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吃里扒外
    听完猞狐说的,我只是“哦”了一声,说:“不等了,既然没有来,那就等于离开,稍后再执行家法。”

    顿了顿,我高声对外面的人说:“各位老板,不要在外面站着了,进来找地方坐吧!”

    随着我的话音刚落,外面的那些老板才一个个地走了进来,放在以前他们早就坐下了,可今天他们没占理,所以一个个杵在我的眼前,正贼头鼠脑地四周打量着,主要还是看我身后的人。

    三个人中另一个李二哥说:“盗家七雄商榷,其他人等退下。”

    在一些伙计退出去之后,此刻本铺中剩下我、胖子、华如雪、韩雨露、猞狐和李二哥等二十七个各铺子的老板。

    李二哥看了看我的身后的三个人,说:“张爷,他们三个……”

    我冷笑一声:“怎么连三分会的当家人都不认识?”

    李二哥朝着华如雪拱了拱手,说:“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三分会的新当家人,只是……”

    顿了顿他说:“只是,这事情是咱们七雄自己的家事,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我觉得还是请他们三位先回避吧!”

    “操,家都让人砸了,全北京城的人都他娘的知道了,还有什么扬不扬的。”

    三个人剩下的一个叫核子,脾气比较暴躁,他在铺子出事的时候正在下地干活,所以一直都憋着一口恶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昨晚他没有去。

    李二哥叹了口气,摇着头也没再说什么。

    我说:“行了,我先问一下,昨晚为什么都没有去?”这是我最为关心的,毕竟这将决定我对他们的处罚,也将看出他们对我的态度。

    核子说:“他娘的,还不是被张爷您的二叔坑了。”

    “嗯?”我皱起眉头,问:“核哥,这话怎么说?”

    核子说:“昨晚老子已经走到半路了,忽然就收到您二叔的短信,说昨晚事情有变,等今天再从长计议。”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说:“老子还纳闷呢,原定的计划怎么说变就变了呢?今天早上才知道出了这档子事,您说坑不坑?”

    我反问他:“你没打电话确认一下?”

    核子说:“确认了,您二叔亲口这样说的,您说我还能不相信吗?”

    我叹了口气,说:“这是老康和二丑联合外人给小爷做的局,估计我二叔是被人威逼才不得不这样做。”

    顿了顿,我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问“你们呢?”

    “也是,我们也是,操!”

    所有的老板前后就叫唤起来,我相信其中不乏鱼目混珠者,但现在我也不打算追究,毕竟每个组织里边都会有那么一些心眼多的家伙,更不要说我们这个行当,每个人的心都和马蜂窝似的。

    我说:“就在昨夜,我还以为大家都打算叛离七雄,我正打算今天把所有的铺子收回来,看样子一切都是误会。”

    猞狐叹了口气说:“张爷,您可真的误会我们了,跟了官爷这么多年,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怎么可能离开自己的家呢!”

    我微微点头说:“不是就好。”

    接着,我盯着李二哥,问:“李二哥,我记得您的铺子好像已经归自己所有了,对吧?”

    李二哥眼珠子一转,说:“张爷,铺子虽然是官爷奖励我的,但我发誓,绝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否则让我天打五雷轰,倒斗被粽子咬死。”

    我呵呵一笑,这种鬼话自然不能相信,这些人发誓和聊天一样,这一秒说完下一秒就可能忘了,撒谎就和放屁一样,抬抬屁股就干了,然后就和没事人一样。

    在来的路上,华如雪给了我一些她为了帮我所收集的资料,我对这些老板偏向那一边有个大体了解,不过既然他不承认,我又没有直接的证据,便不再去说什么。

    胖子给我点了一支烟,同时给我打眼色,我知道的他的意思,便微微点了下头。

    抽了两口,我说:“六家未到的铺子老板,摆明了就是叛离本派,接下来二十七位联手把那他们给我赶出北京城。还是老规矩,谁做到的,那你们的铺子就归你们,没意见吧?”

    “没有!”大多数人立马应道。

    李二哥立马说:“我有,我有。”

    他看着我说:“张爷,我的铺子现在就是自己的,要是我做到了,那怎么算?”

    我乐了,本以为他会不做声,没想到居然还来讨价还价,我便反问道:“那李二哥您觉得怎么样合适?”

    李二哥四周看了看说:“张爷,我记得官爷把这铺子卖给您了……”

    “喂,你他娘的什么意思?”胖子终于忍不住了,瞪着李二哥追问道:“难道你连这里也想要?”

    “不是,您误会了!”李二哥说:“这铺子虽然是张爷的,但我记得官爷的四合院现在还空着,那地方不错,您看能不能……”

    “老李,你他娘的不想活了?”猞狐皱起了眉头,说:“这事要是让霍小七爷知道了,保证你见不到今晚的月亮……”

    李二哥说:“别逗了,霍小七爷说不定早就交代了,要不然七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两个会不出来?”

    我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说:“那行,如果你能把六家赶出北京城,官爷留下的那个四合院就是你的。”

    “此话当真?”李二哥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我点头说:“男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更何况我还是七雄的当家人。”

    李二哥立马站起来说:“那行,您就等好吧,我现在就去收拾他们。”

    这时候,外面传进来一阵的骚乱,很快门就被人狠狠地踹开,要知道那可是两扇梨花木的门,看着上面的大鞋印,我是打心眼里心疼。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而进来的人带头的就是王昆,在他背后的正是老康和二丑,后面还有好几十号人,这些人除了亮出了一些钢刀、钢管之外,有那么十几个人还握着手枪。

    王昆用手指指了一圈我们,同时点着头配合着,说:“我操,在这里密谋害老子对不对?今天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猞狐怒瞪着王昆说:“王昆,你他娘的想干什么?老子不信你大白天的敢把我们都做掉。”

    “砰!”地一枪,顿时猞狐的腿上中了一枪,疼的他直接蹲在了地上。

    王昆吹了吹枪口,说:“还有谁不相信老子?操,站出来,站出来老子看看。”说着说着,他就吼了起来。

    忽然,一只娇柔似无骨的手捏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用余光一扫,便发现是韩雨露,她对我微微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好点了下头。

    “昆哥,你可让兄弟等的好苦啊!”李二哥顿时献媚地笑了起来,说:“怎么现在才来?”

    王昆说:“他妈的,路上堵车了,北京的交通你还不知道,老子和兄弟们只能坐地铁,差点让发现带着家伙,操!”

    李二哥转向了我,恶狠狠地说:“小东西,你的好日子到头了,这七雄的所有东西,我们四个人平分了。”

    看到李二哥翻脸这么快,显然是在他没有暴露的前提下,这次由他引狼入室,打我们在场人一个措手不及。

    说白了他们不仅仅要我的小命,还要瓜分整个七雄,而现在七雄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这里,这确实是个绝佳的机会。

    我本来想要发言,但是韩雨露的手劲真是太大了,要不是我故作镇定,此刻怕早已经齿牙咧嘴,也不知道她在等什么,在我强行把嗓子眼的话咽到肚子里的时候,她才微微地减轻了一些力道。

    李二哥看着其他铺子的老板,说:“各位,不管你们怎么想我,这时代不一样了,一个七雄当家人又不是皇帝,凭什么他盲天官搞世袭制,想把我们给谁指挥就给谁指挥,这一点儿我是一百个不满意。”

    没有人应他的话,大家都低头不语,显然开始各自打起心里的小算盘。

    这时候,二丑也说道:“咱们为七雄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流过的血,比这小子流过的汗都多,就冲着这一点儿,盲天官他也不应该让这么个毛头小子来管理我们。”

    核子咳嗽了一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我看得出他并不是想要说话,但咳嗽这种东西能控制住一时,又不能控制一世,此刻他不说也得说些什么了。

    迟疑了片刻,核子说:“混咱们这个行当,讲究的是一个尊师重道,混的是‘义气’两字,这属于官爷仙逝前的遗命,不遵守怕是会让同道中人笑话吧?”

    对于核子忠恳的说法,老康冷哼一声,说:“狐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谁管那个,讲究的是谁的钱多、人多,混的是谁刀枪厉害,现在已经很说明情况了。”

    李二哥说:“好了,看在大家是多年的老兄弟,我可以做主不为难大家,但大家必须要当在这小子的面狠狠地唾他一口,也就算是不认他这个当家人。”

    顿了顿,李二哥扫向众人问:“你们有意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