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格桑失踪
    胖子一愣,说:“我靠,胖爷还没有想好呢,你先等等。”

    霍子枫说:“一边走一边想,现在时间可能就是生命。”

    “不行不行,万一你路上答应了,然后又反悔了,那胖爷不是白干这义务工了。”胖子虽然口中这样说,但他也开始整理装备。

    霍子枫背起背包开始往烟的方向说:“那你说。”

    胖子跟了上去,说:“胖爷已经想好了,一件不低于一百万的冥器,怎么样?”

    霍子枫看了胖子一眼说:“我还以为是什么,直接给你一百万行不行?”

    “霍小七爷就是豪爽,咱们就这么定了。”

    胖子已经走出了好几十米,他返回头对我们叫道:“你们都听到了吗?霍子枫说他给我一百万的佣金。”

    我说:“听到了快去吧!”

    顿了顿,我问霍子枫:“师兄,不让韩雨露和你们一起去吗?”

    霍子枫头也不回地说:“不用了,要是能解决的事情,我们两个人就能解决,她留下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毕竟还有两个老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遇上了难免会出手。”

    其实我知道霍子枫说的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如果是比较棘手的事情,有他和胖子也就足够了。

    毕竟还有盲天官这个盗墓七雄之首在,要是他们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即便韩雨露身手再好,去了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留下来看着装备。

    夕阳下,金色的沙海之中,看着胖子和霍子枫离开的背影。

    两人的背影特别长,仿佛显得他们两个本人非常的雄伟,感觉就像是老电影那种英雄离开时候的场景,不过一般这样的场景,电影中的人物绝对活不过十分钟,所以看起来有有些悲壮。

    岳蕴鹏凑近了我问:“张兄,你说你师傅会遇到什么事情?居然还要求援。”

    我摇着头回答他说:“在沙漠中有着各种危险,而我们这一路所经历的就是其中少的可怜的一些,或许他们遇到的才是真正的大麻烦,说实话我很担心他们。”

    岳蕴鹏说:“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他们一定会回来和我们汇合的。”

    我点头说:“希望是这样。”

    由于接下来非常的无聊,所以并没有什么好记录的,一直就是我们在等人。

    倒是在一天夜里,我们坐在篝火堆旁边,韩雨露告诉了三个,其实就是两个,因为格桑可以忽略不计,他对于我们说什么都不关心,倒是我看到他偷偷地抹了好几次泪。

    韩雨露说她听到了有着喘息的声音,虽然那声音非常的微弱,但她可以肯定确实就在伪陵之中,不过我们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所以她也就没有说。

    我心说:难道是鬼喘气?

    这种事情在斗里确实不少见,只不过并没有人去理会,因为鬼喘气并不会伤人,也不会如鬼打墙困住人。

    其实说白了只是一种很难解释的自然现象,就如同鬼火一样,虽然有着一些依据,但并不能被科学所证实。

    接下的事情发现的霍子枫和胖子离开的三天之后,原本我们不打算进入伪陵之中,可是事情的发生,让我们不得不那样去做。

    这件事情本来应该想到的,可是我心里一直惦记着盲天官他们那边的情况,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格桑忽然消失。

    格桑的消失并不是那种突然走掉,而是在我们的注视下,走进了那片森林之中。

    起初,我们三个人以为他进去解手,所以谁也没有去管,而且现在和格桑说话,那还不如对一块石头谈谈心好,说不定石头会被说的感动了,但格桑决然是不会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岳蕴鹏嘀咕了一声怎么这么长时间,因为我们也曾经商量过,担心格桑会有想不开,然后找到地方稀里糊涂的自我了结。

    可是,几天下来他除了一直发呆之外,并没有异常的行为,这样也就导致了我们的松懈。

    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立马就顺着格桑走进森林的方向走了进去。

    在找了一段确实没有找到的情况下,我自己也不敢继续孤军深入,所以只能转过头来和韩雨露、岳蕴鹏商量怎么办。

    见我一出来,岳蕴鹏便问怎么了,我说人不见了,我们必须要进去找他,要不然他真的有可能做傻事。

    岳蕴鹏一边自我心里安慰跟我们说不会的,一边已经开始收拾装备,他的意思看样子是要跟我进去找人。

    说实话,如果跟岳蕴鹏一起进去,我不但没有安全感,反而还要保护他的安全,这样给我的精神负担就太重了,我自然是提议韩雨露跟我一起进去。

    岳蕴鹏说:“张兄,咱们两个都是男人,有什么自然是咱们两个先上,怎么能让韩雨露跟你去了。”

    我知道现在不说,韩雨露再不出声,到时候真的岳蕴鹏跟着我进去,估计会发生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

    我说:“岳兄,现在不是男人女人的问题,这座森林虽说不大,但里边处处透着诡异,我和韩雨露经历这方面的事情比较多,我们两个人去最合适。”

    岳蕴鹏说:“你不能看不起我,我的枪法不管说在队伍中第一名,但也是数一数二的。”

    “这不是枪法的问题,有时候遇到的事情,枪并不能解决问题。”

    我忍不住看向韩雨露说:“雨露,格桑已经够可怜了,我不希望他再出什么事情,能跟我去一趟吗?”

    即便是这样的情形下,岳蕴鹏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见我正用莫名其妙地眼神看着他。

    岳蕴鹏干咳了一声,说:“张兄,我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和你师兄说的话太相似了,那不知道你打算给雨露多少钱呢?”

    我无奈摇头,因为岳蕴鹏太不了解韩雨露了,以韩雨露的身手想要得到钱,那不知道多少同行人出天文数字的价格雇佣她,不过岳蕴鹏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件一直被自己忽视的事情。

    那就是韩雨露这是为什么?

    人做任何事情,必然有自己的目的,不管这个目的是大是小是坏是好,有了目的才会做一件事情。

    就拿身边的人简单的举个例子,胖子的目的是摸冥器,而霍子枫他们是为了别人的目的而做事,他们的目的就是报恩。

    可是韩雨露的目的又是什么了?

    一下子我就用莫名的眼神看着韩雨露,我绝对不相信她是活雷锋,即便雷锋做好事也会记在自己的日记本中,难道韩雨露也是这样的,我想她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应该不会有人把她的日记翻出来公布于众吧?

    不过,我并没有借口问韩雨露,因为即便直接问她百分之九十九不会说,即便是说了我也不一定相信。

    这事必须要等着胖子回来,我们两个合计一下,然后再对这件事情下个定论,最后才是找机会询问韩雨露的初衷。

    “只要是我能力范围的,韩雨露的要求我都会答应。”

    我大概估计了一下,现在距离格桑失踪已经将近半个小时,而这里边的情况是瞬息万变,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不能再白白浪费时间了。

    忽然,韩雨露看着我,问:“给我一个理由。”

    我愣了愣,说:“其实完全都是出于我的私心,我担心格桑出了事情,加上周媚的死亡,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韩雨露用很费解的眼神打量着我,过了片刻她才点头同意和我一起去寻找。

    我是真的心里有愧,如果不是发生了周媚的事情,现在格桑就不会这样,说白了他们两个人是向导,而我是带队的,我自己确实要负一定的责任。

    长话短说,韩雨露没有跟我提任何要求,我们两个收拾好装备,提醒岳蕴鹏自己小心点,这十二头骆驼可是我们回去的关键,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估计大家开着11路几乎是不可能回去的。

    我们两个人进入了森林中,确实找到了一泡尿迹,大概是因为一直不怎么活动,格桑的火气自然不小,所以尿液都是橙黄的,在绿色的植被上,显得特别的明显。

    韩雨露追寻着格桑走过的痕迹,虽然很细微,但是对于这方面有经验的人而言,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所以我们有信心找到格桑所处的位置。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按照踪迹找了也就是百十来米。

    忽然韩雨露支起身子,同时也皱起了眉头,我心里跟着“咯噔”一声,觉得可能是失去的痕迹,这也是我最为担心的。

    果然,韩雨露说:“他的痕迹消失了,不过他身上的味道很重,或许还可以试试。”

    没错,格桑身上的味道确实太重了,因为他有狐臭,这点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知道,只是从来没有人会暗暗嫌弃他。

    在倒斗这行业中,做的时间长了身上也有味,所以行家一闻就知道是不是有股土腥子味,换句话来说那就是尸臭,常年和尸体打交道的人都会有。

    在韩雨露像是一条名贵品种的好犬的方式之下,最终我们把目标锁定在一个极为不愿意现在下去的地方,那就是我们所挖的盗洞里边,但恰恰格桑就是进了盗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