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汗军卫
    望着胖子头顶上镶满宝石的战盔,岳蕴鹏说道:“我曾经跟着爷爷去富稣比拍卖行参加过一次拍卖行,当时拍卖的东西当中有一女性王冠,正面有十一枚硕大的祖母绿,还有好几十颗钻石,当时拍卖价是将近一千三百万……”

    胖子立马眼睛一圆,并不是激动,而是有些不甘心,忙说:“我靠,那胖爷这个怎么也能拍到一千五百万吧?”

    岳蕴鹏笑道:“你先听我说完,哦,对了我们说的是美子。”

    这一下,胖子立马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浑身都颤抖起来,都他娘的快要在骆驼上坐不住了,其他人也侧着耳朵来听。

    岳蕴鹏说:“根据我对这个战盔的了解,再加上它的历史背景,那它的价格至少要在三千万。”

    胖子连忙问:“还是美子吧?”

    岳蕴鹏点头说:“而咱们的其他古件来说,估计没有一件会低于一百万的,所以大家如果想要出手,那都可以来北京找我,毕竟这些东西并不是好出手,全国也没有几家,而我们岳家就是其中之一。”

    每个人心里都开始盘算,虽说我们都是有各自铺子的,有的规模还很大,但是如此大件的冥器,我们确实出不了手,在北京的肯定不用说也会选择岳家。

    而我盘算着,自己把背包里边的所有冥器都交给岳家拍卖,到底能不能堵住这次的损失。

    折还真的不好说,除了安家费之外,家里有困难的还要帮他们去解决,想想就头疼,估计我这一两年是不可能再有时间出来倒斗了。

    盲天官问我:“张文啊,我们还要走多久?”

    我看了看四周,也没有什么参考物,只好用罗盘大概地估计了一下,说:“就以到内蒙的边境线来说,估计还要走五天的路。”

    盲天官“哦”了一声,然后嘴里很模糊地自言自语起来,也不知道他在盘算什么,估计还是有关于霍子枫遗体的事情吧!

    接下来的几天,再度穿越茫茫的沙海,加上之前还没有休息过来的疲惫,走的那叫一个人困马乏,比起来的时候不知道要艰难多少倍。

    幸好这条路是盲天官他们走过的,所以哪里有绿洲可以补充水源,哪一段不适应白天行走掌握在手中,所以也没有再发生什么,只是走起来要比原本预计的时间长了一些。

    到了第七天,我们终于走到了自己国家的边境线,看着虽然很陌生,但是已经隐约出现的国界碑。

    这一刻大家都放松了下来,即便我们这类人在任何地方也一样,但是回到自己的国家,从心境来说就完全不一样。

    隐约中,我们看到国界碑处站着三个人,盲天官让我们不用担心,那是他事先安排好接应我们的人,也就是说接下来我们可能就不用一直骑着骆驼或者是步行了,因为有十几辆越野车停在那几个人的旁边。

    我们的人朝着那三人招呼了起来,因为四周荒无人烟,那三个人也早就发现了我们,便对着我们挥手,胖子也把战盔硬塞进了背包中,财不露白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等到我们靠近之后,才发现一共是十几个人,大部分人都在车里缩着,三个人一班轮班倒着,目的就是等着我们回来。

    当我坐上了越野车,看着那些被我们再次放生的骆驼四散而去,它们又将会成为野骆驼,开开心心地漫步在沙海之中。

    这就好像我们回到了人类生存的都市一样,那里才是它们的家,而我们的家在钢筋水泥打造出来的更南边。

    看着四周荒凉的风景倒退着,我真是感概万分,要和这里说再见了,虽然没有一丝的留恋,但是心里总不是滋味,大概是因为这次死亡的人数太多太多了。

    傍晚时分,我们到达了一个内蒙边缘的小村落,这个村落荒凉的只有几户人家,但是牛羊很多。

    牧民在我们花了钱之后,搞来了两只整牛和五只羔羊,看着篝火烤出金黄色的油脂,再加上那种香味,馋的我们不停地吞着口水。

    我分到了一段牛腩,蘸香味十足的孜然和盐巴,吃起来别提有多香了,喝着当地人自己酿的粮食酒,不出三两我已经有些上头,并不是酒劲有多大,这应该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我和黄妙灵坐在帐篷里边谈了很久,她确确实实要继承付义的位置,但并没有我梦中那么势利,而是因为在出发前付义便应了下来。

    大概就是等我们这次回去,黄妙灵便是末代盗神的继承人,她这算是口头上跟我说了,但很肯定地说还会给我下帖子的。

    我摆了摆手说:“那些势力门派之间的繁文礼节就算了吧,而且你看官爷那样,还有整个七雄搞出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到时候我不一定能及时赶过去。”

    黄妙灵微微点头说:“这个我知道,你自己保重身体,虽说我们还年轻,但是不要太过劳累,也该找个女人,给你们张家传宗接代了。”

    二叔在一旁说:“没错,这话说到点子上了。”

    而听到这话,我整个人一愣,估计脸色也难看的要命,许久才叹了口气说:“我还年轻,找女人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而且你不是也没找男人嘛!”

    黄妙灵说:“如果我要找也不会等到今天,也不会是别人……算了,都是我多嘴,这种事情以后我不再说了。”

    我忙问道:“为什么我们就不行呢?”

    黄妙灵叹了口气说:“还是那句话,总有一天我们会有孩子,可如果我们两个葬送在墓中,那孩子谁来照顾,即便有一个人出事了,那对于孩子来说都是不公平的,你那师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还想据理力争的时候,忽然外面熙熙攘攘的,好像有很多人在说些什么,我们两个相识一眼,便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了帐篷外面,瞬间就看到有一伙不属于我们队伍的人在和我们的人理论。

    从这些人的服饰打扮来看,应该是当地人,只是这个小村落据牧民所总共也就是五户人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精壮的青年呢?

    我看到,接待我们的牧民,正夹在我们的人和这些人中间调节。

    我上前去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的人告诉我,这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检查我们这些外地人随身携带的东西。

    我一听这还得了,我们的东西里边不但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冥器,还有一些盗墓的专业装备,甚至还有枪支和炸药,怎么可能让他们检查!

    再说了他们是谁呀?又不是雷子,凭什么检查我们的东西?

    这时候,胖子他们也都从各自的帐篷走了出来,他们也不明情况,随便拉了一个自己人问了问。

    得到的答案和我的一样,胖子立马就火了,要不是黄妙灵拉着他,估计早上去和这些人打起来了。

    这伙人大约二十多个,个个一米八以上的个头,戴着毛皮帽子,背上背着老实的猎枪,腰里还挂着猎刀,要不是他们穿着蒙古袍,我都已经这是一支藏区那边精英级别打猎的队伍。

    “行了,都别吵了。”

    我走了出来,说:“我们不能让你检查我们的行李,这关系到我们的个人尊严问题。”

    一个长相彪悍的男人,约莫四十出头,他看了我一眼问:“你是管事的?”

    我点了点头:“我叫张文,是这支旅游队的组织者,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那人说:“我叫巴根,是汗军卫的统领,我们现在怀疑你们是从沙漠中获取了死人东西的偷盗者,请把你们的行李都拿出来,让我们检查一下,谢谢。”

    这个巴根的态度还算不从,但是一听到“偷盗者”这三个字,我心里忍不住地一颤,而且他还说是什么汗军卫的统领,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蒙古还有这么一个组织?

    胖子就说:“什么汗军卫?什么偷盗者?我们只不过是来旅游的,你们凭什么检查我的东西,再说是谁给的你们这个权利?”

    胖的话也是我想问的,而一旁那个牧民显然知道其中代表着什么,便朝着我们打眼神。

    那牧民轻声说:“各位老板,我看你们还是让他们看看行李吧,我可以发誓,他们绝对不是要沙匪,不会黑你们的东西的。”

    我皱着眉头问:“老哥,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他们不是来沙匪?”

    牧民说:“生活在内蒙和外蒙边缘的人都知道,从元朝就有这么一支队伍,他们世代保护着我们的家园,提防着偷盗者抢夺我们蒙古人的东西。”

    他有羡慕的目光看了一眼巴根等人说:“听老人们,在元朝有一伙儿庞大的盗墓贼,想要染指大汗的墓葬,结果被汗军卫的勇气们从蒙古一直追到了中国南方,杀了狠多很多人,几乎将那些盗墓贼杀光了。”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就想到爷爷曾经跟我说过,盗墓贼世代不与蒙人相交,说这是有历史渊源的,后来我留心查阅一下,还真的让我找到了一些资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