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重新上路
    对于霍子枫这一连串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我听的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不管怎么猜都觉得自己和他不再一个频道上。

    如果不是霍子枫叫我师弟,如果不是这荒凉的沙漠中只有两个身影,我甚至觉得他并不是在跟我说话,可现在看来他又不可能是在和风说话。

    我忍不住说道:“师兄,对于你刚从说的话,我感觉摸不着头脑,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省的我直接瞎猜一顿。”

    望着远方良久之后,霍子枫才再度开口,说:“没什么,这班我替你守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我说让他休息,可是他说自己睡不着,执意要在外面吹吹大沙漠的风。

    我心说还有个毛线吹得,今天估计把这辈子的风都吹了,但看他是真的不打算睡,而我还没有完全休息好,所以也就跟他打了个招呼,自己返回了残垣断壁之中。

    “小哥,你丫的时间跟秒表一样,一趟班怎么这么快?”胖子迷迷糊糊地说道。

    我由于猜不透霍子枫的话中禅机,心里正烦的要命,加上困意不断地侵蚀着,便没好气地回答他说:“有人替我,你他娘的不睡觉,关心小爷守了多长时间夜干什么?”

    “胖爷要去撒尿。”

    说着,胖子从地上爬了出来,晃晃悠悠地顺着斜坡而上,我也懒得管他做什么,反正不用我守夜了,我便抓紧时间补充睡眠。

    隐约还听到胖子和霍子枫在外面说什么。

    夜静的时候说话的声音非常的清晰,在农村长大的人都知道,基本村东头的狗叫,村西头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更不要说是这种沙漠之中。

    只不过因为有风的缘故,声音很快就飘远,根本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而我实在太困了,甚至在自己正想着全神贯注听外面的声音的时候,居然他娘的睡着了。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七点,小火堆早已经灭掉,难怪我感觉那么冷,估计自己是被活生生冻醒的,发现其他人还在睡觉,只有格桑不见了踪影。

    我走到外面之后,并没有发现他的踪影,倒是风已经微乎其微,看来这场大沙暴的尾巴也即将消失。

    这说明我们幸运地躲过了这场风暴,倒是我们藏身的古城遗址,被沙子埋的更加的看不到,而我放佛就是从沙子里边钻出来的沙人似的。

    环顾了周围的情况,这里的残垣断壁其实有很多,只是大多数被埋的只露出一个顶部。

    估计再有这么一两次,这个遗迹将消失在这片沙漠之中,等到重见天日的时候,又不知道是沙漠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越过一些沙丘,我看着沙海的深处,也不知道深处还有什么危险等着我们,倒是奇怪格桑跑到哪里去了,难不成去找骆驼了?

    不过想想还真的有这个可能,要是没有骆驼,我们不要说继续深入了,就是回去都是一个问题。

    果然,在我眺望的时候,格桑便牵着他的头骆驼走了回来,身后还跟着其他的骆驼,十二头一只都没有少,这倒是我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把所有的希望断绝在这场风暴之中。

    同时,我发现格桑肩头还还扛着一个什么东西,我跑过去一看,那居然是一只发福的沙兔。

    我在一些沙漠考古图片中虽然见过沙兔,可是这么大个的还是第一次见,整个就是一只成年的狼狗那么大,不过已经断气了。

    我要帮忙,格桑却看了看我的体格,摇头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你不行,还是我自己来吧,可怜这只这么大的沙兔死在这场风暴之中。”

    我很奇怪地说:“沙兔不是也可能钻沙子吗?即便时间长,沙子把它活埋了,那你是怎么把它挖出来的?”

    格桑并没有停止回到洞口的脚步,给我指了指沙兔的脑袋和身体说:“被沙暴中的石头砸死的,正好能为我们补充一些体力,其他人呢?”

    看到沙兔的脑袋上的血口,我立马就明白了,迟疑一下,我说:“还在睡觉,没醒呢!”

    格桑把沙兔往洞口一丢,一边剥皮一边说:“我们能在这场沙暴中活下来,那都是运气好,让我遇到这只沙兔,找些可以烧的东西来。”

    我立马钻回了洞中,从自己的背包里边拿出了无烟炉和固体酒精,等到格桑把兔皮剥掉之后,又把内脏掏空了,然后就架在无烟炉上烧烤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肉香的味道,还是其他人也该醒了,几乎同一时间胖子他们都从洞口钻了出来,一出来嘴里就嚷嚷着风停了什么的。

    等胖子则是看着兔肉流哈喇子,啧啧嘴说:“我靠,胖爷可是被这肉香叫醒的,哪里弄来的?”

    我说:“被沙暴中被石头打死的,刚刚格桑去找骆驼的时候发现的,正好给咱们打牙祭。”

    胖子白了格桑一眼,说:“不就是找到一头大点的兔子吗?行,胖爷立马给你们找头狮子来,让你们尝一尝狮子肉的味道。”

    我说:“你他娘的别吹了,小爷还不知道你,到时候找不到肯定不回来,我们还的耗费时间去找你,你快歇歇吧啊!”

    胖子“呸”吐了一口,说:“抬杠是不是?小哥,你他娘的千万不要小看胖爷的实力,胖爷马上给你找一头回来。”

    我一想,胖子这家伙肯定是惦记着那头雄狮子,看到安全了就立马打起了人家的注意。

    那头狮子能长那么大也不容易,而且还给我们引了路,要是真的让胖子击毙了,那真是造孽不浅啊!

    “得得得,小爷知道您厉害,能不能不折腾了,吃完东西我们还要赶路呢!”

    我连忙拉住已经摸出枪准备出发的胖子,胖子这人也是需要一个台阶下,而且还很有分寸,虽然嘴里骂骂咧咧的,但还是作罢了。

    我对于这次的倒斗非常的头疼,除了担心沙漠中的那些危险之外,我们这个队伍也非常的难弄。

    韩雨露完全吸引了霍子枫和岳蕴鹏,而周媚又把胖子和格桑闹得不怎么好相处,只剩下我一个人保持着决定的清醒,所以不能让他们因为爱情,而耽误了这次倒斗的大事。

    吃着沙兔肉,我就感到了硌牙,这不知道是沙兔本身的原因,还是我嘴里的沙子没有吐干净。

    虽然兔肉的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但却是我吃的最不香的一顿早餐,放佛如同吃沙子。

    我一边吃一边说:“大家要明白我们此行的目的,我们这不是夏令营,更不是旅游团,不是让来找老婆的,所以你们对谁有想法,都给小爷憋着,这种谈情说爱的事情,还是等回去再说,成吗?”

    胖子“呸”地吐掉了骨头,一脸不服气地看着格桑,却对我说:“小哥,这叫事情爱情双丰收,能这样做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不能说别人,但只能“杀”胖子给他们看,喝道“死胖子,小爷不是跟你开玩笑,要是你不听劝告,那你自己可以带一头骆驼回去,小爷绝对不拦着。”

    胖子看了我的眼色,顿时明白了意思,他自然不会拆我的台,说:“行行行,谁让小哥您是咱们的筷子头呢,全听您的还不行吗?”

    我说:“这还差不多。”

    顿了顿,我又对其他人说:“希望大家都能按照行业内的规矩来做事,不管你们是斗中高手,还是青头,那都要听小爷的。”

    没有人再发表任何不同的意见,这让我着实松了口气,等到我们吃过之后,又把肉打包了起来,然后在我用罗盘结合风水确定了一下方位,我们便出发了。

    走着走着,天气都热了起来。

    沙漠就是这样,有太阳的时候非常的热,到了夜里又冷的要命,不过横竖都是不舒服,我们只能一边走,一边把衣服放在骆驼的背上,朝着灵气最种的地方而行。

    骄阳似火,在沙漠行军,最重要的就是保持身体中的水分,而由于风暴的缘故,我们已经消耗了一半的饮用水。

    其实夜里赶路是最好的,但我们的水完全能够支撑到有绿洲的地方,所以便是顶着烈日而行。

    行走在沙海之中,四周望去都是沙子,没有丝毫的边际可言,要不是身后那一串长长的足印,我甚至都感觉自己在原地踏步。

    这让我想到一些单独探险沙漠的专家,也不知道他们拥有什么样的毅力,竟然能用单独闯这种鬼地方的勇气。

    我们走着也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胖子这是说一些冷笑话调节气氛,即便大家面无表情地走着,但心里还是有一丝的喜悦,至少不会那么的寂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说着,我们便爬上了一个很高的沙丘,在登上沙丘之顶的时候,格桑的眼睛忽然就是一亮。

    周媚问他怎么了,格桑指着前方的一个比现在这个略矮的沙丘,说:“越过那个沙丘之后,我们就到达了绿洲,那里有着充足的水源等着我们,而且沙漠里的水是非常甘甜可口的。”

    胖子撇着嘴说:“难不成还有山泉水甜吗?”

    格桑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周媚笑着说:“当然,这里的水是最甜的,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