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国宝碧玺
    彩虹虽然经常出现,但是很少有人恰巧在它的起始点,在一千五百年一直葡萄牙的探险队最先在巴西发现了一颗这种宝石,发现居然闪烁着七彩的霓光,像是彩虹从天上射向地心,沐浴在彩虹下的平凡石头,从中洗练获得了各种颜色。

    现如今,碧玺和红宝石、蓝宝石、海蓝宝石、坦桑石以及祖母绿等具有天然色彩的的宝石归纳为彩色宝石之中,深受收藏家的喜爱,更具有巨大的市场价值,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胖子听我说了这些,就看了看他摸到的陪葬品,又看了看这颗碧玺宝石,说:“小哥,感情你说了这么一顿,就是想说这颗宝石,要比胖爷摸到的这些冥器还值钱,对不对?”

    我苦笑道:“以前确实是这样,但现在你得到的那串珠子,每一颗的做工精细,还是玛瑙石的,其中最大的一颗是孔雀绿,也是相当值钱的。”

    胖子拿出那串珠子说:“这不就是一串清朝帝王女人都会戴的佛珠嘛,怎么还有什么孔雀绿,不都是玛瑙石……”顿了顿,因为他看到最大的那颗绿色的孔雀绿,说:“我靠,还真的有一颗孔雀绿啊!”

    我说:“孔雀绿的市场价值不用我多说了,它具有抗氧化、消毒再生、去腐生新、天然无害,甚至还能美容养颜呢!”

    其他人都盯着胖子的孔雀绿去看,胖子连忙藏起来,说:“这是胖爷的,谁都别想打它的注意。”

    我继续说:“科学家在孔雀绿中提取出一种天然活性物,发现可以提高人细胞的再生率和免疫力,不但对你的肌肤没有任何的伤害,还有能运用护肤品中,只不过价格特别的昂贵,大部分人是使用不起的,只有一些来钱特别快的人,才能如同割肉一般的使用少量。”

    胖子说:“你就吹吧你,放心胖爷又不抢那颗宝石,但是对于你小子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胖爷表示强烈的谴责。”

    “谴责有个屁用,小爷说的都是真的。”

    我白了胖子一眼,因为这些懂行的人都知道,他只是知道孔雀绿值钱,但是为什么值钱他哪里管这些,我也懒得再跟他说。

    盲天女拿着那颗碧玺,问我:“小哥,既然你把孔雀绿说的头头是道,那说说这颗碧玺宝石用什么妙用?又为什么价格不菲呢?”

    从盲天女的眼神中,我发现了戏谑的神色,看来她肯定是知道这颗碧玺宝石为什么珍贵,只是换个方式在考我。

    如果我答不上来,不用她说什么,胖子就会被她当枪使,直接嘲笑的我连头都抬不起来。

    不过,既然我能够从这一块看似普通的玉石,知道它真正的来历,那自然就知道个七八分,虽然不是特别详细,但是说出来肯定能应付下去。

    我说:“碧玺之所以珍贵,那是因为它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大体分为红、绿、蓝、黑碧玺,还有这种少见的七彩碧玺。”

    “在清朝的古典中有记载,一品和二品大员的的顶戴花翎其中就有碧玺,慈禧也也是十足的碧玺迷,她的陪葬品中的西瓜碧玺枕头,在当时价值七十五万两白银。”

    胖子瞥了我一眼,说:“吹,你接着吹。”

    我冷哼,道:“有兴趣的回去查查,在北京博物馆里边的数百件奇珍异宝中,就有一枚硕大的桃色碧玺带扣称之为清代碧玺中的极品,已经是国宝级别的东西,那颗碧玺长5.5厘米,最宽处是5.2厘米,而这颗碧玺和那颗在伯仲之间,你们自己想吧!”

    在我这么一番话之后,其他人都有些搞不清楚,但已经绝对不站着胖子那方对我的话嗤之以鼻,显然他们开始有些相信了。

    盲天女娇笑道:“好了好了,看把小哥给急的。我能证明,他说的没错,因为我师傅手里就有一颗,只不过不是七彩碧玺,而是一位故人送给他的红色碧玺。”

    “没事那我寻什么乐子!”

    我松了口气说:“我看送你师傅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女人吧!”

    红龙脸色苍白地说:“呦,我们家老板都会算卦了。”

    这时候,二叔却开口说:“因为红色碧玺是送个异性的,象征着美好的爱情;绿色碧玺是送个朋友的,寓意着使人开心快乐;蓝色碧玺会改变人特别大气,中和之后不容易吃小人的暗亏;黑色碧玺有助于睡眠,适合经常做噩梦的人;七彩碧玺可以消除冲突和矛盾,使人心情愉悦。”

    胖子就笑呵呵的说:“要是有谁发现了蓝色碧玺一定要让给胖爷。”

    蓝莲明白其中的意思,便献媚地问道:“为什么呢?”

    胖子说:“当然是送个我们家小哥了,一副缺心眼的样子,有时候对人热情过头,蓝色碧玺正好给他调和一下。”

    “滚!”

    我对着胖子翻了翻白眼,说:“既然东西已经摸了,还不快给棺主把棺材盖盖上,小心晚上爬你床头。”

    霍子枫说:“没这个必要了,你们自己看。”他指了指棺材里边。

    刚才因为我们的激烈讨论,所以谁都没有注意棺材里边的情况,而霍子枫可能是担心起尸,所以一直留着心。

    我一看就发现里边的女尸,已经完全枯萎,就像是把沸水浇在花上一样,看来这是因为胖子和盲天女已经把防腐的东西拿掉,尸体快速地自然萎缩了。

    胖子和蓝莲抬着棺盖盖棺材,而我则是走到了深坑旁边,看到蹲着的黄妙灵便问她:“怎么样了?韩雨露还没有发信号让我们下去吗?”

    黄妙灵微微摇头说:“没有,虽然我相信她的身手,可是这个陵墓中机关太多,有时候不是事先发现有准备,那是很容易中招的。”

    我倒是真的不担心韩雨露,说:“没事的,我对韩雨露有信心,如果她都出了意外,那么我们就真的不能下去了。”

    胖子擦着头上的汗,说:“以前没韩雨露的时候,咱们不是也在倒斗嘛,什么危险没有遇到过,最后不都是化险为夷了。小哥……”

    “没错,怎么了?”我看向胖子。

    胖子说:“以前你是太单纯、太天真了,现在你是盲目的信任别人,胖爷看你早晚有一天会被你自己这些弱点害死。”

    我苦笑道:“小爷他娘的就是一个普通人,有着所有人都有的七情六欲,也会相信自己的朋友,不相信别人,小爷肯定相信韩雨露。”

    “唉……”

    胖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就当胖爷没说,你丫的连一句忠言都听不进去,难怪古人都说忠言逆耳啊!”

    我们在深坑旁边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但是韩雨露还是没有发信号,最先坐不住的不是我,而是霍子枫,他已经像是一个老头子似的,背着手不知道围着深坑转了几圈了。

    “不行,我下去看看,万一韩雨露现在需要人帮忙,而我们却一直在这里等她,那不是间接的害了她。”

    霍子枫说完,也不容分说,背着早已经整理好的装备,顺着绳子直接划了下去。

    胖子在一旁幽幽地说道:“自古多情空余恨,霍子枫也是为情所困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能让自己的队友一直等着,就像是之前我和霍子枫在壁画前的时候,要是没有韩雨露配合我们把那个人物相划掉,现在不管是小爷,你他娘的还在里边醉生梦死呢!”

    胖子说:“胖爷现在都后悔了,要是别救胖爷,就让胖爷死在里边,也行那也是人梦寐以求的死亡方法啊!”

    我说:“小爷懒得跟你说,我也下去看看情况,人多力量大。”

    黄妙灵说:“小哥,你还是不要笑下去的好,如果下边真的有什么难对付的东西,你下去只会,只会……”

    “添累赘是吧?”

    我心里瞬间就不痛快了,怎么说自己的血能解毒,还有甲术护身,即便不能有什么作为,也不至于成为负担。

    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黄妙灵说话,非常的不中听,甚至都有些自私。

    没有再理会任何人的言论,我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把手电插到了肩头上,像是一名极限运动员下山那样的方式,双手抓着绳子,双脚踩着石壁,双手一松就能下落一段,再用两脚蹬上,几番周而复始着这样的动作。

    “等等胖爷,胖爷也下去。”胖子说话间,他人已经开始下了。

    对于胖子的不断排挤,即便我知道他就是这样的性格,但是难免心里也不痛快,就没有等他,故意把下降的速度调整快,试图甩掉这家伙。

    胖子的声音越来越低,只能感觉到他也在绳子上动作,而不出五分钟的时间,我已经到达了底部。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有着一前一后两个通道入口。

    我蹲下身子看了看,地上的尘土上有着各走一边的两串脚印,心里就有些犯嘀咕:霍子枫下来肯定只有一串脚印,那就是韩雨露的,可他为什么偏偏往另一个方向走,难道说还有什么比找到韩雨露更重要的发现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