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天神下凡
    其实不光是岳蕴鹏目瞪口呆,我们其他人也是一样,就连那些汉军卫都停下了手,看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靠,是霍子枫,这小子怎么可能没死呢?胖爷不是在做梦吧?”胖子最先发出了错愕的声音。

    几乎没有十几秒的时间,霍子枫已经从边境线到了我们这里,虽说我们和边境线的距离也不过二百米,但是他的速度已经超越了寻常人,甚至超越了百米冠军。

    霍子枫所到之处,正是刚刚盲天官的地方,此刻那里已经被一口看起来有些眼熟的棺材给占据。

    我基本没有过脑子去想什么东西,因为我已经认出那口棺材正是他死都不肯放弃的千灵老山檀棺材。

    在霍子枫把棺材翻了起来,我就看到盲天官还和刚才一样地处于昏迷状态,由于那五个汗军卫还没有得手,所以他现在还活着。

    看了看盲天官的情况,霍子枫的长发正随风飘动,露出他狰狞异常的双眸,然后他把盲天官放进了棺材中,自己抱起了棺材盖,问道:“谁干的?”

    但是并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我们都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而大多数汗军卫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他这样的造型,加上刚刚露的那一手,足以把这些人威慑住。

    盲天女突然说:“就是他们。”她指着其中几个汗军卫,同时也嘀咕了一声霍子枫怎么已经开始使用了特别能力之类的话。

    没错,此刻的霍子枫正是使用了一种术,也可以叫做特异功能,但并非是先天就有的,我曾经听他说起过,他是花了好长时间激发出来的,准确地来说是人的潜能。

    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这种潜是一种燃烧自身寿命的奇怪的术,在解决紧急情况时候是非常有用的,但是不能保持的时间太长了,否则就会加倍燃烧寿命。

    听了盲天女的话,霍子枫抱着棺盖,忽然身体一闪,便到了那几个汗军卫的身边,而且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手里的棺盖就如同一面巨大的扇子,猛地拍在了那些人的身上。

    没有看到棺盖碎裂,只听到几声惨叫,接着就看到五个汗军卫,如同断了线风筝,直接朝后飞去,然后摔在了将近十米远的地方,再也没有了动静。

    “还有谁?”霍子枫又看向盲天女。

    盲天女的眼睛在那些汗军卫的身上一扫,那些人明显楞了一下,但在她的视线刚停留在围攻她们四个那二十个人的身上,霍子枫又动了。

    几乎在那些汉军卫刚刚作出反应的时候,霍子枫已经到了他们身边,又是如出一辙地动作,在他左右开弓扇动之下,那些人又步入了之前五个人的后尘。

    一下子,那些汉军卫“呼啦”就退开了,果然有一句话说的很多,这强的怕更强的,他们说自己是草原男儿,血液里流淌着狼性。

    但是,霍子枫不是老虎也不是狮子,他是一个天神,我们眼中下凡的正义天神。

    只可惜,我们核心的成员都知道,拥有强大能力的同时,它同样有着很严重的后果,即便这些汗军卫站在那里让霍子枫拍,我保证他也能活活累死。

    胖子立马欢呼道:“霍爷,这边,我们这边这几个人也是。”他这胡说的话刚一出口,那些汉军卫瞬间和我们拉开的距离,说白了是避霍子枫之锋芒。

    霍子枫看都不看我们,只是说:“你们先走,我断后。”

    我愣了一下,可是胖子扯了一下我的衣服,我们一行人连忙回到车里拿了各自的背包,然后夹着尾巴选择退后外蒙的土地内。

    而巴根等汗军卫想要追击我们,但是看到霍子枫把棺盖放在了棺材上,又停了下来。

    等我们走了一段,霍子枫肩膀上扛着整个千灵老山檀棺椁追了上来,棺材里边就是盲天官,但是他看起来好像毫不费力。

    不过,我们看到他额头上密集的汗珠,已经意识到他已经尽全力了,旋即一行人就到了棺材下,帮我一起抬着棺材。

    在我们帮忙之后,霍子枫的身体又恢复了正常,但他疲惫模样也随即显露出来。

    在看到霍子枫一个踉跄的情况下,韩雨露忙把他的胳膊放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几乎用搀扶他的模样继续往走前。

    但是,身后那二百多汗军卫,又骑马跟了上来,同时手里个个端着猎枪。

    霍子枫用虚弱的声音说:“就这里吧,再走下去我肯定会昏迷的。”

    胖子狠狠地抓着自己的脑袋说:“那结果还不是一样?”

    霍子枫说:“至少我们可以多活几分钟。”

    把棺材往地上一放,霍子枫让我们以棺材为掩体,并且告诉我们这口千灵老山檀棺材有个非常神奇的特点。

    如果有心的人已经发现了,那就是异常的结实,就如同钢板一样,所以他抛掷棺身,又用棺盖作为武器,整副棺材也完好无损,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在坍塌的陵墓中幸存的主要原因。

    我们靠着棺材坐下,巴根带着那些汉军卫只是朝着我们开枪,但并不敢上前,显然霍子枫给他们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这又让我们有一段时间可以苟延残喘。

    霍子枫用虚弱的声音把他怎么活下来的过程大概叙述了一遍,大概就是找了一个角落,把棺材竖立在那里,然后他躲进棺材中再盖上盖子,他原本报有多大的希望,就想着自己死也能死在这口棺材里。

    可是,仿佛一切都是冥冥注定的,在整个陵墓塌陷过后,但是霍子枫居然安然无恙。

    等到霍子枫推开棺盖去看,发现四周一片的狼藉,而棺材上也有大量的岩石,可是棺材居然完好无损,他就是这样活了下来。

    接下来,他自己打着盗洞钻了出来,但发现我们已经离开,而他事先知道我们会走这条路,所以自己扛着棺材一路追了过来。

    事情就是这么的戏剧性,当然我认为这并不是偶然,只要霍子枫在陵墓坍塌中幸存下来,那一切都是必然,他不论从专业技术、身手,还是毅力来说,那都是整个队伍中的翘楚。

    不过,一个人能扛着重一百多斤的棺材,从沙海的腹地,走了有**天的时间,他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硬汉。

    这种事情放在普通人的身上,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所以我打心眼里佩服这个男人。

    盲天官的情况非常不乐观,虽说黄妙灵已经帮他勉强止住了血,但是被五个汉军卫的拖拽,再加上体内还有一颗子弹,我估计即便霍子枫刚才救了他,他还是难逃死亡宿命。

    枪声忽然停止了,我们以为这是他们要靠近。

    但是,在停止的那一刻,我们听到了螺旋桨的“隆隆”声,探出头一看,便发现一辆运输机已经出现在了北方,最后在边境线上降落了。

    岳蕴鹏刚才还一脸醋意地看着韩雨露再照顾霍子枫,此刻立马兴奋了起来,说:“来了,他娘的终于还是来了。”对我们说完,他站起来就对着运输机的方向叫喊起来。

    我们都从棺材后面探出了头,发现巴根带着他的人,已经开始远离那辆庞大的运输直升机,上面跳下来足足有两个排的士兵。

    带头的则是一个少校级别的军人,他朝着我们这个方向指了指。

    以巴根为代表的汉军卫还是不死心,遥遥地望着发生的一切,那些士兵虽说没有越过边境线,但是他们的装备精良,拥有一些远射程的武器。

    在少校的命令下,开了几枪打在巴根他们马前,这才逼退了他们。

    而我们只好又忘回去的路走,这一路上可以说是一波三折,最终我们到达了那辆运输机的附近。

    当我们越过边界线的那一刻,立马是士兵过来搀扶我们,不过当他们看到我们还抬着一口棺材,便不由地多看了几眼。

    上了运输机,少校用对讲机和他的上级汇报情况,而我们每个人都瘫坐着。

    有几个女军医给我们检查伤口,并且做了最有效的处理,不过盲天官的情况非常不乐观,必须要马上送往医院,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飞机到了呼市降落,我们全部被送往当地最大的医院,而那些士兵在把我们送到地方之后,便又坐着飞机离开了,岳蕴鹏也跟着离开了。

    躺在医院里,每个人至少也要缝针,甚至还有从身体内往出去拿子弹的,不过因为岳蕴鹏的关系,我们并没有被雷子盯上,所以一个个成为了医院的正常患者。

    受伤最重的是盲天官,其次就是韩雨露和霍子枫,一个是外伤多,一个是内伤重,所以他们三个人一直在重症监护室中。

    三天之后,韩雨露和霍子枫脱离危险,而盲天官用了足足半个月才移到了普通病房。

    盲天官没有死,但是身体中的那颗子弹这一辈子都要跟着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总的来说没死就是好事,至少七雄有事情,我还能让他帮我出出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