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恶斗场面
    所有人就开始掏自己背包里边的炸药,这次黄妙灵所剩的炸药最多,也是因为她带的多。

    因为她的目标是主棺,可是现在的情况,如果人死了其他的都是白搭了,所以没有人会再私藏了。

    在所有人的炸药聚集在一起之后,发现还不到两公斤,虽然炸开一个平时见到的棺材,哪怕也是石头的,那肯定是绰绰有余的,但是这里可就不好说了。

    因为在下左边那个陪葬棺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棺壁的厚度足有半米,而且这右边的棺壁上面还有厚厚的冰层。

    虽然肉眼很难看得出,但是摸上去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所以这边棺壁厚度至少有60到70公分之间。

    再说了,这种冰是万年的玄冰,棺壁上的冰层更是通过寒气附着而成,那更是坚固如同堡垒一般,不到四斤的炸药想要炸开这种强度的棺壁,简直有点天方夜谭了。

    霍子枫一边整理炸药,一边说:“总要试试,一会儿我们冻僵之后,只能蜷缩在一起了,到时候即便一米外放个坦克,我们也无法过去开的。”

    大家没有意见,在这种危难之际,脑子没有被冻住,还能如此的思考,估计也就是我们这种经历过太多险境的人了。

    如果换做普通人,估计早在棺盖合上那一瞬间,精神早就崩溃了,而且此刻已经彻底放弃了。

    当然,话又说回来了,普通人也不会到这种地方来,因为也找不到这里。

    我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黄妙灵,脑子里边已经开始想象,如果待会儿没有炸开,那么我们的结局便可想而知。

    我估计黄妙灵会缩在我的怀里取暖,也许这算是一种苦中作乐,一种只有在死亡边缘才会得到的爱情。

    霍子枫的速度明显没有以前快,他的手冻得直打哆嗦,所以平常早已经制作好的炸药。

    此刻足足有五分钟还没有做完,一直等到了十分钟的时候,他才完成了。

    “就炸这里吧!”

    我指了指我们下了的地方,因为如果说没有炸开,那也可能炸出里边的锁机关,那样我们说不定就能从内部破掉锁,然后也能出去。

    霍子枫点头,他说自己也是这个意思,所以便爬上我们下来时候下垂的绳子,然后把炸药放在了外面锁头的位置,也就是绳子在半空把炸药栓住。

    胖子看到就连忙叫道:“我靠,这一炸绳子不就没了?到时候这棺壁这么滑,我们怎么上去啊?”

    这时候,霍子枫已经把引线点燃,整个人顺着棺壁滑了下来,说:“只要能炸开,就一定能出去,我们不是还有绳子和钩子嘛,我们的钩子也能帮我们出去。”

    “我操,这就点燃了?”

    胖子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我们已经开始快速地往里边跑,生怕一会儿炸药虽然炸开了,可反倒还把我们炸死,那样开与不开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一直跑,一直跑,直到了那些万年玄冰堆前,没有地方再跑,我们就找了几个冰雕人后面躲避。

    几乎就是在我们刚刚躲避,连耳朵都没有来得及堵住,便是听到了“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陪葬棺一震,而我的耳朵开始了嗡鸣。

    也许是炸药的爆炸的所产生的高温,我甚至都感觉瞬间还暖和了很多,只是耳朵里边非常的疼,还像是有一万只苍蝇在乱飞,好久都没有缓过来。

    等我清醒过来,发现玄冰上出现了微小的裂纹,这并不是表示炸药的威力不大,而是说明毕竟还是将近两公斤炸药,炸出的能量,完全就不是人力可以达到的。

    我们先后起身,朝着爆炸点跑去,每个人心里都在打鼓,很难说这样威力之下,是不是已经炸开了。

    可能是炸开了,这样是最好不过的,但是越靠近心里越坍塌,我都觉得如果没有炸开,我会忘记了呼吸和心跳。

    到了爆炸点之后,这一处受到的爆炸还是非常可观的,四周的寒气早已经被威波吹开。

    我们不约而同地抬头去看,看我们看到上面已经被炸的七零八落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高兴的庆祝了起来。

    这完全是个意料之外的结果,虽然确实没有炸通,但是毕竟还是无敌的炸药,直接把锁内部炸坏了,在失去了锁机关之下,这一处棺盖也有些变形地打开了,这表示我们也许可以出去了。

    霍子枫一马当先,自己从脖子上扯下了钩子,从俏媚的手中接过了绳子,凭空绕了几圈之后,直接朝着棺壁外面抛去。

    一抛就钩住了什么东西,霍子枫没有丝毫的迟疑,立马拔着绳子向上爬去。

    接着就是黄妙灵、韩雨露、盲天女和阿红,因为她们是整个队伍里边身手最好的,那也就是说如果外面有什么危险,她们也好及时去应对,而剩下的我们这些人,只能等她们上去之后再上。

    很快,霍子枫一翻身第一个跳了出去,接着一个接着一个,我们也开始攀爬向上。

    可是没想到看霍子枫等人爬的那么轻松,换成我们那就有意思了,棺壁非常的滑,根本很难踩住,基本没上多长便会滑下来。

    “全都抓住绳子,我们把你们拉上来?”霍子枫探出了头,大声喊道。

    我们都是一愣,按理说外面应该先是打斗,然后完了事再来管我们,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会来帮助我们,这好像就说明并不是有人来犯,可到底是为什么呢?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但只好死死地抓着绳子,被他们一下接一下往上拉,即便心里再有疑问,还是等出去再问吧!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个陪葬棺,已经大多数人的手脚已经开始发麻了。

    等我们这些身手差的被霍子枫他们那些身手好的拉了上去,顿时就看到在冥殿之中,已经七七八八躺着不少人。

    现场有搏斗过的痕迹,红龙和老魁正被黄妙灵全力抢救,在他们的身上平添了很多的外伤,有那么几道看起来还非常的触目惊心。

    当我的手电光移动到那些躺在地面上的那些人,发现并不是都死了,反而绝大多数都还活着,只是伤的挺厉害的。

    所以,大部分时间没有什么动静,并且从这些人的衣着打扮来看,不难发现他们正是汗卫军的人。

    红龙和老魁失血过多,脸色惨白的就好像死人似的,毕竟两个人也是奄奄一息,即便他们两个现在无法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也能猜个差不多了,只是对于两个人居然能打的过十几个汗卫军,我倒是感觉非常的诧异。

    对于红龙我是比较了解的,他的身手如果霍子枫不使用特殊手段,那么两个人在伯仲之间,至于老魁这个头发稀疏,有时候一看还真的好想以前电影中的大光头,本以为他也只是倒斗的阅历丰富,可想不到也有两把刷子。

    黄妙灵用剪刀剪开他们的衣服,然后先是消毒再是上药,最后便是包扎。

    两个人足足有了五卷纱布才把严重的外伤包好,这也幸亏黄妙灵所带的纱布多,要不然只能用不卫生的衣服先包扎止血了。

    胖子和红龙平常谁都看不过谁,但是此刻遇到“外敌”的时候,立马选择了矛头一致对外,他扬言要结果了下面那些人的命,替红龙两个报受伤之仇。

    我连忙拦住胖子说:“这事是我们七雄和汗卫军的,你就别插手了,而且你看他们也够呛了,能活就是他们命大,不能活也不用再造杀孽了。”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我操,小哥你丫的是怎么想的?反正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今天你不让胖爷干掉他们,说不定明天他们就会干掉你,你这个时候瞎发什么慈悲呢?”

    我继续劝住道:“算了吧,你他娘的就听我一次,行吗?”

    怔了怔,胖子还是妥协了,他叹了口气说:“但愿你这个决定不会害死你自己,反正这事情也和胖爷没关系,既然你要做好人,胖爷就让你做吧!”

    我从二层下去,走到那些汗卫军的身旁,他们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恐惧,两种神色交杂之余。

    很快,我发现有人忍不住在颤抖,看样子他们以为我是来杀掉他们的。

    叹了口气,我说:“不管你们和我们七雄之间是几个世纪的恩怨,还是几个月的仇恨,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们,并不是我们七雄要去惹你们,而是你们先来找的茬,我和我的人只不过是自我保护……”

    “要杀就杀,废什么话!”不等我说完,一个愤怒的汗卫军带着一丝的痛感叫道。

    我说:“我不会杀你们,我的人也不会,但是你们也不要期望我们会救你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在我说完这些,便是一转身,却发现霍子枫他们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这些同伴用很费解的眼神看着我,甚至有些人的眼神中带着一抹冷嘲热讽,估计在他们来看,我这样的做法,无疑就是白痴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