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救命溪流
    森林中的树木,有着已经非常的高大,要不是整座山挡着,估计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够看到,四周又出现了一些沙丘,我估计要是没有这些沙丘的缘故,这个早已经被人发现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探险队都找不到,因为他们没有专业的风水方面技术,也明白了为什么精密的仪器也不行。

    那是因为这座山中有磁的缘故,也不知道这是古人超前的考虑,还是无意却建造成了这样的情况。

    不过我知道,那就是就太多的人死在了寻找的途中,当然我们能找到,说明其他人也可以,只是很难说墓中是个什么情况,说不定那才是真正让很幸运的人找到这里的一种悲哀。

    格桑醒来之后,他便是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似的,将周媚的尸体抱着,然后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整个人便朝着森林里边走去,轻轻地把尸体放在草上,用工兵铲开始挖坑。

    我再次忍不住过去帮忙,胖子极力阻止了我,但是我执意要去,胖子也只好跟着我,生怕我会被格桑一工兵铲拍死。

    不过,这次格桑并没有拒绝我的加入,胖子也很快加入了我们的行列,我们三个人把坑挖好之后,格桑把周媚的尸体放了进去,然后自己也躺了进去。

    我们和胖子都是一愣,格桑看着我说:“对不起,这件事情不能怪你,我向你道歉。”

    胖子皱着眉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格桑说:“麻烦你们两个,把我和小媚一起埋了吧,我想和她死在一起!”

    胖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霍子枫走过来帮格桑又打晕了,将他整个人拖出来之后,才对我们两个说:“换个地方埋了,要不然这家伙会寻短见的。”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只能这样做了,毕竟霍子枫说的没错,如果格桑找不到尸体,或许他就不会死。

    在我填土的时候,我对着尸体说:“周媚,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久,但你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姑娘,我希望有外国人说的天堂,而你一定会在那里,一路走好。”

    格桑再度醒来,当他找不到周媚尸体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崩溃了,我是第一次和蒙古人打交道,所以并不知道他的崩溃是哪种仿佛失了魂一样,两只眼睛空洞的吓人,说实话看的我心里又开始不是滋味起来。

    霍子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师弟,走吧!”

    我一愣,目光不由地看着坐在骆驼群中的格桑,问:“他呢?”

    霍子枫也看了一眼,说:“就他现在的样子,你觉得还能和我们继续走下去吗?而且接下来的事情他不掺和最好,倒是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大概想了想,确实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如果格桑继续跟着,一旦知道我们下的可能是成吉思汗的斗,估计到时候又是一个问题,这又一次的应证了“有一利必有一弊”这句话。

    接着,霍子枫过去和格桑打招呼,后者并没有太多的理会他,只是偶尔点个头,好像算是同意了霍子枫这样的安排。

    胖子点着烟,重重地抽了一口,说:“小哥,接下来骆驼也不可能跟着我们进这森林里边,让他在这里等着我们也好,估计最多一两天我们就回来了。”

    我知道他是为了让我宽心,所以才说这种话来安慰我,其实胖子应该比我更加难受,只不过他这个人会自我调节,反倒是给我说宽心话。

    安顿好了之后,我们又整理了一些装备,把那些沙漠中使用的东西,而斗里又不能使用的集中起来放在闲置的背包中,当然这些东西是交给格桑保管着。

    这次让我最匪夷所思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到目前为止,盲天官所带的队伍还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不过我注意到,那死去六个人的老外队伍原本是八个人,所以很可能那两个也就在森林中的某处,甚至可能已经下到了斗里。

    这片森林并不是很大,只是非常的特别,它四周被沙海包围着,形成了一个满月的形状,直径大概在一千米左右,相比较以前走过的原始森林,这里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我们也不敢掉以轻心,有过死亡谷的经历,那里也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可我们在里边见到的物种,不是非常稀有的,就是早已经灭种的,要不然也不可能看到蛟。

    在踏入森林之后,地表的泥土非常的潮湿,要不是身后就是黄沙,我会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一个梦,如果是那样就好了,至少不会有人死亡。

    泥土中含有少量的沙子,在保持水分流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要不是外围是沙海,我估计在六百多年之后,这里将会是一片非常之大的森林,不过由于昼夜温差太大,这里的树木也和以往不同。

    这里所有的植被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根本的枝叶非常密集,而越靠上越稀疏,到了一半的时候,已经成了针叶,看起来还真的有些不同寻常,更有一种神秘的气氛将我们五个人笼罩。

    胖子背着岳蕴鹏,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水源。

    从这里的泥土来看,地下一定有一条地下水脉,只要我们找对地方挖一个坑,很可能就会出水,而那样岳蕴鹏也就得救了。

    霍子枫在前面有工兵铲开路,把挡在最前方的植被劈掉,然后走出一条路来,我们就跟着他,我手里的罗盘一直没有再塞回去。

    因为我们现在要找的是风水宝地,说不定在陵墓入口之前,就会有着一条地上水流经过。

    我这样说也不是没有根据,而且还有些老生常谈,因为在整片森林的前方,我们并没有看到其他的河流。

    而风水宝地就是“前有岸山,中有名堂”,水流越曲折越好,那就代表着后世子孙兴旺。

    一千米的直径,所以我们走了大概五百米,便已经到达这座森林的中心地带。

    可是最让人奇怪的就是,里边连一个动物也影子都没有看到,甚至连个昆虫的鸣叫声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片死寂,寂静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示意停下,胖子把岳蕴鹏放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说:“小哥,怎么了?”走在最前边的霍子枫也回头诧异的看着我。

    我说:“根据我们一步大概一米的距离,现在已经走了五百步,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到了最中间,大家四周找一下,水流应该就在附近。”

    胖子竖起了耳朵,听了一会儿就说:“没有听到水声啊,按理说这么安静,要是有水自然可以听得到流动的声音。”

    霍子枫也说:“师弟,你确定就在这附近?”

    我点头,说:“这典型就是人早森林,从这些树木的年龄来看,也正好在六百年左右,要是成吉思汗陵在这里的话,那一定就有水。”

    胖子说:“小哥,你不是跟胖爷说过,这成吉思汗是蒙古人,他的墓葬方式可能和我们中国的不一样,万一人家讲究的风水,并不是我们所说的风水呢?”

    我白了他一眼,问:“你知道咱们盗墓贼最早出现在哪个朝代吗?”

    胖子几乎没怎么想就说道:“那还用说,最早的盗墓贼不分派别,大概出现在西周时期,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吗?”

    我说:“你说的没错,最早的盗墓贼是出现在西周,最大的盗墓贼正是当时国君周幽王,很多大型皇陵都是被他盗取的,但是那时候的盗墓贼依靠什么找斗呢?”

    胖子不耐烦地说:“别他娘的饶了,胖爷是个粗人,你直接说你的依据不就行了,说这些有个毛用。”

    我无奈地回答他:“那你他娘的还废什么话,快给小爷四周找找,风水学在很早就出现了,蒙古这边除了天葬和抛石葬之外,那也有吸取咱们国家汉族的礼葬之法。”

    “而成吉思汗陵既然选择是土葬,那说明他必然请人看了风水,所以小爷觉得自己推测的是对的。”

    “得,那还说个屁,找呗!”胖子说完,便扭着大屁股开始四周找了起来。

    霍子枫和韩雨露也去帮忙,而我留下来照看岳蕴鹏,虽然这里边看似没有危险,但说一眼能看出的危险,那就不是真正的危险了。

    不出五分钟的时间,韩雨露告诉我们,她已经找到了。

    过去一看,只见一条水的流速极为缓慢的水流,被那些浓密的枝叶遮盖着。

    这条水小的非常可怜,水渠倒是很宽,显然以前这股水非常的客观,但因为环境的变化,导致成了现在的模样。

    总而言之,有胜过无。我们用工兵铲铲了一些泥土做成小水坝,水慢慢高了起来,足足在半个小时之后,才能埋住一个人平躺的身体,我们立马把岳蕴鹏放了进去。

    起初的半分钟之内,岳蕴鹏就跟个死人似的,要不然他的胸口还有起伏,我都不认为他还活着,不过这短暂的时间之后,岳蕴鹏便开始在水里扑腾起来,被热的脱水的情况也得以缓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