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人心叵测
    所有人都愣了,根本不知道胖子葫芦里卖着什么药,而等王昆回过神来,顿时有些恼羞成怒,立马吼道:“都他娘的耳朵聋了?干掉他们。”

    胖子不紧不慢地将衣服解开,说:“哎呀我操,这地方真是太热了,那个谁,去把空调打开。”

    当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胖子身上的雷管时候,瞬间一起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都没有想到胖子居然还把这些东西绑在了身上,难不成他之前听到了什么风声?

    胖子大概是看到我一头冷汗,就笑道:“小哥,胖爷除了你谁都不信,早就感觉今天的事情有猫腻,所以就事先准备了一下,小小东西不成敬意,希望各位不要见笑啊!”

    说着,他将瓶中里啤酒一口灌掉,但手一直没有离开导火线。

    王昆和他的那些手下都下意识往后退几步,忽然王昆咬着牙说道:“老子就不信他会引爆,兄弟们,别怕,他不过是在吓唬人。”

    胖子一听这话就来气了,将手里的啤酒瓶一摔,骂道:“操,不相信就上来试试,反正都是一死,胖爷不介意把你们全拉着垫背。”说着,就朝着那些人走了过去。

    胖子朝着他们走,王昆那些人往后退,见我们还愣着,胖子叫道:“你们倒是跟上胖爷啊,黄泉路胖爷没个熟人怕寂寞。”

    我们回过了神,便跟着胖子的身后,很快就出了大排档,王昆一看今天不行了,立马放狠话说:“行,你个死胖子,老子知道你的铺子在那里,你给老子等着。”

    “还他娘的嘴硬,有本事来啊,来啊!”胖子红着眼睛朝着那些人跑去。

    顿时一百多人就被胖子一个人吓得四散而逃,毕竟都是娘生爹养的,碰到胖子这个不要命的,也算他们栽了大跟头。

    胖子不急不慢地走了回来,我看着他的脸色瞬间就惨白起来,擦着他的冷汗对我说:“小哥,刚从真他娘的危险,要不是胖爷这一手,咱们今天都要交代在这里。”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其实自己的后背早已经湿透了,摆着手说:“也真是亏你了,不过你能不能先把手松开,别一会儿真的把导火线拔出来。”

    “你说这个?”胖子把导火线拔出来往我手里一放,然后他看着我们恐惧的眼神,呵呵地笑道:“别怕别怕,这东西又不是真的,胖爷之前打算拿它当护甲的,里边根本没有炸药。”

    说实话,刚从那些人给我的恐惧,远不如胖子这一下来的严重,气的我上去踹了他一脚,胖子只是嘿嘿地笑着,并没有说什么。

    这个地方是不能待了,我们十四个人,坐着老康和二丑开的车,就朝着二丑说的一个安全地方开去。

    在车上他们两个对胖子的态度立马八十度大转弯,我也看到他们在擦冷汗,看样子胖子这一手,确实让很多人都吓得够呛。

    胖子听了几句恭维的话,很满意地点着头,然后问我:“小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我说:“事情已经远远超出所料,我必须要让官爷出来主持一下了。”

    “什么?官爷还活着?”老康和二丑用极为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无奈地说:“关于官爷的事情慢慢再跟你们说,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说完,我就从手机找出了盲天官的电话号码,打过去之后,对面的系统音说我拨的号码不存在。

    “唉,都忘了,他这个号在宣布死亡的那一刻已经不用了。”我叹了口气说。

    胖子说:“那就快给他打现在的号码。”

    我苦笑道:“打个屁,小爷根本不知道。”

    “操!”胖子骂了一声往后一靠,说:“那怎么办?胖爷的铺子也跟着塞进去了,这些可亏大了。”

    我说:“没事,你告诉你铺子里边的人,连夜把值钱的东西都搬出来,剩下的损失算小爷的。”

    胖子摇头说:“不是钱不钱的事情,而且面子啊,你让胖爷的面子往哪里放?好像真的怕了那家伙似的。”

    我说:“别着急,我先问问霍子枫,看看他知不知道。”

    二丑说:“张爷,不是我说话直,霍爷可比适合这个当家人的位置,我看你还是把他叫回来,也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胖子一皱眉,说道:“你他娘的说什么呢这是?”

    老康也说:“没错,虽然我和他不对付,但这件事情上我和他的意见一样。”顿了顿,他叫道:“停车。”

    在司机停了下来之后,我和胖子以及我们的四个伙计被放在了大马路上。

    老康留下一句话说:“张爷,你自己琢磨着办吧,我们哥俩已经尽力了。”说完,车便是离开了。

    胖子解下他的“假雷管”直接丢了像了车离开的方向,骂道:“这些狗娘养的,没一个靠得住。”

    我说:“不怪他们,确实是我的能力不够,看样子只能让霍子枫回来了。”

    坐在马路牙子上,我就给霍子枫打了电话,霍子枫还不知道这边又发生了情况,因为谈判之后我跟他说事情已经解决了,他还以为我问红龙的伤势,就让我放心,应该再有几天就可以转回北京来了。

    我不得已把所有的事情跟他一讲,顿时霍子枫那边就没有了声音。

    等了片刻,我说:“师兄,他们两个说的没错,我确实不适合在这个位置,还是你回来接手吧!”

    霍子枫这才说:“回去是一定要回去的,但我也不是为了那个位置,这事情我来处理吧,你想找地方藏起来,要不然回老家避避风头,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胖子一把抢过手机,咆哮道:“霍子枫,你他娘的别站在说话不要疼,今晚要不是胖爷留了一手,我们哥俩已经被那群狗娘养的弄死了,你最好明天就能回来。”

    霍子枫愣了一下说:“那好吧,我知道你们知道的难处,我明天做一早的航班回去。”

    挂了电话之后,胖子对我说:“你这样他才肯回来,要不然过几天他就该去永定河给咱们哥俩捞尸了。”

    我整个人有些迷离,最爱的人背叛了我,有血缘关系的人也背叛了,现在七雄又是这么个局面,显得我非常的无能,所以瞬间我就感觉生活太难了,这个重担真是太重了,根本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胖子叹了口气说:“别想了,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这年头,最脏最险恶的就是人心。好了,还是去我们家的老院子里凑合一晚上,别的事情明天再说!”

    说完,他就拉着我,招呼着四个伙计,我们就像是无家可归的幽灵一般,行走在灯火阑珊的马路上。

    胖子在公主坟这个老四合院,我可以说闭着眼睛也能找到,换句话来说这里是我成为盗墓贼的起点。

    后来在我们下地摸金回来,有了钱之后,他和他老娘都搬离了这里,不过却成为胖子藏冥器的据点,所以一直没有卖掉。

    总的来说,每当我们来这个四合院过夜,说明必然是有事情发生,也可以说是我们两个的避难所。

    胖子借着尿遁,从厕所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提着那把一直没有出手的一把战国剑,见我错愕的眼神,他说:“小哥,你我的铺子今天晚上应该就沦陷了,这地方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人知道,胖爷这也是以防万一。”

    我点了支烟,心里边别提多难受了,其中从神农架回来,我的心情一直就没有平复下来。

    只是因为出了这档子事,所以根本股没有时间来想事情,本来最近刚刚想要试着去接受,可又有了现在的事情。

    说实话,现在给我一条麻绳,说不定我整个会上吊,难道我就不配得到别人的真心吗?

    为什么连最亲最近的人都要背叛我,瞬间感觉自己做人非常的失败。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头,说:“小哥,别再想了,已经这样了,睡一觉明天起来再说,放心不是还有胖爷呢嘛!”

    我点着头答应胖子,可是自己又怎么能睡得着呢?一夜辗转反侧,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总之这一觉睡得比爬一座山都他娘的累,早上醒来直接就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看了看表,才刚刚六点钟,天也是蒙蒙亮,我看到自己铺子里的一个伙计正在守夜,就把他替换了下来,自己又开始发呆,胖子倒是睡得很香,呼噜声响亮的不得了。

    忽然,手机响起了短信的声音,我翻出手机一看,短信是霍子枫发来:“师弟,我这边有事,三天之后回去,你先找地方躲着,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本以为自己看到这样的短信,可能会立马奔溃,但现实我却非常的镇定,仿佛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

    因为就算我能把七雄拿回来,到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二叔,要知道他的行为可是非常严重的,我知道自己是下不去手的。

    无聊地翻着手机,最后就定格在一个号码上,这个号码上有备注:“岳蕴鹏。”

    看到这个名字,我愣了一下,因为确实岳蕴鹏可以帮到我,以岳家在北京城的影响力,只是看他愿不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