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最后一餐
    我观察了沙子的流速,觉得即便到了顶部,给我们做出措施的时间也不是很多。

    而且我把顶部是用铁浇筑的事情和韩雨露一说,韩雨露立马皱起了眉头,她自己一个人拿着手电站在最高处去四面打量。

    作为盗墓贼,我研究过墓中时常出现的沙坑陷阱,那大多都是流沙坑,把人陷下去活活地憋死。

    而第一次意识到还有这样的设计,估计这可能和四周都是沙漠有关系,大大增加了这个机关的威力,我估计以前只是堵住出口困死人,而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韩雨露跑下来说:“我们必须马上想办法化解危机,否则沙子塞满了这里,我们也就会死在这里。”

    我叹了口气,说:“那只能用炸药了。”说着,我把自己身上的炸药掏了出来,同时也示意韩雨露也拿出来。

    我们这次需要的量必然不会小,至少要炸塌另一边的石墙,因为我无法推测石墙的厚度和其中会不会有别的猫腻,只能选择一次性赌把大的。

    就像是韩雨露自己说的,她并不是神,有些事情她也是无法解决的,所以现在我们只能靠炸药。

    将炸药贴着一边的石壁放好,接着尽可能挖一个最深沙坑来防止爆炸给我们自己带来直接毙命的危险。

    点了引线之后,我快速地回到了沙坑中,把耳朵死死地堵住。

    过了没有十几秒的时间,忽然“轰隆”就是一声巨响,在这种封闭的空间中,不管是冲击波还是声音,那都是把炸药的威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有那么两三分钟,我的脑袋一直“嗡嗡”作响,被声音震的七荤八素的,如果刚才不是堵住耳朵,估计现在已经震聋了。

    在我们站起来的时候,身上都是一层不薄的沙子,发现真的还被我们炸出了一个大洞。

    可要命的是,大洞并没有通往外面,那又是一个夹层,里边还有沙子,虽然量只占据了半,但是在我们炸开之后,这条通道的沙子,开始往另一条里边灌。

    看到有空间,我和韩雨露慌忙搀扶着格桑跑了过去,然后把格桑往里边一放,接着我们两个心有灵犀地开始用沙子堵那个被我们炸开的口子。

    随着沙子自身流动,加上我们两个拼命有工兵铲的堵截,不一会儿那个窟窿还真的被我们堵住了。

    这时候,我们两个人累的几乎瘫躺在地上,连动动手指的力量都没有。

    沙子流动的声音渐渐消失了,显然如果我们没有存在于这个夹层之中,现在我们就可以呼吸沙子了。

    观察了一下这个空间,发现那还真他娘的大,估计我有力气从一边往另一边走十步,脑袋便能撞到沙子。

    只能说是一个颇大一些的沙坑罢了,三个人显得还算是勉强可以,但是有十个人,立马就会变得拥挤不堪。

    但这些都不是目前最重要的,等到我们发现这里依旧是个完全封闭的地方之后,顿时我明白了当初设计者希望到达的目的,只不过这里把这个机关发挥到了极致。

    现在我们要考虑的那就是氧气问题,毕竟这种细沙子之间存在的缝隙小到几乎忽略不计,所以不可能会再有空气流通进来。

    一旦我们三个人把这里的氧气吸光,最后我们将会被自己呼出的二氧化碳活活给憋死。

    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三个人都会窒息而亡。

    不过,要不是刚才急中生智想到的这个办法,估计现在就已经死了,活着就有希望,也许岳蕴鹏已经开始找我们了。

    或许霍子枫他们都回来了,然后一行人正在想办法救我们,心中一万个可能性在让我不要崩溃,但我还是崩溃了。

    可是,究竟是谁在害我们,想到害我们的人,我真的恨不得把对方生吞活剥了,可惜接下来的等待,将是一场和死亡的博弈。

    封闭空间,又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

    而且这一次的情况要比以往更加严重,现在没有任何的机关可言,也没有什么奇妙的设计,更不可能是鬼打墙。

    这是实打实的困境,而我们要在等救援之下,也要做出最大的努力。

    现在我们三个人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空间,有人说没有水你可以坚持三天,没有食物可以坚持七天。

    可是没有空气,那是一秒都坚持不了,所以我们要想办法保持空气的流通性才行,要不然一切都是空谈。

    细沙的密度非常的小,不像是这是一堆小石子,说不定还有空气的存在。

    当然我不否定沙子与沙子有空气这样的定论,但那点估计还不够肺活量好的人吸一口。

    休息了片刻,我检查了格桑的情况,他后脑的伤不致命,但因为之前被沙子活埋而导致窒息。

    原本放在平常就是一块创可贴大小的事情,现在却搞得非常的严重,伤口虽说凝固,但看出的发炎了。

    我叫了几声格桑的名字,又来回轻轻摇他,甚至还提到了周媚的名字。

    原本看似没希望的事情,忽然他还真的醒了过来,第一个动作就是要抓他的后脑,我连忙拦住他,生怕他因为不注意而得破伤风而死。

    终于,格桑完全地清醒过来,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快速往后靠,并且做出有攻击的姿势,不过当他在手电光下看清楚我和韩雨露的脸庞,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看了看狭小的空间,格桑问:“我们在哪里?”

    我说:“我们被人算计了,现在正困在这么一个鬼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开。”

    格桑又四周打量了一圈,发现除了我们这片之外,其他地方全都是沙子,便略作思考了起来,不一会儿说:“我正在方面,忽然就感觉到有人砸了我的后脑,对方一定是个高手,要不然不可能这么轻易把我放倒。”

    我无奈地说:“就算不是高手,就以你当时思念成疾的模样,估计是个人就能偷袭你。”

    格桑没有反驳我说的话,同时也看向了一旁的韩雨露,然后问我们两个人:“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

    我反问他:“你以为这是哪里?”

    “这不是沙漠中的流沙坑吗?”格桑很是诧异地看着我。

    我一看他居然不知道,心想也就不让他趟这趟洪水了,毕竟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有时候知道了反而会害死自己,幸好格桑也不是一个有很大好奇心的猫,所以对我跟他说这就是流沙坑并没有什么怀疑。

    格桑说:“我们陷入流沙坑活着真是命大,不过那也等于就是死了,因为流沙坑的结构太过松软,只要稍微借助一点点外力,便会整个坍塌,我们现在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我没办法和他解释真正的情况,也就听着他说不做声。

    而韩雨露更不会接她的话头,一时间格桑又陷入了一种颓废的状况,只不过我从他的眼神中,还看到了一种像是受到了残酷刑罚之后解脱的表情。

    我摸出了食物和水,先补充一下体力,韩雨露也是一样。

    让格桑吃,他说反正也是死,吃不吃都无所谓了,我就将他反正都是死,那吃了再死总比饿死强,我们中国可讲究人宁可做饱死鬼,也不做饿死鬼。

    格桑看着我,忽然就笑了,点了点头开始大肆地吃喝起来。

    这种场景我好像见过,不知道是在影视剧里边,还是一些武侠小说里边,但凡被关入死牢的死刑犯,他们在临死之前都会给吃一顿好的,并把这顿饭叫做断头饭。

    虽然不知道我们现在吃的是不是最后的一餐,但总要吃饱喝足了才有力气想事情,实在真的出不去,那也不可能活活饿死。

    好死还不如赖活着!

    这一刻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人一旦真的陷入了绝境,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会是我们这样的做法。

    经历的风风雨雨多了,这种情况也遇到的不少,我并没有以前那么悲观,觉得人活着便是有可能有机会的,所以我根本没有打算放弃等死,说实话我他娘的还没活够呢!

    忽然,韩雨露问我:“还有办法吗?”

    我不知道是心疑的,还是真实就在发生,好像现在的空气变得有些浑浊了,呼吸起来也没有之前那么舒畅,所以我忍不住加快了呼吸的频率,这样才感觉好了一些。

    看着四周的情况,我说:“我们不能在这里死待着,否则等不到救援就先死了。”

    韩雨露微点头,说:“我真的,我现在想知道你还有办法吗?”

    我说:“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又会消耗我们很多的体力,说不定不等这里的空气被我们呼吸干净,我们就会被活活累死。”

    “你说。”韩雨露直接说道。

    我看了格桑一眼,这家伙吃好喝足了,此刻一脸的释然,压根就和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

    格桑时而很神经质地笑着,时而笑着笑着又流出了眼泪,不知道是对周媚的怀念,还是对生命的洒脱,总之感觉他非常的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