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明珠猫腻
    在宋元明时期,皇室尤为喜爱这种发光物体,还有传说成吉思汗夜明珠,在宝岛被盗窃,后被破案,将其物归原主。

    本来以为那就是唯一一颗最大的,想不到这两颗丝毫不逊色那颗失而复得的。

    说到夜明珠,最为著名的那就是慈溪的夜明珠了。

    根据专家分析,随葬于慈溪陵墓中的有一颗,近似于球体,重量在将近多克,当时是1千多万两白银,相当于现在的8亿多,被慈溪含在口中,一同下葬。

    但这并不是唯一一颗,慈溪凤冠之上有着九颗夜明珠,虽说小一些,但是根据李映发的《文史拾趣》记载,在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城之时,慈溪不准人民反击侵略者,反而大肆搞卖国活动,从其凤冠上取下四颗夜明珠赠与外国人,求他们退出北京。

    只不过,这四颗夜明珠并没有落到外国人的手里,因为慈溪的宫女带着四颗夜明珠跑了。

    当时兵荒马乱根本无暇去顾及一个宫女和四颗夜明珠,在1964年的时候,在四颗夜明珠发现在一个工人家庭中。

    当然,在中国历史上,传世的夜明珠层出不穷,所以成吉思汗陵中别说是出现两颗,就是出现两百升都不奇怪。

    毕竟成吉思汗可是搜刮了整个亚洲的奇珍异宝,用这么大两颗夜明珠作为门面,也算勉强说的过去。

    我们都看着这两颗夜明珠,每个人眼中都流露出贪婪的目光,只是碍于其高度有两人叠起来差不多,一时间也不是唾手可得,所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而且,我想还有一个原因是所有人不敢动的,那是因为这两张鬼脸太过狰狞,谁都害怕其中隐藏着什么猫腻,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有命上去摸,没命摸下来。

    况且看样子这两颗夜明珠还是用铜浆镶嵌着鬼脸之上的,肯定也不是那么好拿下来的。

    胖子贪婪地抿着嘴唇说:“小哥,这鬼脸怎么好像老北京跳大神里边那些人戴的面具?”

    我回想了一下他说的,便问:“老北京跳大神还戴面具?你他娘的是从哪里得到的小道消息?”

    胖子说是从电视剧里边看到的,还是很火的一部清朝乾隆年间的宫廷剧中,我想了想就知道他说的是那一步说:“人家那是西藏王到北京城,里边戴面具的都藏教的鬼神。”

    胖子皱着眉头说:“这是藏教?”

    我很难直接回答他是或者不说,就说:“这应该叫做萨满面具,毕竟萨满教流传于咱们国家东北到西北边疆地区,比如通古斯、蒙古、突厥语族的许多民族中,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赫哲族和达斡尔族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尚保存该教的信仰。”

    胖子挠着头说:“我听蒙哥一路上说萨满这个萨满哪个的,这萨满究竟是神还是鬼啊?”

    其他人也朝着我看来,我想了想说:“其实萨满属于人神合体,在平常他们是人,当然是那种高贵种族的人,但是戴上面具之后,他们和神没有什么两样,传说中萨满可以控制天气、预言、解梦、占星术以及旅行到天堂和地狱的能力。”

    盲天女问我:“这么厉害?比咱们的道教都厉害?”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样的问题,考虑了一下说:“这萨满就好比古代的修仙者,当然也是传说中的那种,虽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神,但信徒认为他们都有着普通人没有的神力,也就是现在说的超能力。”

    黄妙灵说:“是不是和特异功能差不多?”

    我愣了愣,便是立马点头,确实和特异功能相近,甚至可能还要高明那么一点点,不过万事万物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不能以没见过就下定论,说的眼见为实,但是没见过并不能代表不存在。

    霍子枫说:“那我们进入寝殿之后,一定非常的小心才行,这里涉及到了道教、佛教和萨满教,说不定里边有什么我们难以对付的东西。”

    岳蕴鹏点头说:“我爷爷说,人总是会把最厉害的往往就会放在最后面,俗称杀手锏。”

    胖子笑道:“机智如你爷爷,胖爷也看出这个苗头了。”

    岳蕴鹏对于之前没有摸到冥器一直耿耿于怀,大概是没有再心仪的女人面前表现一番,现在见我们不敢动手,立马就说道:“既然各位都不有所打算,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说着,他就从背包里边拿出了螺纹钢管,然后接在了工兵铲上,居然就像是小孩子敲枣子吃的模糊,开始一下一下地戳起了其中一颗夜明珠。

    见岳蕴鹏动了,其他人也就跟着动了,本来一个人站在另一个人的肩头就能抓到,可是因为谁都想要得到,所以全部采用了岳蕴鹏的方式。

    我心想:夜明珠比起瓷器来可硬不到那里去,让他们这样乱搞,估计两颗传世明珠很快就会被他们戳几个窟窿下来。

    正想着阻止,忽然就听到“哗啦”一声,我的心跟着“咯噔”一下,看来这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么快就应验了?

    在我准备把视线凝聚在声音传来的地方,瞬间身边就有几道劲风闪过。

    我不由地打了个抖索,生怕这是一个巧妙的机关,只要将夜明珠弄碎,就会把站在寝殿门前的盗墓贼不是射成蜂窝,就是投掷毒气之类的。

    当我意识到那劲风竟然是人造的同时,便是看到霍子枫、黄妙灵、盲天女以及韩雨露冲向了那群人。

    那种速度只怕是我一辈子都跑不出的,实在是他娘的太快了,简直就像是屁股安装了螺旋桨一样。

    在霍子枫和黄妙灵、盲天女将那些人中的三个用极度暴力的手段推开的时候,我看到确实有个夜明珠破碎了,破碎后开始飘落一层绿色的粉末状物体。

    终于,我也意识到这种绿色粉末可能存在一定的危险性质,立马也就往后退。

    同时也把胖子的胳膊拉着,因为这家伙的眼里只有那两颗夜明珠,估计一对眼珠子都快成夜明珠了。

    二叔也和我们两个往后退,虽然他的身手也不错,可是他却没有上去救人,这点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救不救那是每个人的本分。

    韩雨露倒是快其他人一步,因为那颗夜明珠就是岳蕴鹏捅碎的,他还看着那些飘落的绿色粉末发呆。

    岳蕴鹏心里肯定非常奇怪,他用的力量也不大,再怎么说夜明珠也是矿物质,就算是一件瓷器也不可能这么易碎吧?

    接着,我看到韩雨露就像是个爷们似的,而岳蕴鹏却像是个娘们,因为后者被前者往腋下一夹,直接就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这搞得岳蕴鹏还是一愣,等到反应过来,也看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居然非常猥琐地大大吸了一口气。

    霍子枫他们四个人,救了加上岳蕴鹏一共四个人,其他的人也就是命不好。

    因为当绿色粉末掉落在他们身上的那一刻,我立马听到了类如杀猪般的叫声,那仿佛不是人应该发出的,显然是疼到了极点。

    我亲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又无能为力去阻止,因为在几秒之后,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衣物、背包,甚至连腰间的工兵铲都燃烧了起来。

    那是如同来自幽冥地狱的火焰,深绿深绿的,令人说不出的毛骨悚然,甚至即便我没有被波及,但看着也浑身的疼。

    “水,水!”我反应过来一边慌忙从背包里摸自己的水壶,一边提醒其他人救人。

    可是在我刚掏出水壶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瘫痪在了地上,缩成了一团,更像是几团绿色的火球,已经再也没有发出呼救的声音,就连反抗都不再有了,因为已经非常肯定死了。

    整个大门前,燃烧着一道绿色的火墙,连另外一个萨满面具眉心上的夜明珠也爆裂开,那无疑如同火上浇油一般,炽热的火焰让我们心惊胆战地再度往后退。

    我扫了一下现在的人数,进来的时候一共是十七个,现在就剩下十一个人。

    在走到第四重龙楼宝殿的时候,我们居然折损了将近一半人,这种死亡率可真是太大了,难怪盲天官他们带进来十六个人,居然只有四个人活着回去。

    不一会儿,那几个同行便烧的只剩下一具不知道还能不能称之为尸体的黑焦状的干尸,手臂和腿已经看不到了,连头烧的都和躯体从脖子分开了,一个和身体保持了一小段距离的骷髅头,此刻还燃烧着油绿的火焰。

    胖子骂道:“狗日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可比什么机关陷阱都厉害的多了,分分钟……不对,是秒秒钟就能把人火葬成这样,真是吓死胖爷了。”

    我看着已经逐渐开始小了的火焰,深吸了口气说:“是磷粉加入了少量的硝铵,离得远一些,会产生一定毒气的。”说着,自己就捂上了鼻子,其他人也立马再度退后,也和我做了同样的举动。

    岳蕴鹏擦了把头上的汗,说:“真是想不到,好好的夜明珠里边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