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食金蚁
    “你他娘的真是能天马行空地瞎求想。”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蛇支起身子是在攻击的时候,而这样爬行根本就不可能,而且你看这更像是女王的两只脚。”

    胖子的两根手指顺着蛇尾往往摸,被我打了一下,他露出了怪笑,我知道这家伙又看到人家这女王的胸非常大,又开始他娘的瞎想了。

    “嘿嘿,胖爷只是摸摸看,是分开的,还是一体的。”胖子狡辩道。

    我说:“你想什么小爷能不知道,这只是壁画,你丫的点也真的够低的!”

    胖子笑道:“你还别说,胖爷以前能对小人书里的白雪公主……”

    “得得得,你别说了,真他娘的恶心。”

    我打断胖子的话,说:“你再看看另一面墙上的绘画,那才是为什么造这个墓室和女王为什么有两条蛇尾的原因。”

    胖子这人对于绘画一般般,对于文字更是头疼,我让他好好去看,他理解我的意思是怕格桑知道其中的秘密。

    可是,胖子这白痴就是看不懂,眼睛一直瞄着女王的画像,要不是地方不容许,他这家伙说不定还要做什么龌龊的事情。

    我一看这样下去,再给他两个小时也看不懂,毕竟古代绘画的描绘手段,除了一些直观的东西之外,大多还是藏在画中的意思。

    所以,有的人说是赏画,其实就是看其表面肤浅的东西,而真正行内人,那看的是画的韵味,从中猜测出其要告诉世人真正的东西。

    就拿举世闻名的《清明上河图》上来,一般人只知道它是一幅国宝级别的珍品,但是连其作者和现存的地方都说不上来,更不要说其中表达北宋汴京城的市容市貌和各阶级层面人民的生活状态、

    而最重要是热闹的场面之下,表现并非市井中的繁华,而是一幅带着患忧意识的“盛世危图”,官兵懒散税务重等事情。

    石室这第三面墙上,从表面来看建造这个石室,正是为了祭祀西王母的,可从那些皑皑白骨来看,何尝不是一个讽刺西王母的残暴和草菅人命的行为的绘画。

    但是,其真正隐藏的却不是上面,而是下面这个墓室,原因也非常的简单,用很多人来祭祀下面的棺主。

    这一切自然还要从女王的秘密说起,从这幅图来看,老首领的装疯卖傻,无疑是一种逃脱女王控制的手段。

    这类似“苏武牧羊”、“卧薪尝胆”一类的典故,老首领最终的目的却是探寻到了女王的真正秘密。

    在绘画中的一个场景来看,那应该是老首领在女王地盘的经历,他在女王的密室中发现,里边满是骸骨,而其中有一口铜鼎。

    里边正坐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姑娘,小姑娘生的俊俏,扎着一对朝天髻,可当他看到铜鼎里的情况,立马表现出了极度吃惊的表情。

    因为在铜鼎之内,小姑娘的下半身有着如同章鱼似的触手,仔细去看居然全都是蛇尾,而蛇尾就是从小姑娘的腹部以下长出来的,不过那一段是用白布包裹着。

    老首领将铜鼎里的水取了一些出来,然后藏进了随身携带的青铜小瓶中,又把白布里边包裹的东西取下一些也藏好。

    这才瞧瞧地走了出去,之后便有了他装疯卖傻的经历,直到他回到了部落之中。

    从最后一幅绘画来看,部落的人都知道老首领疯了,后来很快就去世了,但葬礼就是草草了事。

    可是,从绘画上看,其实他一直藏在这个密室之中,将取回的水和草药分辨之后,开始进行实验。

    说到这里,我是真的不能再往下说了,而且胖子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其实这个老首领知道了女王强大的秘密,回来自己研究,虽然最终成功与否很难确定,但上面的骸骨应该就是实验体。

    胖子指着中间的那口棺材,诧异地说:“我靠,不会吧?难道里边就是这老首领最后把自己改造后的模样?”

    我点了点头,说:“你心里现在也应该清楚了,所以我们不能轻易开这个棺椁,万一里边发生什么变故,到时候我们三个人都会在这里丧命。”

    我和胖子的谈论已经相当隐晦,说的都是绘画中的故事,偶尔加一些只要去过古国遗址才知道的事情,所以听得格桑肯定是一头雾水。

    也幸好他不是那种喜欢问东问西的人,即便他不懂,也没有提出疑问。

    胖子抿着嘴唇,说:“可是胖爷真的很想看看里边是个什么情况,万一就是一把枯骨和很多冥器,那我们这次不就赚……转了圈,就收获太多了嘛?”

    格桑终于插话了,他说:“别要轻易破坏沙漠里边的任何东西,否则我们都会被神灵惩罚的,而且是我带你们进来的,最倒霉的就是我和我的家人。”

    胖子说:“跟你这个一根筋说不通,你懂个屁,那都是吓唬你们这些呆子的,哪里有沙漠神灵,看来胖爷今天不给你露一手,你真的不知道胖爷的手段。”

    跟胖子说,让他不要开棺摸金,那等于要他的命,而且说实话我自己也很好奇,不管绘画中的老首领是不是成功。

    到了现在肯定已经蹦跶不起来了,即便变成粽子,那也是一个残疾粽子,所以我也没有再阻止胖子。

    格桑却一直说着不行,可是胖子完全不鸟他,开始研究怎么打开这个铜棺,很快他发现其实很简单。

    棺材连个棺钉都没有,更不要说是什么机关,完全就是依靠青铜棺盖的本身重量压着,胖子喊我去帮忙。

    我和胖子在同一边把螺纹钢管塞了进去,然后开始往起撬,说实话这个棺盖太重了,少说也有两千斤,而格桑不但不帮我们的帮,还直接对着棺材跪了下去,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蒙语,看那虔诚的模样,像是信徒在祷告一样。

    胖子擦了汗说:“别管他,再塞两根进去,我们两个一起用力,估计这棺盖肯定会被撬翻在地上的。”

    我知道胖子说的没错,两千斤的重量让人去抬起那绝对是没可能的,但要说从高处敲到低处,那还是可行的。

    所以,我就照着胖子说的做,又塞进了一根进去,而胖子那边也又塞了一根。

    在胖子往东南角点了支蜡烛之后,看了看没有发生鬼吹灯之类的事情,他就喊了“一二三,起。”之后,整个棺材盖被我们两个真就掀翻在地。

    轰隆!

    青铜和石板地面接触发出重重的金属响声。

    那种清脆的声音在石室中回响不断,回声震的我的耳膜发疼,而格桑更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连“念经”都忘了,一脸呆滞地看着掉落在地的棺盖。

    胖子瞄了一眼蜡烛,确定蜡烛还亮着之后,立马把手电往棺材里边照。

    我也跟着把枪口和脑袋伸了过去,但里边黑漆漆的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清,就好像手电光照在了夜里肆虐的黑沙之中似的。

    “是尸网!”胖子看了一眼就皱着眉头说。

    尸网其实就和蜘蛛网一样的黑网,它是由尸体发霉之后真菌形成的,这种网非常的密集,看起来有些让人不舒服。

    毕竟倒斗这么多次,我还是第一次见,并不是因为尸网不多见,反而是尸网很常见,只有棺材的封闭性相当好才不会出现。

    而且,之前我们倒的斗,那都是真正的严丝合缝的棺材,并不像这一副。

    我用枪管将尸网拨开之后,顿时棺材内有一具发霉的尸体,尸体的骨头上都出现了黑、灰两色的物资。

    通过一些关键性的骨头来看,这应该是一具男尸,而这种尸体是不会尸变的,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养尸棺。

    尸体死的时候非常的不安详,即便已经成了骨头,还能看到嘴部的地方大张,整个骷髅头非常的狰狞。

    而且,这具尸体特别的瘦,瘦到同等身材中人类的极限,他要是不死,估计会成为世界的一大奇迹。

    可当我的目光随着手电光移动到瘦骨的下身之后,顿时整个人就逮住了,因为我不确定看到的是尸体的下身。

    更好些是和什么怪物拼接起来的一样,胖子也是一脸的诧异,看了看我,他就用匕首去拨弄骨头。

    在拨弄骨头的瞬间,立马有很多金色的蚂蚁从里边爬了出来,这些蚂蚁我从未见过,因为它们的六条腿太长了,几乎吓得我和身体一样长。

    我和胖子立马往后退,而格桑却是不明情况,早已经失去了之前的虔诚,反而此刻一脸好奇地往前凑,可他还没有走上前,那些金色蚂蚁已经从沿着棺材的内壁爬了出来。

    “是,是食金蚁!”

    格桑看到之后,吓得也是连连后退,告诉我们这些蚂蚁是吃金子的,而且还是沙漠的特殊物种,一般的金属根本招架不住它们的吞噬。

    我也听说过食金蚁这种特殊蚂蚁,按理说没有任何物种是可以吞噬金属物体存活的。

    因为那根本没有养料,但这种蚂蚁却是一个异种,一般只是在小说中出现,可想不到我竟然会亲眼见到。

    而且,食金蚁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噬蚁,据说它们吃金子就像是吃豆腐一样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