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生死难料
    说实话,这就跟在大街上捡钱似的,而且还是以万为单位的那样捡,很快这种喜悦就将我们的恐惧冲淡了不少。

    周媚退了子弹,说:“这么好的自动步枪,我还只是在电影上见过,不过现在属于我了。”

    顿了顿,她看向那些死者说:“这些盗墓贼也怪可怜的,我们还是把他们抬出去,找到地方把他们埋葬了吧!”

    胖子立马打趣道:“想不到周大妹子还有一颗菩萨心肠。行,胖爷帮你一起,咱们先把他们搬到骆驼上,让骆驼拖出去。”说着胖子真就搬尸体去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立马呵斥他们两个:“你们别他娘的瞎碰尸体,说不定尸体的身上有毒。”

    嗖!

    我看到了韩雨露的身影,几乎闪电般地从我身边掠过,那真的只有一道黑影,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都愣住了。

    在韩雨露出现在胖子身边的同时,只见一条灰土色斑点的蛇,浑身的鳞片在手电光下闪动着,大概有半米那么长,直接朝着胖子咬了过去。

    胖子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这一切全都看在韩雨露的眼里,她以不亚于蛇的速度,直接就抓住了蛇头,然后又特别快地挥动刚拔出匕首,直接将蛇切断。

    胖子吓得连退几步,破口大骂道:“我靠,居然是响尾蛇,真的要谢谢姑奶奶的救命之恩了!”

    韩雨露将蛇头丢在地上,瞟了一眼愣着的周媚,说:“你!离尸体远一些。”

    片刻之后,周媚才反应过来,也不知道是响尾蛇的出现,还是韩雨露的身手,她往后退开的同时,格桑也拉住她的胳膊,用蒙语说着什么,估计是在让她小心。

    这时候,四周就穿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心说:不会吧?闹呢?不会是毒蛇群吧?还是响尾蛇群?

    就在我们都竖起耳朵戒备的时候,忽然霍子枫手里枪“砰”地一声闷响,顿时我就看到一条响尾蛇被从左边的山体上打飞了,然后重重地掉了下了,这条足足有一米长。

    “狗日的,兄弟们,打!”

    胖子直接扣动了手里的自动步枪,子弹连续不断地跳出了膛,接着我看到至少三条响尾蛇从左边的山体上被打了下来。

    “右边地上也有!”

    韩雨露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她已经拔出了背后的古剑,我看到好几段半截的蛇被斩落下来,手里的手电更是四周乱照,但却一条都看不到。

    其他的人枪都已经响了起来,可我就是一条活的都看不到,只看到蛇的尸体不断地掉落,短短两分钟的时间,已经不下二十几条响尾蛇被他们打死。

    我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一股异样,忙回头一看,只见一条三十厘米长的响尾蛇。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条蛇已经到了我的背包上,此刻正吐着性子,全身朝着后收缩,成了一个弓形,这显然就是攻击姿态。

    大概是下意识,也是对于生命的渴望,我居然用自己都无法想象的速度直接抓住了蛇。

    可是蛇身非常的滑,这条响尾蛇一个转身,毒牙已经咬在了我手上,我大吃一惊,忍痛把蛇重重地甩在了山体之上。

    “小哥!”胖子大叫了一声,直接扣动扳机,把那条蛇打成了筛子。

    我头一晕,心想的不是死,而是这蛇的毒性真强,居然这么快就有了反应,接着一头就栽倒在地。

    在意识模糊之前,这才想到了自己会不会死,按理说我是韩雨露说的药人体质,应该不会直接挂了了吧?可是真是倒了血霉了。

    想着想着……我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还是漆黑的夜晚,倒是我们已经出现在山的另一面,而入口就在我们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个无烟炉里边燃烧着火焰,其他人都一脸疲倦地靠在一起。

    “小哥,你没事吧?”胖子见我醒来,就把烟头一丢来问我。

    我揉了揉发晕了的脑袋,说:“我靠,这蛇的毒性真他娘的劲大,跟喝了一斤闷倒驴似的,小爷看来还活着。”

    呜呜……

    一阵男人凄厉的哭声响起,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就用疑惑的眼神去看胖子。

    这时候才发生,胖子的眼圈是红的,他指了一个地方让我看,嘴里说道:“唉,红颜薄命,那是胖爷唯一一个动真心的女人,想不到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我顺着胖子所指的地方看去,那也是骆驼休息的地方,一盏孤单的手电,正散落在地上,格桑怀里抱着一个人,正剧烈地颤抖着。

    走过去,我发现那是周媚,她此刻已经闭了眼睛,但脖子处如同被小粽子咬的伤口,已经成了黑色,原本白皙的脸蛋,此刻也发青色,看得出来已经没有了生机。

    格桑抬头看了我一眼,忽然站起来一脚把我踹倒在地,然后连续在我身上踢了好几脚,其中一脚就是踢在我的腹部,我肚子里不多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娘的,找死是不是?”

    胖子骂着,已经一个飞扑把格桑撞倒,然后朝起拳头疯狂地打在他的脸上。

    这时候,其他人去拉胖子和格桑架,韩雨露则是把我扶了起来。

    我捂着肚子,又气又是疑惑,问韩雨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韩雨露没有告诉我,而是把我搀到了无烟炉旁边,放佛这一切跟她没关系。

    胖子还在骂骂咧咧,而我心里有一个自己的想法,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周媚被毒蛇咬了一口,这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过等到胖子气呼呼地把经过跟我说了,原来又是这样。

    在我被咬昏迷时候,胖子自然去看我的情况,给我进行了处理,并且打了血清,但也不知道这座山中住了多少条响尾蛇,光打死的就有五十多条,一看情况越来越糟糕,所以立马想到了赶快离开。

    可这时候,忽然一条蛇咬住了周媚的脖子,只听到一声惨叫。

    格桑立马就跟疯了似的,将那条响尾蛇丢在了地上,开始连续扣动扳机,杀伤力巨大散弹枪,把整条蛇打成了肉泥。

    周媚已经倒在了地上,她想要说什么,也许是对活着的渴望,也可能是死亡的不甘心,但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整个人僵硬地站在了原地。

    在给周媚打了血清之后,韩雨露又提出来用我的血,在把我的血给周媚喝了之后,周媚才稳定了下了,在霍子枫把头骆驼的屁股用匕首扎了个口子之后,终于人和十二头骆驼跑了出来。

    可是在出来的路上,格桑便发出了类似咆哮的哭声,因为那时候周媚已经死了。

    听着这些,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在没有被蛇咬的那只手上,此刻指头上还正缠着白纱布。

    而胖子继续告诉我说,格桑非说是我害死了周媚,其实就是找人撒气,但不管怎么说也不可能怪我。

    我说:“可能是我们想多了,我并不是那种药人。”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关节都破了,他说:“小哥,胖爷是这样想的,如果你没有中毒,也许是可能救周媚的,而你本身就中了毒,血液里边也有毒,所以你的血才没有救人的功效。”

    我又一次走过去看格桑,发现他正鼻青脸肿地抱着周媚的尸体,改成了无声的哭泣,看到一个男人这样流泪,说实话我也有些感触。

    坐在了格桑的身边,我说:“也许真的是我害死了她,对不起。”

    “滚!”格桑用非常粗暴的口气吼道。

    我还想道歉,格桑已经开始推我,嘴里还一边说道:“要不是你有几个臭钱让小媚来,她根本就不会死,我弄死你!”说着,他又来掐我的脖子,很快我就被掐的练气都上不来。

    咔啦!

    胖子把枪上了膛,直接用枪口对准了格桑的头,吼道:“放开,给老子放开!”

    但是格桑的眼睛都红了,而我开始挣扎,当然也不希望胖子真的打死格桑,不过胖子也没有那样做,最后用枪托直接把格桑砸晕了。

    我剧烈的干咳着,说实话自己的心里也非常的痛苦,经常听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么一句话,如果我没有中蛇毒,也许周媚真的不会死。

    按理说,我应该劝格桑,人死不能复生,但是因为我身体异于常人之下,反倒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所以只能怀着一颗愧疚的心,忍不住两行清泪也淌在了脸颊,那可是一个花季的姑娘。

    胖子坐在一旁又抽烟,他一直耷拉个脑袋。

    我还是看到有眼泪掉在他的双腿中间,洗涤着几粒黄沙,只不过他还没有到格桑那种地步,也许是因为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太长的缘故。

    东边出现了一道红光,不一会儿便化作了万道金色光芒,又是一天的早晨,沙海再度被太阳光普遍,而就在我们的身后,出现了一片无比茂密的森林,放佛里边和外面就是两个世界一般。

    一股湿气随着太阳的出现扑面而来,整个森林中渐渐地开始出现一层薄入纱的雾气。

    但是,又很快地被蒸发,那种场景震撼着每一个人的灵魂,放佛自己都得到了升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