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相安无事
    这一切做完之后,我估计自己的脸色已经苍白了很多,韩雨露给我拿出了肉食和水让我补充,我现在也不那么客气了,吃了一些就混混地睡了过去。

    梦里,开始是一群食人蚁在追我,后来又变成了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成了粽子……

    到了最后就梦到胖子他们变成了厉鬼,说都是因为我,他们才死于非命,不管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胖子是冲在最前的一个,失去了往日的憨笑,变得非常的狰狞。

    等我被摇醒之后,才发生天已经蒙蒙亮了,韩雨露说我昨夜说了一晚上的胡话,好像是做恶梦了。

    幸运的是,她告诉我胖子他们都退烧了,不知道是我的血管用,还是那些解蛇毒的管用了,反正胖子他们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我擦着头上的汗,对韩雨露说:“你去休息一会儿,有情况我会叫你的。”

    韩雨露没有谦让,毕竟她已经一整夜没有合眼了。

    我去看胖子他们五个人的情况,发现还真的退烧了,现在都真在呼呼大睡。

    可我真的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成为韩雨露口中的药人,想不到这种怪事居然发现在我身上,只能等胖子醒来和我一起想了。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私心的问题,最毒最深的胖子,居然是一个醒来,因为我给他喂得血最多,胖子哼哼地叫了几声。

    我甩了一下脑袋,此刻东升的耀阳完全跳出了沙漠边际线,使得我们在古城遗址的残破建筑中,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我跑过去问胖子的情况,胖子跟我说他只是眼睛还有一丝火辣辣的疼,身体并没有太多的不适,最多也就是没多少力气而已,不过看他那笑嘻嘻的模样,知道他是真的没事了。

    我们两个点了烟,我把韩雨露说我可能是药人的说法跟胖子一说。

    胖子立马就说我扯淡,而且他根本不相信是我救他回来的。

    胖子说:“得了吧啊小哥,你心爱的女人又没站在旁边,你丫的跟胖爷吹这牛b干什么?显得你也有一套还是怎么得?”

    我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从周媚的背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丢给胖子让他自己看,因为他嘴边现在还残留着我的血液,看这家伙还怎么不承认。

    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模样,胖子立马就哭丧个脸,说:“我靠,胖爷从来就没有这么惨过,你看看小哥,那些狗日的食人蚁居然把胖爷的牙龈血咬了出来!”

    要不是看在他刚刚死里逃生,现在身上还都是伤口,我肯定就是一脚踹了过去,就没好气地说:“死胖子,小爷救了你,你他娘的还不认账,你要小爷怎么说你才相信?难道要回去检测一下dna吗?”

    胖子立马笑了起来,说:“小哥小哥,胖爷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嘛,你说的话我一直都相信,没想到你的笑点还是这么低。”

    顿了顿,他奇怪地说:“真是怪了,按理说你丫没这个本事啊,难不成你还有事情瞒着胖爷?”

    我狠狠地抽了口烟,说:“胖子,这几年来咱们一直都在一起,不是喝酒玩乐,就是他娘的下地干活,你说小爷怎么就变成药人了?”

    看了看我,胖子确定我不是在开玩笑,说:“小哥,你仔细想想,是不是在某个斗里边你吞了什么东西,要不然你几斤几两胖爷还不知道。”

    我揉着发疼的太阳穴,大概是昨晚“献血”太多留下的后遗症,又想了想很确定地摇头,说:“小爷真的想不起来,所以才来问问你有没有觉得我什么时候有过异样。”

    胖子示意我扶他起来,还说什么坐着他的脑子就不会想事情,我知道这家伙是故意摆谱,而从的眼神里边,我看出这小子肯定想到了什么。

    走出了残破的建筑外,在阳光下放眼望去,只见这座古城遗址显得那么的神秘莫测,好像正在和我们这些后来者,无声地述说着它往日的辉煌。

    将烟头弹了出去,胖子说:“小哥,你还记不得在神农架那次?”

    我点了点头,说:“记得,怎么了?”

    胖子看了我一眼,却摇着头继续说:“你忘了,你肯定是忘了。你忘了当时胖爷和阿红被巨蟒吞到肚子里,然后出现在蛇窝里边,当时胖爷可记得我和阿红身上爬满了小蛇,而且你还说我们两个都中毒了对不对?”

    我回忆了一下,这是我在下这个斗之前的上一个斗,可是我的脑子塞了很多的记忆,说实话有些特别恐怖的,我都不愿意怎么再去想。

    此刻,忽然被胖子这么一提,我立马想起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没错,你们是中毒了,不过那些小蛇的毒性很弱,并没有对你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让你们昏迷了一段时间嘛!”我边回忆边说。

    胖子一拍手,说:“对啊,可是你不记得往阿红嘴里撒尿的事情了吗?”

    听到这里,立马我就不由地四周扫视了一下,忽然才想到阿红这次并没有来,立马轻声呵斥胖子说:“死胖子,当时不说说好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咱们兄弟两个谁也不准再提了,你他娘的现在还说它干什么,要是让阿红知道了,小爷的鸟还要不要了?”

    胖子哈哈大笑说:“放心啦,现在不就是咱们两个人嘛,而且就算是阿红听到了又能怎么样,打不了她以身相许,以后还不是天天给你啄,大男人家这点事情还叫事情吗?”

    “滚滚滚,你他娘的别扯开话题。”我忍不住踢了胖子一脚,说:“你继续说到底怎么了?”

    胖子龇牙咧嘴地揉着他的屁股,说:“靠,你忘了,当时阿红使用了秘术,那身体虚弱的可不是一星半点,而那些小蛇的毒看似不起眼,但对于她来说,那可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听完胖子说的这些,我顿时也全部想了起来,瞬间也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迟疑了一下说:“你说小爷的那一泡尿,解了阿红的毒?”

    胖子郑重地点了点头,说:“你他娘的终于胖爷想表达的意思了。”说完,他又继续说:“当时胖爷还纳闷了,还以为你是小子的童子尿起了作用,现在来看的身体早在之前便发生了变化,所以才让阿红起死回生。”

    我皱起眉头说:“可我真的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你能再往更早的时候想想吗?”

    这下,胖子摆着手说:“胖爷的脑袋是大,可那跟u盘不一样,不是大就存储的东西多,一般不是特别重要的细节,胖爷过段时间基本就忘得差不多了。”

    我白了他一眼,骂道:“你脑袋里装的他娘的都是浆糊,怎么就不记事情呢你?”

    胖子瞪着眼睛说:“靠,你他娘的还忘了呢,现在反而埋怨起胖爷来了!再说了,胖爷不是给你一个日记本嘛,你回去翻翻不就有眉目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最近的事情太多了,完全都他娘的乱了,早就不去记了,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好好地理一理,可偏偏就是没这个空。”

    “人家雷锋同志都说了,时间是挤出来的,你这个小同志我就要批评批评你了!”

    胖子把手往后背一背,说:“做咱们这一行怎么能不写笔记呢?万一你在哪个斗里出事了,你的后来人不是还能从中吸取经验,将咱们倒斗继续发扬光大嘛!”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胖子,根本不知道这家伙满口胡诌些什么东西,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说法。

    其实盗墓贼写笔记,那不过是个人的习惯,同时也能在以后自己翻阅着,回忆着曾经的过往。

    还有一个隐晦的原因,那就是做我们这一行,经常和尸气接触,记忆力是很有可能会下降的,尤其是后半辈子以后,所以写下来就能结合零碎的片段想起来,我曾经就看到过盲天官也有这么一本,不过里边的内容却没有看过。

    胖子见我一脸的苦瓜相,说:“行了,小哥你也别再绞尽脑汁去想了,等胖爷回去给你亲自翻阅一下,说不定在某个地方,还能看出点蛛丝马迹,到时候咱们两个再一起回忆。”

    我也只能点点头,忽然觉得自己不是记忆力衰退,那就是烦心的事情实在太多。

    不过,从这次回去以后,我肯定要好好地把落下的笔记补上,这样以后有想不起来的事情,一翻立马就能想起来。

    毕竟墓中变故多端,有时候可能落单,只有自己的笔记,才是最能说明问题的。

    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盗墓贼要写笔记,最主要的不是自命清高、传给后代观摩,而是给自己遇到事情的时候,多留了一条路。

    “舒服,真他娘的舒服!”

    胖子往黄沙上一躺,整个人露出欠揍的表情,我也没有再去理会他,而是回到里边看看其他人的情况。

    等我进去的时候,韩雨露正在给周媚喂水,霍子枫、岳蕴鹏和格桑也都醒来。

    岳蕴鹏用软弱无力的声音问我:“张兄,韩雨露说的是真的吗?你居然还有这样的能力,那你的血可就值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