的,其他人则是人人自危,甚至开始怀疑我这个当家人的能力,我的铺子就搞得好像办流水席似的,一天好几拨人来来往往。

    胖子手里的刀,已经快把我的茶几劈成两半了,他说:“小哥,上次胖爷看那老小子就是口是心非,早知道当时就剁了他得了。”

    我也非常的生气,说:“他娘的,真是给脸不要脸,小爷都出面给他台阶下了,没想到这家伙还变本加厉。”

    说着,我就对铺子里的伙计说:“把所有老板都叫过来,小爷要开个会。”

    开会很简单,把整件事情一说,所有人都恨不得立马就去弄死那个王昆,然后我就让各家老板回去准备,把能打的伙计都带上。

    我们也不用请外援,毕竟三十多个老板,每人带两三个伙计,那数量可不比王昆的人少。

    两天后的晚上七点多,我和胖子带着四个伙计,已经坐在了紫竹桥下的一个大排档吃东西,接着老康和二丑也各带三个兄弟过来,打了招呼,知会那些伙计再开一桌,我们四个人就坐在了一桌上。

    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胖子说:“小哥,其他人怎么还不来?”

    我也看了一眼,说:“还有半个小时呢,你着急什么啊?”

    胖子说:“我操,你是他们的盗首,还是他们是你的盗首啊?哪里有让当家人一个劲地等他们的道理?”

    老康说:“也真是奇怪了,以往官爷让他们做什么,没有一个敢耽误的,至少一个小时前就到了。”

    二丑说:“着急个毛啊!说不定堵车了,大爷就他娘的堵了,要不然能早到半个小时。”

    “操,谁不是呢!”老康端起啤酒说:“张爷,我敬你。”

    我们四个人喝了两个啤酒之后,可是还不见有人来,这下谁都沉不住气了。

    胖子对他的伙计说:“去,看看怎么还没到?”

    “我操,丫的今天一个个都是怎么回事?”二丑说着,就拿出了电话,就开始打电话,而老康也是这样。

    但是,电话还没有打通,只听到胖的伙计跑回来说:“来了来了,好多人一起来的,差不多有一百多个。”

    我们几个人都是一愣,因为每个铺子的地理位置不同,即便碰巧也不可能一百多个一起来,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胖子从怀里摸出了刀,说:“他娘的小哥,看样子你们七雄的人成了别人的了。”

    老康挠了挠头说:“这些狗娘养的,出去和他们拼了。”

    “拼你大爷!”

    二丑骂了一声,说:“我们加起来也就十四个人,快他娘的一对十了,还拼个屁,当然是快跑啊!”

    可是,在二丑的话音刚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门外的人已经如同潮水般地涌了进来。

    在家大排档的生意本来冷清,所以我们才选择这家来聚集人,可没想到来的居然不是我们的人,反而是王昆带了很多的人涌了进来。

    这种场面我从未见过,说是一百多个,但我感觉好像有数不清人。

    看着那些人手里的家伙事,我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这家大排档的老板和服务员看到这样的情景,全都缩进了后厨,估计此刻吓得已经瑟瑟发抖起来。

    很快,我们十几个人被包在了中间,虽然我们也都亮出了家伙事,可明显在人数和气势逊色了太多,就如同被一群恶狼包围了一般。

    而我们只不过是长着犄角的公羊,亮出的犄角根本无济于事。

    王昆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用手里的刀指着我说:“听说你要做掉我,对不对?”

    在他这一下,让我感觉到一股霸气扑面而来,可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要么打要么束手就擒,可我们都知道,放弃即便他们不会杀了我们,但也会让我们后半生躺在床上,所以在我和胖子交换了眼神之后,便下定了决心。

    “呸,你他娘的装什么大尾巴狼?吓唬谁呢?”

    胖子撸起了袖子,说:“输人不输阵,斗里的粽子胖爷都快敲死一百个了,更不要说这么几个人,等下胖爷给你们露两手瞧瞧。”

    我说:“王昆,上次我已经跟你说的清清楚楚,这是你挑起的,能怪小爷吗?”

    王昆阴测测地一笑,说:“他们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老子怎么能不赚,所以只好意思意思,你也看到了我没有把你的铺子全砸了,只是挑选了几个生意差的,那几个早他娘的该关门了,你不想着老子替你铲除老鼠屎,反而要弄老子,今天老子就先弄死你。”

    一顿看似非常有道理的话说完,他一挥了挥手里的家伙事,立马那些手下就开始把包围圈缩小。

    “等,等一下。”胖子摇了摇手里的刀,那些人不明情况,倒是真的停了下来。

    胖子忙说:“既然你们要我们的命,那能不能告诉我们是谁出卖了七雄。”

    王昆放肆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对我说:“小子,你还真是嫩的够可以,被自己的亲叔叔卖了都不知道,居然还有脸站在这里,要是我早就一头撞死了,哈哈……”

    “嗡!”地一声,我的脑子炸了,因为整个七雄出卖我的人是谁都可以理解,那怕这个人是霍子枫也不类外。

    可是,唯独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我的二叔,正如王昆所说那可是我的亲叔叔啊!

    胖子咬了咬牙,骂道:“真他娘的是个畜生,这下可把爷们几个坑死了!”

    王昆瞪了他的手下一眼,说:“还等什么呢?上啊!”

    “等,等等!”胖子又摆手,接着他就把手里的刀往地上一丢,说:“你们不能动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