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雄鹰腾刻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确实霍子枫说的还不如胖子说的有道理,不过胖子说的也不能说服我们。

    这些瓷器的口径太小了,就比如天球瓶,见过的人都明白那口径可是小的离谱,最多就是能进入一些手指、脚趾之类的东西,可我们却在里边找到了一只手。

    胖子用他的手试了试瓶口,说:“操,胖爷收回刚才说的话,这别说是一只手了,就是胖爷的大拇指都进不去。”

    阿红说:“你们觉得这些尸体是什么来历?”

    我知道她问的是这些尸体是修建陵墓的工匠,还是帝王的陪葬宫眷。

    我告诉她这不可能,很有皇陵建造好之后,再去搞这种事情,那也太过麻烦了,还不如直接把人杀掉放在殉葬渠里边,如此大费周章没道理。

    这种问题谁又能想得通,就像是螭龙帝王锁一样,谁有会想到清朝会有这样繁琐的密码机关术,要不是我们投机取巧,只是想着破解密码,估计这一辈子都要坐在七星神殿的后殿中渡过了。

    韩雨露把一个梅瓶踢给我,示意我看看底部,我一看之后豁然明白,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我靠,张文你笨的就像是一头猪。”

    胖子在一旁附和道:“不对,小哥你可比猪笨多了,不要侮辱猪的智商。”

    我说“那是,肯定比不过胖爷您啊!”

    “滚!”胖子对着我呲了呲牙,骂道。

    想不通就不想了,反正这对我们倒斗也没有多大关系,最多就是损失了一些可能存在的线索。

    但是,既然这是一条如此规模的殉葬渠,那说明这必然是个清皇陵,里边葬着的是历史上名声显赫的帝王就对了。

    红龙回到了汉白玉石桥上探路,我们也都准备上去,不过他很快又跳了下来,摆着手对我们说:“不成啊,石桥前面没路了。”

    我们都是一怔,我皱起眉头说:“这怎么可能?这条殉葬渠那相当于护城河,过了石桥就是祭坛,祭坛之后就是神道,然后开始出现各种配殿和偏殿,以及最后的冥殿。”

    红龙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老板您说的都对,按照一般的皇陵规格就是这样,可是石桥前面真的没路了,我也不知道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我说:“可能有暗门,让黄妙灵……”

    话还没有说完,黄妙灵已经带着她们发丘派的韩兵和僵王上去了,弄得我有些小尴尬。

    胖子笑眯眯地说:“小哥,又不是你带队,人家不用你指挥,所以有事你也别往前冲,不值得。”

    我无奈地微微摇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此刻心情,确实胖子说的没错。

    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分配工作,这可能是一种病,自己没有什么亲手动手的能力,有的就是这张破嘴,看来人家根本不会听。

    我们都上了石桥,走过之后还没有走十米,前方就出现了一道高耸的岩石墙壁,墙上雕刻着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我知道这是满族人赫赫有名的“鹰图腾”。

    很多人认为清朝的图腾只有龙,但早期的游牧民族,他们的崇尚的却是现实中存在的动物,比如狼、虎、豹、蛇以及雄鹰等等。

    鹰是大清的荣耀和力量的象征。

    在满族老人们说,相传当鹰四十不惑时,它们就要选择一条炼狱之路。

    在五十天里,它要不断用长喙撞击岩石,猛烈的撞击直至折断并长出新喙。

    在下一个五十天,它要用新喙啄尽老茧,让双爪灵活锋利。

    直到一百五十天,它要用新喙拨去身上所有的羽毛,待鲜血淋漓的身体结痂、脱皮,再长出一身丰满轻灵的羽毛,那将是苍穹之王再生了,它将再活三十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蒙元和满清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毕竟双方都是游牧民族,很多人都知道狼图腾就是在蒙古,其实也和满清有关,就像是鹰图腾和蒙古有关一样。

    相比较于狼,其实鹰的名气更大一些,世界崇拜鸟中以鹰为尊。

    从古埃及法老时代起,鹰就是王室的象征,他们的太阳盘有着一对翅膀是太阳神的象征,太阳神被确信为会飞的穿越天空的猎鹰。

    不仅如此,在俄国、奥地利、普鲁士及其他的欧洲国家,也常能看到鹰的雕饰。

    所以,在这堵墙上看到鹰图腾,我并不特别的奇怪。

    不得不说,这只鹰非常的雄伟,它双翅展开,呈现翱翔的姿态,全身金黑,只有头和尾部为纯白色,一双金色的鹰爪张开,做出要抓东西的模样。

    这也就是雕刻绘画中才能描绘出的景象,现实中鹰展翅高飞的时候双爪是缩起来的,要是在抓捕猎物的时候,它的飞行姿态又不会是这样,要不是像是一枚炮弹直冲而下,要不是双翅煽动整个身子倾斜。

    这不过就是绘画艺术,我也不能较真,毕竟很多艺术类型的东西,那都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要不然就没有这么强烈的观赏性了。

    整个鹰图腾长约六米高约三米,那可基本和《神雕侠侣》中杨过骑的那只雕一样大了。

    其实雕和鹰是同源,只不过雕要比鹰大得多,现实中没有这么大的鹰,也没有眼前鹰图腾这么大的雕。

    黄妙灵已经和韩兵、僵王在整个岩壁上敲敲打打,并且不断把耳朵贴上去听岩石传来的动静,以及可能存在的机关锁链或者条石。

    韩兵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僵王则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这两个人不常说话,一路走来我甚至都没有和他们任何一个交谈过。

    虽说黄妙灵是要接付义班的,但是我看得出她对这两个人非常的敬畏,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在付义手下充当什么样的角色。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会叫的狗不一定咬人,但是不叫的狗那是一定咬人的。

    而韩兵和僵王都是两个不叫的狗,从他们的眼神中我能看得出凶残,经常直白地环顾我们,我有时候和他们其中一个人盯上,不出三秒我就忍不住地移开。

    我曾经和霍子枫一班岗守夜的时候问起过这两个人。

    霍子枫说他也没有听说付义手下还有这么两个人,很可能是属于王牌那种角色,轻易不会出动,也就是这次才会露面,足以见他们对于那把传说中的九龙宝剑的渴望。

    在二十分钟之后,黄妙灵带着两人走回我们休息的地方,黄妙灵说:“我们三个一致认为,这堵墙是实心的,里边不会设置什么机关,也就是说这里不可能有暗门。”

    胖子说:“灵妹妹,小哥刚刚都给我们讲了关于鹰图腾的事情,这可是满清中的最早图腾,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一定是有某种意义,不可能搞一堵石墙忽悠我们的。”

    黄妙灵说:“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们认为这里无法通过,如果其他人有办法,那可以过去找找看啊!”

    胖子苦笑道:“胖爷只是提议而已,你没必要这么针对胖爷,你看看刚从让你给打的,现在都淤青了。”

    “活该!”黄妙灵白了胖子一眼。

    霍子枫站起来说:“既然她们都找不出机关,那应该这里存在的机关性就很小了。”

    “你们继续在这里休息,我和红龙顺着殉葬渠两边看看,要是有什么发现再回来招呼你们,有危险我们会鸣枪示警的。”

    一般人肯定不会独自一个人去探险,但是对于霍子枫和红龙来说,这仿佛是家常便饭一样,所以我们也没有太过于担心。

    我认为很难有什么东西把他们任何一个一招致命,所以让他们去探探路也好。

    在霍子枫和红龙以汉白玉石桥为中心,然后各种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我拿出了罗盘看了看方向,发现他们所走的是一东一西,而鹰图腾所在的便是坐北朝南,如果建造房子这样建就是向阳的。

    不过墓葬却有不相同,懂行的风水先生都会让人打墓的时候做东朝西,不去直面早上最为蓬勃的朝气,这对于墓主人不好。

    也就是对死者的后代会有影响,当然这也不是一定的,因为要根据墓主人的生辰八字来推算,也是有坐北朝南的坟墓的。

    由于无聊,我就站起来去研究那个鹰图腾,其实我对于机关也就是锁头方面还行,其他根本和一般人一样,所以我是抱着鉴赏的心思去看看。

    站在鹰图腾之前,我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那种霸气。

    鹰作为鸟中之王、天空霸主,那和丛林之王狮子、百兽之王老虎是一样的,锋利的爪子和银钩般鹰喙,放佛是一把把的尖刀,即便是一幅雕刻,也能给人那种令人生畏的气势。

    胖子摇着大屁股走了过来说:“小哥,你他娘的看个鸟啊?既然没有机关,那就没有什么好看的。”

    我笑着点头,说:“小爷就是在看鸟,你看看这鹰图腾雕刻的有多么棒,这可是一下一下雕刻出来的,整个鹰惟妙惟肖。反正现在也闲的无聊,小爷就当是旅游观光看风景了。”

    “也是!”

    胖子也像模像样地看了起来,没十几秒他就“咦”了一声,我问他怎么了,胖子指着鹰图腾说:“小哥,你没注意到这只雄鹰没眼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