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夙愿(四)
    阿红的脾气比较急,也是心直口快地说:“盗神,我师傅在世的时候一直说您精明,但您也不能诓我们,如果你们要做这筷子头,那必须要丢出物件来的,要不然我们凭什么相信这是真呢?”

    “小女娃快人快语,我非常喜欢。”

    付义点着头说:“放心,还是以往的价格,上一次老瞎子出多少,我们一分都不会少给你们的。”

    显然,绕着绕着,我们已经掉进了付义的坑里边。

    此时,二代弟子最为狡诈的盲天女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盗神,您的心思我明白,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先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规格的斗吧!”

    姜还是老的辣,我们不服不行,因为不但付义给我们看了那张纸上面绘制的陵墓结构图。

    而且还把早已经准备好的支票拿出来说,出的价钱确实高,但是只要真正的高手,不要那种炮灰,因为这个斗里边复杂性,即便高手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我们四个盗墓势力,每一家出三个人,也就是十二个人组成的队伍,而她们作为此次夹喇嘛的,他们会请五个外援,也就是说将会有一支十七人组成的倒斗队伍,再度出发。

    先不说付义把我们没派中的高手指名道姓点出来,就说他给我们看的那张陵墓结构图来说,其规格必然是皇陵。

    可这却是我所经历过最为复杂的一个,其中最多的就是各种机关,大多数我听都没有听说过。

    我们四家在倒斗之前,不同于那些散盗,散盗一旦有了消息,那就是到了墓里再说,有什么冥器拿什么冥器,丝毫没有组织性和目的性,只为单纯的求财,而对名的要求非常的低。

    而我们在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先要确定自己要的某样物品,如果是普通的大斗,那是到了目的地才进行勘察,棘手的就会派出向上次我们那样的先头队伍,大部队跟着后面。

    还有一种是超级困难的,在大部队没有出发之前,就会派去一支先头队伍,这支队伍要把定好墓之后的详细规格图绘制好传回来。

    然后这支队伍再下斗,能够摸到就算是运气好,摸不到就交给下一个梯队,而这支队伍必然已经殒命在了斗中。

    我们第二梯队有了一些参考资料,加喇嘛的筷子头会先进行分析,把里边的可能性写在图纸上,虽说这样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但可以增加不小的成功率。

    当然,如果认为这个斗实在太过复杂,连第二梯队都无法保证顺利地活着出来,那还要准备第三支、第四支……直到这个斗里最珍贵的东西被拿出为止。

    这就是大型盗墓势力关于下斗的一些硬性规定,不在乎死多少人,只在乎最后的结果,也就是摸出的冥器。

    盲天女问:“盗神,既然你有了陵墓的规格图纸,那第一支队伍是不是?”

    付义说:“正如你所料,在咱们四派中也不算什么秘密,几乎全部折在了里边,只有一个人爬了出来,所以我才得到了这么详细的陵墓规格图纸,不过在把东西传回来的之后,我的人说他已经抢救无效死了。”

    我又仔细打量着那张图纸,那是一个从上到下六层的陵墓,虽说上面有一些大概的数字作为记载,但从地面来算的话,这个陵墓的深度至少在四千米。

    要知道地球平均距离地心的长度约在六千三百多千米。

    也就是说我们如果去了,能够到达最后一层的话,那就和地心的距离不过是两千米,如果因为地壳运动的关系,说不定我们还能看到岩浆,想想就令人遍体生寒。

    而且,从这六层的陵墓来看,里边的各种机关此起彼伏,这还是见识到了,还不知道有多少隐藏的,其实说这是一个陵墓不够贴切,应该说是吃人的地下行宫更加靠谱。

    “这应该是个明清时期的陵墓。”我忍不住分析道。

    “哦?”

    付义看着我笑问道:“张文,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能做这么多机关,说明墓中机关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巅峰,再加上开采的如此深,也可以说明开采技术也是到了一定的地步。”

    付义说:“你怎么不说是天然形成的呢?要知道有一些陵墓在最初挖掘的时候,会偶尔挖出连接地下溶洞系统,设计者就会利用这些溶洞作为墓主人的冥殿,就像你们上次去的成吉思汗陵的寝殿,不就是这样的吗?”

    看着他是笑非笑的样子,我知道自己推理出来的一定没问题,要不然他都快死的人,也不会和我浪费这么多口舌,搞不好会一口老痰把他噎死。

    我说:“正如盗神所说,上次去的皇陵最后的冥殿是利用的溶洞系统,但是没有什么机关,而这个陵墓从上到下都是机关,由此可见在挖这个陵墓的时候,便是早已经设计好了,必须这样挖才能设计各种机关。”

    付义呵呵一笑,说:“不错,除了没有继承老瞎子的奸诈,这些知识倒是学的不错。”

    给我戴完高帽之后,他扫了一下在场的人说:“正如张文所说,这是一个清末的墓,是清朝第九位皇帝,也是清朝最后一位手握实权的皇帝,只可惜他在位只有十一年,也就在这十一年内,修建了这个‘六重玄帝陵’。”

    “咸丰!”

    我们三个几乎一口同声叫除了这个皇帝的名字。

    在付义点头的时候,我还意识到,虽说咸丰只在位了十一年,出生于圆明园,驾崩于承德避暑山庄,但是他有一个非常“出色”的皇后,也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败家老娘们”慈溪。

    其实换做谁,都不可能在那个时间段在位太久,朝政开始走下滑路,内部贪官污吏互相勾结。

    此外,再加上太平天国的宗教运动以及第二次鸦片战争,最后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虽说他也曾经企图要扭转局面开启洋务运动,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只活了三十一岁。

    历史对他的死亡也是多有猜测,最有可能的两条,一条是被内部人给其服用了慢性毒药导致英年早逝,另一条那就是被当时的朝政时局活活气死的。

    总的来说,他在死亡的那一刻,便已经决定了整个大清帝国的彻底的衰败,而后面四位皇帝,那基本都是摆设。

    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傀儡皇帝,完全是空有虚名,手中没有皇帝应有的权利。

    当然,我最吃惊的不是这个,而是他居然用了十一年修建了一个上下六层的皇陵,结合当时的情况来说,这点就有些不切合实际了。

    我怀疑这里边有什么猫腻,不知道是付义对我们隐瞒了什么,还是他收集的资料有很大的疏忽。

    由于大家都知道四派的规矩,阿红也就直接问道:“盗神,既然这次由你们夹喇嘛,那就直接说出你们需要的东西吧!”

    “呵呵,很简单就是一把剑。”

    付义见我们都看着他,他便叹了口气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九龙宝剑。”

    我一愣说道:“九龙宝剑不是乾隆帝的佩剑吗?而且我听说经历了几次的易主,抗战时期还呈现过,最后一位还是民国时期的一位将领,叫戴笠。”

    付义说:“那你知道的还不少,应该也听说过这把剑带有诅咒性的传说,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九龙宝剑最后又回到了满人的手里,又将这把剑放进了咸丰的墓中。”

    “等等……”

    我挠着头说:“也就是说,我们刚刚去蒙古惹怒了蒙人,你们又要去惹满人吗?”

    听完我的话,忽然付义都笑了起来,但是没笑几声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黄妙灵一边给他顺着气一边用白眼翻我,搞得好像是我让他快背过气似的。

    我无奈地地耸了耸肩,本来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小爷他娘的还纳闷呢,我这句话至于那么可笑吗?真想站起来抽这个老东西,不在家里等死,还跑出来祸害我们干什么!

    重重地舒了几口气之后,付义才说:“做我们这行的,哪里会有不得罪人的?即便你是个九流盗墓贼,你回你老家刨了别人祖坟试试,照样会有人要找你拼命,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句话吗?”

    我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没想到他会把“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用在盗墓贼的身上,说起来他这句话才是最为可笑的。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三派已经快被挤兑上墙了,那要是还不去的话,只要有人把今天的谈话往出去说那么几嘴,那我们三家的名声可就丢大了。

    以后再有事情还怎么有脸站出来说话,会被灌上一个胆小鬼的称呼,毕竟我们做的就是这种事情,又怎么能怕呢?

    在从卤煮店出来,韩雨露自己打了车离开了,我本来是想要送她的,但是碍于黄妙灵就坐在副驾驶上,我打心眼里是想要和黄妙灵多一会儿单独相处的时间,所以也就由她去吧,反正这次的事情也和她没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