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困兽犹斗
    咬了咬牙,胖子骂道:“狗日的,胖爷在没有打完最后一颗子弹之前,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现在多杀一个就赚一个。”

    说实话,我是不愿意和这些蒙古人为敌的,可是人家步步紧逼,非要让我去死,那我们总不能就听候他们的发落,左右也是一个死,我觉得胖子说的还有一定道理的。

    当然,枪是胖子先开的,人也是我们先杀的,可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即便我们一直按兵不动,他们也会主动打过来的。

    而胖子这个人一直都是先下手为强,总之不管如何这一战无法避免。

    忽然,我的脚踝一紧,我不由地低头一看,便看到一只血淋淋的手,正死死地抓住我的脚踝,顺着这只手看去,愕然发现居然是盲天官。

    “我靠,这都没死啊?”胖子管不住自己的嘴,惊讶地叫了出来。

    此时的盲天官面朝下爬着,我看到在他的腋下十五公分的地方,有着一处非常严重的枪上,再加上他原本腹部就有伤,那流血量可比胖子刚才不知道多多少倍。

    我赶忙把盲天官放平,给他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体,这才发现在他受到枪伤的同一边,胳膊上还中了两枪,不过这两枪是贯穿伤,最要命的还是腋下的那一枪。

    看到了盲天官还活着,黄妙灵在枪声略微小的时候到了我们这辆车之后,她也给盲天官检查了一下身体,脸上就露出了难色。

    我红着眼问黄妙灵:“官爷他还有救吗?”

    黄妙灵无奈地说:“要是现在立马送到医院,把子弹拿出来肯定是有救的,可你看现在……”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别说是医院了,我们能不能活都是一个未知数。

    枪吃子弹的速度,比我们想象中快的多,不出一会儿便听到撞针孔击的声音,每一把枪这样一次,我的心都颤抖一下。

    在最后一把枪也告罄之后,我的心已经跌倒了低谷。

    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完了,接下来该进行白刃战了。”说着,他打开车门从里边提出了从陵墓中摸出的那把古剑。

    我们生活的年代不是宋末元初,也不是元末明初,所以根本犯不着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因果循环,仿佛在我们决定踏上蒙古这条路上便已经有了定局。

    此刻,悔不当初已经晚了,只能等待命运最后一刻的来临了。

    在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枪声也就停止了,接着就是一阵阵拔刀的声音,那些声音真的是我有史以来听到最为恐怖的声音。

    难怪爷爷会跟我过不要惹蒙人,现在对面的人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让我们这些盗墓贼即便到了地狱中,也会被这场噩梦反复惊醒,再也不敢踏入这片土地一步。

    一阵风卷起了草原中的沙土和枯草,仿佛在说到了最后的时刻了,我们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除了韩雨露和胖子一样拔出了她随身的钢剑之外,其他人都反握着匕首,面对着那几百号的汉军卫,没有一个人不心惊胆寒。

    巴根用他手里的猎刀指着我们,非常愤怒地说:“你们杀了我们的卫士总统领,绝对不能饶恕,草原男儿们,杀!”

    “吼!”瞬间,那些汉军卫的血性在这一刻爆发出来,看着那么一大片人持刀向我们奔跑而来。

    那种视觉的震撼感,绝对不亚于任何影视剧里边的两军对垒,只是我们这三十几个人,显得也太还酸了。

    韩雨露单手提剑,根本不等我们反应,她已经独自杀入了对方的阵营之中,丝毫没有因为对方人多,士气高涨也退缩。

    在钢剑的飘逸划破空气之下,不时有人命丧于韩雨露的剑下,此刻她就宛如一个古代的女侠或者是女将军,即便被敌人团团包围,那也显得游刃有余。

    岳蕴鹏把从牧民家买下的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骂道:“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来?老子也挂了!”

    说完,立马握着匕首冲了上去,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表现出非常男人的一面,也可能是因为韩雨露身陷重围的原因。

    “狗日的,来吧!”

    胖子也跳了出去,接着我们三十多个人,除了黄妙灵和两个伙计还在抢救盲天官,也就是盲天女没有动,其他人都亮出武器,开始殊死一搏。

    大概是因为韩雨露的所向披靡制造出的假象,我都怀疑这些汉军卫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可在我刚和一个汉军卫交上手之后,立马就回到了现实。

    这个汉军卫大概刚刚二十岁出头,小伙子眼睛黑亮黑亮的,像是一对狼的眼睛,再加上他的表情狰狞,所以就仿佛狼神附体似的。

    在躲过我手里的匕首之后,立马反手就是横划一刀。

    这些汉军卫所用的猎刀,全都是半米来长,而我们的匕首也就是三十公分,我又没有韩雨露那种身手,面临的问题就是一寸长一寸强。

    在我躲得过程中,右手臂已经出现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而对方又冲了过来。

    就是这么一下,我就害怕了。

    我本身就不是一个好勇斗狠的人,加上在斗里扮演的是军师的角色,那点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又怎么比得过骁勇善战的草原男儿呢?

    胖子大概是担心我,所以他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与两个汗军卫搏斗,长剑挥舞起来还真让对方进不了身,当他看到我有危险的时候,立马横扫一剑,直取想要要我命小伙子的后心。

    小伙子非常的机灵,并没有冲昏头脑,在听到他的同伴提醒,加上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劲风,立马就地一滚躲了过去,而如此同时,胖子那两个汉军卫划破了后背。

    胖子眼睛血红,反手就是一剑,直接就把那两个汉军卫的腹部划开了口子,要知道这件那是一件冥器锋利的古剑,比起钢剑也毫不逊色。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担心盲天官,还是担心黄妙灵,就朝着他们所在的车后扫了一眼,顿时看到不下三十个汉军卫已经把他们围住,四个人已经在苦苦支撑了。

    四个人对上三十多人,即便黄妙灵和盲天女身怀一些特别的能力,但也是难以支撑,而且她们也不会轻易施展,因为如果那种能力到了临界点,那她们就会失去反抗的能力,到时候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过,看情况应该不会太远了,而且我看到连我们当中最强的韩雨露也已经伤痕累累,可想而知其他人的情况,倒下的人更多的是我们的人。

    形势已经严峻到了这种地步,而且还没有听到飞机的声音,那么这些汉军卫将会再五到十分钟之内解决我们,到时候就像是岳蕴鹏说的,飞机只能是来给我们收尸了。

    风吹着草原上的小草弯腰,而我们这一片的草木,已经燃烧了很多的鲜血。

    虽说我们的人数完全处于劣势之中,但贵在我们其中有韩雨露、黄妙灵、盲天女和胖子这样的高手,而且岳蕴鹏那小子的表现也是超乎我所料的。

    在墓里那么多事的岳蕴鹏,在与人动刀的事情下,他完全把他们岳家那种流淌进血液中的家族气势展现出来。

    而且看这小子的身手那是肯定练过的,毕竟他家老爷子还是军区中人,他爷爷也是德高望重的同行大佬,他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反观我和胖子这边,期初还有几个自己人,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背靠背而站,那种困笼犹斗的感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杀红眼的我,此刻也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只是,我的身上又添了好几道伤口,幸好没有被刺中过,否则早就他娘的归位了。

    呸!

    胖子吐了口血水,红着眼睛叫道:“来啊,都他娘的给胖爷上啊!”

    “官爷!”两个伙计在这一刻,几乎同一时间叫了出来,但是立马就把猎刀硬是把声音砍了回去。

    我忍不住偷瞄了盲天官那边一眼,只见五个汉军卫,已经把昏迷的盲天官从车后拖了出来,每个人都蹲下了身子,双手紧握着猎刀,喊了一句蒙语,没有丝毫犹豫地提高猎刀,朝下猛戳而去。

    我心说:完了,这下不死也得死了。不过,旋即想到已经也用不了步入他的后尘,其实也就是早死晚死的问题。

    这时候,忽然从国界线的边缘,一道犹如炮弹坠落般的烈风猛地飞驰而来,接着我就看到一个长方形的黑影,直接抛入空中目标正是盲天官所在的位置。

    那五个已经做了要往下戳动作的汉军卫也是一愣,均抬头看去,当他们目光触及到了那个黑影的时候,立马有人大叫一声,五个人在同一时间滚落到了一边。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震惊了,尤其是岳蕴鹏还兴奋地叫了一声,他以为是他老爸派来的援兵到了。

    可是当目光触及到一个扛着一块棺材盖的孤零零身影,立马又蔫了,但是很快有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来人。

    那是一个异常魁梧的男人,身上的衣服几乎就是条状的,他如同一个大力士似的,浑身的肌肉大到吓人,同时正以超快的速度朝着我们这边飞奔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