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新老成员
    而蓝莲和桃花跟着老王头在南方某处倒斗,在进了主墓室之后,发现棺椁的一边画着蓝莲花,另一边刻着桃花。

    由于这两个家伙属于进入打探的,说白了就是炮灰,当他们出来之后,一个人说是棺椁画着蓝莲,一个人说是桃花,两个人还差点已经这个说法打起来。

    本来不同的图案,有时候是有一定意义的,可以让后边的大部队躲避不必要的伤害。

    老王头一人扇了他们一耳光,算是惩罚他们打探不利,这两个家伙只能“二进宫”,重新进去一探究竟。

    当时他们两人也算是迫不得已又仔细看了一遍,两个人才蓝莲、桃花的有说了出来。

    正如我所知道,这是一次规模中等的倒斗经历,至于从里边摸出什么珍贵的冥器就不得而知,但必然是罕见之物,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得到这样的绰号。

    当然,这只不过是个开头,两个人后来也跟着老王头风风雨雨好十多年,所经历的大墓小斗也不计其数,但是他们的名号已经定下了,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说白了,其他三家都有新人,但是我觉得那还勉强算是自己人,即便每个人都心怀鬼胎,但是我觉得总比老王头这两个手下靠谱。

    毕竟像蓝莲和桃花这两个游走于黑和盗之间的家伙,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所以我就多留意了他们两个几眼。

    蓝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长沙人,一米七五的个头,有点啤酒肚,总是一副傻呵呵的模样,并且说话的时候所带的乡音特别的重,而他偏偏又特别爱说话,但是他每次说一句,至少也再重复一遍,我们才勉强能听懂。

    而桃花给我的感觉,和曾经一块下过斗白子房的差不多,我能够从他的身板看出他以前也有过当兵的经历。

    而且还不是那种大头兵,他的话不多,也可能是性格慢热,见面的时候只是打了个招呼,之后什么都不和我们说,有什么只是和蓝莲说,然后他后者代为转达。

    我曾经悄悄问过黄妙灵,这两个家伙是不是可靠,虽然我们两个在爱情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但毫不妨碍我去相信她,至少她应该不会害我。

    而且就是从特别现实的角度来说,我对于她还是有着一定的利用价值的。

    黄妙灵告诉我,让我放心,这人是他师傅找的,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而且老王头现在生死未卜,长沙那边早就乱成一锅粥了,有人出来接私活过日子也不是没可能的,而且付义给他们的价格也是不低。

    既然黄妙灵已经这样说了,我再问肯定也就问不出什么,因为她对她那个死老鬼是绝对的相信,我只好去问胖子,看看付义请他们五个人出价多少。

    一提到这个,胖子就有一肚子的委屈,说付义那老东西看不起他,其他人都是两百万,为什么单单给他一百五十万,还说是什么歧视之类的话芸芸。

    由于队伍中多了六个新人,而我又不是那种自来熟的性格,所以也就没有以前那样放得开,所以我们收拾好装备,便徒步从嫩江县朝着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里边走去。

    走在一条不知道被多少猎人踩过得幽静小路上,我们不但要抵御严寒,还有其他动物的袭击。

    尤其是熊瞎子等大型猛兽,而且地形也非常的陌生,经常要翻山越岭,有时候还会走到无法再往下走的地方,只能掉头重新走过。

    胖子一路上抱怨黄妙灵说:“灵妹妹,你们也忒他娘的抠了,人家夹喇嘛都雇佣一个向导,像上次人家七雄搞了好几个,你们倒是好,让咱们在这深山老林里边瞎转悠,你们怎么就这么穷呢?”

    黄妙灵白了他一眼说:“大家都是倒斗的老手,森林经验也非常的丰富,自然没有雇佣向导的必要,到时候又要隐藏什么盗墓贼的身份,你不嫌累我还嫌呢!”

    胖子用肩头撞了撞我,轻声说:“看看,这就是女人,这娘们娶回去肯定懒得厉害,到时候你丫的只能天天受气,活的一点儿都不像是个男人,胖爷觉得这样其实真的挺好的。”

    我用手肘戳了一下胖子的胸口,说:“看自己脚下的路,哪里那么多废话呢?”

    胖子说:“小哥,不是胖爷不尊敬你,这次你又不是铁筷子,胖爷又没拿你的钱,你这家伙指挥人指挥的也上瘾了是不是?什么事都有你丫的,你他娘的累不累啊?”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行,小爷接下来什么都不跟你说,说了你也别听。”

    蓝莲走上前,说:“两位朋友,小弟早就听说过两位的大名,接下来我们要一定倒个肥斗,那可请两位要多多照顾小弟啊!”

    胖子微微点头,说:“真懂礼貌,胖爷就喜欢你这样懂礼貌的人,多跟着胖爷的屁股后边,胖爷保证你丫的有好冥器摸。”

    一伸出大拇指,蓝莲说:“那是,谁不知道北京城的胖爷,那可是响当当的摸金校尉,每次摸到的冥器最多也值钱,小弟一定跟着胖爷您混。”

    以前还是三流盗墓贼的胖子,这家伙就是为了冥器不要命,也不管值不值钱,只要是古件他就有兴趣,所以别看他以前也下斗,但是摸到的有价值的冥器不多,再加上这家伙吃喝嫖赌什么都做,自然一直处于要饭和没钱之间。

    打个比方,胖子就和我当年上学的时候一样,家里给拿着生活费的前几天,那真是觉得自己腰缠万贯。

    可花着花着就发现钱没了,到了后半个月不是借钱就是吃方便面,最后甚至可能挨饿,和以前的胖子如出一辙。

    现在的胖子,完全就是一个有眼力劲的盗墓高手,而且还保留着他那种多拿的习惯,就像是上次那样,我打点过后,差点吃老本。

    而胖子肥的流油,在公主坟那一片买下不少好店面,在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开始装修了,估计回去应该能营业了。

    蓝莲笑呵呵地对桃花说:“老桃,听到没有,胖爷说带咱们两个呢!”

    桃花看了胖子一眼,只是干笑了一下,但是那可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然后就没有话了。

    “我靠,这家伙不会是个面瘫吧?”胖子没好气地问蓝莲。

    蓝莲频频点着头说:“我看他就是。”

    “哈哈……”胖子和蓝莲就笑了起来。

    黄妙灵走在霍子枫和红龙的身后,他们两个负责开路,因为越靠里边走,路越不明显,只能我们自己重新确定路线,走到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猎人所走的路,加上近年禁止狩猎,所以猎人也不可能走的太深。

    黄妙灵原地站了一下,等到我走上去,便问:“小哥,你用罗盘看看,咱们走的方向对不对。”

    我苦笑摇头,说:“不是我不拿罗盘看,而这大兴安岭本来就是极好风水之地,到处都存在风水宝穴,要是照着罗盘走的话,我们可能三年五载也到不了咸丰帝的陵墓,更不要说找到九龙宝剑了。”

    红龙转头说:“我来过这里,虽说找不到陵墓,但一定能带着大家到达外兴安岭,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说完,他拿出指北针看了看,然后再度指出了方向。

    不过,我们也走不了多少路程了,因为夕阳已经渐渐变西垂,接下来是要找今晚过夜的地方,所以我并没有再说什么,等到了外兴安岭再找风水宝地也不晚。

    去过云南那种白天热晚上更热的天气,又经历过蒙古漠南白天热晚上冻死的天气,也去过昆仑山死亡谷那种没有规律的天气。

    现如今进入了东三省的大兴安岭,我想这里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冷。”

    白天的气温不高,晚上那更是低的要命,至少在零下二十摄氏度左右,一行十七人就围着篝火一边吃饭一边取暖,帐篷也是围绕着篝火搭建的,甚至连撒尿,我们都不愿意离开篝火太远。

    吃完饭,时间尚早,而且就算是现在进入帐篷中也不一定睡着,胖子哆哆嗦嗦地抱怨天气真他娘的冷。

    但是,这家伙闲不住地拿出扑克牌,要往炸金花,虽然不过现钱,但是可比钱要玩的大,因为他们赌的是十万以下的冥器。

    玩的人有胖子、蓝莲、桃花、老魁和肖楠五个人,其他人要么围观,要么坐在一旁发呆。

    唯独干点正事的只有红龙和黄妙灵,红龙那是因为当兵留下的习惯,而黄妙灵是因为这次由她带队,所以各方面她都要比别人想的多一些。

    霍子枫和韩雨露坐在一处,两个人相隔一臂距离,韩雨露看着郁郁葱葱的树冠走神,而霍子枫则是看着韩雨露走神,也幸好这次没有岳蕴鹏的参与,否则此刻醋味又该开始蔓延了。

    盲天女、阿红、菊兰三个女人坐在一起絮絮叨叨地聊天,聊得都是一些女人之间的事情。

    比如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了,穿哪个牌子的衣服、挂哪个牌子包,甚至连用哪个牌子的卫生巾都有聊得。

    而我和新人俏媚互相看了一眼,便开始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