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战友
    不过,这些士兵并没有把枪口对准我们,而是统一朝下四十五度,非常专业的持枪姿势。

    “怎么又是你们!”

    一个满脸油彩的军人皱着眉头走向前了,虽然从这幅打扮很难确实他是否昨晚的那几个士兵中的一个,但是从这句话已经显而易见。

    一切仿佛是白驹过隙一般,昨晚他必然是见过我们。

    胖子看了我一眼,然后笑呵呵地想要凑上去套交情,但是那个军人立马朝后退了两步,并让胖子不要靠前,问我们为什么不离开这类的话。

    胖子佯装着哭丧个脸,说:“各位兵哥哥,俺们迷路了,幸好遇到你们。”说着,还很专业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像走了多远的路累着了似的。

    那个班长说:“从这里往十点钟方向一直走,你们会看到一条河,那正是嫩江水系,你们顺流而下便能看到村庄,再走一段就可以看到嫩江县城了。”

    顿了顿,他看向我们忽然问道:“你们既然能走到这里,就应该有能看懂地图的向导吧?”

    我说:“同志,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次没有雇佣向导,能稍微看懂的都是半吊子,要不然也不能迷路。”

    班长重重地出了一口气,叫道:“副班长。”

    “有!”一个士兵站了出来。

    班长说:“送他们离开这里。”

    “是!”

    那个副班长对着我们摆手道:“你们都跟我来吧,我会一直把你们送到认识的区域为止。”

    我有些傻眼,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要是再比送回去,那么我们之前的一路长途跋涉岂不是白走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士兵跟着,就看向其他人,让他们快些想办法拖延。

    红龙走出来,说道:“各位班长,我以前当过兵,能够看得懂地图,只是这一带我从没有来过,所以非常生疏,只要哪位班长给我在指北针上标记好方向,那我想自己就能带着他们离开。”

    那些士兵诧异地看着红龙,班长更是问红龙是哪个部队的,红龙把以前的番号一报。

    顿时,那个班长眼睛一亮,继续追问红龙在部队中的职位,红龙告诉他们之后,那个班长眼泪就下来了。

    这一下,可把我们给搞糊涂了,不过随着那个班长把自己的名字一报,见红龙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连忙又把脸上的迷彩擦掉之后,瞬间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军人,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小,小张。”红龙的眼睛也跟着湿润了。

    那班长努力地点着头,说:“老班长,你还没有忘记兄弟我啊!”

    我没有过参军的经历,因为我身体太过瘦弱,家里溺爱我就不同意我去当兵,从大义上来讲是不对的。

    但是从为人父母而言,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所以就没有成为一名军人,没能为祖国保卫疆土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所以,当看到红龙和小张班长死死地抱着一起,这让我想起了一些军事题材中的情节,虽然现在他们这种战友情就展现在我的面前,但我还是很难设身处地地感受到他们那种军中男儿之间的情谊。

    小张班长把我们带到了安全的区域,他和红龙聊了起来,而我们就当然是休息。

    不过聊得时间并不长,小张班长说他以前是红龙带出来的兵,他不能给红龙脸上抹黑,所以不能长时间离开岗位,但是两个人互相留了电话,并且给我们标记了出去的最佳路线。

    我们自然先离开,红龙路上唏嘘不已,说这个小张当时还是一个新兵蛋子,从新兵连分配到他手下的时候,那可没少让他调教,想不到现在也是一个班长了,而他却成了一个经验丰富的盗墓贼,真是世事无常啊!

    胖子冷笑道:“一个班长有什么想不到的,要是你现在还在部队,说不定都他娘的是团长了。”

    红龙白了胖子一眼,说:“你懂个屁,边境的班长不亚于普通的排长,你没有看到他已经是少尉了嘛,以前老子也就是个上尉。”

    “一百个班长也没有一个你挣得多,道上赫赫有名的龙爷,谁不知道啊!”蓝莲多少有些向着胖子说道。

    红龙说:“军人是最为神圣的职业,你少他娘的不懂乱放屁,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我看着红龙,真的很难想象他会有这样的一面,以前只是听说他有过当侦察兵的经历,只是觉得那已经是过眼云烟,想不到他的内心中,一直还保留着自身军魂。

    关于红龙为什么会退伍进入盗墓这个行业,我从来没有任何人说起过,甚至觉得那只是一个笑谈罢了。

    现在同道中有些身手的家伙,个个都说自己当过兵,至于真当过还是假当过就没有人知道,但此刻我相信红龙是真的当过。

    胖子说:“龙爷,既然那个班长曾经是你的部下,你回去和他说说,大不了让灵妹妹放点血,让他帮咱们过去呗!”

    红龙冷哼道:“你他娘的想都别想,那是老子带出来的兵,老子不能让他违反纪律,要不然以后还有什么脸去见以前的那些老战友。”

    “吆吆,好像你现在做的事情有脸去见似的。”胖子讽刺道。

    霍子枫说:“行了,你们也别争执了,既然有着闲工夫在这里扯皮,还不如想想该怎么穿过这道边境线。”

    红龙说:“霍爷,不是我不去做,而是我真的没脸去想办法,如果再被我的兵看到了,那我的脸真的没地方搁了,也就是因为我,所以他们才没有检查咱们的装备,要换做别人早就被扣起来了。”

    黄妙灵作为筷子头,此刻她是最着急的一个,都有些坐立不安了,她问我:“小哥,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我看了看黄妙灵,又看了看红龙说:“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还真的要舍红龙那张老脸。”

    “老板,其他人的事情我红龙都能答应你,但是这一次我真的不能那样做,希望你理解我的苦衷。”红龙有史以来第一次拒绝我。

    我苦笑道:“老龙,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什么丢脸的事情,只是想要你跟那个班长借个电话,我们的电话在这里没信号,我想他们应该有专用电话,对吧?”

    红龙皱着眉头问我:“借电话干什么?”

    我叹了口气说:“自然是找人托关系了,这年头做什么不得找门路,以这里封锁的这么严来看,我们肯定是没有办法偷偷通过的。”

    胖子一拍大腿说:“我靠,对啊,咱们不是还有岳蕴鹏嘛,上次他老子都能找来直升机接咱们,这种事情那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红龙摇头说:“不是那么简单的,这可是不是什么好事,不同于上次是为了救人。”

    霍子枫说:“可以试试,试试也许还有机会,要是不试我们又不愿意离开,只能在这里干耗着。”

    无奈地叹了口气,红龙点头说:“那行吧,我们去问问。”

    走回到了刚才的地方,那些士兵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地站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难以理解的神色,小张班长也错愕地问红龙:“老班长,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红龙尴尬地笑着说:“不好意思小张,我想借用你们的通讯设备打个电话,你看看方不方便,要是有难处就算了。”

    小张班长点头说:“这倒是没什么,老班长你想往什么地方打,你也知道咱们军队的电话是有规定的,所以我只得问问了。”

    “北京,行吗?”红龙试探性地问道。

    小张班长立马点头,说:“没问题,不过你们的通话可能会被录音,所以……”

    胖子挠着头嘟囔地骂道:“他娘的,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我白了他一眼,说:“转接人工的时候都会这么说,你他娘的还说小爷的脑子笨,我看你的脑子也不怎么样。”

    “切,那抠出来也比你的多二斤。”胖子翻着白眼说。

    我哑然失笑,道:“确实多,猪的比小爷更多,那有什么用吗?”

    “靠,你他娘的拐弯抹角地骂胖爷,胖爷要揍你。”胖子挥了挥手拳头。

    这时候,红龙接过小张班长通讯机交给了我,我开机看了一下岳蕴鹏的电话号之后,便是打了过去,过了很长的时间才有人接了起来。

    “谁啊?”岳蕴鹏问道。

    我说:“是我岳兄,张文。”

    “我靠,你怎么用军用的电话给我打过来了?你现在在哪里?”岳蕴鹏问道:“为什么不带我,我前几天才知道你们又出发了。”

    我想到之前说的可能会被录音,怕岳蕴鹏这小子说漏了嘴,就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把我给他打电话的目的说了出来,希望他能帮我们这个忙。

    岳蕴鹏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说他给他老子打个电话问问,这种事情他也说不好,所以让我们稍等一下,等一会儿不过结果如何,让我过十分钟再给他打过去。

    军队的电话都是卫星电话,相当于现在的网络电话,在没有得到权限之前,只能往外打,外面却打不进来,所以岳蕴鹏才会让我等十分钟再打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