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沙漠毒虫
    这就让我奇怪了,我说:“不会吧?你们两个即便上大学没怎么学,但不能连基础的英语都不认识吧?”

    周媚说:“不是我们没有学,而是这些字母根本就不是单词,没法辨认。”

    岳蕴鹏也说:“张兄,我给你举个例子,这好比一些随便乱写的笔画,根本就不能成为一个字。”

    胖子满脸沙尘地从斜坡上跑下来,说:“岳大少爷,你们不用这样埋汰我们吧?不就是英文的缩写嘛!”

    周媚说:“我看这并不是英文的缩写,而是一种暗语、暗号之类的东西。”

    我听他们说的这些反而感到莫名其妙,因为这英语是在背包上,说不定就是生产厂家,或者一个国外的品牌,他们想的是不是太复杂了?

    把自己想到的和他们一说,岳蕴鹏立马摇头,他可以保证这绝对不是,一些大型的户外登山品牌他都知道,就算是这是小工坊制造,但也不会写这么无厘头的东西,一般为了吸引购买者,全都写着一些比如“猛士、猛虎”这一类的词语。

    如果知道这上面是什么,或许我们就能知道这几具干尸的来历,可是我们谁都说不出具有依据性的见解,只能作罢,便开始翻背包内部。

    在打开背包的瞬间,我立马知道这些人的来头绝对不小,因为背包的质量超越我们现在使用的背包。

    而且这个背包可是在这里沉睡了至少有几十年的时间,而当时用这么好质量的背包,一定是非常有名的制造商,很可能还是军用的。

    我将背包里边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立马就发现有很多如同棉絮状的东西,好像卫生纸和破布之类的东西,已经完全失去了当初的模样,只能凭借第一感觉来想象,我觉得那些纸中可能有地图。

    除了那些之外,还有一些考古铲、放大镜等等的东西,尤其是里边的一把左轮吸引了胖子的注意力。

    胖子捡起来摆弄了几下,发现已经锈死了,掰开如同掰一段木头似的,一看还有没打完的子弹。

    胖子叹了口气说:“哎,这几个家伙真够悲催的,居然死在这里边,也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居然会被活活困死。”

    我摸出手电,四周打量了一下,说:“很可能在他们到达这里的时候,这个建筑还没有残破到现在这般模样,在他们进入探寻之后,忽然发生了某种变故,这种变故有很多,我们不用去管,总之他们被困住了,然后在食物和水殆尽之后,死在了这里。”

    胖子挠着头,说:“我靠,不会吧,还能遇到什么,最多也就像咱们现在这样,大不了挖条通道出去,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外面,怎么会死在这里边呢?”

    我没好气地说:“你他娘的连这么点常识都没有,难道你不知道古人用沙子做的陷阱,足以困死咱们这些盗墓贼,更不要说这里的沙子可比墓中不知道多多少,而从这些人的东西来看,他们最多也就是国外的探险队,死在这里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胖子摆着手说:“得得得,胖爷说不过你还不成,胖爷找周大妹子聊天去。”

    说着,他就朝着周媚靠了靠,说:“周大妹子,现在格桑那小子不在了,咱俩合个影成吗?”

    这一句话倒是把我们都弄得笑了起来,并不是被死胖子逗乐了,而是被他气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念念不忘这件事情,他的心也忒他娘的大了。

    周媚倒是小脸一红,并没有反对,也没有直接许可,本来这样的事情根本不算什么,让胖子和格桑这么一搞,倒是觉得好像做贼似的。

    最后胖子还是如愿以偿拍了照,他嘴巴咧的快到耳朵根子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可高兴的,大概这就是他的性格所致,干什么都要达成自己的目的,否则就一直找机会。

    我们又把其他两具半尸体的情况看了一下,除了每个人的背包上的奇怪英文,再也看不出他们的来历,或许这就是这支探险队想要达到的目标,他们的人来就能认出是自己人。

    而外人来看完全就是睁眼瞎,这和学历、阅历的高低多少没关系,说白了就是知者便知,不知者永远不能知道。

    那半具尸体的时候,那是只有上半身,从小腹往上,下面好像被什么砸断了,或者是被某种野兽撕裂了。

    正在我考虑究竟是哪种情况更接近现实的时候,忽然尸体的胸腔动了一下。

    我一愣,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这时候霍子枫也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尸体,然后我们两个面面相觑。

    顿时。我就知道并不是自己眼睛的问题,而是尸体的胸口之下一定有某种活物。

    旋即,我和霍子枫往后退,其他人也不知道怎么了,但看到我们两个一脸的紧张,便也跟着往后退,然后就问我们怎么了。

    等我把自己的发现一说,韩雨露立马拔出一把手臂长的剑,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把剑应该就是曾经我用过的那把古剑。

    剑柄已经被棉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而剑身也重新打磨的发光发亮。

    我根本不知道这次韩雨露还带着一把古剑,要知道我们路上还是坐着飞机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通过安检的,也不知道被她藏在身上的什么地方。

    看了两眼之后,我立马发现韩雨露衣服后背的蹊跷,那里有着一个非常隐蔽的“剑鞘”,是整个把衣服修改制作而成的,但这还是无法说明她是怎么带过来的。

    韩雨露用古剑的剑尖轻轻地划破尸体的胸膛,我们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即便这是一具干尸,但如此在眼前这样对待,不管这是哪国人,至少还是一个人的尸体。

    在尸体被划开的瞬间,顿时就看到有很多只小拇指那么大的虫子从里边爬出,看起来像是很细的肠子似的,头部有着四根胡须,还能看到一圈全是密集的小尖牙。

    我们都是一愣,可是周媚立马说:“大家快退后,这是沙漠毒虫,有毒。”

    其实不用她说,我们已经又一次向后挪动。

    胖子更是机灵从把一把干柴点燃,接着就丢进那尸体的肚子,可以说那些虫子还没有完全醒来,便已经被烧死了,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腥很咸的味道。

    霍子枫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蒙古死亡之虫吧?”

    周媚点了点头,说:“就是这种虫子,我们当地人叫它沙漠毒虫,这种虫子生活在沙漠之中,我也只是看过它的图片,听说是有毒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倒是听说过折冲死亡之虫,曾经有很过生物学家和科学家对这些小家伙做过非常疯狂的研究,说白了他们连这种虫子的模样都没见过。

    在美国的一部名叫《从地心窜出》的影片中,真说说的这种蒙古死亡之虫,只不过其中描述视乎远远偏离了死亡之虫的真相。

    而就在刚才,想不到我们误打误撞居然碰到了,要是被那些研究者知道的话,胖子肯定会被活活打死。

    而不管周媚说的对不对,即便它们没有毒,光是进入尸体的内部以及那小尖牙,足以证明它们绝对不是像蚯蚓一样的普通环节动物。

    我好像好记得这种蒙古死亡之虫和成吉思汗部落的一个恐怖传说有关系。

    至于是什么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这种虫类最长可以生长到两米,并且能喷出具有强烈腐蚀性的毒液,还有更离谱的传说,这虫子可以产生强大的电流,足以电死一头成年骆驼。

    忽然,韩雨露一皱眉头,说:“快把那三具干尸也烧掉,可能体内都有这种死亡之虫。”

    我们也不敢犹豫,立马把干尸搬到了火上烧,把守在出口的格桑问我们干什么呢,胖子跟他说羊肉串,让他快些下来尝几串,要不然一会儿就没了。

    我被胖子说的有些反胃,就踢了他一脚,可忽然地面开始微微地颤动起来,沙子轻轻地跳跃着。

    胖子一愣,说:“我靠,这大沙暴真是太牛b了,居然引发了地震!”

    霍子枫盯着地面说:“不,这不像是地震,倒像是地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拼命地往上钻。”

    随着霍子枫的话一出口,我们的脸色都变了,已经白痴也知道下面可能是什么,既然蒙古死亡之虫,又叫做沙漠毒虫,它们要是不会钻沙子,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我刚刚见过了刚从尸体里边那些既恶心又恐怖的软体家伙,这让我不由地想到了“蛆”这个字眼。

    我们开始往动静小的地方躲避,渐渐就上了缓坡之上,这里的情况倒是好了很多,只有偶尔的地方,倒是整个底部就如同煮沸了的水一样。

    此刻完全就好像下面有一口大锅,这些沙子都是在锅里,而锅底则是炙热的岩浆。

    从地心窜出!

    这五个字运用的还真是贴切,真的好像有东西从极深的地方要钻上来,它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肚子饿了上了吃点东西,而我们将是它们要捕杀的猎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