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深潭巨鳄
    我看着他们两个围着各自石猴来回游动,又是摸又是敲的,甚至抓着石猴的身子游到了最底部,甚至已经贴在了水底上。

    看了又看,胖子最先朝着水面泳了上来。

    一出水,胖子就想上岸,我们连忙把他推了下去,因为既然要搞定石猴,那肯定需要有人下去,既然他们两个已经自动请缨了,那就让他们把事情做完了再上来。

    胖子瞪着眼睛大骂道:“我操,你们他娘的这是干什么?不把胖爷拉上去也就罢了,居然还推胖爷?反了你们了?”

    有人就笑了起来,我说:“胖子,说一下情况,要是不能个搬倒就让你上来,要是能你至少也搬倒一个。”

    “不能不能。”胖子一边说,一边还是想要上岸。

    霍子枫把早已经准备的绳子丢给了胖子。

    胖子一脸感激地说道:“想不到啊想不到,这才是患难见真情,看看人家霍小七爷,再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他娘的是白眼狼,尤其是你小哥。”

    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自然知道霍子枫给胖子绳子并不是要把他拉上来,而是要让他再潜下去,把绳子拴在石猴上面,我们就一起用力把它拉倒。

    这样也省的再有人下去,当然这是他们两个潜入水底我们想到的。

    听我把大家商量好的意思一说,胖子气的肺都快炸了,继续大骂我们,但是根本没有人理会他。

    我们只是问胖子那些石猴的具体情况,可是胖子打死都不说,即便我们不让他上岸,他就是和我们死磕上了。

    这时候岳蕴鹏终于浮出了水面,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把头发捋到了后面,做了一个“大背头”的模样,说:“真是想不到,那居然不是石头的。”

    胖子立马游到了岳蕴鹏的身边,用手捂住他的嘴说:“别说,看他们怎么办。”

    霍子枫开口说:“好了,咱们都别闹了,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而这才是第二重龙楼宝殿,我们想要在天亮出去,那就不能这样浪费时间。”

    胖子把矛头转向我,说:“行啊,只要你们让小哥给胖爷道个歉,那么我就告诉你们那五个石猴子的具体情况。”

    韩雨露忽然说:“这个地方不能久待,不要做无谓的事情。”

    顿时,她的话像是一针强心针,我们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胖子和岳蕴鹏,因为韩雨露的话像是都是没错的,她说这个地方不能久待,那肯定是有她的道理的。

    听到心爱的人都开口了,岳蕴鹏用灵活的游泳姿势躲过了胖子,到了一边立马说道:“那是五个瓷猴子。”

    “什么?”

    我们都大吃一惊,因为谁都认为那种颜色肯定是石头,再不济也就是铜铁之类,可谁都想不到那是瓷器,居然还有人把瓷器烧成黑色,而且从表面看又没有釉面,要不是他们两个不说,打死我们都想不到。

    “瓷的?”我皱起眉头,问:“还有别的发现吗?”

    胖子一看岳蕴鹏已经“招供”了,他再不说那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胖子说:“这次的冥器一定要多让给胖爷一件。”

    顿了顿,他才说:“瓷猴子的底部有铜浆镶在了地面上,水是从猴子的嘴冒出的,所以……”

    我微微点头,说:“所以只要打碎瓷猴子就行,对吧?”

    “理是这么个理,不过那可是元朝的瓷器啊,而且还他娘的是五个。”

    胖子一脸心疼地说道:“平常一对那就了不得,那五个更是价值连城,胖爷舍不得啊!”

    我们也都陷入了沉默,元朝瓷器工艺可是中国陶瓷发展的一个转择点。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元代瓷器是被忽视的。自本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由于地下、地上的元瓷不断被发现,才逐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元代的钧窑、磁州窑、霍窑、龙泉窑、德化窑等主要窑场,仍然继续烧造传统品种。

    而且因为外销瓷的增加,生产规模普遍扩大,大型器物增多,烧造技术也更加成熟。

    可这种黑色的且没有釉面的,却是独一份,所以更显得尤为的珍贵。

    同样一件同模型的瓷器,从元朝流传到现如今的最为珍贵,现存的元青花和元釉里红,那价值随便一件都上百万。

    虽然在工艺上远不如明清时期的细腻,但贵在历史的沉淀,和这种没有釉面的瓷猴子单一性。

    胖子打着哆嗦说:“我靠,你们到底什么意思?要是都和胖爷一样舍不得破坏,那就让胖爷上岸,胖爷都快冻成冰棍了。”

    我们几个头头交换了意见,一大部分保持着中立,另外以盲天女为首的选择破坏,结果意见显而易见,我们中立其实也就是不忍心,但要是跟自己的性命比较起来,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最后,两把石工锤丢了下去,胖子和岳蕴鹏一人一把,下去就对着瓷猴子一顿地敲,不得不说这是我见过最为坚硬的瓷器,以往的瓷器哪里遭受得了这样的打击,一锤子就已经敲成碎片了。

    我有些心疼地对他们说:“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瓷器,就如同玻璃里边的塑钢玻璃似的,如果真的能够把这五个带到市面上去,估计会刷新所有古董贩子和爱好者的世界观。”

    “可瓷器终归是瓷器。”霍子枫说着,他的示意我看水下。

    在胖子和霍子枫一锤子一锤子的招呼下,就像霍子枫说的那样,毕竟还是瓷器,即便它们再坚硬,还是逃不出瓷器这个代号,看着碎片沉入水底的那一刻,我的心里非常的难受。

    在五个瓷猴子被先后砸碎之后,胖子和岳蕴鹏终于回到了岸上,即便穿上衣服他们斗瑟瑟发抖,我们只好给他们点起了无烟炉,让他们取暖。

    那些瓷猴子的碎片,被忽然暴增的水流冲刺着,四处乱飞起来,然后随着水流就到前边的瀑布处,顿时瀑布的水流声变得更大了起来,我们就站在瀑布上看着。

    这个瀑布的落差也就是十多米,比起之前的断崖那是小巫见大巫,但是由于有瀑布的存在,反而显得却更加的深。

    黄妙灵问我:“小哥,你是当时是怎么运送棺椁的?”

    我说:“也行在棺椁入位之前,这里并没有水,既然六十多米高的断崖能运送下来,这点高度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也对!”

    黄妙灵看着水流说:“你说,是不是我们把这水流破坏了,那机关就不复存在了?”

    我耸了耸肩,说:“那只能靠你了,我是没那个能力知道了。”

    水流在半个小时时候变得小了起来,等到一个小时便完全断流了,显然我们是破坏了这里的水流系统,至于牵连着破坏了多少机关,那就不得而知了。

    收拾了装备,我们便准备用绳子送了下去,可是霍子枫刚下到一半的时候,就叫道:“大家不要再下来了,下面有危险。”

    “子枫,怎么回事?”二叔问道。

    我们也用手电往下照,可是由于还有水雾,根本看不清楚下面的具体情况,估计只有到了霍子枫的位置,才可以勉强看得清。

    霍子枫说:“有鳄鱼。”

    胖子打了喷嚏,问道:“几条?”

    霍子枫说:“目前能看到两条,我想肯定不止于此。”

    胖子看着我说:“小哥,你说这里又没有什么鸡鸭牛羊的,这些鳄鱼靠什么活着?”

    我白了他一眼,说:“靠你。”

    胖子愣了愣说:“你是说它们吃的就是咱们这种盗墓贼?”

    我无奈地说:“这里的水并不是死水,很可能带进一些鱼类,所以我们才在刚才的水潭没有看到鱼,估计都被冲到下面,被鳄鱼吃掉了。”

    胖子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说:“胖爷刚才还想着乘风破浪顺着瀑布直接划下去,但是这水他娘的凉了,也幸好胖爷没有那样做。”

    “呵呵。”

    我笑了笑说:“你要是真下去,说不定那些鳄鱼就吃饱了,我们就不用担心成为它们的口中食了。”

    胖子朝着我翻白眼,也不再说什么,忽然就听到下面响起了枪声,看来霍子枫已经开始给我们清理危险了。

    接着我们就下到了底部,同时发现了两具鳄鱼的尸体,不过还有五六条小鳄鱼,但已经不足为惧了。

    “这是鳄鱼一家子啊!”岳蕴鹏好像还有些心疼这些鳄鱼的命运。

    我检查着其中一条鳄鱼的尸体,鳄鱼的寿命一般在七八十岁,最多可以活到一百多岁,而这个元朝陵墓已经有六百多年的岁月,就以鳄鱼最大的寿命来说,至少也要经历六轮才行,可为什么只有两条大的。

    想到这里,我就开始用手电照四周,霍子枫见我有些紧张就说:“我已经检查过了,除了这两条大的就没有了。”

    我摇着头说:“不可能,肯定还有其他的,可能它们刚才顺着水流游动也说不定。”

    说着,我就顺着水流去照,不照还好,一照就发现了一具人的尸体,而且只剩下了左半身子,正漂浮在水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