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幽冥之光
    这时候,我已经听到了胖子的叫骂声逐渐拉近,抬头看到微弱的手电光出现,心里一赌气,就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

    因为只有我顺着脚印走,不管走哪一边都会碰到霍子枫或者韩雨露任何一个,反正就是不想和这个死胖子继续待在一起。

    一边照着地上的脚印,一边顺着通道走,故意把手电光保持在自己可视的范围内,而且还踩着原有的脚印去走,这样胖子就不会发现我究竟是走的哪一边。

    我发现自己的脚印能完全覆盖之前的脚印,显然前边人的脚没我的大,霍子枫好像比我大一些,看样子我走的正是韩雨露走过的这一条。

    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有着强烈的安全感,就放快节奏顺着脚印跟了上去。

    身后隐约听到胖子在叫我,我也没有应他,就继续加快脚步,但还是不停地观察着自己所走的这条通道。

    这条通道宽有近十米,高有四米多,即便过一辆卡车都没关系,墙体上有明显的开凿过的痕迹,但是没有雕刻和绘画,一直都是普通的岩石状态。

    而这串脚印是贴着左边的墙壁而走,这也符合我们倒斗的行走路线。

    由于前面有个人给我开路,所以我走起来自然不用担心什么机关陷阱,只要留意自己的脚印踏着前边的脚印走就行,所以不一会儿我已经走出了有好几百米。

    越走,我开始心里越没底,这并不是我的自闭症发作了,而是因为我发现前边的脚步跨度越来越大了,就好像是在跑,所以我只能勉强地跟上。

    现在回头告诉胖子自己的发现,他肯定会以为我又胆小找他求援了。

    跑了一会儿,我终于意识到这不对劲,因为我即便快要把裤裆扯了,但跑起来已经跟不上那一串脚印。

    那些脚印就像是飞了一段,然后又跑几步,然后又飞了一段,我心说这韩雨露难道还是个鸟人,一直没有让我们这些凡人看她的翅膀吗?

    胡思乱想着,我停了下来,因为自己实在是跑不动了,衣服也完全被汗水打湿了,毕竟负重有三十多斤,我又不是什么特种兵,哪里有越野几公里的力气,只能弯着腰气喘吁吁。

    四周照了照,虽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这前边看不到韩雨露,后边又和大部队脱离了,心里更加的没着没落,要不是自己心头有一口怒气,只怕现在已经选择屁颠屁颠地跑回去了。

    “没事,韩雨露就是前面,有她在就算有什么都不用怕,而且现在还什么都没有。”

    我自言自语地给自己鼓励着,但是已经不可能再跑了,只能顺着很长一段才会出现的脚印继续往前走。

    大概整整走了又有半个小时,我心头的火也被黑暗浇灭了,打算停下来稍微休息一下,还是回去的好。

    虽然我判断夜带着众人会兵分两路来找,但是如果大部队停下商量一会儿,那么现在我和大部队的距离,至少要有两公里那么长。

    等人到了这里,我估计自己和墓中的冤魂都能打四圈麻将了。

    靠着墙体刚坐下,我就发现前面好像有亮光,本来打算强打精神走过去看看是不是韩雨露,但是我发现那种亮光不像是手电光,而像是夜明珠发出的幽绿之光。

    说白了我是真的开始怕了,之前找人冲动瞬间也化成了梦幻泡影。

    那幽绿的光芒没有闪烁,也没有动,很可能是个死物。

    我开始想象前方有一颗夜明珠,也猜想自己所走的方向是对的,要不然不可能花这么大代价。

    毕竟夜明珠从古至今都是罕见的稀奇宝物,最有可能就是放在冥殿大门之上,当做长明灯使用。

    想到了这里,我就想到胖子看到冥器那贱样,就想着自己摸到手,到时候好好的眼红他一下,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嘲笑我,心里就出现了怨气,立马站起来朝着那幽绿之光走了过去。

    说实话,自己在斗里是真的没有多少安全感,最多也就是不怕什么毒物,甚至我都觉得自己可能不用防毒面具,完全可以免疫墓中的毒气和尸气,但是一直还没有敢做这样的尝试。

    有了甲术,我保证自己可以减少来自实体的伤害,但是这种手段并不是像霍子枫他们那样,有多大的攻击性。

    这个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自己就和和乌龟差不多,防御还行,攻击太过薄弱。

    最主要的是我现在还不能像霍子枫他们那样随时可以使用特殊手段,从上次的粽子掐我脖子事件来看,好像必须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候才能用,也不知道这该高兴还是难过。

    幽绿之光就像是一盏地府点亮的冥灯,指引着鬼魂应该到的地方,我把步子放慢了很多,同时也将子弹上了膛。

    毕竟我是绝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鬼只在人心里,但是有过了那么的经历,加上这个陵墓的风水格局,有粽子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走着,看着,左右打量着,距离绿光越来越近。

    那绿光不刺眼,也就不可能会是暖色光,所以我忍不住地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寒冷所刺骨,将衣服的拉链拉到了极限,领子也立了起来,仿佛这样会让我暖和一些。

    当我距离绿光不足十米的时候,就看到绿光照亮了很大一片区域,而且在那片区域之中,站立着有四个人影,两两贴墙而战,一动也不动。

    “他娘的,这是人还是粽子?”

    我心里嘀咕着,当然更希望是两个灯奴或者是守灵的石头雕像,只不过他们站得方式是背部紧紧贴着墙。

    “喂!”

    我轻轻叫了一声,可是一叫就后悔了,因为空荡荡的陵墓之中,即便是脚步声、心跳声和呼吸声都清晰可见。

    而这样叫无疑造成了回音的效果,吓得自己浑身的汗毛直立,鸡皮疙瘩早不知道起了第几身了。

    可是,那四个人影无动于衷,我就想到可能是石头雕塑,就又往前移动了两米,但是这两米之后,我整个人都僵住了,瞬间在那几秒钟连呼吸都停止了。

    因为,我已经清晰地听到了呼吸声和心跳声,那不是我的,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可是这里除了我,也就是剩下那四个人影,难道他们是活人?

    我再度端起了枪,只要是活人就不怕,我鼓足勇气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我已经看到其中有一个人影在朝着我摆手,显然不可能是粽子,也不会是其他的,那肯定这就是四个人了。

    我说:“再不说话,小爷可就开枪了。”

    可是,即便我如此的威胁,那四个人还是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从之前的一个人摆手,变成了四个人一起摆手,好像示意我不要过去。

    可是,看到人我就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不管这四个人是友是敌,是男是女,是职业盗墓贼还是散盗,只要有人我的胆子就大了很多。

    其实就是直接的心里作祟,要是我有一颗强大的内心,那么在斗里将会减少一半的受伤和死亡几率,只可惜这东西是锻炼出来的,天生胆大的又有几个。

    我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在大概距离那四个人五米不到的时候,也发现他们的装束,一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几乎让我窒息掉。

    这四个人都是那种裘皮帽子,手里还拿着猎枪,腰间挂着猎刀,而且都身穿着蒙古袍。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正是蒙古那边的汗卫军的衣着打扮,可是他们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其中有个人让我的记忆犹新,因为那正是我们在大兴安岭处遇到的哈呜德,当时我们还骗他们自己和他们的新首领巴根认识。

    当时,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盗墓贼,更加不知道他们的老首领是因我们而死。

    我估计他们是一路尾随我们而到了这里,至于他们是怎么能比我们还快走到这一步呢?

    这点就有些奇怪了,那只能等他们告诉我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知道了我们就是罪魁祸首。

    此刻,看着哈呜德四个人那种一动都不敢动的姿势,我已经意识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有问题,可是为什么不跟我说话,难道是怕我听不懂蒙语?我记得哈呜德会说汉话的。

    “怎么是你们?”

    我把枪口和手电都放低,问:“到底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你们不说话?”

    哈呜德也看清楚了我,用手指了指他的嘴巴,只是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

    我发现其他三个人已经吓得浑身一抖,这应该说明他们现在不能动,稍微有大的动作,就可能发生什么危及生命的事情。

    而且,我看着哈呜德指他的嘴,在自己的冷静分析之下,看样子他们确实不能说话了,只是他们都没有戴防毒面具,也不知道是怎么通过重重危险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了,这个墓中的气体不会让人致命,至少这里不会,至少其他的事情,只能等我弄清楚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