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蒙古汉子
    蒙古国四面不是戈壁就是沙漠,里边很少有大型的野兽,但却有着一些剧毒无比的家伙尤其是蛇类。

    所以,这种散弹枪很适合我们这次试用,几乎能一扫一大片,顿时所有人信心就足了起来,仿佛就是玉皇大帝的墓也敢去走一遭。

    回到了之前的房间,我们还是坐在之前的位置,周媚确定了不缺少任何的东西之后,她就让前台那个女人去联系骆驼。

    当然买骆驼的钱由我们出,一头差不多合中国钱的两万,但是她说是物超所值,因为都是一些有过沙漠戈壁经历的优良品种,这钱我们花的不冤。

    冤不冤我不知道,但是众所周知骆驼号称是“沙漠之舟”,即便她不给我们张罗,我们自己也会去买几头回来,要不然走进沙海之中,找不到方向和绿洲的事情那是比比皆是。

    我没有过穿越沙漠的经历,倒是那次去昆仑山的时候,途径了一次荒凉的戈壁滩。

    当时还也只是走了一小段,可那时候我整个人都快废了,暗暗发誓再也不会去那样的路,可想不到这次不但要走,而且要走的还有沙漠。

    戈壁!

    这个词就是来自于蒙古语中,而沙漠占据了蒙古总面积的四分之一。

    而在明朝时期,蒙古被沙漠大体分割为三大部分:一为漠南蒙古,二为漠北蒙古,三为漠西蒙古。

    而三部分最大的,那要属漠南蒙古,那片浩瀚如海洋般的沙漠,有部分还延续到中国内蒙自治区中。

    周媚告诉我们,不要以为沙漠中没有动物,只是白天的气温太高,大多数动物藏于地下避暑,真正热闹的是晚上,探险队不但要防止毒蛇一类。

    还有一种恐怖的沙漠死亡之虫,全部都藏在沙子里边,人要是不小心陷下去,半个身子瞬间就没了,她可是亲眼目睹过的。

    在周媚给我浇凉水的同时,我们便到了一个南部的补给站,骆驼早已经在哪里等着我们,当晚我们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就牵着骆驼朝着南部出发。

    不过,我们的队伍里边又新增添了一个人,这个人可是地地道道的蒙古人,往上数八辈都是。

    这是个壮实的小伙子,名叫格桑,看出来他是喜欢周媚的,所以在后者的一个电话之后,便很快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格桑就是补给站的工作人员,他从七八岁是开始跟着爷爷辈进沙漠,现在已经二十六了,有着丰富的沙漠经验,同时还能指挥骆驼。

    所以我们也没有理由拒绝,只觉得见了一个当地人,总是感觉有些不适应,要是他知道我们的目标,估计和拼命都是有可能的。

    七个人,十匹骆驼,骆驼都是双峰的,除了把我们的装备和物资带上之外,还有一些豆饼和盐巴,后者都是给骆驼准备的。

    我们都不懂,反正一切都有周媚和格桑,而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便成了我们这些倒斗高手的带头者。

    食物的携带量勉强能维持二十五天,但水只够十天的,不过格桑放我们放心,他知道哪里有绿洲和地下暗河,我们是可以补充水源的,只是他很好奇我们要紧沙漠里边干什么。

    走在路上,胖子就脸不红气不喘地说:“格桑兄弟,我们都是淘金客,想从沙子里边淘些金子发财,到时候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格桑说:“我不信你说的话,你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小媚,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哎,我操,胖爷这个暴脾气!”胖子作势要打格桑,但是蒙古小伙毫不畏惧,撸起袖子就要和胖子摔跤。

    胖子想了一下,就只好作罢,格桑的体格可是非常结实的,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而且蒙古人天生就是摔跤的高手,胖子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当然他也是怕丢人,搞得我们一行人哈哈大笑。

    由于这次带的东西太多,每头骆驼的负重量很大,我们对半是靠自己的两条腿,剩下的也就是骑骆驼。

    骑得时间久了屁股也咯的疼,还不如两条腿来的痛快,幸好我们也是跋山涉水习惯,放在一般人身上,走不了几十公里就垮了。

    起初两天,胖子一路上说着俏皮话,有时候连韩雨露都忍不住露出笑容,那昙花一现的表情,让我们这些血气方刚地男人们个个失神,胖子就更加的卖力起来。

    而格桑则是做好了一个骆驼人的职责,一路上全靠他指挥,偶尔和周媚悄悄耳语。

    由于他们说的是蒙语,我们也听不懂,只不过看周媚的表情,应该是向她示好,看得出她对格桑也有一定的好感。

    荒凉的戈壁滩上,自然是荒的可以,但还是有一些胡杨林和一些沙狐、沙鼠等小动物出现,偶尔也可能看到一两条响尾蛇。

    当然我们并没有去惹它,蛇也害怕人类,毕竟毒液是非常宝贵的,蛇不受到惊吓,很少会主动攻击人的。

    进了沙漠之后,早上的太阳从沙漠的边缘升起,顿时一片火烧云出现,映衬着远处金色的细沙,加上沙丘的此起彼伏,仿佛一卷巧夺天工的绘画。

    我们每天都会被这样的美景所吸引,让我们这些初见此景的人,赞不绝口。

    岳蕴鹏拿着他上万的手机,让我替他和韩雨露拍照,韩雨露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岳蕴鹏则像是个小孩子似的,悄悄站在韩雨露的身边示意我赶快抓拍。

    说实话,我这个人不喜欢拍照,自然也很少拍照,但不得不说我这次拍出的照片,绝对可以参加一些摄影展。

    因为那种单相思,在背后的美景衬托之下,我觉得岳蕴鹏太他娘的可怜的,我都想上去给他丢一块钱。

    胖子也想和周媚拍照,但是格桑黑着脸怎么都不让,出发的第一天夜里在帐篷里边,胖子就跟我说了,他早晚要治治这个格桑花(胖子给格桑起的绰号),让他知道胖爷的厉害。

    今天又是这个模样,胖子立马就怒了,二话不说直接朝着格桑扑了过去,但是蒙古的小伙子真不是盖的,顺势往地上一躺。

    接着朝胖子的小腹一蹬,把胖子整个人都丢出了好几米,幸好这地表很软,要不然胖子摔的肯定够呛。

    胖子自然是不甘心,还是想要上去打架……

    忽然,格桑就做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摸的担心,而再看周媚也是一样,两个人一致的表情,让我隐约感觉到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我操,怎么了?想认输吗?”胖子不屑地瞪着眼睛问道。

    格桑说:“我现在不想和你打,等躲过这场风暴再说。”

    霍子枫问他:“很严重吗?用骆驼也扛不住吗?”

    格桑郑重其事地点头,说:“非常的严重,如果我们不敢在沙暴狂暴起来之前到达前面的古城遗址,我们和骆驼都要被沙暴吞噬。”

    一听之后,连岳蕴鹏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立马从韩雨露身边跑过来商量,而唯一的办法就是跑。

    我也不知道格桑所说古城遗址还有多远,但这情况看来慢了真的可能出大事。

    格桑招呼着骆驼,在我们骑上骆驼之后,那些骆驼有着天生对沙漠危险的感知性,开始四蹄飞驰着奔跑起来。

    我想不到慢悠悠的骆驼跑起来居然也能这么快,只有死死地抓住,生怕自己掉落下去。

    可这时候,背后已经卷起了一道如同巨龙般的黄沙卷,我们把风镜带上之后,同时也用布包裹了口鼻,可是骆驼居然完全失去控制了。

    胖子大骂道:“我操,这货根本就不靠谱,现在要被这格桑花给害死了!”

    我无奈地叫道:“就你他娘的废话多,要不是你刚才要拍照,你们两个也不会打起来,也不就不会耽误时间。”

    “操,现在说这些还有个屁用。”

    胖子大叫了着说:“胖爷骑得这个骆驼有神经病,这疯抽的,快把胖爷甩下去了。”

    我可以对着身后的“土龙”发誓,并不是那个骆驼有神经病,而是因为胖子的体重比寻常人一个半都重,骆驼是被他压得跑不起来,现在完全是出于生物的本身,正在往下甩他。

    幸好胖子这家伙有自知之明,把一些骆驼原本驮着的东西丢下了一些。

    我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沙子已经冲破了裹住口鼻的布,开始往我的嘴里狂灌,不过胖子最算是跟了上来。

    骆驼跑了将近一个小时,也幸好这些畜生知道哪个方向可以躲避身后的风暴,所以最后我们在没有任何人走散的情况下,又汇聚到了一起。

    但是,此刻四周的风如狼吼一般,可我们并没有感觉到那么大的风,显然是风和我们还有一段距离。

    我们开始补充食物和淡水,食物节省着吃,但水就大口地喝,而且我老觉得自己的嘴里的沙子没有涮干净,吃东西的时候老是咯牙,感觉就像是在吃沙子一样。

    别看我们如此不节约水源,那是因为格桑说在古城遗址的地方,有一个非常可靠的地下水脉,即便是来再大的沙暴也不会把哪里淹没。

    所以,我们才如此的肆无忌惮,要不然尿都的憋着,更不要说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