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雾谷藏冢
    我挠着头,人家女孩子都这样说了,我也说自己是同样,大概这些天长途跋涉太累了之类的原因。

    总不能说自己暖玉在怀,在温柔乡里睡着了吧,那要是让胖子知道,他非活活把握嘲笑死不可。

    但是,在这种尴尬气氛下,我不知道该再怎么开口,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缓解一下,俏媚更是低个脑袋不语,就这样我们持续到了下一轮换班的岗哨。

    红龙先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他的生物钟特别的准,相差不过几秒钟,他对着我点头示意,然后又从另外一个帐篷中叫醒胖子。

    胖子伸着懒腰爬了出来,看着我说:“小哥,是不是偷偷吃了火龙果了?”

    我愣住了,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意思,他说我脸红的和猴屁股似的,不是吃了火龙果,那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还真的怕这死胖子一会儿乱猜对了,便骂了他一句,进入了帐篷中休息。

    可是钻进睡袋之后,我反而有些睡不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睡的太香了的缘故,脑子乱的厉害,一会儿想黄妙灵,一会儿又想俏媚。

    对于俏媚我并不排斥,即便自己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总有一种背叛了黄妙灵的感觉。

    我乱想着,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自己迷迷糊糊睡着了,一直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胖子喋喋不休的抱怨路难走,我们再度出发了。

    走着走着就发现了一个山谷,地形也变得开阔起来,大早上的山谷里边全是蒙蒙白雾,视线看不了多远,而里边是一片的死寂,连个虫鸣鸟叫都没有。

    偶尔一阵不知道从哪里吹入谷中的阴风,让我们浑身一震。

    我拿着罗盘看了看,发现这里对灵气的感应特别强烈,看样子我们要找的宝穴,应该就是在这里边了。

    不过按理说不可能大早上没有一点儿东西,这可是万物复苏的早上,勃勃生机才应该是正常的。

    盲天女说:“既然谷中有风,加上太阳不断升起,不过一个小时雾气就消散了,我们等等吧!”

    黄妙灵却摇头说:“你不了解大山中山谷的情况,所以说的不对,这种雾气里边有可能有瘴气,要不然早就被风吹散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并不是进入山谷的唯一道路,很可能在另一边还有其他的路,但是雾气没有消散,说明这种雾气与普通的雾气不同。”

    红龙说:“她说的没错,这雾中一定含有瘴气,而且含量还不小,我们也不用再这里等了,戴上防毒面具进去就行,等的话不一定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我说:“不伦是瘴气还是雾气,那都算是灵气的一种形态,地方我们是找对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山谷有多大,更不知道瘴气都有严重,万一我们走进去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斗,再迷失了方向,那我们该怎么摘下防毒面具喝水进食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大部分人已经决定要进去,霍子枫和红龙也开始沿路做标记。

    我们戴着防毒面具刚刚走进没有几十米,忽然身边的灌木丛都抖动了一下,这一下可把我们吓得够呛,那动静不可能是自然的,很可能有什么东西藏在那里。

    我和胖子端着早已经上膛的自动步枪,胖子更是直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先是点射了三下。

    等我们两个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扒开灌木丛,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用胖子的话来说连只蚂蚁都没有。

    黄妙灵走过去看看那处的灌木丛,细心的她在草叶上发现了几滴血迹,然后又以这个血迹为中心,朝着四周找了找。

    在十米之外的地方,又发现的血迹,她告诉我们这应该是一种动作敏捷的动物,虽然受伤了,但是已经逃走了。

    我问她是什么动物,黄妙灵摇头说她也不知道,根据她在云南生活的那几年经验来看,这种动物绝对不小,至少也有一条猎狗那么大,让我们多加留意四周。

    毕竟这里的雾气这么浓,要是有什么野兽搞突然袭击,那真是防不胜防。

    俏媚说她有发现,我们就跟着她过去看,也是在那几滴血为中心的地方,另一处有着一块青色的石碑,只不过剩下了一半,好像被无比锋利的剑斜着削了一线似的。

    石碑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即便一半还有将近一米高,上面雕刻着的字迹,已经模糊到看不清楚,大概是什么什么之谷模样的字迹,让人想到的就是“非洲大峡谷”之类的东西。

    从风水学来讲,谷中可以生风,也可以藏水,所以很多大型的古墓都在山谷的深处。

    从这块石碑来看,少说也有几百年的历史,曾经的沧海桑田,即便是连石头经历的太久的岁月,也会改变模糊,更何况是人呢?

    我将地上的草拔掉,用工兵铲搞出一块较为干净的空地来,因为那半块石碑就是在地上,不过已经大部分被泥土所掩盖。

    在我把上面的泥土清理干净之后,对着屹立的半块石碑来看,终于让我认出了“六阙冢谷”四个字。

    并不是只有这四个字,而是在“六阙冢”和“谷”之间还有雕刻的痕迹,只是已经看不清楚了,所以只能看出这四个字

    黄妙灵说:“我师傅说咸丰帝的皇陵叫‘六阙冢陵’,而这里又是六阙冢谷,看来我们确实是找对地方了。”

    胖子把胳膊压在我的肩头说:“那是,也不看看咱们家小哥是何许人也,还有小哥出马找不到的皇陵,估计这世间还没有建造出来呢!”

    我一闪身,胖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我白了他一眼说:“让你说的小爷以后要是找不到皇陵,那还不让同行笑死。”

    胖子说:“管他呢,先给你吹着,现在胖爷给你们到前面探探路,胖爷要是能找到陵墓的大体位置,那以后也能吹自己了。”

    我知道胖子性子急,而且还是属于那种狗改不了吃屎的类型,早已经把之前所受的艰难抛之脑后,而是开始惦记陵墓中的冥器,所幸也没有理会他。

    反正胖子也不敢和我们拉开的距离太远,要不然这么大的雾里再想找我们就不容易了,到时候他只能孤军作战了。

    山谷里边的雾气特别浓,视线只能看到十米以内的,以外的就完全模糊一片,全部隐藏在浓雾之中,带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和危机感。

    俏媚问我:“小哥,为什么在这里矗立一座石碑,那不是告诉别人这个山谷里边有墓吗?”

    我摇头回答她说:“这不见得,也许石碑存在的年代,要比咸丰帝的陵墓时间更长,正是因为这里叫六阙冢谷,所以皇陵才跟着有了名字,也就是现在咱们称作的‘六阙冢陵’吧!”

    俏媚“哦”了一声,继续说:“只是这块石碑上什么都没有刻画,倒像是一个荒废的山谷,说不定以前满人的祖先就住在这个山谷中呢!”

    我点头说:“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很多种族选择居住的地方都是风水宝地,以至于后来搬到古代大城池中,把原本居住的地方改成了家族的陵墓,如果真是那样,那我们找到的也许不仅仅是咸丰帝的陵墓,还可能有大清楚其他的皇帝。”

    胖子的耳朵最尖,老远都听到我说话,便笑呵呵地说:“小哥,胖爷那是来者不拒,要是真的还有其他帝王的肥斗,咱们一块盗了得了。”

    我说:“你他娘的就人心不足蛇吞象吧,我们的装备是进入一个皇陵的,再进第二个我们不但摸不出冥器来,还可能弹尽粮绝死在里边。”

    “操,胖爷就是那么一说,你丫的没必要搞得这么玄乎吧?”

    胖子骂了一句,忽然又说:“我靠,你们快来看,这里有条龙啊!”

    我们都是一愣,连忙过去一看,却发现那是一条石头雕刻出的蟠龙,也是清朝时期帝王的象征,再一次肯定了我们来的地方是对的。

    石头蟠龙突兀地蹲在地上,下半部分已经被茂盛的灌木所遮蔽,很快我们又在十几米的地方,同样看到了一条石刻蟠龙。

    这两个在雕刻的时候肯定是一模一样的,现在只不过后发现的这条已经少了脑袋。

    我们打量了片刻,又顺着两条蟠龙之间深入,这时候才发现已经走到了谷的尽头,显然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

    不过在尽头出现的岩上,有着两扇大门,虽说也是被藤蔓所缠绕,而且还有一些横木和瓦砾塌落,但还是可能看出这是一个用来供奉天神的神殿。

    神殿的古老建筑,在这人烟稀少的山谷之中,不知已经悄然度过了多少的年月,用料都为石头的木料,但并没有完全坍塌,看样子这个谷中的降雨量不会太大。

    神殿的大门并不是完全紧闭的,有着一个两人宽的缝隙,而且我观察过之后发现,这门是故意做成这样的。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风俗,但是每个种族的风俗不同,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说不定就是让后人进来祭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