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传说之剑
    小张班长纳闷地问红龙:“老班长,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是啊,老班长,有什么能帮忙的尽管说,不要和我们客气。”其他的士兵也纷纷说道。

    看着红龙眼圈微微红了,小张呵呵一笑,说:“老班长,他们都是我带出的兵,我的班长就是他们的班长。”

    红龙说:“没什么,一些小事情,我们自己能处理的。”

    过了十分钟多一点,我又给岳蕴鹏打了过去,他直接告诉我已经得到了他老子的批准,让我们安心等着,不过下次一定要带上他,否则再有这种事情,就别再找他,要是他在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

    我知道这确实挺麻烦的,人直接托人办事就很难,更不要说还要人托人。

    其实我也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当然我也不是盲目地去试,因为岳蕴鹏在这方面的能力,比我们这些没有家势的人强太多太多了。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小张班长的通讯器响了,一听就是他的上级的命令,小张班长避开我们说了几句“是、明白”之类的话,然后关闭了通讯器走了回来。

    小张班长的脸色没有之前那么好,大概是责怪红龙不告诉他,不过他很快就缓和了回来,因为他知道这也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抱了红龙一下,说:“老班长,一路小心。”

    红龙郑重地点了点头,说:“兄弟,麻烦你们了。”

    小张班长摇头说:“没什么,我们会把你们送到边境线的地方,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老班长你千万小心。”

    “班长,老班长是不是有秘密行动啊?”有士兵忍不住地问道。

    小张班长瞪了那个士兵一眼,说:“不该问的别问,来,送老班长他们走。”

    接下来的五公里,我们就大摇大摆都从监视区域穿过,沿路虽说看到了不少的明哨,也在红龙的手指方向注意到了一些暗哨,但是并没有人再跟我们说话,倒是他们看我们的眼神,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崇拜。

    胖子挠着头,轻声问我:“小哥,为什么他们都那样看着我们?难道这年头做咱们这行这么受人尊敬嘛?”

    我踢了胖子一脚,说:“你他娘的想什么呢?我看肯定是岳蕴鹏他家老爷子说了什么,所以我们才会被这种类似行注目礼目光看着,不过这跟咱们没关系,只有能过去就行。”

    胖子呵呵笑着说:“其实也是,本来咱们这次做的又不是在自己的国家倒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民族英雄。”

    我说:“难不成你他娘的要是牺牲了,还要给你追封一个烈士怎么的?”

    胖子说:“那样更好。”

    “好了,我只能把老班长你们送到这里了,一路小心。”

    小张班长说完,朝着红龙标标准准地敬个了军礼,而红龙也下意识地想要回一个,但是手提到一半的时候,他又停住了,最后放下手微微点头示意。

    在小张班长等几个士兵离开之后,我们看着国界石碑,说实话我有些感慨万千,不知道是因为上次的经历导致的,还是因为即将离开自己的国家,总的来说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不知道那些每天驻守在边境的士兵们,他们站在这里又是一种什么心情,应该是孤独中带着自豪吧!

    而我,其他人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个人有那种进入异国他乡的毫无归宿感。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哥,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我回过了神,发现红龙已经带头跨了过去,仅仅是一步我们便离开了自己的国家,真正的进入了外兴安岭。

    到这片人迹罕至的地方,寻找清朝皇帝咸丰的陵墓,目标就是那把乾隆帝的九龙宝剑。

    其实,九龙宝剑是乾隆帝的佩剑,在其崩殂之后,这把剑自然而然成为了陪葬品。

    但后来又出现在另外四个人手中,由此可见乾隆帝的陵墓,已然和我们无缘,据说是被军阀孙殿英所盗,之后颠沛流离,至今下落不明。

    在中国历史上,乾隆是当之无愧的古董玩家和收藏家,他在位六十年,又做了四年的太上皇,在这六十四年里边广收名画古帖、珍异古玩,死后将这些珍奇异宝于之同葬于他的地下宫殿之中,最具色彩的自然要属这把九龙宝剑。

    九龙宝剑是结合了蒙古式的弯剑,其剑身略弯,剑柄很长,上面刻了九条龙。

    而这九条龙却又是根据周易的九九归一的寓意而雕刻的。

    《周易》中的九九归一是轮回的意思,乾隆帝熟读史书,知道天道是一个轮回,人如此,朝代政权也如此。

    宝剑铸成之后寒气渗人,似有人冤魂付于其上,宝剑周围会产生雾气,剑柄上的九龙在雾气中跃然若腾,九龙剑本是一把阴剑,在阳世使用此剑为不祥。

    当时据孙殿英所称,他掘墓之前曾经遇到一名高僧。

    高僧告诉他日本已经呈现轮回之势,所以必须将九龙宝剑带出乾隆帝的陵墓才能够避免中华再次被异族践踏。

    不过既然付义说是在咸丰帝陵墓中,那必然是有可靠的消息。

    我们这些人盗墓从来不打没把握之仗,必然是有说法的,只不过付义没有告诉我们,而黄妙灵等人自然也不会说,所以我也仅仅知道这么些。

    在进入外兴安岭之后,我们更加要小心,不但要小心原始森林中潜在的危险,还要躲避他国的驻兵,这对于我们来说,确实非常的困难。

    刚才在自己国家碰到了还有办法,但是在人家国家,又不会说这边的语言,一张口便会暴露,接着就会被遣送回国,接着就……

    虽说这边和大兴安岭本就相同,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人的心境不一样了,所以走起来就格外的小心。

    也幸好这属于一条相比较来说的“安全通道”,要不是小张班长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估计我们又会浪费更长的时间。

    俏媚对红龙说:“你那带出的那个士兵真不错,省了我们不少的功夫。”

    红龙忍不住流露出得意的神色,说:“那是,不看看是谁带出来的,我带出的士兵个顶个的靠谱。”

    胖子冷笑道:“吆喝,终于有人比胖爷还能吹了,看来胖爷那个‘第一吹牛王’的称号,要让给咱们龙爷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红龙瞪了他一眼,骂道。

    黄妙灵说:“行了,你们别说话了,现在开始定灵气最重的地方。”

    她看向了我说:“小哥,这个就交给你了。”

    胖子说:“咱们家小哥就这么点能耐,一会儿找到斗之后,那基本等于废了,其实他不下去胖爷觉得可能摸的更快一些。”

    我没想理会胖子,同时也同意红龙骂道那句话,再怎么说我也不止一次救过这个死胖子的小命,这家伙现在居然说我是废物。

    这家伙千万别让小爷找到机会,否则一定狠狠羞辱一个这个死胖子,杀杀他这股目中无人的锐气。

    掏出罗盘之后,我看着指针的指向,确定好了接下来要行走的方向之后,那还是需要红龙去探路,虽说他也不是绝对的靠谱,但是比起其他人了,我还是更加相信他多一些。

    我们并没有再碰到异国的士兵,这点不知道是我们运气特别好,还是红龙有着应对他国士兵的经验,一直等到我们走到一片湿地。

    这片湿地和我们之前神农架的湿地相比,那真是小巫见大巫,并不是因为面积的大小区别,而是这里完全可以绕过去,所以我们并没有傻到直接穿越湿地。

    那样又会耽误更长的时间,毕竟据说这片湿地有七百多公顷,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能避开自然要避开。

    其实,早从秦汉时起,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包括肃慎、鲜卑、蒙古、女真、鄂伦春等,在这一带生活,清朝时因为满族入关,也有少量汉族人迁居至此。

    这里存在着各国的争端,所以我们能不与人碰上,那就尽量躲开。

    我们只是来盗个墓,并没有别的想法,但是我心里一直都非常的忐忑,还是归属感在作怪的缘故吧!

    我们走到了傍晚,从罗盘的反应来看,我们应该距离目的地不足半天的路程,但是也不能连夜赶路,原始森林中最忌讳这个了,只得再度找地方休息。

    这一晚上,虽然并没有发生任何变故,那也是因为我们一是没有点篝火,二是改成了两明两暗岗哨,稍微有些风吹草动,立马就进入戒备状态,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在外兴安岭的第一夜。

    第二天,大家整装待发,每个人把自己的精气神调整到了最好状态,眼看就剩下找到墓,然后打个盗洞一头钻进去,外界的任何事情将和我们没关系。

    基本没有人会想到在外兴安岭的地下,正有一群手艺人在倒斗。

    风水知识和运用方面,到达了我这种地步,不是我吹牛,同行里边真是屈指可数,除了那些半截身入土的老头子,年轻一辈我至少也能进前三。

    换成其他人在没有明确地图的情况,光靠一个罗盘,那绝对是找不到大陵肥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