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盗墓贼的诅咒
    从炸药量来看,已经积聚了一半人所携带的炸药,而且红龙也不敢保证能够炸的通。

    毕竟这是一堵自然形成的岩壁,即便有人为的设计,也不是少量炸药可以解决的,而且用再大量的,又担心把整个陵墓震塌了。

    我们已经做好了二次炸的准备,在把炸药包装好之后,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引线。

    我们往后退,霍子枫自己去点燃了引线,在我们退到了红龙说的爆炸范围之外。

    等了没有十几秒,霍子枫已经跑了过来,朝着我们点头,示意已经点燃了。

    大家都堵住了耳朵,张大嘴巴,但还是明显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头顶的尘土大量地落在了我们的身上,而且还有耳鸣的迹象发生。

    等到我们回到了原本的地方,发现已经炸塌了很大一块,但是没有炸通,而是炸出了一道铁门。

    门上没有多少的锈迹,那说明是运用了一定的真空原理,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办到的,这点就不得不佩服古人的聪明才智了。

    铁门上面有着成型时候印上的云龙瑞兽,并没有上锁,也许是设计者没有想到后人会把炸药使用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红龙,这个十项全能的退伍老兵。

    推开沉重的铁门,发出了“咯嘣”的声音,虽然还没有多少锈迹,但一百多年尘封的门,也会有这样的情况,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打开门之后,用手电往里面照去,发现里边灰蒙蒙的,那些尘土运动的速度非常的慢,也就是我们打开门的这一块,有一种风起云涌的感觉,甚至还有小型的雾流漩涡产生。

    我说:“这里边一看就是几乎于全封闭的状态,要不然不可能会是这样,不过这样有悖陵墓通风顺水的风水定论。”

    “那为什么还要这做?”黄妙灵问我。

    我说:“应该是保存尸体,这样就会让尸体的腐烂减缓,如果再加上一些特殊的防腐技术处理,那么现在的墓主人很可能和死的时候一模一样。”

    二叔说:“那样出现粽子的可能性几乎就是百分之百了,大家一定要小心,说不定粽子早已经自己跳出了棺椁,正在某个地方游荡呢!”

    胖子说:“管它在什么地方,别让胖爷看到,胖爷刚刚屠鬼百万,几只小粽子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那等同于幻觉,和现实完全不同,粽子的厉害之处也不用小爷多说了,打坏会导致病毒蔓延,不打就会撕咬人,他说的是对的。”

    “别磨叽了,还他娘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呢,等一下看到再说也不晚。”

    胖子嘴上这样说,但是黑驴蹄子已经被他抓在手里,好像随时都可能当做汉阳造手雷丢出去一样。

    我们顺着推开的门缝,一个接着一个走了进去。

    由于里边的灰尘轻浮,所以视线也受到了一定的阻碍,走起来也就是小心起来,毕竟这样会让我们的看到危险的情况远远缩短时间。

    而这种环境之下,一秒钟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渐渐的,我们终于看到了一样东西,是一样对于我们盗墓贼非常熟悉的东西。

    可是,因为之前的经历,这也并不是我们很想看到的,可这又是我们的行业范畴,那是靠墙放置的一口大棺材。

    在我们盗墓贼之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叫:“棺材贴墙,非死即伤。”

    而眼前出现的就是一个这样的情景,同时我们也在中间发现了一个很到的深坑,而且是手电光都照不到底部,像是一口大号的竖井一样。

    棺材呈现亮棕色,而以往所见的棺材都是红、黑、金三色,有特殊的是用木原色,也就是没有上任何的颜色,这棕色的却是少之又少。

    霍子枫也说出了“棺材贴墙,非死即伤”这句话。

    这一切都来源于八十年初期的一个倒斗典故,有那么几个盗墓贼去倒斗,到了一间耳室中,也就发现了一口贴墙而放的棺材。

    当时,温饱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冥器的价格也低的吓人,当时一件清代的官窑瓷器最多也就是一千块钱。

    这也跟当时钱值钱有关,那时候一个万元户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而不像现在一万只是待遇好一些上班族的月基本工资。

    所以,那时候自然是以量而说话,根本没有多少行业的操守来讲,有时候一伙盗墓贼不知道要下同一个斗多少次,甚至一直把里边所有的陪葬品摸光。

    而且还有人会把砖头拆掉,拿回去盖个南房什么的。

    当他们看到那口贴墙的棺材,也就没有说想,用钳子拔掉了生锈的棺钉,然后打开了棺盖,里边就出现了一条毒蛇。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死毒蛇有着一张酷似人的脸,上来就对着其中一个盗墓贼的脖子咬去。

    墓中的毒蛇,即便是和外界同一种蛇类,那也会更毒上三分,有人说这是鬼怪附在蛇的身上,也有人说这是因为墓中阴气太重,蛇本就属阴,那就是阴上加阴,奇毒无比。

    所以,那个盗墓贼立马毙命,其他人一看就慌了,连忙用猎枪和利器去攻击蛇,但是没有想到那蛇的速度惊人,不出几秒又有一个盗墓贼中招死亡。

    就是这样的周旋之后,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两个人,并且有一个人还自断一臂,但是蛇钻的找不到了,他们还是摸了棺椁里边的冥器,两个人逃回了家。

    回家之后,那个剩下一条胳膊的人,连七天就没有活过去,说是因为伤口感染而死,但是另一个人说那是毒蛇的诅咒,但是也无从考证。

    而唯一活下来的人,放弃了这一行业,做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

    但是,在七年之后,当他老婆为他生下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孩子双腿是连在一起的,而且整张脸非常的恐怖,看起来像是蛇似的,活了也没有七天就死了。

    这个仅存的盗墓贼伤心欲绝,但是他的老婆鼓励他还可以再生。

    而第二个孩子生下之后,是盗墓贼亲手杀死的,甚至连他的老婆一起杀死,而后他也自杀而死,所以盗墓贼之间也就是有了这样一句话。

    胖子往那个深坑里边丢了块石头,过了没有几秒听到了落地的声音,看样子虽然手电照不到底部,但也不是太深。

    胖子转头就说:“这话你们也信,那咱们倒的斗也不少了,有毒蛇的也海去了,可是为什么我们就没事呢!”

    阿红呛他说:“那是因为你没女人,没有孩子,等你有了你就知道了。”

    胖子说:“胖爷还没打算,要是要孩子那起码也要戒盗五年以上再说。”

    霍子枫问胖子:“这个坑有多深?”

    胖子回答:“差不多有二十几米,这要是算第四重的话,那咱们继续往下走的路,胖爷怀疑咸丰的冥殿,一定是非常接近地心了。”

    我继续观察那口棺材,上面绘画什么都没有,而用料的木头我从未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胖子说那可能是用结出咖啡豆咖啡树打造的棺材。

    我苦笑道:“你他娘的就满嘴跑火车吧!你见过咖啡树吗?那种树是灌木或者小乔木,怎么可能会打造出这么大的棺材,真是瞎扯淡。”

    胖子不服气地说:“凡事无绝对,这是小哥你告诉胖爷的,万一这是用咖啡树王的木料打造的呢?谁又知道呢!”

    韩雨露上前看着用手摸了摸,又摘掉防毒面具闻了闻,说:“这就是普通的松树,但又不是那么的普通。”

    “这话怎么说?”我不解地问道。

    韩雨露说:“特别老的树木,但又没有被虫蛀,就会是这样颜色,这点你也不知道?”

    我一下子被她说的有些尴尬,其实也就是自己顾得想为什么棺材要贴墙放这样的风水大忌,根本没有想到因为树木死掉,内部不再含叶绿素,加上这又是松木,所以才会呈现棕色。

    换句话来说,其实大多数树木被砍伐之后,再经过长时间放置,都会成为棕褐色,保存的特别完好的就好像这样,出现亮棕色,所以也难怪韩雨露说我。

    胖子起哄架秧子地嚎嚎道:“小哥出丑了,小哥丢人了。”

    “滚一边去!”我踢向他,不过这死胖子这次很机灵地躲开了,所以踢了个空。

    胖子看见棺材都手痒,走到了棺材边说:“他娘的,自从下了这个斗还没有开过棺,现在好不容易有这么一口,说什么胖爷也要打开看看。”

    盲天女娇笑道:“吆,小哥和霍子枫不是说了,这种贴着墙壁放的棺材有麻烦,你不怕非死即伤啊?”

    “怕?”

    胖子冷冷地笑道:“胖爷长这么大就不知道‘怕’这个字怎么写,告诉你们胖爷曾经上天揽过月,下海捉过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说什么怕不怕,胖爷的字典里压根没有这个字。”

    我捂着额头说:“胖子,别吹了,再吹棺材里边的粽子都被你吹出来了。”

    “操,吹出来正好,胖爷给他松松筋骨。”

    胖子说着,从他的背包里边把开棺的家伙事摸了出来,不容分说地开始将棺盖上的棺钉,一个个地拔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