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情到深处
    不等我说话,胖子一路小跑到了黄妙灵的身边。

    由于距离太远,我并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不过倒是看到他指了指我这边,然后黄妙灵看了过去,短短的犹豫了几秒钟,黄妙灵便起身走了过来。

    “小哥,你找我?”

    黄妙灵坐在我身边,随手捡起一根木头,丢进了我这边这堆篝火中,大概是所有人都看出我不开心,并没有过来触这个霉头,所以我自己“独霸”了一堆篝火。

    我看了一眼她,其实自己真的没找她,肯定是死胖子那家伙出的幺蛾子,不过既然人已经过来了,我也不可能赶走她,况且我真的有很多事情想要问黄妙灵。

    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就习惯性地问道:“最近过的好吗?”

    黄妙灵微微点头说:“还可以,你呢?”

    “也行吧!”我叹了口气,接着问她:“你师傅身体怎么样?”

    “师傅他不是很好。”

    说到这里,黄妙灵顿时黯然伤神起来,低着头说:“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我把寿衣和棺材都给他订做好了……”

    我有些诧异,说:“我去年把聚宝盆卖给他的时候,他不是还挺硬朗的,怎么会这样呢?”

    黄妙灵说:“那种病谁也治不好,不像官爷。”

    她看了看盲天官,说:“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一颗那种丹药来救命的,要不然摸陈文敏也不会死了。”

    我“哦”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我问她为什么离开我,她用付义的身体状况说事,那我问了跟没问是一个道理。

    可毕竟这是我心头的一块病,犹豫了很久之后,我才决定还是问问,至少也能了结自己的心事。

    在我刚想问话的时候,黄妙灵忽然说:“小哥,你的肩头能借我靠靠吗?”

    我整个人都傻了,因为这种话会勾起我太多太多属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回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习惯性地点头同意了,总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黄妙灵已经把头靠了过来。

    扎起不长马尾上的洗发水淡淡的香味,让我为之心动。

    在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你有千言万语,抵不过美女的一个轻微的动作,难怪古人说美女大多是红颜祸水,古人真的不欺人啊!

    良久之后,黄妙灵再度开口说道:“好几个月不见了,你有没有……有没有想我?”

    我他娘的最怕就是这样,因为堵的我实在是张不开嘴,可是黄妙灵偏偏就是这样做了,但我很快回想到神农架墓里的点点滴滴,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把黄妙灵轻轻地推了起来,我看着她,郑重其事地问道:“妙灵,你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吗?我不想做一个傻子,你知道虽然有时候我做事情是挺白痴的,但我也是有自己底线的。”

    黄妙灵好像并不是很意外,她眨了下眼睛说:“我想我跟你说过吧小哥?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报答师傅对我的养育之恩。”

    我郁闷地点了一支烟说:“虽然用聚宝盆说事情不适合,但付义已经答应过我,他不再干涉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而且也不再逼迫你去倒斗,可为什么每一次你还是要去?”

    黄妙灵很认真地看着我,说:“我说因为你,你信吗?”

    我愣了愣,问她:“什么意思?”

    黄妙灵流露出一丝难以形容的苦笑,说:“你应该知道,在那件事之后,我再也没有独自下过斗,只有你去的斗,我才会来的。”

    一时间,我不知道黄妙灵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从她的神情来看,我没有理由怀疑她,而且她说的也不错,确实是我下的斗,她才会去,一种淡淡的夫唱妇随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地感动了。

    可我还是对这种感觉并不强烈,如果黄妙灵是在骗我,那么她的演技绝对可以媲美世界级别的影后。

    这让我在那个梦之后想过,如果黄妙灵和盲天女都善于骗人,那么盲天女的演技最多算得上二等,而黄妙灵才是真正的一等一。

    黄妙灵见我不说话,便皱起眉头说:“你不相信我?”

    我摇头说:“不是不信,是不敢信,因为我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所以我必须把这个梦和你说一下。”

    接着我就把梦里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和黄妙灵说了出来。

    说实话,我并不是只是为了让她听这个梦,而是想要看看她的表情,这样至少可以看出她对于整件事情是个什么态度,这也将决定以后我会怎么去定位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我需要一个满意的答案,不论这个答案是好是坏。

    在我讲述这个梦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黄妙灵的变化,包括她表情、眼神、肢体反应等等等等……

    当我把整个梦比和任何都要详细的叙述一遍的时候,黄妙灵却表现的无动于衷,好像在她听起来,这更像是一个故事,由我自编自演的故事。

    在整个梦说完的那一刻,我的心已经平静的不能再平静,应该算是把自己的心里话借助一个梦告诉了黄妙灵,接下来就看她会怎么接话了,所以我便没有再说一个字,而是直勾勾地看着黄妙灵。

    “哦……”

    许久之后,黄妙灵居然就用了这么一个字来回应我说的一切,然后表现出正在深思熟虑某件事情的模样。

    终于,我忍不住了问道:“黄妙灵,你觉得这个梦的可信度是多少?”

    黄妙灵忽然一笑,说:“那就取决于你相信多少了。”

    对于她这句话,我表示很费解,看似回答了我的问题,但实际也不过是顺着我的话来说,有些顺水推舟,不愿意正面回答我的意思。

    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我把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自然不会就这么放弃,立马接着问道:“难道你真的是为了末代盗神的位置?为了权利和地位?”

    黄妙灵看着我,说:“好了,我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如果你非要那样认为,我也没有办法。”

    说完,她起身便缓步回了她的帐篷中,留下目瞪口呆的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常言道:“女人心,海底针。”

    我此刻终于深有体会,而我又是一个特别爱较真的人,心头萦绕着问题,就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估计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胖子跑过来问我谈的怎么样,我摇了摇头苦笑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因为谈了就和没谈也没有什么区别,反倒是搞得自己心里不痛快,而且之前想过见面会有千言万语来倾述,可没想到却落得这样的结局。

    可能是喝了不少酒,胖子非要替我去找黄妙灵理论,但是被我拦了下来。

    毕竟这种事情只是我们两个人的,其他人根本就无法插的上话,黄妙灵连我的话都不接,又怎么可能去接胖子的话。

    我坐在篝火边,其他人好像默认了我守第一班夜似的,逐一都回到了帐篷中休息,只剩下不远处骆驼群里发出的响动,甚至连火烧木柴的声音也变得特别的清晰。

    忽然,我感觉身后有人,便下意识地转头去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韩雨露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背后,她的目光并没有放在我的身上,反而是看着黑漆漆的森林里边,也不知道想要看到什么。

    终于,我还是先开口了,问她:“雨露,你不去睡觉站着这里做什么?”

    韩雨露的回答非常的简单,也很有说服性,她道:“第一班岗由我和你一切守夜。”

    我看了看四周,难怪再也没有别人,我还以为盲天官对我已经放心到了这种地步,居然敢让我守夜,也不怕我走神的时候把整个营地里的人卖了。

    苦笑着看向韩雨露,我说:“那和我聊聊吧,我现在很烦。”

    我坐了一个请她坐下的手势。

    韩雨露犹豫了一下,便和我并排坐了下来,但是她的眼神一直都没有放在我身上。

    要是我不了解这个女人,肯定会以为是森林方向有什么变故,或者说她是在自命清高地装样子,但是我很了解她,所以知道这是她的性格。

    我把韩雨露当成了吐苦水的聆听者,因为我知道她肯定不会告诉别人今晚我说了什么。

    其实我也是借着酒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大概就是在回忆和黄妙灵一起的经历,在怀念我们的过去,同时抱怨对现在这种情况的不满意等等。

    很久之后,韩雨露忽然开口说:“你真的了解她吗?”

    我一愣,问:“什么意思?”

    韩雨露又说:“你真的了解我吗?”

    我彻底被她问的有些找不到北,反应了片刻我点了下头,很牵强地说:“应该还算了解吧!”

    “不,你不了解。”

    韩雨露说:“你不了解我是来自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我真的的脾气秉性,所以你也就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韩雨露的话,让我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她说的确实不错,我到现在都很难相信有人会起死回生,不确定韩雨露是不是古国遗址中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因为当时只顾得胖子,只是大概地扫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