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生存本能
    格桑就像是一个勤劳的汉子,正在入口饱受风沙的同时,将口子的沙子尽量全部丢回风中,嘴里骂骂咧咧的.

    虽然我听不懂格桑的蒙语是什么意思,但肯定是在问候胖子家的祖宗八代。

    等格桑发现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距离他不足十米,格桑往后退了退,甩掉头上的沙子,说我们:“风暴还是很大的,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

    胖子苦着脸,说:“你他娘的被沙子塞满脑袋了?你丫的不会自己看。”说着,他就一指刚刚我们待过的下边。

    格桑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和我们当时看出的时候差不多,他一眼就认出了那密密麻麻虫子,说:“是,是沙漠毒虫!”

    再也没有人理会他,因为下面的小火堆早已经熄灭,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那些白花花的软体动物,互相缠绕着,不停地扭动着。

    而且最长的一条已经五十公分,四条胡须摆动着,一圈锋利的尖牙,看的人通体生寒。

    我们已经把能用来反抗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甚至连为数不多的固体酒精也握在了手中,等一下肯定免不了一场恶斗,要是我们不全力以赴,估计下面的干尸,将是我们的下场。

    如果真的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宁愿死去外面的狂风之中。

    有一点儿倒是对于我们是个好消息,那就是这些沙漠毒虫的速度并不快,在它们已经察觉到入口处的我们之后,开始顺着斜坡往上爬。

    这些白花花的长虫,猩红的口中正在掉口水,我发誓一定不让它们碰到我的身体,绝对不行!

    岳蕴鹏更是吓得魂不附体,他一个劲地往韩雨露的身边靠,不停地说:“怎么办?怎么办?我们现在到底怎么办?”

    一连串的“怎么办”把胖子叫的心烦意乱,也不管他是什么狗屁岳家的大少爷,出声呵斥道:“你他娘的给胖爷闭嘴,这不是还没有想办法的时间嘛!”

    岳蕴鹏一愣,而我们也从那种一直看着沙漠毒虫忘记思考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我连忙就问格桑和周媚:“你们以前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沙漠毒虫?”

    周媚没有说话,因为她之前说的已经非常的清楚,当然我这也是在问格桑,毕竟他作为我们真正的沙漠向导,按理说沙漠中的情况,他应该都能处理,那么大的沙暴都没能把我们怎么样,难不成会栽在这些长虫手里?

    周媚和我们一样都看着格桑。

    片刻之后,格桑说:“这种沙漠毒虫有剧毒,只要被它们的毒液喷到身上,衣服立马就是一个口子,而且还有可能灼伤皮肤,眼前这么多绝对能把我们毒死。”

    胖子不耐烦而又着急地说:“我操,我们他娘的都知道这些,现在说的是咱们要怎么办,是跑进风中凌乱,还是和这些沙漠毒虫作斗争?”

    格桑说:“以沙制沙漠毒虫,只要外面的沙暴一小,我们立马就跑出去。”

    说着,他把屁股往斜坡下一转,双手开始疯狂的狗刨起来,本来入口的地方就沙尘非常大,这么一搞连站在身边的人都看不到了。

    “呸呸……”

    我们吐着嘴里的沙子,想骂又骂不错口,不过我发现这招确实能够起到稍微的缓解作用。

    因为冲在最前面的沙漠毒虫立马被沙子覆盖,想要钻出来的时候,已经被后面的沙漠毒虫压住,所以还有那么点意思。

    人在生命被威胁的时候,可以做出任何的事情,那怕是如此不雅的动作对着下面刨沙子,我们七个人也不分男女,几乎就是眼睛通过裆部看着那些沙漠毒虫的开始往下面扬沙子,沙漠毒虫多的时候我们就加速,少的时候便放松一些。

    就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之后,我的两条胳膊已经酸的要命,从来没有想过用手刨沙子会这么累,毕竟不断重复着一个动作,即便是机器也有坏的那一天,更不要说是血肉之躯的人,但也只能咬着牙继续。

    胖子喘着气,问道:“我操,这外面的大沙暴还要刮多久啊?胖爷快不行了!”

    “坚持住!”

    周媚回答他说:“这种大沙暴虽然可能要刮几天,但是间歇性的,所以只要我们挨过了这一段时间,应该就会减弱。”

    “时间啊,操,胖爷问的时间。”胖子已经顾不上怜香惜玉了,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

    周媚用很小的声音说:“一到两个小时吧!”

    “啊?”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都停止了手头的动作。

    这才十几分钟我就感觉好像过了十几个小时似的,这样下去肯定是坚持不到的,而就在我们迟疑的时候,那些沙漠毒虫又涌了上来,我们只得继续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岳蕴鹏问韩雨露:“雨露,你有办法吗?”

    可是和我所想的一样,韩雨露并没有回答他,因为依照韩雨露的脾气来说,如果有办法她就直接说了,根本不会和我们一样玩沙海中花样式游泳“狗刨”的,他问了也是白问。

    大概是为了分散直接的注意力,胖子就和我说话:“小哥,胖爷刚才要打那头大狮子,你他娘的还不让,要不然现在就可以让它的尸体替我们挡一挡,这一切都怪你。”

    我无奈骂道:“管小爷什么事?再说要不是那头雄狮,咱们现在早就被吹到北极了,哪里还有时间在这里扯淡,你他娘的有力气就多刨几下,不要他娘的和小爷废话。”

    胖子又骂骂咧咧了几句,此刻我们的嘴里早已经满是沙土。

    这也相应了我初中生物课上老师那句“生物适应环境”的话,我们居然还能互相扯皮,不得不说平常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差不多四十分钟的时候,我们已经精疲力尽,身后的沙子已经堆的连斜坡下的情况也看不到,完全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沙丘。

    而且,再也没有看到沙漠毒虫有过来的迹象,顿时我们就松了一口气,真难以想象自己能坚持这么久。

    胖子揉着他发酸的胳膊,骂道:“他娘的,终于把这些长虫给沙葬了,胖爷给我爹挖墓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费劲过。”

    我苦笑道:“照你这么说,这些沙漠毒虫比你爹还亲啊!”

    “滚!”

    胖子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开始“呸呸”地往出吐嘴里的沙子。

    我们也是一样,可沙子就好像吐不出似的,不管怎么样嘴里都有一种硌牙的感觉,也幸好我的牙缝窄,像胖子早已经伸出指头去扣牙了,嘴里还不断地嚷嚷着:“谁带牙签了,胖爷快被这些沙子硌成神经病了!”

    没有人理会他,我看了看外面的风沙,依旧没有停息的意思,就放佛有一万头狼在一起吼叫似的。

    这种大自然的力量,真是太恐怖了,看来我以为沙海中只要考虑到食物和饮水以及小心毒虫猛兽的想法太单纯了,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原来还有更狠得。

    格桑真盯着我们制造出的“沙丘”发愣,耿直的双眼中有强烈的闪烁光芒。

    当我接触到他这样的目光之后,心里也是“咯噔”一下,确实我们真的太乐观了。

    毕竟我们是用沙子把那些沙漠毒虫埋掉了,这好比用土来埋蚯蚓一样,即便你填再多的土,早晚它还是能从土中钻出来的。

    也许这样比喻还不是很恰当,眼前的情况更应该说是用水想要淹死鱼一样,而鱼很快就能从水底倒斗水面,要是一群鱼更是另当别论了。

    果然,在我顺着格桑的眼神看过去,那些沙子正在缓缓地滑落,也幸好就是入口这里的风很大,要不然我估计那些虫子早他娘的爬出来。

    谁能告诉我们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它们究竟用了什么样化妆品,居然那么的白。

    “轰隆!”一声之后,整个用沙子和沙漠毒虫组建的沙丘塌陷了。

    一条足有一米长的大家伙慢悠悠地探出了头,可是它的行动虽然慢,可是喷射毒液却快的吓死,一条白色的液体直接朝着我们而来。

    在场每个人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所幸我们都巧妙地躲了过去,这并不是个人的身手问题,而是这条大沙漠毒虫居然对着风喷射,速度和准确性自然都差了一些。

    胖子躲过之后,旋即就是一枪,直接打爆了大沙漠毒虫的脑袋,白色的血液溅的哪里都是,恶心的要命。

    胖子骂骂咧咧地叫嚣道:“长这么大个子,肯定年纪很大了,还以为自己是年轻人,顶风能尿三丈,你他娘的是顺风也的湿了鞋,不服老丫的行吗?”

    我哭笑不得,说:“死胖子,你别他娘的废话了,接下来应付可以尿三丈的那些小的吧!”

    人作为智商最高的灵长动物,除了和其他动物有着本能反应之外,还可以创造和发明。

    而我们只算是人类中最为普通而又做着普通人不会做的事情,每每都会遇到极为凶险的境遇,可以说经常把自己逼入绝境之中,其目的无非就是求财或者为了某样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