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玲珑七宝台
    胖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小哥,你说的没错,这成吉思汗果然还是非常信奉咱们中国的道教的,要不然也不会把三清放在龙楼宝殿的第三重来。”

    我说“道祖是老子……”

    胖子摆着手说:“算了吧,咱们谁还不知道谁,你装什么道家的祖师爷啊!”

    我没好气地说:“小爷说的‘老子’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李耳,你他娘的以为小爷说什么呢?”

    胖子嘿嘿一笑,说:“误会,真是天大的误会,你接着说。”

    我长吁一口气说:“老子是道祖,三清是是最高神和教主,我想接下来我们就会看到‘玲珑七宝台’了。”

    盲天女看着我说:“小哥,你肯定是玲珑七宝台?”

    我点头说:“如果是按常理出牌,应该就是。”

    霍子枫问盲天女:“玲珑七宝台怎么了?”

    盲天女说:“传说中,玲珑七宝台蕴含着经历了漫长蕴化的自然之灵气,这种灵气可以有非常神奇的作用,非常的神奇。”

    看着盲天女说的这么玄乎,我倒是不苟同,因为在我知道的玲珑七宝台,那是刻满了道教经文的一个类似祭祀台的东西。

    这些一般是道教大观中才会有,当然也有传闻是在墓葬中,上面刻着多为往生口诀和一些羽化成仙的要诀等类东西。

    虽然盲天女这样说了,但是并没有多少人非常相信,因为这都是道听途说,即便她那一门和道家有着很深的渊源。

    我不相信盲天女也真正见过玲珑七宝台,因为这东西非常的有讲究,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放的,这跟往家里请尊神像可是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东西。

    过了第三重龙楼宝殿,还没有走十几米,果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祭祀台。

    这个祭祀台的大,远远超越我们所有人的想象,更像是一片巨大的空间,上面什么都没有放,但当我走到了旁边的时候便发现,这却确确实实是一个玲珑七宝台。

    八边形的巨大玲珑七宝台,每一条边长差不多有九米,可想而知整个玄台的面积。

    上面有着八卦分别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自然现象,以推测自然和社会的变化。

    中间是太极图,阴、阳鱼也特别的醒目,象征着两种势力的相互作用是产生万物的根源,乾、坤两卦在其中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

    我们并没有看到盲天女所说的灵气,胖子就有心调侃她,不过盲天女说灵气是看不到摸不着,却是存在的东西。

    这跟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神,只是我们没有见过是一个道理,所以自然不会有人相信那是真的。

    韩雨露反复看了八卦,又用手沿着那八卦的凹槽摸了一把,顿时白皙的手指上就出现了一片如同墨汁干涸之后的东西,她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说:“是血,人血。”

    我们都是一愣,盲天女更说不可能,因为道教的宗旨自然不是杀生。

    在祭祀的时候,大多也不会使用活动物,更不可能用人,但我们又非常相信韩雨露的判断,只是这一切都变得太诡异了。

    我沿着这个玲珑七宝台转了一圈,并没有再发现什么,只有一条对应着我们从阶梯那边上来的路,而这边也是一条朝上而行的阶梯,也就是通往龙楼宝殿的最后一重。

    所谓的龙楼宝殿,其实最早是汉族风水学中的术语,用来形容龙脉“太祖山”因为其高大如云的壮观景象,放佛就是有四重龙楼四重宝殿一样的空中楼阁的设计,耸云着为楼,方圆平整着为殿。

    在风水学不断的演化过程,在战国末期才有人把这种自然成形的山岳,转变了一个意思放进了皇陵墓葬之中,才有了我们现在所见到的龙楼宝殿。

    不过,随着封建王朝的解体,没有了皇帝便再也没有龙楼宝殿,因为不可能再有人大费周章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便开始给自己修建坟墓。

    而且这种大手笔,现代人也把它转变成了留个活人的财产,而并非带入土中。

    韩雨露又让我们看了玲珑七宝台的细微地方,发现在阴阳眼上,有着两个指头粗的小孔,而周边还有着密密麻麻的条痕,一直从八卦的地方衍生过来。

    同时我也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那就是这个玲珑七宝台呈现出四周微高,中间阴阳眼为低的形式,也就是说只要把液体倒在玲珑七宝台的任何地方,最后都会流到阴阳眼中。

    听到我这么一说,胖子立马就有了注意,带了四个人,就往来的泥潭跑去。

    我问胖子干什么去,他头也不回,只是说让我们先等着,他们去去就来,会让我们看到最为有意思的东西。

    也搞不清这个死胖子又在出什么幺蛾子,只能嘱咐他小心一点,不要大意在回头路上栽跟头,但是胖子他们跑的走没有影了。

    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以胖子为首五个人,正抬着那条鳄鱼王的尸体回来,他们把鳄鱼王往玲珑七宝台上一丢,胖子就去和韩雨露借精钢剑,虽然韩雨露也微微皱眉,但还是把剑交给了他。

    我问胖子:“你要干什么?不会是要在这里吃鳄鱼肉吧?”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胖爷身上又不是没食物,只是听姑奶奶说这里有过血,胖爷怀疑这是一种血祭,说不定接下来我们会看到什么奇观呢!”说着,他就一剑刺入了鳄鱼王的尸体中,然后就用力一拉剑柄。

    顿时,在锋利无比的精钢剑之下,鳄鱼皮显得并不是那么结实,顿时一道超长的口子出现了,还没有死多久的鳄鱼王从口子里鲜血立马就流了出来。

    胖子还不摆手,又把整条鳄鱼切成了好几大块,然后开始拖着往四周去,我们就看着从鳄鱼肉中,大量的鲜血流淌出来,顺着流到了八卦的凹槽。

    接着又从八卦的凹槽中,又流到了那些细密的条痕中。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以前人家祭祀用的是人血,你他娘的现在搞鳄鱼血,肯定屁用也没有。

    而且祭祀本身就和你给你爹每年上坟似的,只不过求个心理安慰,古代那就是迷信,你搞这个根本是浪费力气。”

    “滚,你才给你爹上坟呢!”

    胖子一边喘气一边骂我,然后又说:“你不觉得现在这种景象挺美吗?”

    我愣了愣,再去看整个玲珑七宝台的时候,发现此刻的整个台子上面,被无数的鲜血染红,再加上还不断往阴阳眼里边流淌,看起来确实非常的美。

    只不过这种美带着丝丝的诡异,而且让人心里非常的不安。

    胖子倒是一脸激动地说:“流吧流吧,全流进去,你喝饱了之后,就该给胖爷展示一下你的神奇之处了。”

    我看了看韩雨露,又看了看盲天女,发现她们的表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担心在里边,但看得出她们又十分愿意看下去,也不知道是想要看到什么。

    其他人更是大眼瞪小眼,也许他们连这是怎么回事都没有搞清楚呢!

    二叔就走到了我身边,轻声说:“小哥,你就打算让胖子这样胡搞?”

    我皱起眉头,说:“你不是也没拦着吗?”

    二叔叹了口气说:“胖子这个人的性格你比我了解的多,我们其他人阻拦他,他肯定会跟我们急眼,而你就不一样了,他还是听你的话的。”

    我说:“胖子又不是一条狗,而且我又不是他老板或者什么首领,那只是我们之间相处的时间长了,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兄弟,就像你说的我了解他,他要是真的想做一件事情,即便是我也没有能力去阻挡。”

    “唉!”二叔深深地叹了口气,便不再说什么了。

    我疑惑地看着他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二叔犹豫了一下才说:“但凡用的血的时候,那都是一些非常有禁忌的术,不但对于旁人没有好处,对于自身还会折损寿命,那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听了二叔的话,我确实也有些心里打鼓,因为他说的是有一定的道理,不管会不会真正像他说的那样严重。

    但是用血来祭祀,那是在道德上的一种缺陷,总之不管是执行者还是观摩者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正在我想要让胖子罢手的时候,岳蕴鹏却非常有兴趣地对我说:“张兄,传闻你们七雄不是有特别的手段,是不是也需要这样?给兄弟露一手见识一下呗!”

    我说:“岳兄,现在咱们可是在斗里,而且我也不会,想要看手段就找霍子枫,他深得官爷的真传。”

    岳蕴鹏看了霍子枫一眼,冷哼一声说:“那算了吧,他还跟我抢雨露,以后我们两个就是情敌,你让我向一个情敌低三下四的提要求,我们岳家人可做不出那样的事情。”

    看到想做的岳蕴鹏,我忽然想到了陈瞎子死去的儿子左耳,两个人完全就像是一个翻版,以前的左耳是在平常生活中飞扬跋扈。

    可是,到了斗里却表现的特别突出,而岳蕴鹏在北京时候非常的沉稳,可到了斗里又是这样,真是让人感到有些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