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异国风情
    胖子还是很担心,就在我耳边嘀咕了一会儿,他的意思就是因为王老头的儿子小贝,我们没丢命在斗里,差点被自己人干掉。

    而这位岳蕴鹏那可是岳家的大少爷,这要是少了一根头发,那我们估计都要给他陪葬。

    等到飞机平稳了之后,我也过去劝了劝岳蕴鹏,毕竟我知道胖子说的没错,岳家那是什么样的势力,随便动动指头我们就要全部归位,那真不是闹着玩的。

    岳蕴鹏是个很聪明的同龄人,他已经看出我们的意思,他拿出“飞行模式”的手机,给我们看了一段视频,然后又把视频分别发给了我和胖子,这样我们才算是放下心来。

    视频里边很单调,只有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老头子讲了几句话,大概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带着岳蕴鹏去见识一下,即便他出了什么事情都和我们无关等等之类的话,并且还拿他们岳家的列祖列宗起誓。

    就这样,我们五个人,从首都机场直接飞往了乌兰巴托机场,也就是赫赫有名的成吉思汗国际机场。

    其实从时间来看,比飞往云南那边多不了多长时间,而此刻我们已经到达了蒙古。

    说实话,长这么大我是第一次出国,所以之前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这也成为我倒斗的一大习惯,很多时候是可以派上大用场的,我也就把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

    简单来说,蒙古国在历史上曾经被匈奴、鲜卑、柔然、突厥等游牧名族统治的。

    在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了蒙古帝国,而1271年忽必烈建立元朝,又在十七世纪末,内纳入清朝的统治范围,之后又经历了近代的历史飘摇,终于在1992年改名为蒙古国。

    这个国家的国土滞洪,多为沙漠戈壁,自然环境恶劣,虽然国土面积在世界上排名第十七,但人口非常的稀少,总人口在三百万左右,这必然和自然环境有着一定的联系。

    走在这座红色英雄城的街道上,即便是现代化都市,我还是能够感受到浓郁的草原风貌,再加上当地人的打扮,以及一些佛教寺庙的建筑,真的能够在大城市中就能闻到来自牧草的香味。

    胖子嚼着奶酪,头上戴着好像当年上海滩中人礼帽,其实是用羊绒压制出来的,身上穿着不怎么合身的蒙古袍,腰带都收缩不住他的大肚子,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当有当地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他就直接张开双臂弯腰,“他赛怒,他赛怒”地说个不停,搞得那些当地人一头雾水,但也算是友好地回答他“塞恩”,然后便摇着头离开。

    我们四个人也是蒙古袍,只不过我们三个人穿起来那就像模像样的多了。

    而韩雨露则是穿着紫色的女式长袍,一条腰带将她那玲珑的细腰完全表现出来,要不然她的面色冷若冰霜,估计会迎来很多当地年轻人的热情邀请。

    霍子枫自然是时不时看上一眼,而岳蕴鹏可就有些过分了,那双眼睛一直都没离开过韩雨露的身上,要不是我们了解这家伙以及他的家庭情况,还以为这是一个无耻的流氓呢!

    走在前面的霍子枫,一直用手机开着流量导航,我们的目的地是一个小旅馆。

    据说旅馆的老板是华人,在二十多年前便移居到了当地,期间和盲天官有过几次业务上的来往,而这次倒斗前的一切准备就摆脱他了。

    起初胖子还美滋滋的,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就嚷嚷着累了,并抱怨道:“霍子枫啊,我们五个人为什么不能打个车?”

    霍子枫说:“我们不懂蒙语,没法和人家交流,而我又不知道地名叫什么,所以只能根据官爷发来的这个地图找。”

    “我操,胖爷真是服了!”

    胖子一把将他的手机夺了过去,然后拦了一辆面包车,上去直接就是一把蒙图(蒙古的钱),说了一句“他赛怒”接着把手机交给了司机。

    司机看了一下手机上的位置,立马心领神会,然后我们五个人便朝着那个地方行驶过去,搞得霍子枫一脸的郁闷。

    而我和岳蕴鹏则忍不住地笑了起来,看来那句“有钱能使,磨推鬼”的话,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他娘的好使啊!

    到了目的地,那算是一片贫民窟,大概和北京过去的唐家岭差不多,看到了一个小宾馆,核对了一下上面的字,霍子枫点头说:“就是这里。”

    我们走了进去,宾馆的前台坐在一个姿色一般的女人,正低着头玩手机,连我们五个人进来都没有发觉,正对着手机呵呵地笑着。

    “铛铛!”胖子用指头敲了敲前台,说:“喂,小姐,我们找你们老板。”

    那个女人这才抬起来,先是愣了一下,大概诧异胖子的一口京片子,就有娴熟地汉语问道:“你们是北京来的?”

    胖子点头说:“没错,你们老板呢?”

    那女人站了起来,问:“你们来干什么?”

    这下子胖子被问愣了,正想用话呛一句,这时候霍子枫却说:“收羊毛。”

    女人又说:“羊毛染色了。”

    霍子枫说:“我们不收染色的。”

    女人说:“要多少?”

    霍子枫说:“一斤半。”

    女人又看了看我们,然后终于说:“跟我来吧!”说完,她便锁了门,将我们带到了宾馆的后院。

    我和胖子、岳蕴鹏面面相觑,如果我们猜的不错,刚才那是在对暗号,就像是胖子说的怎么跟特务接头一样,真是够神秘的。

    我过了一下霍子枫和那个前台的话,发现看似简单的对话,如果不是事先商量好的,即便智商一百八也对不上。

    瞬间就感觉自己这次倒斗,那可真正应了“盗墓贼”这三个字,切身体会自己是来做贼的啊!

    穿过了很短的后院,便进了一个房间。进去之后,看到一个姑娘正在喝茶,不过喝的不是酥油茶,而是正经的茶叶,一看我们便是站了起来,笑道:“请坐。”

    我们逐一在里边的沙发坐下,我这才开始打量这个姑娘,二十岁出头的模样,长相算是中上等,穿着一身红色的蒙古女式长袍,干练的刘胡兰式发型,将那张一个巴掌宽的脸,遮蔽的只留下眼睛、鼻子和嘴。

    霍子枫四周看了一眼说:“小姐,我们是北京来的,找周叔。”

    姑娘说:“我爸爸去外地了。”

    霍子枫一愣,说:“不可能吧?我和周叔约好的。”

    姑娘说:“我知道,所以我才在这里等你们。”

    顿了顿,她说:“我爸爸已经老了,他不可能帮你们完成这次探险,所以这次我来做你们的向导兼翻译。”

    说着,她就站起了身,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媚,欢迎你们到蒙古来。”她对霍子枫伸了小手。

    “你好,你好,我叫胖子!”

    胖子直接起身握住了周媚的手,一脸的笑容,说:“胖爷也很高兴认识你呀,周大妹子。”

    周媚抽了几下才把手抽出去,我在后面踢了胖子一脚,这家伙的毛病还真不少。

    退了退脸上的羞涩,周媚说:“先带你们看东西,看看有没有缺的,我好及时去买,然后我们再商议接下来的事情。”

    周媚,这次接头人周叔的女儿,在中国留过学,目前一直在家待业,从小善骑射,枪法也不错,曾经参加过一场中国组织的塔克拉玛干的探险,有着一定的戈壁沙漠生存经验,这次我们的向导加翻译。

    在我们跟着周媚到了旁边的房间之后,便看到我们熟悉的那些倒斗工具,并且比我们以往带的都全面,不管充足的炸药,还是照明弹,甚至连信号弹都有。

    而枪是双管猎枪,不过能自动退弹壳,但还是打完五发之后要自己装弹。

    但是胖子一看到这猎枪,立马眼睛就直了,大叫道:“我靠,这次来这样的宝贝都有?”

    周媚看向胖子,问:“这枪你认识?”

    胖子立马说道:“作为爱枪如命的胖爷,怎么会不认识二十三毫米口径的ks散弹枪,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宝贝,胖爷只在屏幕上见过,现实还真是第一次见。”

    顿了顿,他看向了我,说:“小哥,看来官爷这次可是下足了血本啊!”

    我倒是也知道散弹枪,可是上面型号什么口径就完全搞不懂了,不过我知道这种枪的射程不远,有效距离还比不过一些手枪,当然它的杀伤力是毋庸置疑的。

    岳蕴鹏由于他父亲的关系,自然对枪械要比我们都懂得多,在理论和实践中,他比胖子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岳蕴鹏拿着这枪也非常的高兴,并把这枪的来历和使用方法以及注意事项跟我们说了一遍,由于涉及到很多东西,在这里就不能多说。

    总的来说,这枪打野兽那是一枪就能打断脖子,即便是熊瞎子,也能打成重伤,当然这枪也非常的难弄,并不是有钱就能搞到的,所以胖子才说盲天官下足了本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