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两条尾巴
    胖子扫了一圈,说:“我靠,死的人怎么这么多,真他娘的造孽啊!”

    他又看向我,一本正经地问:“还有其他发现吗?比如冥器什么的?”

    “滚!”我白了胖子一眼.

    我正想说除了死人骨头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周媚却发现了地面上有问题,那是因为刚从骨头扎到了她的裤子,她在惊吓之中踢开了那些骨头,而在那里露出了一个褐绿色的青铜拉环。

    青铜环一看就很有年头,上面还有蠡纹,基本也就看个轮廓,要是仔细看又好像是雕刻师的手艺问题。

    我和胖子拨开那一片区域的白骨,立马露出了一扇朝下开的方口石板,而这青铜环正是打开的拉手。

    我和胖子开始用力拉,发现石板微微颤动,但无论如何都拉不开,胖子立马就招呼周媚过来帮忙,可没想到看到有一个不知道通往哪里的“门”。

    周媚胆怯了,让我们开始赶快离开这里,她也实话实话自己害怕。

    我们总不能打骂一个姑娘吧?在万般无奈之下,我和胖子商量了一下,最后的意思就是让周媚上去,换霍子枫下来,而周媚真是如释重负,立马点头答应了我们的要求。

    我和胖子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然后对视了一眼,纷纷露出苦笑的表情。

    胖子说:“咱们这个向导,还真是独树一帜,居然来这个也害怕,早知道就不应该让她来。”

    我白了他一眼说:“胖子,小爷讨厌那种两面三刀的人,有什么你就当着人家姑娘的面说,现在说也不怕闪了舌头。”

    胖子想要点支烟以表示自己心中的郁闷,可是拿出烟才发生戴着防毒面具,只好摇着头把烟塞回了烟盒。

    周媚并没有把霍子枫叫下来,来的人却是格桑,他像是一个好奇宝宝打量着一切,看到我们就带着疑惑问:“这是什么地方?”

    胖子说:“你看不出这是一个古代的祭祀场所吗?”

    格桑皱着眉头,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探险队啊,难不成你以前带的队伍,没有人到地下来勘察的?”

    胖子不耐烦地说:“你想帮忙就帮忙,不想帮忙就上去,胖爷也没有用八抬大轿去抬你,不行就换霍子枫或者韩雨露下来。”

    见我没有说话,格桑也看出了我和胖子的意思是一样,便也没有再犹豫,或许他是好奇,也可能是周媚好奇,只是后者没有胆量继续跟着我们一探究竟,所以就让格桑下来了。

    在我们三个大男人的合力之下,立马就把那石板拉开了,顿时一股阴风从下面吹了上来。

    胖子摇亮了一支荧光棒,在丢下去之后,把下面照的一片的惨绿,不过也让我们看清楚了下面的情况。

    下面是一个和上面一模一样的墓室,只是少了西王母的雕像和骸骨,有的只是一口普通规格的花斑棺材,黑色、绿色和白色互相交杂着,倒是让棺材显得有些小气。

    以我这么多年的倒斗经验来看,这口棺材应该是金属质地的,而上面的花斑则是锈迹。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因为在打开石板之前,我们两个一直以为这里是个封闭祭祀的空间,在使用的时候,也许是在这地下也可能是在地上。

    可是,现在看来这应该是个地下的祭祀,而祭祀的很可能不是西王母,而是这口棺材。

    胖子咽了口唾沫,说:“小哥,这是什么情况?这古城遗址之中怎么可能有棺材?”

    我白了他一眼,说:“小爷是寻找灵气最强的地方找到这里的,所以有口棺材自然不奇怪,毕竟但凡灵气旺的地方,葬人就是最佳之选!”

    格桑看着我问:“小哥,你是风水先生?”

    我挠着头说:“算是吧,有问题吗?”

    格桑看我的表情一下变得严肃起来,我以为他会因为我承认的这个身份直接上来打我,胖爷也挡在了我的面前,好像格桑要是敢动手,他立马就一个上。

    可没想到格桑却说:“我只是听说中国有这个职业,还以为是传说呢,没想到今日居然能亲眼见到。”

    我一愣,问他:“那你们这边选墓地和各种时辰是谁?”

    格桑说:“是萨满大祭司。”

    胖子笑骂道:“我靠,不知道还以为你是玩魔兽上瘾了呢!”

    顿了顿,他说:“行了,下去看看吧!”

    在我们三个人跳下去之后,便看到这口棺材其实原本是没有任何装饰和花纹的,完全就是因为湿度太大而生锈造成的。

    不过,从这棺材的样式来看,这和汉式棺材没什么两样,除了宽度稍微宽了点之后,看来当时的蒙古,已经受到汉文化的影响,再加上他们原有的文化,所以就出现了这种类型的棺材。

    “我靠,不是吧?”胖子在转身之后,立马叫了出来。

    我还以为有粽子,立马端着枪朝着瞄去,可在手电的照射下,发现这口一个全封闭的石室,而四面的墙壁,都是手艺超高师傅绘画的彩色壁画。

    我看到这些难免有些激动,因为这可能给我们提供很大的信息,有助于进入成吉思汗陵。

    而且,这种壁画要是带着专门能粘掉的纸张,那可是价格不菲,曾经各国老外就从莫高窟这样带走了不少,不过我更关心的是绘画的内容,便仔细看了起来。

    而胖子最想看的就是棺材里边的陪葬品,这口棺材一看就有些年头,而且能用青铜打造,很可能里边有值钱的冥器。

    虽然格桑在这里他不一定能带走,但是他可以等回来的时候再带走,如果冥器太多,他就会做标记,选择下一次再来,我太了解胖子的为人了,他只要抬抬屁股,我都知道他要放什么样的屁。

    可是胖子见我和格桑在看彩绘壁画,并没有要开棺的意思,也只好耐着性子等着,不过他并不是那种可以忍得住的人,所以嘴里就跟装了带着消音器的机关炮似的,一直小声地低估个不断。

    这些绘画保持的相当完好,必然是涂抹了一层蜡油,上面讲的大概是一个小国家,确切地说则是一个小部落,主要任务就这个部落一个首领。

    我看到上面画着有远行的绘画,带着一些牛羊和各种财宝以及当地的产物,朝着一个巍峨的雪山而去,路上不失有人躺着。

    我粗略估计那些躺着的人代表的是死亡,上面没有战争,也没有遇到什么自然灾害,我推断可能是累死的。

    看到这些之后,我立马意思到这可能是成吉思汗一族最早的时候,从那座雪山的模样来看,应该就是现在的昆仑山,看样子他们是要把这些东西进贡给西王母。

    当然,也可能是西王母的后裔强大的古国。

    但是,历代首领从未见过女王的模样,好像是说只要见了女王,他们整个部落就可以免去这样周而复始的进贡。

    所以,他们要进入一个格斗的地方,只有胜者才能目睹女王的风采,同时避免部落的进贡。

    就是绘画中的主人公,他在一年以超强的身手见过了女王,从那之后整个部落便不用再进贡,可是这个首领也失踪了整整十年。

    十年之后,首领重返部落,部落里的新首领带着全族人去迎接,却发现老首领已经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

    在他回来之后便建立了这么一个密室,而接下来我就发现了这个密室的秘密,还是女王的秘密。

    起初胖子一脸的不耐烦,但是听我一边看一边说,渐渐他就闭上了嘴,开始竖起耳朵听着。

    忽然我停住了,胖子立马就叫道:“小哥,你丫的别卖关子,快他娘的说,这里有什么秘密?那个女王又有什么秘密?”

    “这就是这面墙的所有内容。”

    我换了一面墙之后,仔细看着同时也开始说:“这个密室是用来诅咒西王母的,而那个女王很难确定是不是西王母,但从上面的绘画来说,老首领时候那个女王不是人!”

    “哦!”

    胖子恍然大悟地说道:“胖爷明白了,那个老首领肯定被女王当成了一天七次郎,所以才说女王不是人,对不对?”

    本来我觉得胖子说的有那么点意思,因为从我们到古国的遗址来看,女王把很多中原有威名的人物带回了国家,然后给他们建造府邸,把他们当成了女王自己的男人。

    可是绘画上面并不是这样,在老首领模糊不清的口述中,说女王不是人,而是一个妖怪,并且让画师把女王的模特记录下来,这一面幕墙,只有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却非常的诡异。

    这个女人,看打扮和装束应该就是女王,只不过那脸尖的好像做过整形手术似的,典型的就是锥子脸,身材也好到没话说。

    但是,它的下身用裙子遮着,不过在本来该属于脚的地方,我看到的居然是两条尾巴。

    “尾巴?还是两条?”胖子的眼睛都瞪大了,摇着我胳膊问:“在哪里?”

    我把绘画的细节指给胖子看。

    一看之后,胖子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我操,不是吧?要是一条尾巴胖爷还能理解,这两条算什么?难道这女王是个小矮人,坐在两条大蛇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