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纸里包不住火
    听了我那么一说,胖子便指了指前面说:“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可以跑了?”

    我皱起眉头说:“再等等,让这些怪物再这样来几圈,那样它们的思维就会更加的根深蒂固,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们来之前,墙壁上出现那么多弹孔的原因。”

    根据我的提议,我们开始瞄准那第一只飞过的扒皮怪。

    虽说这种怪物的速度很快,但还没有到达完全看不到的地步,只有留心就瞄准,将近十条枪总有一颗子弹会打中它,即便打不中,我们只要小心那一只攻击的怪物就行。

    正如我所想的一样,在几次打死第一只,后面就不会再有进攻。

    胖子朝着我竖起大拇指说道:“小哥,你丫的真神了,感觉这种怪物就是你的亲戚,要不然你那猪脑子,一时半会儿根本掌握不了这个规律。”

    “滚,你才猪脑子。”

    我瞪了胖子一眼,说:“再过三只,过三只之后我们就跑,我估计霍子枫他们就藏在前面的某处,而且很可能有人受伤了。”

    在第三只被我们打掉之后,我们几乎没有人去招呼,所有人都朝着深处跑去,每个人的手电光随着跑动的步伐乱照,但是没有人往上照,担心会把那些扒皮怪吸引过来。

    桃花背着老魁跑的最慢,虽说这个倒斗队伍中的年龄最大的家伙贼眉鼠眼、骨瘦如柴,但是背着一个人跑还是相当吃力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阿红也答应桃花等出去给他一百万,这也算是他的劳务费。

    身后,那些扒皮怪陷入了一阵阵刺耳的鸣叫声中,看来我想的都对了,这些家伙已经找不到目标,而变得骚乱了起来,这个为我们争取了很多的时间。

    胖子带着头跑,说:“大家都跟在胖爷的身后,不要乱跑,以防触动机关,那样每一个能活的。”

    蓝莲问:“胖爷,您怎么就不会触动机关呢?”

    胖子转身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接着又跑说:“废话怎么那么多,胖爷可是倒斗的高手,什么机关都能发现,跟着胖爷有肉吃。”

    我跑的气喘吁吁,说:“别听他放屁,他肯定是跟着我师兄他们的脚印在跑。”

    “我操,好不容易装一把,还让小哥你他娘的给识破了。”

    胖子笑骂着,继续往前跑着,但是手电不断地往两边扫射,希望看到一个墓室之类的。

    跑了差不多一千米左右,胖子忽然一个急刹车,跟在他身后的蓝莲一个不小心,直接撞在了他背上,又被他敲了几下脑袋,骂道:“你他娘的有病啊?不知道看胖爷停下吗?”

    蓝莲挠着脑袋说:“跑的太急了,没注意,不好意思啊胖爷。”

    我追了上去问:“怎么了?”

    胖子弯着腰喘着气说:“自己看。”他用手电往里边一扫,顿时我发现是两个岔道口,所以我们必须选择一条。

    “是岔道吗?”

    阿红因为在后面照顾老魁,不过她这种经验老道的盗墓贼,已经意识到出现了什么问题。

    我点头问她:“我们该走哪一个?”

    阿红看着我说:“小哥,这种事情那肯定是听你的,我在这方面不专业。”

    其实我也跑的有些迷糊,刚想掏出罗盘看一下,背后响起了那种扒皮怪特有的声音,我也放弃了这个打算,立马随便指了一条说:“就这条吧,先躲过这些怪物再从长计议。”

    我的话无疑就是整个小队伍的风向标,胖子一马当先往我指的那条跑去,他跑了一段才说:“没错,这条里边有脚印,看来小哥瞎猜对了。”

    我心说:估计当时霍子枫他们也是这样,这种情况哪里还顾得上对与不对,先逃过这一劫再说,至少找冥殿的位置,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那些怪物看样子已经反应过来了,那追击的速度可比我们跑的快太多了,所以我们只能卯足了劲头跑。

    因为要是停下来继续那样操作的话,那结果还是一样的,只要不被追上,那就继续找落脚的地方。

    跑了又有五分钟,忽然前面出现了一个石门。

    胖子一看到门是半开的,而且脚印也朝着里边而去,他就高兴地说:“找到了,就是这里,大家快进去。”说完,他第一个钻了进去,而我们也跟了进去。

    进入石门之后,来不及看里边的情况,立马一行人开始把沉重的石门合上。

    在我们合上的同一时间,外面响起某种密集的东西撞上石门的声音,而我们全部大汗淋漓,几乎瘫倒在地上。

    阿红问我:“小哥,我们现在大概是在陵墓的什么位置?”

    我已经快累死了,哪里还有心情注意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如果还是按照之前所说的“六重帝王陵”的话,我们应该是处于第四重。

    当然,也可能是第五重,只是这一顿乱跑我已经迷糊了,根本很难断定是在哪一重。

    阿红是个盗墓老手,别看只有三十出头,但是经验可是相当丰富,我如果信口开河随便瞎猜一个,先不说能不能瞒的过她。

    但是,那可能影响到她对我们所处环境的判断,所以我直接告诉她自己也不知道。

    胖子的胆子大,但是也非常的机警,在他稍微喘了几口气之后,便用手电去观察我们所处的坏境。

    可是,胖子的手电刚一照到一个什么影子的时候,整个人就是为之一怔,然后双手缓缓地举了起来。

    我们都愣了楞,但是迎接我们的是一连串打开的手电,以及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由于手电直晃我们的眼睛,所以我们并看不清楚对面是什么人。

    胖子就用余光看着哈呜德等四人问:“蒙古的大哥们,这些人是你们的人吗?”

    哈呜德的脸色铁青,并且咬牙切齿地说:“不是。不过,他们就是我们汗卫军追踪的那些可恶盗墓贼。”

    话音刚落,迎接哈呜德的就是重重的一枪托,直接就把他的脑袋砸破,同时他也昏迷了过去,就听到一个人呵斥道:“都别动,把枪从你们的身上拿下来放在地上,否则老子弄死你们。”

    一听居然还是汉语,按理说大家都是同行,在他乡相遇那应该是老乡见老乡的情景。

    可是这就是盗墓贼,没有什么语言、地域和国界的限制,眼里完全只有“利益”二字,谁敢动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会干掉谁。

    胖子最识时务地把枪乖乖放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说:“几位大哥,俺们就是误打误撞进到这里的,刚才还差点丢了小命,没有其他的意思。”

    一人呵斥道:“一口京片子,装什么山村小肥猪,老子早就知道你的底细了。”

    胖子示好地傻笑着说:“呵呵,还真瞒不过几位爷,这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还希望几位高抬贵手放小的们一马。”

    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别信这个死胖子的,他就是近年北京城小有名气的胖子,为人十分的狡猾,小心上了他的当。”

    “哎哎,怎么说话呢?”

    胖子用手挡着照在他脸色的手电光说:“胖爷怎么会是有那么点小名气,那名气可是大了去了,你这个大妹子说话就不讲究了。”

    “老实点,再废话揍你!”

    一个听起来非常年轻,甚至可以说带着稚嫩的声音威胁胖子,同时还做出要用枪托砸胖子脸的动作。

    胖子连忙抱住了头说:“打人别打脸,打脸伤自尊,而且胖爷已经非常老实了,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见真的没有打下来,胖子松了口气说:“那个,几位到底是什么来头,想要怎么样就画下道来,别一会儿把胖爷照成青光眼了!”

    其中一个像是带头的,他摆了摆手那些人才把手电光移开,由于刚才的强光,一下子居然还很难适应。

    我拼命地眨着眼睛,虽然不可能像胖子那样说的青光眼,但长时间在那种光线之下,是可能让眼睛瞎掉的。

    恢复了视线之后,我约莫看到七个人影,虽然他们的手电不照我们的眼睛,但还是照在我们的身上,所以他们反而就是在黑暗之中,一时间根本无法看清楚他们的真实相貌。

    带头那人问我们:“你们谁是张文?”

    胖子用下巴指了指我说:“就他,怎么了?”

    带头人用手指一指我:“你跟我过来,我有事情问你。”

    “张文?这个名字怎么有些熟悉?”刚刚醒来的哈呜德略作诧异地自语了一声。

    这时候,旁边的一个汗卫军帮哈呜德捂着头上的伤口,轻声说:“大哥,好像七雄的新掌门就叫张文。”

    那个带头人冷笑道:“怎么?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的,原来你们还不知道他是七雄的新掌门张文吗?”

    一瞬间,我就看到哈呜德四人的脸色变了,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早晚他们都是会知道。

    可是,我没有想过现在就让他们知道,而想的是希望找个机会告诉他们。

    幻想着,也许他们看在我曾经救过他们的份儿,以后便不会再为难七雄的人了,但是被这个人一语道破,那和我告诉他们完全就是两码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