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夙愿(二)
    “韩雨露坐在棺材后面,岳兄坐在前面。”

    我把他们两个的位置安排好了之后,忽然一拍脑袋才想起来,把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这不知道不是第一次做法的原因,而是因为自己考虑的不周全的问题。

    “怎么了?”岳蕴鹏看着我的表情有变,疑惑地问道。

    我说:“没什么,一个不重要的小细节,可以忽略不计。”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心里就开始打鼓,现在韩雨露作为了请鬼上身的人,那么等一下岳蕴鹏和岳上霜见面不肯分离,就没有人能击昏岳蕴鹏的,现在还是只能我做了。

    我瞄了瞄四周,发现了一个香炉,便佯装给里边插上香端在手中。

    其实就是为了到时候如果岳蕴鹏出问题,我只能先击昏他,然后再把岳上霜的魂魄送回去,否认她就可能永远要成为孤魂野鬼了,到时候再想回天,那可是难上加难了。

    在十一点刚刚一到,我手里的香炉中的香火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

    我知道这是鬼魂在贪吃香火,本来可以省去这个环节的,但是为了掩岳蕴鹏的耳目,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

    在香完全燃烧完了之后,我便看到韩雨露站了起来,从她现在那种微笑的表情来看,我好像只是见过一次,而且还是犹如昙花一现。

    此刻,那笑容仿佛就是定格在了她的脸上,我想我是成功了。

    韩雨露走到了棺材的大头,在她看到岳蕴鹏的那一刻,泪珠立马从眼眶里花落而下,我捂着脑门,心说:这种事情一定不能让韩雨露知道,要不然她有可能拗断我的脖子,想不到她哭起来是这样的,看起来让人非常的心疼。

    在看到韩雨露梨花带雨的脸庞,岳蕴鹏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站了起来,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在我微微点头之后,他立马也泪水飚出,叫道:“姐姐。”

    “长大了!”韩雨露摸着岳蕴鹏的脸,更像是一个慈母一样。

    接着下来的事情我就不再多说,因为我一直坐在阶梯上抽烟。

    而岳上霜的魂魄和岳蕴鹏一直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而且两个人说着说着就哭了,也会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

    这也幸好是在这地下室里边,要不然让不明情况的人看到,还以为他们两个是神经病呢!

    从十一点多一直到了凌晨三点,我的困得眼皮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架了,他们两个一直在说那些年如何如何,这些年怎样怎样。

    看到还有十分钟三点,我知道这场阴阳两隔的见面,马上就要结束了。

    我干咳了一声说:“岳兄,柳小姐,时间差不多了,是分离的时候了。”

    岳蕴鹏下意识地看了看表说:“再给我们五分钟张兄。”

    韩雨露朝着我走了过来,微微行礼说:“谢谢。”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长痛不如短痛,活着的时候不珍惜,死了也就不要留恋了,虽然我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你们已经阴阳相隔,已经没时间了。”

    岳蕴鹏说:“张兄,能不能让我姐姐的魂魄不要离开了,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给你。”

    我摇头说:“别傻了,即便我没有那个能力,就算是有也不会那样做,那不是等于把韩雨露从这个世界抹杀了吗?”

    “只要能让我姐姐活,那样又有什么不行的?”

    此刻,岳蕴鹏在瞬间失去了理智,他把韩雨露挡在自己的身后,说:“张兄,你不要逼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一拍脑袋骂道:“我靠,早他娘的知道会有这么个情况,都是小爷疏忽了。”

    岳蕴鹏一皱眉头问:“什么?”

    我把事先安排韩雨露的事情和他详细说了,其实在说的过程中,我已经慢慢地接近岳蕴鹏了,因为我要用手里的香炉砸在他的脑袋上,把他先砸晕了。

    一个被鬼魂附身的韩雨露,我还是很有办法对付的。

    看着岳蕴鹏陷入了沉思,这也就是我即将得手的时候,当我刚一举起手里的香炉时候,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我的胸口,岳蕴鹏缓缓抬起眼皮说:“张兄,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最好别那样做,否则别怪我不够朋友。”

    我无奈地放下了香炉说:“这是你事先想好的?”

    岳蕴鹏不否认地点了点头,说:“张兄,我没有你看起来那么傻,甚至比你想象中的要聪明的多,当我听雨露说了阿红告诉她的那件事,我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还是终于让我等到了。”

    我看着岳蕴鹏,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韩雨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难道就看着事情这样发展下去。

    如果在三点之前不把岳上霜的魂魄送回去,那么我的寿命必然要受损,而且岳蕴鹏和韩雨露的都要,就连岳上霜的魂魄也不会好过。

    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藏着掖着,把后果的严重性和岳蕴鹏、岳上霜姐弟原原本本地说了,当岳蕴鹏问我会损多少寿命的时候,我故意吓唬他说是三年,其实也就是一天,希望这样他能够放弃,也希望岳上霜会顾及他弟弟的安危。

    可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岳蕴鹏的后颈被一个手刀击中了,岳蕴鹏呆滞的表现向后看去,却看到一张无比冰冷的脸,然后他“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韩,韩雨露?”我诧异地看着韩雨露,因为从她的表情来看,现在就是韩雨露,而不是岳上霜的魂魄。

    韩雨露微微点了下头说:“是我了了他的夙愿,算是谢谢他,你以为这个世界上会真的有鬼魂这种东西吗?”

    一听这话,我就非常错愕,因为这种情况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不可能会在我不召唤她就回来的,显然是我喝多了乱胡闹。

    韩雨露说:“以后不要拿我的身体做这种事情,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我尴尬地苦笑着连忙点头,说:“不会了,不会了,今天也不是事出突然,所以才……”

    “仅此一次!”韩雨露不给我继续往下辩解的机会,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回了地上。

    我无奈只能把岳蕴鹏拖上了他的床,也不敢等他醒来,否则这家伙说不定会继续让我召唤鬼魂,到时候更难办了。

    离开了岳家庄园,我的酒已经完全醒来了,直接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铺子,立马关了机,一夜再无话。

    第二天一早,我刚刚起床,便看到韩雨露已经坐在了我的铺子里。

    伙计告诉我,说这个冷冰冰的美女是他一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他见韩雨露来过一次铺子,觉得应该是我的朋友,所以就邀请了进来。

    我和韩雨露寒暄了一句,她并没有理会我,我也不再耽误时间,立马上楼洗漱……

    等到我再下来的时候,韩雨露已经不在了,伙计指了指外面,说:“老板,她听到你下楼,先出去了。”

    非常无奈,我只能跟伙计说自己有事要出去,让他和其他伙计看好铺子,在伙计应了一声之后,我已经走出了铺子的大门。

    地点是北京三环内的一家卤煮店,虽说地址上写的清清楚楚,但是我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过去的。

    毕竟以付义的身份,他即便不会去咖啡厅,怎么也应该选择茶馆,所以即便从车窗看到了这家卤煮店,我还是犹豫了一会儿。

    直到韩雨露敲了敲车窗的玻璃,我才反应过来,两个人我前她后地推开了卤煮店的门。

    卤煮在北京是一道著名的传统小吃,深受老北京人的喜欢,胖子曾经带我到城南的南横街吃过几次,起初我吃不惯那种味道,后来逐渐慢慢适应了,觉得越吃越香。

    只不过,付义邀请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用一碗卤煮打发我?

    过了上班点,卤煮店没什么人,老板在柜台里边拨弄着算盘,三个店小二坐在一张桌子上斗地主,见我们两个人进来,立马就有一人起身笑呵呵地问:“您两位?”

    我真的有些难以启齿说自己在这里约了人,就环顾了一圈,发现店的规模一般,没有包厢,说明付义还没有到,所幸自己也没吃早饭,便点头说:“两位。”

    小二立马对着后厨吆喝道:“两位客人,六号桌。”

    然后又问我:“吃些什么?”

    因为我不是第一次来,自然知道里边的特色,肯定不会点一盘鱼香肉丝,便是把单子推到韩雨露的面前,问:“你吃什么?”

    韩雨露打量着带着一些朦胧雾气的卤煮店说:“随便。”

    我苦笑一声,其实知道也是这个结果,只不过是出于礼貌性地谦让一下。

    旋即,我就把自己常吃的东西点了一些,伴随着小二的吆喝声再起,我们两个就坐在桌子前发呆。

    不一会儿,点的东西上来之后,我和韩雨露就吃了起来,而那三个小二又接着玩牌。

    老板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人,毕竟没什么事情,也就没有阻止,更不要说我端着一碗卤煮在一旁还兴致勃勃地看着,其实也就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