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剑拔弩张
    在元朝时期,因敌视元蒙政权,被大肆迫害,于是展开全面报复,盗墓门人以破坏成吉思汗陵的风水,败坏元朝江山为己任。

    最终破坏了成吉思汗几处附陵,恢复汉人江山,也因此和蒙人结下世仇。

    蒙古占据天下时,曾发出坚守家园的命令,召集一只集合了天下刺客的秘密组织追杀盗墓门人,他们后人在明清时期依然遵循祖训,追杀盗墓者。

    一直到民国时期绝大部分盗墓者消声灭迹,而这支刺客组织也跟着消失了。

    我之前一直都想着,即便有一天有了成吉思汗陵的消息,也不会去动。

    可是这次为了盲天官我还是来了,万万没有想到点背到了这种地步,以为到了自己国家就没事了,想不到他们居然就盘踞在这里等着。

    我不认为这是巧合,更愿意相信在以蒙古国的所有边境线上,应该都会有这样的组织存在,他们划分了不同的区域,从不阻拦进入探险的队伍。

    但是他们会在队伍出来的时候,挑选可疑的队伍进行检查,所以才会让我们碰上了。

    如此说来,这个汉军卫组织,必然不会是这二十几个蒙古人,很可能要以千来计数,他们除了过着普通游牧民族的生活,防止盗墓贼才是他们的重中之重。

    巴根大概看我不说话,便又说道:“如果你们是旅游队,那么让我们看一下随身的东西又有什么问题呢?”

    胖子反驳道:“这不是看不看的问题,而是尊严的问题,难不成胖爷会怕你们?”

    巴根冷笑一声说:“这个世界不存在谁怕谁的问题,我们也只是履行我们的职责,坚守我们的家园,仅此而已。”

    胖子随意指了指草原的黑暗说:“这里是中国,是一个讲究法制的国家,私人是不能私自查看别人的东西,这叫**劝懂吗?”

    顿时,巴根身后的那些精壮青年如同狼一般地吼叫起来,那气势真不是盖的,也难怪当年元朝几乎占据了整个亚洲,他们骨子里、血液里一直蕴含着一股狼性。

    巴根举起拳头,声音瞬间停息,他又看向我说:“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你们不亲自把东西拿出来,那我们只能自己动手了。”

    “你敢!”胖子怒目瞪着他喝道。

    巴根说:“动手。”

    “等一下。”

    我立马阻止他们,而这时候我们的人也把家伙事拿了出来,我说:“巴根兄弟,我很想配合你们,但是你给我一个让我们配合的理由。”

    “对啊,凭什么!”

    岳蕴鹏也附和一声,他已经和牧民借了手机,我知道他肯定是要给家里打电话,只要岳家出面干涉这件事情,到时候我们说不定也能搞个雷子开道什么的,然后大摇大摆的回到北京去。

    巴根说:“凭这里是蒙古,凭我们是蒙人,凭我们的职责所在。”

    我没有想到这个巴根的口才这么好,让我这个一半是商人的老油条都甘拜下风,这时候双方已经端起了枪,只要谁一个不小心走火,必定会引起一场枪战。

    “干什么吵吵闹闹的?”盲天官在两个伙计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官爷!”我叫了一声,盲天官微微点了点头,就盯上了巴根。

    巴根看向了盲天官说:“原来你才是他们带头的。”

    盲天官脸色恢复了一些,他说:“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的家人和队员们说的没错,请你们离开这里,我不想看到有流血的事情发生。”

    气势!

    盲天官此刻身上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这是我一直都没有感受过的,也可能是他从未表现过,即便在他愤怒的时候也没有,但这一刻却存在的那么真实。

    巴根看了看盲天官,又看了看我们人手里的家伙事,那比起他们手里的老猎枪来说,完全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蒙古人虽然脾气暴烈,但也并不傻,也懂得审时度势。

    犹豫了一下,巴根挥了挥手示意他的人把枪收起来,盲天官也是同样的动作,然后盲天官说:“年轻人,任何地方都有脾气不好的人,年轻人更是如此,我最为这里最年长的人,劝你一句大家谁都别为难谁,去吧,去其他地方守护你的家园吧!”

    “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们一定要检查你们的随身东西。”

    放下一句狠话之后,巴根便带着他的人转身走向了他们的马匹,然后打了个呼哨,一群人便策马离去。

    我们所有人面面相觑,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如果我们再不离开,那肯定无法避免被检查,一旦我们刚出土的冥器暴露了,那对于我们整支队伍将是灭顶之灾。

    盲天官立马说:“收拾东西,连夜离开。”

    胖子说:“怕他个鸟啊,胖爷不信他们还敢来。”

    在我们回到帐篷之后,我把自己知道的,还有自己猜想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并告诉胖子盲天官这样的决策肯定是对的,要不然我们真的走不了了。

    收拾东西的时候,外面响了一声炮竹的声音,我们都是一愣,连忙加快了速度。

    在我们告别牧民的时候,牧民又是叹息又是摇头,他指了指天边的一个方向,说:“各位老板,你们又是何苦呢?惹了汉军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已经发出了信号,很快就会有更多的汉军卫到这里来。”

    “谢谢您。”

    我说:“所以我们才要连夜离开,打扰您了,再次感谢。”

    牧民说:“那倒没啥,我问一句不该问的,不过你们身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能让他们看的东西啊?”

    “有!”

    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脸,说:“面子,一个个大老爷们不能丢了面子。”

    牧民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在帮我们把东西都搬上了车之后,他挥了挥手和我们告别,但是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对我们的怜悯,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

    汽车奔驰在辽阔的草原上,在车灯的照明下,我们看到远处站着巴根等人,只见巴根对着天空放了一枪之后,旋即带着他的人策马追了上来。

    胖子看着身后穷追不舍的蒙古人,骂道:“狗日的,还没完没了,加快速度。”

    开车的司机哭丧个脸说:“不能再快了,这草原比不了高速路,有着不少的丘壑,万一不小心整个车飞起来,车会立马报废的。”

    铛!

    胖子狠狠地踢了一下车门骂道:“什么狗屁越野车,还不如胖爷那辆耐力好呢!”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那辆是路虎,价格在那里摆着,这些车三辆都不及你那一辆。”

    胖子就抱怨盲天官道:“官爷,您也太抠了点吧?怎么不搞路虎啊?”

    盲天官苦笑道:“资金不够,而且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不过你说得对,确实应该再快点。”

    一夜无话,我们一路开,巴根他们骑着马一路追,追出了足足有二百多公里。

    可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有些打盹了,忽然外面响起了犹如万马奔腾的声音,瞬间我们的车停住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在我们的前方,出现了不下一百个骑马的蒙古人,他们个个提着猎枪张着嘴巴叫喊着,但是因为马蹄的声音太过响亮,根本就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紧接着,在他们的身后,跟着非常大一群马匹,那些一定是他们的牧马,也许是好些家的,但是此刻聚集在了一起,那气势真是让人心惊肉跳。

    盲天官说:“掉头,快掉头。”

    我们的车队后改成前,又换了一个方向跑去,但是很快那边也出现了一群人,也有三十多个,再换还是有人,只得往牧民家的方向开。

    而那些汉军卫全部聚在了一起,足足有将近三百余人。

    胖子幸灾乐祸地说:“哟喝,捅了马蜂窝了,这下子玩大了。”

    我说:“小爷现在最担心的是油,他们可以换马骑着一直追,但车没有了油,我们还是会被包围的。”

    盲天官说:“管不了那么多了,能跑一段算一段,实在不行就拼命和他们拉开距离,把冥器先埋了,等避过这个风头再回来拿。”

    胖子不乐意地说:“那可不成,万一被放牧的游民捡到,那胖爷不就白忙乎了?”

    “冥器重要还是命重要?”

    我扫了一眼油表,发现已经不足一半了,也就是说我们最多也就能开到内蒙和外蒙的边界处,到时候我们只能丢弃这些铁疙瘩,然后用自己的腿和对付的马赛跑了。

    车越开越往回走,那些蒙古人和他们的马匹以一个水杯形状收拢着,我们根本没有能力拉开距离把冥器藏起来。

    现在只要我们一停车,他们不出两分钟,保管能站在我们的面前,用他们的猎枪对着我们的脑袋。

    眼看就要到边境线的时候,我发现油表已经开始闪了。

    盲天官立马用车里的对讲机说:“大家都准备一些东西,有可能要打一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