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险境环生
    这一次,我们又遇到了极度危险的情况,随着你沙丘的坍塌之后,数不清的沙漠毒虫朝着我们逼来。

    虽说身后就是天高地广,但在那么大沙暴的情形下,我们又不能退出去,只能和这些沙漠毒虫狭路相逢勇者胜,摆明了就是在打一场阵地战。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到了这时候反而没有人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应该就是当恐惧真正去面对的时候,也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

    在霍子枫的指挥下,我们把袖口和裤管都扎严实,连手套也带上,同时工兵铲握在手中。

    遇到这些东西,匕首根本就没有用,虽然我们的散弹枪的威力极大,一扫能够扫一大片。

    可是正是因为这种枪械的威力的,所以子弹也比普通的要大,一颗能抵得上普通的一颗半,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对是不会轻易使用枪。

    胖子倒是拿着枪站在我们的一旁,嘴里还刁起了一支烟。

    在外面狂涌的风暴之下,他也抽不了几口便灭了,但还是用牙齿咬着,准备在一定的情况下来一枪,缓解我们的压力。

    终归,我们和沙漠毒虫还是撞上了,那些沙漠毒虫的第一反应就是喷毒液,我们则慌乱地躲避着,同时用工兵铲往死拍,这样倒是能够抵挡一阵子。

    砰!

    一声刺耳的枪声,旋即被风带出了几公里之外,而胖子的枪口青烟为消散,他一定镇定地笑呵呵地大叫道:“爽,真他娘的爽,下次没有这种口径的家伙,胖爷绝对不倒斗。”

    并没有人理会胖子的牢骚,即便胖子一枪扫了一大片,但又有一些朝着我们爬了过来。

    也幸好这种沙漠毒虫的身体构造特别的软,跟蚯蚓没什么两样,这样我们才能一下拍死几只,这要和蛇一样,那我们可真的够呛了,当然沙漠毒虫的速度慢也是一方面。

    就这样来回协作着,我们居然打退了一拨又一拨的沙漠毒虫,此刻沙漠毒虫的尸体又堆积成一座虫体尸山。

    虽说比刚才的“沙丘”要小上一些,但在白色液体,看的让人不时作呕,幸好味道并不时很人,反而还有一种淡淡的咸味,要不然我们早就吐了。

    砰!

    又是一声枪响,在胖子打完这梭子的最后一颗子弹之后,他擦着额头上的汗,嘴里骂骂咧咧地叫道:“他娘的,这些狗日的长虫还没完没了了,这样打下去,它们死的起,胖爷的弹药可赔不起啊!”

    我的身体有着微微的刺痛感,因为沙漠毒虫实在太多了,它们喷出的毒液并不是全都能躲开,但凡被溅到身上之后,那跟被泼了硫酸差不多,身上已经是一个小洞一个小洞的。

    这也幸好这里的天气原因,我们穿的比较厚,加上风的关系,所以并没有直接穿透衣服渗进皮肤之中。

    可即便是这样,那些刺痛的地方还是出现了红斑,这足以表明这些沙漠毒虫对我们的威胁还是很大的。

    我看看其他人,除了躲在一旁的胖子还好一些,其他人比我强不到哪里去。

    也只有韩雨露这个斩杀沙漠毒虫最多的人,却没有看到丝毫的损失,不知道是因为她身手的原因,还是因为剑要比工兵铲更加好使一些,她能在那些沙漠毒虫刚冒出头的时候,立马一剑扫掉一大片的脑袋。

    我们是真的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可是那些沙漠毒虫并不给我们这个机会。

    几乎就在几分钟之后,后续的再度爬了上来,而我们只能继续机械地依照之前的方法抵御,也幸好沙漠毒虫毒是毒,但也没有到那种触及皮肤就死的地步。

    外面的狂风依旧没有减弱或者停止的征兆,搞得我们真是苦不堪言,我真的希望能够好好地睡上一觉,并不单单因为现在的大量的体力劳动。

    之前在信风来之前的时候,我已经耗费了太多的能力,要不然刚才食物和淡水的补充,估计这时候早就爬下了。

    岳蕴鹏的声音有一点颤抖,他问:“我们到底要这样到什么时候?我,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胖子问他:“你会开枪不?”

    岳蕴鹏说:“我从懂事的时候就和枪作伴,当然会了。”

    想了一下,胖子便把枪交给了,同时警告他,说:“岳大少爷,您可千万要瞄准了,这种散弹枪的距离不远,但杀伤面积很大,你他娘的别走火伤了咱们队伍的人。”

    岳蕴鹏接过枪,一边喘气一边说:“你,你就放心吧,我闭着眼睛打,也不会伤你们一根汗毛的,这枪我太熟了!”

    说完,他直接扣动了扳机,将一条钢笔大小的沙漠毒虫轰成稀巴烂,然后露出了一个得意的表情,意思让我们看看,那么点的他都能打中,肯定不会伤到我们的。

    “败家子!”

    胖子挥舞着工兵铲骂了起来,说:“你他娘的省着点用,这次的子弹也比我们以往多,现在才走到了这里,如果把子弹耗光了,接下来的路胖爷就能你当子弹使!”

    岳蕴鹏则是真正的财大气粗,本来像他这种大家族的子孙,加上没有多少野外生存的经历,自然不当家不知油米贵。

    以往我估计在他打枪的时候,肯定会有一两个人专门给他背弹袋,根本不会有节省这个意识。

    听了胖子的话,岳蕴鹏便有些诧异,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一下,并且是对着韩雨露的方向,看样子想要在他梦中情人的眼前露一脸。

    我心说可千万别这样,这他娘的可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博取美人的青睐啊!

    果然,在下一枪的时候,岳蕴鹏直接把韩雨露那边的沙漠毒虫都扫光了,而我们这边的并没有理会。

    原本韩雨露就不用怎么帮忙,现在他这么一做,反倒是让韩雨露无所事事,而其他人却要比之前费百分之二百的力气。

    胖子立马大骂道:“我操,早就知道你这个大少爷不靠谱,胖爷刚才还傻不拉几地相信你可以,你他娘的想害死我们啊?”

    岳蕴鹏对着我们前面的沙漠毒虫又是一枪,然后把枪往肩头一抗,嚣张之极地用大拇指擦了下鼻尖,说:“你着什么急?这不是两边都照顾到了。”

    说着,他对着我们勾着手说:“来来来,把你们的子弹都拿过来,我自己就能干掉这些沙漠毒虫,你们只要一边看着就行。”

    “小哥?”胖子叫了我一声。

    我“嗯”一声,问他怎么了。

    胖子说:“这家伙怎么和你那么相,天生的缺心眼,难道我们不能用枪解决会省力不少嘛?还不是子弹不充裕,要是子弹够得话,再给胖爷搞一把重机枪,胖爷一个人能打得过一千只粽子。”

    其他人看岳蕴鹏的眼神也非常的生气,而我倒是有些可怜他,就像胖子说的,他太像当年刚刚加入倒斗行业的我。

    只不过,岳蕴鹏比我多了一股富家子弟的气势,或许这应该算是他比我更加致命的缺点。

    当然,岳蕴鹏并不傻,他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想要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表现表现。

    我觉得他一定感觉到霍子枫对他的敌意,两个人即便嘴上并没有说什么,但俨然已经成为了暗中勾心斗角的情敌。

    “我也知道你们那样是节省弹药。”

    岳蕴鹏也来了脾气,说:“我只是怕韩雨露伤到,你们一个个大男人,难道非得让一个女人保护吗?”

    这一句把我们都问住了,因为岳蕴鹏说的确实也在理。

    只是……

    我们一直都把韩雨露当做队伍中最强的高手,而她也没有让我们失望,不管是身手还是见识,那都是一般人不能比的,所以已经忽略了她的性别。

    干咳了两声,霍子枫说:“他说的也没错,韩雨露我来替你。”说着他就朝着韩雨露所站的地方走去。

    “不用!”在霍子枫刚走了两步的时候,韩雨露忽然就开口拒绝。

    而霍子枫只能把正要迈出去的腿收回去,然后又回到了他原本的位置,因为我们都了解韩雨露的性格,她绝对不会接受任何的帮助,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时候。

    霍子枫无奈地耸了耸肩,将他的长发扎在了脑后,把气全部沙在那些探出头的沙漠毒虫身上,也怪浙西沙漠毒虫该倒霉。

    我可以理解霍子枫现在的心情,即便他用秘书来也不奇怪,显然韩雨露还没有接受他。

    无法知道这个残破建筑的地下有多少这种蒙古死亡之虫,也行这里曾经的辉煌,就和这些沙漠毒虫的出现有着某种关系。

    当然荒漠化也可能是一种,不过现在考虑这些已经无关紧要了,只是眼前的情况看似不会立马有致命的危险,可时间一长已经不好说了。

    格桑看不懂我们中间的事情,转身看了看洞口之外,便皱起了眉头说:“这次的沙暴虽然并不是最大的,但时间却是这个规模中最长的,看来我们要继续耗在这里至少两个小时了。”

    “什么?”

    我们瞬间觉得快看到希望的时候,格桑的话无疑是一瓢凉水,从头浇到心上是拔凉拔凉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