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自然陷阱
    我心说:小爷不但是血值钱,尿还值钱呢,以后倒斗带着小爷,那可就等于带了一个移动解毒器,谁中毒了小爷给他点血,再难下的斗,有我那也增加了不少的几率。

    不过,我表面还是苦笑着说:“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要是你们有个什么闪失,我这一辈子都寝食难安啊!”

    霍子枫终于也忍不住问我:“师弟,雨露说的是真的?”

    我耸了耸肩,说:“具体是不是我血的效果还不好说,有可能也是因为血清的关系,也行是我的血液特殊,和血清一混合就能发生某种变化,所以大家才因祸得福了。”

    其实这种话也就是跟他们说说,因为我心里清楚,肯定和血清没有关系,要不然我一定也会晕倒,而不会还有心情救治他们。

    不过,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究竟,因为我们接下来的路,还有很长,这只不过是这次沙漠之旅的开始。

    在我们收拾东西准备出发的前两天中,胖子给我偷偷看了一样东西,那正是他在最后关头舍了命从棺材摸到。

    原本我猜测一定是一个价值不菲的玉器,可是没有想到,那既然是个玉石盒子。

    胖子之所以让我看,因为他迫切需要打开看看值不得冒那个险,这玉石盒子烟灰缸那么大,在我打开一把不怎么难开的小石锁之后,我们和胖子几乎就惊呆了。

    不过我们两个并没有声张,虽然我并不认识上面的文字的意思,但看得出那是蒙文,而这东西则是一个玺。

    玺钮还是一头仰天长啸的狼,而蒙古的图腾就是狼,由此可见那个首领的身份,远比我们想想中的要大,至少当时在这片区域是很大的。

    之所以谁都没有说,那是因为我们担心格桑,毕竟他是蒙古人,这东西在蒙古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从历史的年代来说,决然要比元朝要早的多,说不定还是成吉思汗部落很早的先明。

    两天之后,我们离开了这个号称“沙中花园”的古城遗址,一路朝着东南方继续出发。

    这次就变成了正在的荒芜一片,再也看不到胡杨林,连个虫鸟都非常难见,有的只是连绵起伏的沙丘以及望不到尽头的黄沙。

    “他娘的,胖爷以为之前那样就是真正的沙漠。”

    胖子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道:“可谁能想到,那只是一个开始,这里连一点儿生命迹象都没有,胖爷怀疑自己这次可能死在这里。”

    我看了一眼最前方骑着骆驼的格桑,说:“现在连格桑都没有什么确定的方向,接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判断方向了,只不过没有你他娘的说的那么悲观,毕竟我们刚刚补充了水源,十二头骆驼也都没事,暂时还是放心的。”

    格桑回头说:“这里是生命禁地,那就是人间的地狱,我这也是第二次越过古城遗址过来,要不是小媚的要求,即便你们出再多的钱,我是绝对不会跟你们来的。”

    胖子又和格桑斗起了嘴,我也懒得去听他们说什么,自己心里清楚,这看似荒凉的沙漠之下,可能有着奔腾狂涌的地下河流,要不然古人也不会在这里生活。

    因为在沙漠没有沙化之前,这里肯定是一片原始森林,而最早的中国,确实一片**大海,要不然不会在一些高山之上,发现贝壳的化石。

    格桑有过一次经验,那就相当于我们第二次倒斗一样,即便他不可能再找到什么古城遗址,但他可以根据一丝丝的植被,从沙子中挖出一眼小泉来,说白了其实就是浮于表面的地下河流,所以我才不会那么的担心。

    生命禁地,那是号称被万物遗弃的地方。

    其实殊不知在沙漠之下,藏匿了很多的动物,其中有食物链的最底层,也有一些毒蛇之类的最顶层。

    可是,当我们万物长灵到了这里,那毒蛇那些动物,也要下一个台阶,这里是它们的家园没错,但人类最强的就是有聪明的大脑。

    在这里,烈日实在的毒辣到令人发指,而晚上又是冷的骨头都疼,我们就选择在白天休息,晚上行军。

    我不断地拿出罗盘来确定方位,生怕走错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来一回的折返,足以让我们失去了最佳到达目的地的时机,而付出的更可能是生命的代价。

    几天的相处之后,格桑对我们的敌意基本消除,唯独对胖子不减反增,所以在晚上行走的时候,他会拿出携带的白酒给我们喝。

    这种酒的度数极高,差不多就是草原的蒙倒驴,大晚上喝一口就浑身暖洋洋的。

    在又走了一天之后,格桑便是罢工不走了,因为他说再走下去,就没有地下淡水可以用了,要有也是在沙子的很处,人力是根本不可能挖的到的。

    我们又加钱,可是格桑说就是我们给他再多也没用,因为他的组训告诉他,进入就是死,人死了钱也就没有意义了,这点他是非常明确的。

    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只好原地休息,霍子枫说我们顺便也等一等盲天官他们,估计现在我们这个先头部队已经做得非常出色了,至少从罗盘来看,确实是这样的。

    这次休息是个晚上,夜里冷的要命,还好我们都是北方人,要是南方人估计现在已经被冻得走不动了。

    这并不是歧视,而是现实本就如此,这正是白天不懂夜的黑,南方不懂北方雪啊!

    一颗不知道干枯了多少年的树木,大半个藏在黄沙中,格桑说这也是因为那场大沙暴的原因,要不然我们根本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也不可能在死亡的沙海中再度点起篝火来。

    在我们围着篝火,周媚独自离开的篝火堆,胖子问她干什么去。

    周媚并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到了一个不大的沙丘之后,隐约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我靠,这沙丘后面有条河啊!”

    胖子瞬间是兴奋了,作势就要跟过去看看,但是被我生生地拉住了。

    我白了胖子一眼,骂道:“你个没脑子的,人家姑娘是去方便,你他娘的居然会想成有一条河,你不怕被河淹死呀你!”

    胖子尴尬地挠着头,说:“一时疏忽,你把胖爷看成什么人了。”

    格桑看着天上的月晕,说:“这次真是倒霉了,看来又要起风啊!”

    “娘的,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隔几天就刮风啊?”胖子骂了一句。

    格桑没有理他,而是对我们说:“我们进来的正好是风季,所以会经常起风,希望这次的风不要像上次那么大,否则我们都会被黄沙掩埋的。”

    胖子不服气地说道:“埋个死人头,埋了不会再爬出来,再说想要埋胖爷,也不看看这几股小屁风有没有这个实力。”

    格桑冷哼一声,说:“你很快就知道了,到时候看你还嘴硬不了。”

    忽然,沙丘之后传来了喊救命的声音,毕竟离得也就是百十来步,我们一行人直接从沙丘爬了过去,当我们看到周媚的时候,她的半个身子已经到了沙子里边。

    流沙坑!

    一时间,我们都想到了这个代名词,可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来的时候也没有带绳子,现在再回去拿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周媚下沉的速度,那是肉眼可以看得清的。

    格桑第一个就扑了上去,整个人平爬在沙子上,希望受力面积大一些,就在他抓住周媚的手的同时,他也开始往下陷。

    而霍子枫也爬了上去,抓住了格桑的脚。

    接着我们就一个接着一个,可谁又能那么快的反应过来,这流沙坑的直径,远比我们想象中大的多,所以只有最后的胖子没有进入流沙坑的范围之内,其他人全都爬在上面,越是挣扎越陷的深。

    我在倒数第二个,看着周媚已经被埋的剩下一个脑袋,她整个人哭的跟泪人似的,毕竟她终归是个女流之辈,能来到这里,已经是寻常女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哭也是最正常的生理反应。

    我们其他人陷入的速度自然要慢的多,胖子咬着牙大叫道:“我的亲娘啊,你们倒是用力啊,难不成让胖爷一个人把你们六个人全都甩上来?”

    我骂道:“废什么话,你他娘的再用……”

    可当我看到胖子冰冷的眼神之后,立马就明白他有了放弃的想法,毕竟我们几个人还是很好拉上来的,可加上被格桑抱着脑袋的周媚,那几乎是没可能的,反倒是可能我们也跟着顺了命。

    胖子用眼神询问我的意思,我忽然觉得胖子真是变了,变得如此的陌生。

    按理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他是油盐不进,反倒是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现实了。

    我最终还是选择摇头,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正值花季的美女就这样损命,而且以格桑的性格,他必然是死都不肯放手的,到时候我们就失去了在沙漠中最为重要的两个人,也就是我们的向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