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离奇死相
    原本觉得那地方不会太远,可是一直我们走到了整整的五个多小时,差不多是午夜前后,终于到达了那座山附近。

    这是一座表层已经大部分被沙化的山,要不是之前那一场大沙暴,估计我们也不可能看到露出的山体。

    在皎洁的月光下,四周一片的寂静,那山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更靠近之后,我放佛看到了一线天的感觉,因为在山的中间,出现了一条裂缝,又放佛山张开了嘴,等着我们这些人进去,然后忽然合上,把我们都吞进它的肚子里。

    不断地靠近那山,而我更加的疲惫,一方面是因为体力透支的缘故,另一方面我觉得有一种很强大的神秘力量,正在吸引着我们,使得背包都变得比寻常更重了。

    霍子枫一言道破了其中的关键,他觉得这座山很可能有“磁”,虽然含量不是很高,可足以影响到在方圆十几公里的范围。

    同时我也意识,这很可能就是传说中九中龙脉之外的磁龙。

    磁龙,属于风水上的一种大忌,据说这种龙脉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天上会降惊雷炸墓。

    因为磁龙可以吸取来自四面八方任何活物和死物的灵气,那是遭到天妒忌的墓,根本没有人会埋葬进这种墓中。

    其实,说白了,那就是因为磁是很好的导电体,所以会吸引雷电攻击,可是成吉思汗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不用寻常的人,而他葬入这种龙脉,那还真的说得过去。

    等到我们走到了裂缝的入口,这才发现这条裂缝的宽度,足足有一千米左右,放佛真的就是被雷劈开的。

    而且原本四周无风,在这里却能感觉发到阵阵阴风,这说明这条缝隙是通着的。

    如水的月光,照进这座山上,裂缝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明亮,反倒是被山的影子笼罩,其中是一片的黑暗。

    我们只能打开手电,我提醒所有人都当心点,这种地方可能好几百年都没有人来过了,说不定其中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存在。

    没有让格桑再带头,因为这已经不是他能走的了的地方,自然是让霍子枫走在前面,我和胖子走在他后面,格桑和周媚在中间管理骆驼,岳蕴鹏就是在一头骆驼上被绑着,最后是韩雨露殿后。

    七个人的队伍,立马走起了一字长蛇,伴随着人畜的脚步声,缓缓地走进了这条裂缝之中,不知道等到我们的又是什么。

    裂缝中的沙子很少,我估计要是暴风到来的时候,必然这条缝隙就是一条天然的通风口,那就相当于一个如此大的吹风机,要是洗了头发站在出风口吹头发,我敢保证不但瞬间就能吹干,甚至连脑袋都能给你吹掉。

    胖子轻声问我:“小哥,你觉得我们要去的地方,会不会就在这条裂缝中?”

    我考虑了一下,说:“应该不会,因为风就是从这里过去,藏不住风,那‘风水’二字就荡然无存,要是我要替一位皇帝选陵,那我一定会把陵墓建造在出风口的地方。”

    胖子“哦”了一声,说:“那胖爷就知道了,看来我们要找的地方,很可能要穿过这座山,才能到达对吧?”

    我点了点头,因为山后才是真正的宝地,当时如果我们从内蒙的沙漠往北走,说不定可能还节省一些时间。

    不过也许那样就更难找到,万事万物的自然规矩,那就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嘛!

    由于里边的沙子不均匀,所以我们走起来那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越是往里边走,越是心里没底,感觉这座山好像随时都可能合上。

    我更担心的是岳蕴鹏的情况,要是再找不到大量的水,那他这条小命就算是交代了,而我们即便能回去,估计下场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我看了看表,发现表早他娘的停止了走动,秒针就跟个白痴一样,在两个格之间不断地跳上去再退回来,所以也没办法确定时间,不过现在至少应该有一点多了。

    走在这种环境之中,原本缓慢的骆驼的呼吸也变的粗重起来,时不时需要格桑和周媚来驱赶,我看到出这些大个子的清醒非常的浮躁,也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如此的不安。

    走在这里边,有着阴风一吹,加上骆驼的不安稳,瞬间把气氛调到一种非常异样的感觉中。

    我担心骆驼随时可能会乱掉,所以就让胖子把岳蕴鹏背着,虽然他不怎么愿意,但是也怕岳蕴鹏被骆驼带的找不到,毕竟为了自己的小命,他不做也得做了。

    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骆驼忽然就停住了,死活就是不肯再向前走半步,不管格桑和周媚什么抽打,这些家伙就是原地打转,好像鬼打墙了一样。

    格桑也不让我们走了,说前面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而骆驼是沙漠之舟,它们以动物天生的敏感性,可以察觉到异样,所以我们还是退出去的好。

    我一看又是走了一半,这个时候退出去,那不是白白走了这一遭,要是绕山而行,估计又要多走好几公里的路,这还不算我们现在一来一回的路程。

    霍子枫对我说:“师弟,我去看看前面的情况,等到看清楚了原因,我们再做打算。”

    “我跟你一起去!”

    我说完,在霍子枫点头答应之后,胖子自然也不是能等的人,所以我们三个人朝着前面走了十几米。

    霍子枫拔出了手枪,一发短距离的照明弹打了出去,顿时照到了前行的路,可是一看之下,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前边和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的。

    “这太近了不行,换一颗远距离的。”

    胖子说着,已经从霍子枫手里夺过了枪,装上一发远距离照明弹,又是打了过去。

    在眼神适应了照明弹的强光之后,顿时我们三个就发现前面有一个人。

    那是一个背朝后站着的人,背着一个探险用的背包,要不是他一身现代的打扮,我都以为那是一个石人。

    胖子叫了几声,那人也没有回过头,反而依旧站立不动,我估计这家伙出事了,只不过要是在死亡时候还会保持这样样子,那真是第一次见,估计这就是传说中的站着死。

    我们三个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发现这人戴着护目镜,口鼻被布包着,将其面部的面巾扯下来。

    这是一个高鼻梁的老外,只不过他已经没有了眼睛,原本眼睛的地方成了两个黑窟窿,放佛被什么吃掉了似的。

    见识死人,便招呼他们跟上,每个人看到这种死亡的模样都非常的疑惑,同时也隐隐地有一丝不安,因为连韩雨露都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人的死相实在让人头皮发麻。

    通过死者各个身体部位的特征来看,显然死亡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他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发皱,而且还有一丝的黑青色,在手电的照射下,还有些狰狞。

    胖子可不管这个人是怎么死的,他一路上看到那些被盗的墓,心里早就着急的厉害,所以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去摸死者的背包。

    不过,当韩雨露用下巴指了一下前边,在我们一照便发现居然还有死者。

    我立马拉住了胖子伸出的手,说:“死胖子,你不要命了,这些人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说不定就是贪心贪死的,小心你他娘的去陪他们。”

    被我摸着一说,顿时他还真的不敢了,不过这家伙典型的嘴硬,嘴里还说着什么不怕、没事之类的话,但手已经开始摸他的枪,端着向四周警惕起来。

    很快,我们发现了除了这两具之外,还有四具,只不过在第一具是站着死的之外,其他都是躺在地上,同样的打扮,也是同样的死亡方法,每个人都没有了眼睛,而地上还掉落着好几把全自动的步枪。

    胖子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散弹枪,又看了看地下的自动步枪,立马乐呵呵地捡起了一把,然后笑着说:“我靠,这些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居然连弹夹里的子弹都没有打光,真是麻雀吃粮食,糟蹋东西。”

    说着,他又去摸其中一个人的弹夹和子弹袋,虽然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我们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可是,胖子典型的扫荡派,已经开始翻背包了,当他看到里边有冥器的时候,当然是嘴都裂开了,全部塞进了他的背包中。

    收拾完之后,胖子把一包东西丢给了我,说:“小哥,你看看这个。”

    我接过手来一看,顿时就发现那是一包炸药,而且还是苏造的,看得出这些家伙的装备,不但不在我们之下,反而比我们更好的多,只是我就不明白了,像他们这样的装备,怎么会死在这里边呢?

    见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开始招呼所有人清理他们的东西,必须这可是六个人的装备,够我们狠狠地补充一下,不管是普通的食物和水,但是枪弹和炸药,那都是我们需要的必须之物,有了这些东西,心里就踏实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