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烂摊子
    红龙在得到消息的第二天就到了,同行的还有阿红以及几个七雄的人,是他们帮我们办理的住院手续。

    不过,在霍子枫脱离危险之后,红龙又带着人回去,再第二次来的时候是开车来的,足足十五辆越野车,准备等我们出院把东西带回去。

    在盲天官醒来之后,立马吩咐霍子枫和红龙去办事,一同离开还有那口千灵老山檀棺材,我想一定是去陈文敏遗体存放的地方,整个成吉思汗陵之行才告一段落。

    我们其他人的伤差不多,一个月后我们两个加上盲天女开着一辆车回了北京,而黄妙灵开着一辆回了西安,其他人也相继离去。

    盲天官的病情不稳定,而在我们离开的时候,霍子枫和红龙已经回来了,由他们两个人陪床,所以我才能全身而退地回到潘家园自己的铺子中。

    走进铺子的那一瞬间,我和以往一样,又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但是随即而来的就是一大团麻烦的事情。

    摸回来的冥器在岳蕴鹏找人拍卖后,得到的价格我非常满意,然后开始按照名单,给那些死的人寄送安家费,同样也给活的人送“出场费”。

    那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数字,比我个人现在所有的资产还多,那些钱居然还不够,只能从七雄的各个铺子麻烦二叔去收钱,这才把这个大窟窿给补上。

    因为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了,等到我替霍子枫给胖子那一百万的时候,他愣是说我也答应了他一百万,摆明了想要讹我。

    不过,我和胖子那种关系,以目前的经济实力而言,一百万真的不算什么,所以也就给他,而胖子立马请我去泡了温泉,又去了夜场……

    一天下来就糟蹋了将近一半,看样子白来的钱,胖子是一会儿都不想留着。

    其实胖子在岳家新一轮的拍卖会结束之后,他的冥器是最多的一个,加上还有那个战盔拍出的价格,这家伙的资产已经超越了我,所以在公主坟开始大肆收购店面,很快就成为了那一片非常有名气的人物。

    在所有的琐事处理完之后,那已经是两个月之后,期间盲天官已经从呼市医院转回了北京医院。

    我去看望过几次,看到盲天官恢复的还算不错,不过没有半年的时间也别想痊愈。

    在我又去看望了盲天官一天,在回铺子的路上,便接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电话,从对方的语气我可以断定,那应该是个蒙古人。

    这个人的话很简单,他说:“七雄当家人张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在电话挂了之后,我回忆着这个声音,那应该就是巴根,看样子我们七雄这个麻烦惹得很大啊!

    不过,这里是天子脚下,我相信那些汉军卫总不可能骑着马过来找我们麻烦,而且这里是我们的地头,可不像是在边境线时候了。

    为了防止万一,我让二叔挑选一些做这行的伙计加入七雄,当然这也是因为这次损失的伙计着实不少,补充一些后备力量,以防巴根他们过来搞事,那样也好及时召集人手。

    我并不是一个会光大门楣的掌门人,一直都属于那种安于现状的人,要不是巴根这个电话,我也不会这样做。

    但是,这样就引起了同行的猜忌,他们觉得我们七雄又有大行动,不时有人来拜访我,希望从中分一杯羹。

    起初我还亲自接待,想着万一有用得到他们的时候,也算是提前打个招呼,但是人实在太多了,最后我就闭门谢客,回了一趟老家,让二叔帮我接待这些同行前辈。

    在我回到铺子的时候,二叔告诉我,有一个老头来找过我,并且给他留个一个手机号,等我回来的时候打给他。

    这种人在这一段时间太多了,本来我是不想去理会的,但是二叔告诉我,这个人说他自己叫“付义”。

    我一听就愣了,也不知道他来找我干什么,黄妙灵不是说这个老家伙快要归西了吗?

    由于黄妙灵的关系,我还是决定给他打这个电话,在电话中得知他人在北京,并且约了个地点要明天和我见面,我便应了下来,决定去看个究竟。

    我不知道现如今还有多少人记得自己的初恋!

    如果是你和初恋提出分手的,那是不会感受到我的心情,还有一种是你的初恋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就有的,那你也不会感同身受。

    在黄妙灵和我分手的那一刻,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仿佛再也找不到女人,甚至都有了此生不可能再娶的打算。

    然后,我就模仿胖子那样,做一个浪荡的公子哥,再也不会投入丝毫的感情,甚至还曾邪恶地想过要报复她之类的事情。

    恋爱总是盲目的,不论是我的个人经历,还是别人的故事,我想每个男或者每个女,都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但我并没有那么去施行,这和我的性格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人是一种感情动物,不管是我,是你,还是任何人,就连韩雨露那样的人,都无法逃脱感情这种东西。

    当然正因为是人,所以才会有感情,即便我们是捞偏门的也是一样,谁有无法逃脱情爱的束缚。

    当天下午,我买了一套新衣服和鞋,又给自己添了一块新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见付义这一次有一种见未来岳父的感觉。

    而且,还是那种打死他都不同意我和他女儿在一起的老丈人,显得有些莫名的紧张。

    晚上,我有些心神不宁,给胖子打了个电话,意思是让胖子跟我去一趟,我心里没什么底,不过胖子却说他要陪老母亲回他舅舅家住两天,已经答应了他娘,我也不能不让他尽孝道,只能说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吧!

    胖子大概猜到我心里没底,而且也怕付义算计我,所以给我提了一个人,让这个人跟我一起去,保证什么事都没有。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是谁,可是这个人一回北京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又没有联系方式,只能试试看霍子枫或者阿红,是不是能帮我找到了。

    我先是打电话给了霍子枫,一听我问韩雨露的行踪,他就苦笑着告诉我,他上一次见韩雨露的时候,那是在一个月之前,但是他也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或者知道韩雨露住在什么地方。

    挂了电话,我立马打给了阿红,阿红那边说她在一个星期前还见过韩雨露,而且当时看到韩雨露还和岳蕴鹏在一个北京城小有名气的茶馆喝茶,让我问问岳蕴鹏。

    在一波三折之后,我又把电话打给了岳蕴鹏。

    岳蕴鹏这小子确实知道,因为韩雨露现在就在他们岳家庄园,问我究竟是什么事情,为什么偏偏要找韩雨露。

    一时间,我很难说清楚韩雨露和岳蕴鹏的关系,但是根据我对韩雨露的性格了解,她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地待在岳家。

    当然,肯定会是因为岳蕴鹏是岳家大少爷的身份,可具体是为什么,我又很难说出个所以然来。

    看了看时间,现在刚刚是晚上八点,说白了北京城的夜生活都还没开始,一些今晚加班的上班族,说不定还正在某俩回出租房的公交或者地铁上,所以我便和岳蕴鹏说我要过去。

    岳蕴鹏肯定不会不让我,只是好奇我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能电话里边说,非要现在到他家里去,我说等我到了他那边再细说,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和铺子里边的伙计打了声招呼,便开车从潘家园出发了。

    到了岳家庄园外,我一探头,立马有人认出了我,大概是岳蕴鹏事先跟保安打了招呼,所以保安给我开了门,我便开了进去。

    把车子停好,便朝着正厅走去,可是刚走了一多半的路程,岳蕴鹏就出现了,我们两个随便寒暄了几句,他就让我跟着他走。

    岳蕴鹏问我:“张兄,找雨露到底是什么事啊?”

    我把事情的大概和他那么一说,岳蕴鹏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原来是这样。其实你早上,我可以和我老爸借几个人给你,保管比雨露还好使。”

    我苦笑道:“做我们这一行,不是万不得已从不跟像你老爸那样的人物打交道,毕竟我做的事情……”

    “懂,我全懂。”岳蕴鹏呵呵笑着,给我在前面引路。

    岳家庄园就是大,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所以我们两个就边走边聊。

    岳蕴鹏说:“张兄,你和黄妙灵的事情,我或多或少也听说了,我只能说跟你说一句话,这林子大了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以你现在的身价,为什么偏偏……死追着她不放呢?”

    “你是想说我死乞白赖对吧?”

    我看了岳蕴鹏一眼,说:“爱情这种东西就是这样,我想你应该也懂的。”

    “懂,我肯定懂。”

    岳蕴鹏苦笑着说:“这就和我喜欢人家雨露一样,我对人家死心塌地,但是人家对我连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这种单相思的事情,我岳蕴鹏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情况,要知道北京城想要嫁给我岳蕴鹏的女人,那能站满一条长安街,这人啊就是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