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好心办坏事
    我小心翼翼地用手电四处照了照,发现在四个人的面前,还有十几具和他们同样打扮的尸体。

    这时候,我也意识到了,幽绿的光芒不是夜明珠,也不知道从某一件物体上发出的,而是从无数的幽绿细针上发出的。

    在那些尸体上全都是那种仿佛用荧光剂制作成的细针,多如牛毛一般,而哈呜德四个人的身上也有,只是没有那么多,而且大多没有射在他的皮肤上,只是他们的衣服上。

    再往前走两步,我才发现其实并不是哈呜德四人没有被射中,而是射中的不多,脸上和手上有那么一两根。

    即便是那么细的一两根,我已经看到四个人的脸色变得微微发绿,显然是一种特殊的中毒迹象。

    这时候,我也看到地面上也都是那种绿针,我开始怀疑他们之所以不能说话,可能就是中了毒针的缘故,而前面的尸体可能是中毒太深,已经支撑不住死了。

    忽然,哈呜德他们又开始摆手,如此近距离我便看到清楚,那不是他们在像我摆手,而是一种不由地抽搐。

    只不过,这看起来像是在摆手,当然往好处想也可能是他们不想让我也陷入杀机之中,那么我就会和他们一样,那么他们就没有了获救的希望。

    我看着那些毒针,再看看哈呜德四个和那些尸体,看样子中一两根是不会毙命的,而我的血液不畏惧毒,所以就从地上拔出一根,朝着自己的手指刺了一下。

    哈呜德四人虽然不能动,但看到我等同于自杀的行为,他们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说不定也和胖子经常嘲笑我的一样,在说我白痴呢!

    由于毒针太细,只有轻微的刺痛感,那和被蚊子叮了一口差不多,不过我瞬间就感觉自己的手指出现了麻木感,不过也仅仅是那么一刹那,因为下一秒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由此可见,我的血液是不畏惧这些毒针的,所以我就拿下工兵铲,将地面的毒针大概地清理掉,也就是清理出两条通往左右两边的路,然后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我先是把他们皮肤上的少许几根毒针拔掉,然后就一个接着一个托到了安全的后方,再给他们把衣服上的毒针拔掉,做完这些细致的活,已经累得我是满头大汗了。

    看着四人投来的感激目光,我也就对他们一笑,说:“没事的,你们安全了。”

    接着,就给他们喝了我的血,每个人也就是几滴,但是自己造成的伤口疼痛可比被毒针刺的时候疼的多。

    过了也就是五六分钟,哈呜德四个人开始活动自己的手脚和牙关,我对于他们死去的人表示了遗憾,如果我能早点来,说不定也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

    哈呜德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四个人估计要活活饿死在这里了。”

    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哈呜德面露难过地看着那些尸体,说:“是我们不小心触动了机关,当时铺天盖地地毒针朝我们射过来,我们都连忙贴墙躲避,可是连抱头的时间都没有,已经被毒针射到了,这些兄弟都是因为毒发先后而死的。”

    接下来,哈呜德就给我讲了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是因为他们在追击一伙盗墓贼,跟着这伙盗墓贼顺着盗洞就进入到了这里,当时他们看着那些盗墓贼从这里走过,他们也就偷偷地跟了上去,可没想到他们没有发现有机关,所以就中招了。

    我问哈呜德:“盗墓贼?什么盗墓贼?难道你们汗卫军还管满清的陵墓?”

    哈呜德摇头说:“不是,是一伙曾经去我们蒙古盗墓的家伙,我们的老首领就是死在他们的手上。”

    我干咳了一声,说:“这些盗墓贼的能耐也够大的。”

    哈呜德说:“非常的大,他们居然能够找到我们大汗的陵墓,我们对他们又佩服又痛恨。”

    “不过,我们已经知道他们是一群叫盗墓七雄的盗墓贼,这货盗墓势力曾经就想要染指大汗的墓,几乎被我们杀光,没想到又死灰复燃了。”

    顿了顿,哈呜德看向墓道的深处说:“他们就进里边了,我们要继续追击,直到他们死,或者我们死。”

    我想不到除了我们还有一伙盗墓贼,而且还被这些汗卫军误认为是曾经的我们,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看他们的决心是不杀掉我们的,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时候,身后有着好几盏手电光照了过去,并且传来胖子的声音:“小哥,七雄当家的,你他娘的跑个冒险啊?吆喝,这是和谁在一起呢?霍子枫还是咱家姑奶奶啊?”

    听见胖子的话,我头上的白毛汗都下来了,这家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前也没记得他叫过我“七雄当家的”,这时候不是坏事嘛!

    也好在胖子一口的京腔,对于哈呜德他们这种汉语一般般的蒙古人来说,应该是没有听清楚,至少我希望是这样的。

    但是胖子他们和我们五个人所处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为了不让胖子继续揭底,我连忙叫道:“死胖子,你们快过来,这里有四个汗卫军的兄弟,他们刚才中招了。”

    我故意把“汗卫军”这三个字一个个地清楚传递个胖子,希望他能够反应过来。

    这时候,我就听到胖子自嘲地骂了他自己一声,然后跟我说:“小哥,胖爷几个马上就过来了,你他娘的也不等等我们,害的胖爷一通地好找。”

    不过几分钟,我就看到了胖子带着蓝莲和桃花,旁边还有阿红、菊兰以及老魁三个人。

    胖子看到我先是打了个招呼,同时他也给我使了个眼色,眼神中有着不好意思的神色,佯装着继续抱怨我,然后对哈呜德四个人说:“这还真巧,咱们还能在这种地方碰面,真是缘分啊!”

    哈呜德等人微微苦笑,毕竟刚刚他们的人死了那么多,哪里可能会有什么好心情,能这样估计也就是看在我救过他们的份儿。

    顿了顿,哈呜德扫过胖子等人,疑惑地问:“我记得你们有十六七个人,怎么现在只剩下这么几个了?难道也……”

    胖子也看到前面那些汗卫军的尸体,略作同情地道:“唉,这人就是命,让你怎么死就怎么死,愿他们早等极乐吧!”

    犹豫了一下,他才想起来哈呜德的问话,便大大咧咧地回答说:“哦,我们遇到了两个通道口,其他人走另一边了,不过我们也死了一个队员,这里边可真他娘的厉害。”

    哈呜德“哦”一声,继续问:“你们不是探险队吗?怎么会进入这座陵墓呢?”

    我干咳着说:“那个,我们也是无意间发现的这座古墓,毕竟我们是探险队嘛,难得有看到这种古墓的机会,所以就下来看看。”

    哈呜德打量着满身灰尘的我们,显然有些不相信我们探险会探到陵墓中来,不过可能是这里不是他的职责所在,所以他并没有继续追问。

    再次向我行礼,哈呜德说:“既然你们是我们首领的朋友,而且你们也有枪,那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我们汗卫军一定把诸位当成世代最为友好的好朋友。”

    阿红问:“你们要我们帮什么?”

    哈呜德苦笑着,把之前告诉我追寻七雄的盗墓贼的事情说了一遍,他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帮他们抓住那些盗墓贼。

    然后,由他们带回汗卫军的领地中,接受最为严酷的惩罚以儆效尤,让以后胆敢侵犯蒙古陵墓的盗墓贼,再也不敢踏入蒙古半步。

    胖子、阿红等六个人面面相觑,忍不住地看向了我。

    见我给他们使眼色,胖子立马打圆场说道:“既然大家都是朋友,而且我们也非常痛恨那些破坏陵墓的盗墓贼,你们看这样,先跟我们另一拨人汇合,咱们一起找那些盗墓贼,怎么样?”

    哈呜德和身后的三个人说了几句蒙语,然后他点头说:“谢谢,那我们就先跟你们去找你们的同伴,不过这些盗墓贼非常的狡猾,而且能够挖盗洞,我们最好是加紧时间,以防他们得手之后挖盗洞离开。”

    “放心,放心。”

    胖子很友好地拍着哈呜德的肩膀,说:“只要一找到我们的人,那我们马上就去找那些七雄该死的盗墓贼,把他们抽筋扒皮。”

    “再次感谢你们,你们将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哈呜德再度行礼。

    胖子说:“看你们的情况,还是先休息一下,要不然遇到情况你们也跑不动,那我家小哥不是白救你们了。”

    在哈呜德四个答应之后,胖子把我拉到了一旁,小声地问:“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我把自己如何救下哈呜德他们的经过和胖子简单一说,胖子就用指头点着我说:“你呀小哥,胖爷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他们这些人,对你们七雄那是恨之入骨,即便你不去动手杀他们,也犯不着救他们吧,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嘛!”

    我皱着眉头说:“当时的情况那么紧急,小爷哪里还有时间想这些,而且即便我想到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四个人就那样死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