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幻灵之画
    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就随意翻起了一个木牌,正面写着一些三个字,但是我还没有看清楚写的是什么,那娘娘已经拿在了手中,看了看说:“哦,原来今晚是安贵人。”

    这时候,地下的人一阵轻微的骚动,接着就看到一个闭月羞花的女人站了起来,对着我行礼,说:“服侍吾主,是臣妾莫大的荣幸。”

    “我操!”

    我和胖子忍不住都骂了一声,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在清朝皇帝在休息的时候,如果皇帝没有说要去哪个女人的房间,就会用翻牌子这样的方式来决定每天晚上的去处,这样也不失为后宫中的一种公平制度。

    胖子轻声在我耳边说:“我靠,你这个皇帝当的就是爽,里边绝色的女人都是你的,看来你小子有福了。”

    我瞪了他一眼,说:“放屁,这些鬼东西还不知道要干什么呢,说不定小爷刚躺下,就会吸取小爷的阳气,到时候你就等着给小爷收尸吧!”

    胖子笑呵呵地说:“这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你要是不上,胖爷可要替你上了。”

    我冷笑道:“不怕死你就去试试!”

    胖子的胆子还真是大,用手指一指那个安贵人说:“你,今天晚上是胖爷的,洗好身子给胖爷床上等着。”

    一时间,不论是那个娘娘、安贵人,就连地上跪着的女人都抬起头来看着胖子,个个那种眼神好像胖子犯了天大的错误一般。

    我也被那些目光惊呆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告诉我,应该是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果然,那个娘娘冷哼一声,道:“小小的侍卫统领,居然觊觎吾主的女人,来人呢!”

    只见六个侍卫跑了进来,她继续说:“把这个大逆不道的人,拉出午门斩首。”

    “狗日的,这是几个情况。”

    胖子骂了一句,就摸自己的背后的枪,看着那六个侍卫冲了上来,他什么都不管不顾地开枪。

    砰砰砰……

    只见子弹毫无虚发地打在了那些侍卫的身上,我原本以为会没有效果,但是结果却出乎意料,那六个侍卫应了六声枪响,直接倒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这是?”胖子显然也没有预料道。

    渐渐的,地上的六个侍卫的尸体在我们眼前虚化,最后彻底消失了。

    我再去看那个娘娘的脸色,发现已经是铁青了,甚至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狰狞在其中。

    胖子忙打开弹夹看了看子弹,他一愣,说:“我操,这打了六枪,一颗子弹都没少啊?”

    “啊……”

    瞬间场面一片的混乱,那些女人可是抱着头乱跑乱叫,有一种群魔乱舞的景象,我看的都傻眼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胖子倒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端着他手里的自动步枪,就好像端着一柄打不完子弹的机枪,开始了“惨无鬼道”的屠杀,直接一个接着一个的尸体倒下,然后又神奇般的消失。

    “还等什么呢?跟这些鬼东西拼了。”

    胖子把背包往地上一丢,一边开枪一边往前走,这家伙已经杀红眼了-

    这时候,霍子枫他们也端着枪从屏风后面冲了出来,个个都好像是翻版的胖子,对着在场的女人就是一顿的扫射。

    不一会儿那些东西就全部倒下了,也幸好没有看到献血和尸体,要不然我真的以为他们是在杀人。

    那个娘娘已经花容失色,直接就扑到了我的怀里,叫道:“吾主,保护臣妾。”

    在那些女人将被屠戮殆尽的时候,外面一连串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很多的侍卫提着长矛冲了进来,但是胖子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站在白纱之中,看到一个点射一下。

    我慌乱将那个娘娘推到一边,拿起枪对着她的心脏部位,呵斥道:“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再不说小爷就要了你的命。”

    那个娘娘赶忙跪倒在地,说:“主让妾死,妾不得不死,只是吾主为什么让和这些乱臣贼子败坏自己的江山呢?”

    她用手指着胖子他们,我亲眼看着她的眼泪都眼眶中如一串晶莹珍珠般滑落在脸上。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这一切都太真实了,真实的我都以为自己真的就是皇帝,而眼前这一幕有可能会被记录在历史之中。

    但是,很快我的理智占据的上风,明显这一切都是假的,如果我们不拼,说不定就会被永远困在这里,成为其中的一缕亡魂。

    砰!

    一声枪响,我扣动了扳机,瞬间那个娘娘被巨大的力道打飞出去,而我的脑袋个跟着“嗡”地一声,完全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胖子他们九个人也揉着脑袋做起来。

    我们又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正处于那个壁画之前,黄妙灵她们几个人女人明显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我们得救了。

    但是,我的脑袋还疼的要命,就好像因为耗费了太多的精神,所以导致了这样的情况。

    当我再去看那个壁画的时候,发现壁画中的女人画像,已经被人用匕首划了无数刀痕,完全模糊不清了。

    我揉着脑袋问:“我到底什么了?”

    阿红白了我一眼,说:“不仅仅是小哥你自己,你们这些臭男人都被鬼迷心窍了,差点就死在这里。”

    其实并非是阿红说的鬼迷心窍,但也非常的类似,我们听盲天女把大体的事情跟我们说了,她也是听韩雨露说的,而把壁画上的女人划掉的,也就是韩雨露。

    根据韩雨露的说法,这幅壁画是手艺高超的绘画师画在纸上的,然后让雕刻师拿着画到了这里,依照画一下下地雕刻在这上面的,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在雕刻完成之后,会用颜料进行好几遍的上色,而颜料就不同反响了,甚至可以说是残忍。

    因为用的是绘画中女人的尸体,把尸体碾碎了加入颜料之中,再加上收集宫人的一些零星之物,比如说头发、指甲、牙齿、角质,甚至还有头皮屑等等。

    有了这些东西加上一具尸体制作成的颜料,再加上这个陵墓本身就是灵地宝穴,还有懂风水的人将其改成了养尸之地,大量的灵气转化为阴气,所以这幅画就成了灵。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鬼,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有也不是存在于其他的空间之中,所以人看不到鬼,而鬼也看不到人,但是灵却是极有可能存在的。

    灵是一种人的执念和特殊的手法造就的,再加上还需要天时地利,所以数量稀少到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法看到,但是少不代表没有。

    韩雨露说这应该是墓主人生前最喜欢的女人,把她的尸骨用这样的方式保存下来。

    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要等到墓主人复活之后,或者是也成为了灵,再进入这幅画中继续享受以前的权利和荣华。

    说白了,到头来还是人心在作祟,即便这个人已经死了也是一样的。

    胖子问:“如果我们出不来是不是也会死?”

    韩雨露开口说:“是。但是,如果你们意识不够坚定,享受了里边的东西,那么你们只剩下了一具空驱壳,也就是死亡。”

    我问:“也就是说我们就会永远生活在那幅画里边,对吧?”

    韩雨露看了我一眼,说:“不是。你们的意识会很快消失,除非有人把你们的尸骨也碾成碎末,给这幅画重新上一遍色,那样也许会永远禁锢在这幅画中,因为这幅画已经成灵了。”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哥,如果胖爷有一天出意外了,你丫的记住一定要照咱们姑奶奶说的那样做,胖爷进去好好享受一番。”

    “放心吧,小爷一定会的。”我很认真地回答胖子,因为进去无疑是一种另外的活着,虽然仅仅限于这幅壁画中,但不知道多少人希望会是这样,死能归其所,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盲天女给我们泼冷水说:“你们所看到的,不过是过往云烟,时间短肯定会非常快活,但是长时间就会厌倦,甚至发疯。而且成了灵,那风水上来讲就是跳出了五行,不会再轮回。”

    顿了顿,她看着壁画说:“不过,壁画已经被破坏了,也就是说这灵已经死了,所以你还是别想那么多了,好好活着才是关键。”

    “好了,既然已经脱困了,那就现实一些,说说走到这里该怎么继续往下走!”霍子枫把我们从那种幻想之中拉了回来。

    我们四周打量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而黄妙灵也说这里没有机关,也就是说我们走入了一个死胡同中。

    可是来的路并没有岔道,那只能说明我们在离开十六口棺材的地方,应该就走错了方向。

    我掏出罗盘看了看,依照上面对灵气的指引,又说明我们没有错,显然我们必须要穿过这一道石墙,那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用炸药炸开。

    汇聚了一些炸药,让红龙给看看多少才行,红龙虽然受伤很重,加上精神力的消耗,已经变得非常的疲惫,不过他还是咬着牙帮我们确定了岩壁的厚度,以及所需要的炸药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