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帝陵第四重
    我点头说:“这也是我想问的师兄你的,也不瞒你了,其实在我有一卷和风水一起出土的竹简,上面写着是《角甲术》,好像也是一种手段,但是我天资太差,一直没有参悟透,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居然成功了。”

    “哦,还有《角甲术》啊?师弟你也藏得够深的,这点让我真的刮目相看。”

    霍子枫笑了笑说:“你是不是要问我手段是怎么施展的对吧?”

    我连连点头,说:“没错,竹简上说需要闭气和默念口诀,可当时我根本没时间去念,但就是让我身上出现了鳞片,这是怎么回事?”

    霍子枫叹了口气说:“其实我大哥早就想让你学习手段,只是你一直不肯学,想不到你误打误撞还有这么一套。”

    “其实。所谓的手段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激发身体的潜能,通过一些辅助的东西,就比如咱们七雄是铁钩,其他派也有她们的代表东西。”

    我说:“就像是黄妙灵的发丘印,盲天女的桃木剑和符咒以及阿红的摸金派那些对吧?”

    霍子枫点头说:“没错,那你应该知道普通人激发潜能是怎么回事吧!”

    我说:“就是在危机的关头嘛,据说美国有一位母亲失手把自己的孩子摔下楼去,而她就激发了潜能,在孩子落地之前出现了楼下接住了,事后却又什么都想起来她自己是怎么能在那么短时间跑到楼下的。”

    霍子枫说:“这就是普通人激发潜能,我想她事后一定会大病一场,而我们这些人激发潜能则是用训练方法加上口诀,也就相当于疏导自身的潜能,做普通人不可能随时都能使用出的潜能来。”

    顿了顿,他继续说:“虽然当时你并没有心里默念,但是你的潜意识已经把所有能想到的办法过了一遍,也就是说你不经意默念了口诀,加上你之前应该也做了长时间的训练,所以才会救了你一命。”

    我问:“那以后我想用的时候,该怎么做?”

    霍子枫说:“前几次非常困难,必须要有特别的疏导,这些等我回去帮你。”

    他忽然抬头用手电一照,说:“行了,这些不会一时半会儿能说清楚的,等这次回去再细说。现在,看样子是到了第四重的入口了。”

    一心听着霍子枫说关于手段的一些东西,根本没注意到我们两个已经无路可走。

    正前方出现了有个缠满了藤蔓的墙壁,那些藤蔓全是黑色的,而且条条都有我胳膊那么粗,不是那种茂盛到密不可分的地步,而是非常有条理性地直垂而下,一直垂到了地面上。

    再走近一些,我就发现那并不是黑色的藤蔓,而是黑色的锁链,透过那些锁链不难看出其后的岩壁有雕刻的东西,这些锁链就好像用来遮挡这些身后雕刻似的。

    霍子枫顺着锁链往上照,发现锁链是从四米多高的墓顶垂下来的。

    在顶部有着一个个碗状的东西,死死地吸附在上面,而锁链就是从这些一个个碗里长出来的。

    之所以用“长”这个字,那是因为我没有看出任何两者之间有衔接的地方,四米多长的一条条锁链,看得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感。

    也许这是周围环境造就的,也可能是因为之前看过那些打开棺盖的棺材里,那十六具女尸的缘故。

    我上前戴着手套拉了拉其中的一条,发现非常的沉重,而且没有丝毫被我拽下来的迹象,可见这些锁链即便经历了百年,也特别的坚固,而我的手套上多了一层泛红的铁锈。

    霍子枫敲了敲岩壁,并没有任何中间有夹层的迹象,这说明岩壁后面没有机关,同样也没有再往前走的路。

    我知道我们又遇到令人头疼的问题,也是所有盗墓贼进入大型陵墓都会遇到的事情,那就是找不到继续前行的路。

    之前的那些皇陵虽说都也有这种现象,但是绝对没有咸丰帝这个陵墓里边多,这也就是和人一样,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而且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特点。

    这个“六重帝王陵”的最大特点,根据我现在的分析,有这么两个。

    第一个,那就是眼前的问题,没有路可行。但不可能是真的没路,要不然下葬的队伍也无法将梓宫,也就是皇帝的棺椁运送到冥殿去,只是设计的非常巧妙,让我们很难发现罢了。

    第二个,这个皇陵被人用大风水术改成了养尸之地,里边的尸体只要完整,基本都会起尸来阻挡我们这类人。

    当然,并不是说以前这里就不是风水宝地,只是稍加改动之后,使得里边的灵气有很大一部分转化为阴气,所以出现粽子的频率要比买菜找的零钱都多。

    霍子枫沿着这块岩壁折腾了片刻,确定无误没有机关,也可能是我们的眼力劲不够,这只能等黄妙灵她们过来再检查后定夺。

    我看着霍子枫把背包放在了地上,只是把子弹上了膛,挂在自己的胸前,同时他也拔出了匕首,对我说:“师弟,你在下面等着,我上去看看。”

    愣了愣我说:“师兄,上面有什么好看的?棺椁也不可能从这里飞到上面去,再说了付义不是说这里又六层,肯定是一直朝下走的,不可能会上一层的。”

    霍子枫说:“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就是想要上去看看,总觉得上面有什么东西。”

    我紧张地问他:“什么东西?”

    他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我又说:“凭你的感觉会是什么呢?”

    深深地吸了口气,霍子枫说:“我感觉这东西对我们很好、很有利,所以我必须上去。”

    我非常的费解,又仰着头把手电的光圈调整到最小,也就是最亮,对着上面有仔仔细细地照了一圈。

    忽然之间,我自己也觉得有一个很奇妙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是语言无法形容的,只是觉得找到了蹊跷所在,那必然对我们有利。

    这时候,我已经听到锁链“哗啦哗啦”地作响,很快就发现霍子枫已经贴着岩壁,双手死死地抓着锁链,开始往上爬。

    我再次提醒他小心,霍子枫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的嘴里咬着匕首。

    我朝着来路看了看,心说:他娘的,胖子他们怎么还没有跟上,在后面磨叽什么呢?

    其实,这就是我心里没底,总觉得自己和霍子枫两个人会出什么事情,随着我倒的斗越来越多,知道的也就越多,已经没有第一次和胖子两个人下斗的那种勇气。

    当年那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想想都后怕。

    由于高度只有四米多,加上有那么多的链条,霍子枫几乎就是耍杂技似的,他两只手抓着一根锁链,双脚踩着岩壁,没有十几秒便到了顶部,手臂一用力,整个人就竖立起来,脸就贴在了那些碗状的东西上大量。

    我忍不住问他:“师兄,那是什么东西?”

    霍子枫看了一会儿,把匕首从嘴里拿出来,单手抓着锁链,这才回答我:“是麒麟头模样的东西,我看这是一种简单的反扣机关,把锁链的尽头扣在了里边,只要一触碰机括,锁链就会掉下去,我弄下一条给你看。”说着,他便用手不知道是怎么一捣鼓,一条锁链直接凌空而落。

    我根本没有防备,整个就站在正对霍子枫屁股的后面,忽然间一条犹如黑蟒的锁链扑面砸了下来,吓得我三魂少了六魄,连忙一跳勉强地躲了过去。

    而锁链也“呼啦”一声地落了地。

    “师弟,不好意思啊,忘了提醒你躲开点了。”霍子枫甩了一下头发,露出了一个不多见的笑容。

    我看着锁链的一头,发现有有个拳头大的铁疙瘩,虽然也是锈迹斑斑,但只有用手一摸,立马铁锈就会少了很多,露出了里边的精铁,可见造价非常之高。

    现在再看整条锁链,我发现有些类似一条胳膊,手是握成了拳头,而整条铁锁链则是臂膀,只不过不属于人的,像是那些神话鬼怪片里边能把自己胳膊变得很长的那种,入手是沉甸甸的感觉,要是有人能舞动起这条锁链,那绝对是一件重物利器。

    霍子枫的手下往下照,问我:“发现什么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旋即想到他可能看不清楚,就回答道:“没什么异常,只是一条经过千锤百炼的铁链,要是卖铁的话,或许值几个钱。”

    “这些铁链为什么要挂在这里呢?就算是运送棺椁,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锁链啊!”

    我自言自语嘀咕着,霍子枫问我说什么,我说没什么,让他看看有没有别的异常,要是没有就赶快下来,回头找找胖子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迟迟不跟过来在干什么,难道是等我们回去接他们不成?

    我又仔细研究了锁链,确实没有什么异常,至于上面是不是有毒那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们都戴着手套,这和我们又没多大的关系。

    当务之急是要找到继续往下走的路,也可能就是霍子枫说的进入第四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